神医下山:开局六张婚书(柳平秋清雅)_(神医下山:开局六张婚书)全集阅读

小说叫做《神医下山:开局六张婚书》,是作者“糊涂小老头”写的小说,主角是柳平秋清雅。本书精彩片段:他自幼跟着老头子,在长白山练武习医老头临终之际,又是放他下山履行六门婚约!老婆一多也麻烦,那就休两个吧!别人笑他太疯癫,他笑别人看不穿!未婚妻瞧不上,情敌一筐往外蹦凌霄强势转乾坤,凡人岂能斗圣人!

小说:神医下山:开局六张婚书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糊涂小老头

角色:柳平秋清雅

《神医下山:开局六张婚书》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糊涂小老头”。喜欢奇幻玄幻文的网友闭眼入:十六年前,秋家即将崛起,不知道侵犯了谁的利益,几个二级家族联和打压秋家,致使秋家资金链断裂。秋君昊四处寻求支援,一次外出身中剧毒,遇到带着柳平历练的鬼手神针。鬼手神针不仅治好了秋君昊,还弄来大笔资金,帮助秋家度过危机。秋君昊为了感谢鬼手神针,本想送出家族股份,却被拒绝了,最后形成婚约……安祯茹表情凝重,目光深沉,盯着柳平,我是清雅的妈妈,你不想解释吗?”柳平没有回答,而是平静地看着秋清雅,你的意见呢?”秋清雅眼神复杂,既有欣赏,也有绝望,但更多的是坚毅之色,死死盯在柳平的脸上,即使你有撼天动地的本事,也必须证明给我看。”应该的!”柳平面色平静地点头回应……

评论专区

网游之文艺法师:不錯看………………

绝世剑姬:阅读体验极差,一堆书的NC粉在书评区开地图炮。

龙族Ⅴ:悼亡者的归来:江南才尽个屁。既然能用西红柿炒鸡蛋糊弄你,为什么要给你们做满汉全席?(专,侵删)

神医下山:开局六张婚书

《神医下山:开局六张婚书》精彩片段

第4章

第四章十六年前,秋家即将崛起,不知道侵犯了谁的利益,几个二级家族联和打压秋家,致使秋家资金链断裂。
秋君昊四处寻求支援,一次外出身中剧毒,遇到带着柳平历练的鬼手神针。
鬼手神针不仅治好了秋君昊,还弄来大笔资金,帮助秋家度过危机。
秋君昊为了感谢鬼手神针,本想送出家族股份,却被拒绝了,最后形成婚约……安祯茹表情凝重,目光深沉,盯着柳平,我是清雅的妈妈,你不想解释吗?”
柳平没有回答,而是平静地看着秋清雅,你的意见呢?”
秋清雅眼神复杂,既有欣赏,也有绝望,但更多的是坚毅之色,死死盯在柳平的脸上,即使你有撼天动地的本事,也必须证明给我看。”
应该的!”
柳平面色平静地点头回应。
秋清雅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补充,秋家货款无法收回,银行拒绝贷款,资金链断裂,我堂哥在监狱里。
你必须在半年内解决秋家的所有问题,证明我秋清雅选择的男人无与伦比,证明爷爷高瞻远瞩。”
柳平听出了阴谋的味道,沉思片刻,看着秋清雅,问道:你堂哥犯了什么罪?”
酒后伤人致残。”
如果我能治好伤者?
会撤诉吗?”
你真有办法?”
柳平认真地看着秋清雅,带我去看看伤者!”
秋清雅心里升起一丝希望,带着柳平离开秋家老宅。
没教养,连招呼都不打。”
秋德宇瞪着眼睛,表达心中不满。
你值得柳平尊重吗?
我回房间了,柳平回来叫我。”
秋老爷子走出房间。
韩佩颖回到韩家,韩家顿时炸锅了。
家主韩延庆是韩佩颖的哥哥,心疼地看着妹妹,你想如何报仇?”
韩佩颖咬牙切齿地说道:我会跟秋家和柳平慢慢玩,玩到他们死为止。”
先出口气。”
韩延庆边说边拨打电话。
韩佩颖突然想起秋家老宅门前的一幕,出言提醒韩延庆,大哥,柳平会功夫,让你的人小心点。”
韩延庆得意地看着妹妹,放心吧,好汉难敌四手,他会功夫,我人多啊!”
刘家老宅与秋家老宅差不多,刘家保安认出秋清雅,虽然刘家与秋家势同水火,但秋清雅是韩玉龙看中的女人,保安也不敢怠慢,恭敬地走到秋清雅身边。
秋清雅面色平静地表达诚意,保安大哥,请通报刘家家主,秋清雅来访!”
保安犹豫片刻,提醒秋清雅,秋小姐,刘家人怨气很大,您真的要拜访家主?”
秋清雅点点头,催促保安,去通报吧,告诉刘家主,我是带着诚意来的。”
保安快步向院内走去,向家主刘润博汇报。
被秋健文打残的刘伟城是刘润博的侄子,虽然刘润博很想报复秋家,但刘家也仅是中小家族,碍于韩家的势力,只能按下复仇的想法。
刘润博知道秋清雅登门无非是想把秋健文弄出来,心中冷笑,看不起刘家吗?
那就较量一番。
刘润博扫了一眼秋清雅和柳平,看到柳平虽然目光明亮,但穿着普通,暗暗长出一口气,目光落在秋清雅的脸上,语气不冷不热,秋小姐亲自登门,有何指教?”
柳平得知刘伟城小腿粉碎性骨折,彻底失去知觉,只能坐轮椅出行。
提醒秋清雅,刘家怨气很重,绝不会轻易妥协,一定以诚待人。
秋清雅脸色平静,目光真诚,刘家主,清雅此次前来拜访,是想看看刘伟城的伤情,如果可能,秋家会尽全力寻找医生!”
滚!
不要脸的女人,你现在还不是韩玉龙的女人,竟敢来刘家示威。”
随着话音一名五十多岁的中年女人走进客厅。
柳平看到女人面目狰狞,目露凶光,猜到是刘伟城的母亲曲婉婷,一个小肚鸡肠睚眦必报的女人。
秋清雅火冲脑门,刚想出言反击,感觉一只手掌落在肩膀,扭头看到柳平安慰的眼神,心里一暖,深吸了一口气……柳平看着刘润博,语气不急不缓,刘家的待客之道与众不同啊。”
刘润博看到柳平仅是拍了秋清雅一下,秋清雅的怒火就平息了,大吃一惊,不由得重新审视柳平,语气仍然不冷不热,小伙子,你不知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吗?”
柳平还没来得及说话,三名中年人和四个年轻人走进客厅。
为首的中年人是刘伟城的父亲刘润新,指着秋清雅的手指微微抖动,眼里喷出怒火,瞪着眼睛盯着秋清雅,秋清雅,你以为靠上韩家,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此仇必报。”
曲婉婷像找到靠山一样,举起右手,语气凝重,我曲婉婷再次发誓,如果我儿子刘伟城此生残废,我与秋家不死不休。”
刘润博并没有阻止,想看看秋清雅的真实目的。
秋清雅平静的看着曲婉婷,语气真诚,曲阿姨,如果我找人治好了刘伟城呢?”
别叫我阿姨,我担不起。”
曲婉婷当即怒吼。
不仅刘润新愣住了,刘润博也大吃一惊,难道韩家还认识绝世名医?
曲婉婷已经反应过来,吃惊地盯着秋清雅,你什么意思?”
一名年轻人脸上露出不屑,鄙视地看着秋清雅,嘲讽的语气令人生厌,秋清雅,别假装好心了。
国内国外的名医都没有办法,就凭你?”
不知为何,秋清雅看到柳平面色平静,心神也逐渐安定下来,平静地看着刘润新,刘润新,你是刘伟城的父亲,我想知道你的想法。”
刘伟城是刘家年轻一代最出色的人物,一旦成长起来必然接掌家主之位,这并不是刘润博希望看到的,刘润博希望儿子刘伟锋未来接掌家主之位,但又不能公开拒绝秋清雅的建议,扭头看了一眼刘伟锋。
刘伟锋立即领会了刘润博的意思,瞪着眼睛怒吼,秋清雅,你给我滚出去,刘家不需要你的好心。”
秋清雅刚想解释,再次被柳平阻止了。
虽然不知道柳平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还是平静地看着刘润新。
柳平低头喝了一口茶,自言自语,大家族的内部竞争激烈啊!”
虽然柳平的声音不大,但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刘润博吓了一跳,柳平的话杀伤力太大了,急忙给刘伟峰使眼色。
刘伟峰慌忙解释,二叔,二婶,我不是那个意思。”
曲婉婷目光阴冷地盯着刘伟峰,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什么吗?
伟城残废,你才是最大的受益者。”
刘润博没想到会出现这种局面,必须阻止局面继续恶化,看着秋清雅,秋小姐,刘家同意你的建议,你有什么要求?”
秋清雅看了一眼面色平静的柳平,无论柳平能否治好刘伟城,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绝不能退缩。
秋清雅深吸了一口气,真诚地看着刘润博,如果刘伟城痊愈,我希望刘家与秋家化干戈为玉帛,撤销控诉。
如果失败了,我愿意付出代价,任由刘家报复。”
刘伟峰撇着嘴嘲讽秋清雅,付出代价?
秋家资金链都断了,你拿什么付出代价?”
秋清雅看着刘润新,一字一句地说道:虽然秋氏集团目前困难,但还是能拿出一两千万的。”
最焦急的曲婉婷一把抓住刘润新的胳膊,老公,我要儿子站起来。”
刘润新没想到秋清雅态度如此坚决,心中升起一丝希望,看着刘伟博,大哥,你的意见呢?”
刘伟博虽然极不愿意看到刘伟城站起来,但此时也不能阻止,点头同意。
刘润新看着秋清雅,认真承诺,如果我儿子站起来了,秋健文的事情包在我身上,他一定会毫发无损地回到秋家。”
既然已经协议,柳平起身看着曲婉婷,带我们过去。”
曲婉婷疑惑地看着柳平,你是医生?”
中医!”
柳平平静地回应。
听到中医两个字,刘润博和刘伟峰都暗出了一口长气。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

                       

小说:神医下山:开局六张婚书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糊涂小老头

角色:柳平秋清雅

《神医下山:开局六张婚书》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糊涂小老头”。喜欢奇幻玄幻文的网友闭眼入:十六年前,秋家即将崛起,不知道侵犯了谁的利益,几个二级家族联和打压秋家,致使秋家资金链断裂。秋君昊四处寻求支援,一次外出身中剧毒,遇到带着柳平历练的鬼手神针。鬼手神针不仅治好了秋君昊,还弄来大笔资金,帮助秋家度过危机。秋君昊为了感谢鬼手神针,本想送出家族股份,却被拒绝了,最后形成婚约……安祯茹表情凝重,目光深沉,盯着柳平,我是清雅的妈妈,你不想解释吗?”柳平没有回答,而是平静地看着秋清雅,你的意见呢?”秋清雅眼神复杂,既有欣赏,也有绝望,但更多的是坚毅之色,死死盯在柳平的脸上,即使你有撼天动地的本事,也必须证明给我看。”应该的!”柳平面色平静地点头回应……

评论专区

网游之文艺法师:不錯看………………

绝世剑姬:阅读体验极差,一堆书的NC粉在书评区开地图炮。

龙族Ⅴ:悼亡者的归来:江南才尽个屁。既然能用西红柿炒鸡蛋糊弄你,为什么要给你们做满汉全席?(专,侵删)

神医下山:开局六张婚书

《神医下山:开局六张婚书》精彩片段

第4章

第四章十六年前,秋家即将崛起,不知道侵犯了谁的利益,几个二级家族联和打压秋家,致使秋家资金链断裂。
秋君昊四处寻求支援,一次外出身中剧毒,遇到带着柳平历练的鬼手神针。
鬼手神针不仅治好了秋君昊,还弄来大笔资金,帮助秋家度过危机。
秋君昊为了感谢鬼手神针,本想送出家族股份,却被拒绝了,最后形成婚约……安祯茹表情凝重,目光深沉,盯着柳平,我是清雅的妈妈,你不想解释吗?”
柳平没有回答,而是平静地看着秋清雅,你的意见呢?”
秋清雅眼神复杂,既有欣赏,也有绝望,但更多的是坚毅之色,死死盯在柳平的脸上,即使你有撼天动地的本事,也必须证明给我看。”
应该的!”
柳平面色平静地点头回应。
秋清雅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补充,秋家货款无法收回,银行拒绝贷款,资金链断裂,我堂哥在监狱里。
你必须在半年内解决秋家的所有问题,证明我秋清雅选择的男人无与伦比,证明爷爷高瞻远瞩。”
柳平听出了阴谋的味道,沉思片刻,看着秋清雅,问道:你堂哥犯了什么罪?”
酒后伤人致残。”
如果我能治好伤者?
会撤诉吗?”
你真有办法?”
柳平认真地看着秋清雅,带我去看看伤者!”
秋清雅心里升起一丝希望,带着柳平离开秋家老宅。
没教养,连招呼都不打。”
秋德宇瞪着眼睛,表达心中不满。
你值得柳平尊重吗?
我回房间了,柳平回来叫我。”
秋老爷子走出房间。
韩佩颖回到韩家,韩家顿时炸锅了。
家主韩延庆是韩佩颖的哥哥,心疼地看着妹妹,你想如何报仇?”
韩佩颖咬牙切齿地说道:我会跟秋家和柳平慢慢玩,玩到他们死为止。”
先出口气。”
韩延庆边说边拨打电话。
韩佩颖突然想起秋家老宅门前的一幕,出言提醒韩延庆,大哥,柳平会功夫,让你的人小心点。”
韩延庆得意地看着妹妹,放心吧,好汉难敌四手,他会功夫,我人多啊!”
刘家老宅与秋家老宅差不多,刘家保安认出秋清雅,虽然刘家与秋家势同水火,但秋清雅是韩玉龙看中的女人,保安也不敢怠慢,恭敬地走到秋清雅身边。
秋清雅面色平静地表达诚意,保安大哥,请通报刘家家主,秋清雅来访!”
保安犹豫片刻,提醒秋清雅,秋小姐,刘家人怨气很大,您真的要拜访家主?”
秋清雅点点头,催促保安,去通报吧,告诉刘家主,我是带着诚意来的。”
保安快步向院内走去,向家主刘润博汇报。
被秋健文打残的刘伟城是刘润博的侄子,虽然刘润博很想报复秋家,但刘家也仅是中小家族,碍于韩家的势力,只能按下复仇的想法。
刘润博知道秋清雅登门无非是想把秋健文弄出来,心中冷笑,看不起刘家吗?
那就较量一番。
刘润博扫了一眼秋清雅和柳平,看到柳平虽然目光明亮,但穿着普通,暗暗长出一口气,目光落在秋清雅的脸上,语气不冷不热,秋小姐亲自登门,有何指教?”
柳平得知刘伟城小腿粉碎性骨折,彻底失去知觉,只能坐轮椅出行。
提醒秋清雅,刘家怨气很重,绝不会轻易妥协,一定以诚待人。
秋清雅脸色平静,目光真诚,刘家主,清雅此次前来拜访,是想看看刘伟城的伤情,如果可能,秋家会尽全力寻找医生!”
滚!
不要脸的女人,你现在还不是韩玉龙的女人,竟敢来刘家示威。”
随着话音一名五十多岁的中年女人走进客厅。
柳平看到女人面目狰狞,目露凶光,猜到是刘伟城的母亲曲婉婷,一个小肚鸡肠睚眦必报的女人。
秋清雅火冲脑门,刚想出言反击,感觉一只手掌落在肩膀,扭头看到柳平安慰的眼神,心里一暖,深吸了一口气……柳平看着刘润博,语气不急不缓,刘家的待客之道与众不同啊。”
刘润博看到柳平仅是拍了秋清雅一下,秋清雅的怒火就平息了,大吃一惊,不由得重新审视柳平,语气仍然不冷不热,小伙子,你不知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吗?”
柳平还没来得及说话,三名中年人和四个年轻人走进客厅。
为首的中年人是刘伟城的父亲刘润新,指着秋清雅的手指微微抖动,眼里喷出怒火,瞪着眼睛盯着秋清雅,秋清雅,你以为靠上韩家,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此仇必报。”
曲婉婷像找到靠山一样,举起右手,语气凝重,我曲婉婷再次发誓,如果我儿子刘伟城此生残废,我与秋家不死不休。”
刘润博并没有阻止,想看看秋清雅的真实目的。
秋清雅平静的看着曲婉婷,语气真诚,曲阿姨,如果我找人治好了刘伟城呢?”
别叫我阿姨,我担不起。”
曲婉婷当即怒吼。
不仅刘润新愣住了,刘润博也大吃一惊,难道韩家还认识绝世名医?
曲婉婷已经反应过来,吃惊地盯着秋清雅,你什么意思?”
一名年轻人脸上露出不屑,鄙视地看着秋清雅,嘲讽的语气令人生厌,秋清雅,别假装好心了。
国内国外的名医都没有办法,就凭你?”
不知为何,秋清雅看到柳平面色平静,心神也逐渐安定下来,平静地看着刘润新,刘润新,你是刘伟城的父亲,我想知道你的想法。”
刘伟城是刘家年轻一代最出色的人物,一旦成长起来必然接掌家主之位,这并不是刘润博希望看到的,刘润博希望儿子刘伟锋未来接掌家主之位,但又不能公开拒绝秋清雅的建议,扭头看了一眼刘伟锋。
刘伟锋立即领会了刘润博的意思,瞪着眼睛怒吼,秋清雅,你给我滚出去,刘家不需要你的好心。”
秋清雅刚想解释,再次被柳平阻止了。
虽然不知道柳平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还是平静地看着刘润新。
柳平低头喝了一口茶,自言自语,大家族的内部竞争激烈啊!”
虽然柳平的声音不大,但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刘润博吓了一跳,柳平的话杀伤力太大了,急忙给刘伟峰使眼色。
刘伟峰慌忙解释,二叔,二婶,我不是那个意思。”
曲婉婷目光阴冷地盯着刘伟峰,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什么吗?
伟城残废,你才是最大的受益者。”
刘润博没想到会出现这种局面,必须阻止局面继续恶化,看着秋清雅,秋小姐,刘家同意你的建议,你有什么要求?”
秋清雅看了一眼面色平静的柳平,无论柳平能否治好刘伟城,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绝不能退缩。
秋清雅深吸了一口气,真诚地看着刘润博,如果刘伟城痊愈,我希望刘家与秋家化干戈为玉帛,撤销控诉。
如果失败了,我愿意付出代价,任由刘家报复。”
刘伟峰撇着嘴嘲讽秋清雅,付出代价?
秋家资金链都断了,你拿什么付出代价?”
秋清雅看着刘润新,一字一句地说道:虽然秋氏集团目前困难,但还是能拿出一两千万的。”
最焦急的曲婉婷一把抓住刘润新的胳膊,老公,我要儿子站起来。”
刘润新没想到秋清雅态度如此坚决,心中升起一丝希望,看着刘伟博,大哥,你的意见呢?”
刘伟博虽然极不愿意看到刘伟城站起来,但此时也不能阻止,点头同意。
刘润新看着秋清雅,认真承诺,如果我儿子站起来了,秋健文的事情包在我身上,他一定会毫发无损地回到秋家。”
既然已经协议,柳平起身看着曲婉婷,带我们过去。”
曲婉婷疑惑地看着柳平,你是医生?”
中医!”
柳平平静地回应。
听到中医两个字,刘润博和刘伟峰都暗出了一口长气。
(小说未完,请翻页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