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北寒萧令月《萧令月战北寒txt免费下载》完整版阅读_萧令月战北寒txt免费下载精彩小说

精品古代言情小说《萧令月战北寒txt免费下载》,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战北寒萧令月,是作者大神“萧令月”出品的,简介如下:萧令月又看了一圈,心里微沉:“的确,那个所谓的‘大哥’不知道藏在哪里,我们找了这么久都没见到他一点影子”战北寒本想说话忽然这时,又一声刺耳的皮鞭声响起“噼啪!”一个监工的土匪扬起鞭子,狠狠抽在一个半大瘦弱的男孩身上!…

小说:萧令月战北寒txt免费下载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萧令月

角色:战北寒萧令月

萧令月心里清楚,这么多人,只凭她和战北寒两个人是解决不了的。贸然出手,只会打草惊蛇。战北寒显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他冷沉的眸光巡视一圈,低声道:“都是些喽啰,他们首领不在。”萧令月又看了一圈,心里微沉:“的确,那个所谓的‘大哥’不知道藏在哪里,我们找了这么久都没见到他一点影子。”战北寒本想说话

评论专区

龙域:奇遇,异能写的很有感觉

重生燃情年代:作者是不是不知道接下来往哪写了?最近几十章真是太烂的,都是水。

我,SCP基金会D级人员:感觉不错,不过太幼了

萧令月战北寒txt免费下载

萧令月战北寒txt免费下载第52章  

萧令月心里清楚,这么多人,只凭她和战北寒两个人是解决不了的。
贸然出手,只会打草惊蛇。
战北寒显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他冷沉的眸光巡视一圈,低声道:“都是些喽啰,他们首领不在。”
萧令月又看了一圈,心里微沉:“的确,那个所谓的‘大哥’不知道藏在哪里,我们找了这么久都没见到他一点影子。”
战北寒本想说话。
忽然这时,又一声刺耳的皮鞭声响起。
“噼啪!”
一个监工的土匪扬起鞭子,狠狠抽在一个半大瘦弱的男孩身上!
男孩手里抱着一块沉重的矿石,被鞭子抽到肩膀,他痛得闷哼一声,手臂不由自主的脱了力,沉重的石块重重砸在地上,顺着斜坡一路滚到了泥坑里。
土匪瞪着眼睛,凶恶的怒骂道:“好你个小兔崽子!
干活不好好干,敢跟你爷爷耍脾气了!”
“啪!
啪!”
他扬起鞭子狠狠抽过去!
男孩看起来才十二三岁,瘦得像个火柴棍一样,身上的衣服也脏兮兮、破破烂烂的,露出衣服下满是血红鞭痕的皮肤,没一块好地儿。
他被抽得摔在了地上,本能地抱紧脑袋缩成一团,一声也不敢吭。
“小兔崽子!
干活不行,老子养你是吃干饭的!”
土匪一边叱骂,一边狠狠抽着鞭子,“要你这种废物有什么用?
索性今天打死了,还能省点粮食!”
“啪!”
“啪!
啪——”皮鞭越抽越狠,越打越重。
男孩身上很快就皮开肉绽,遍体都是血红的鞭伤。
一旁的其他土匪笑嘻嘻地看热闹:“打得好!
再打重一点,抽得他满地打滚!”
“这小畜生的亲爹前几天累死了,娘也疯了死了,全家都活了他一个!”
“半大不小的,干活不行吃的还多,留着也没什么用!”
“干脆弄死算了!”
“哈哈哈……”而另一边,那些被折磨得形销骨立的百姓们,低着头,不敢多看,更不敢说话,麻木的埋头努力工作,生怕皮鞭落到自己身上。
男孩挨了七八鞭子,脸颊和脖子上都横着血红的鞭伤,渐渐的蜷缩在地上不动了,奄奄一息。
“快点打!
马上就死了!”
“早就看这小畜生不顺眼了,弄死了正好一起丢山里去!”
土匪们嘻嘻哈哈的笑着,把残忍当/乐趣,把鞭声当/乐曲。
这一群畜生!

                       

小说:萧令月战北寒txt免费下载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萧令月

角色:战北寒萧令月

萧令月心里清楚,这么多人,只凭她和战北寒两个人是解决不了的。贸然出手,只会打草惊蛇。战北寒显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他冷沉的眸光巡视一圈,低声道:“都是些喽啰,他们首领不在。”萧令月又看了一圈,心里微沉:“的确,那个所谓的‘大哥’不知道藏在哪里,我们找了这么久都没见到他一点影子。”战北寒本想说话

评论专区

龙域:奇遇,异能写的很有感觉

重生燃情年代:作者是不是不知道接下来往哪写了?最近几十章真是太烂的,都是水。

我,SCP基金会D级人员:感觉不错,不过太幼了

萧令月战北寒txt免费下载

萧令月战北寒txt免费下载第52章  

萧令月心里清楚,这么多人,只凭她和战北寒两个人是解决不了的。
贸然出手,只会打草惊蛇。
战北寒显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他冷沉的眸光巡视一圈,低声道:“都是些喽啰,他们首领不在。”
萧令月又看了一圈,心里微沉:“的确,那个所谓的‘大哥’不知道藏在哪里,我们找了这么久都没见到他一点影子。”
战北寒本想说话。
忽然这时,又一声刺耳的皮鞭声响起。
“噼啪!”
一个监工的土匪扬起鞭子,狠狠抽在一个半大瘦弱的男孩身上!
男孩手里抱着一块沉重的矿石,被鞭子抽到肩膀,他痛得闷哼一声,手臂不由自主的脱了力,沉重的石块重重砸在地上,顺着斜坡一路滚到了泥坑里。
土匪瞪着眼睛,凶恶的怒骂道:“好你个小兔崽子!
干活不好好干,敢跟你爷爷耍脾气了!”
“啪!
啪!”
他扬起鞭子狠狠抽过去!
男孩看起来才十二三岁,瘦得像个火柴棍一样,身上的衣服也脏兮兮、破破烂烂的,露出衣服下满是血红鞭痕的皮肤,没一块好地儿。
他被抽得摔在了地上,本能地抱紧脑袋缩成一团,一声也不敢吭。
“小兔崽子!
干活不行,老子养你是吃干饭的!”
土匪一边叱骂,一边狠狠抽着鞭子,“要你这种废物有什么用?
索性今天打死了,还能省点粮食!”
“啪!”
“啪!
啪——”皮鞭越抽越狠,越打越重。
男孩身上很快就皮开肉绽,遍体都是血红的鞭伤。
一旁的其他土匪笑嘻嘻地看热闹:“打得好!
再打重一点,抽得他满地打滚!”
“这小畜生的亲爹前几天累死了,娘也疯了死了,全家都活了他一个!”
“半大不小的,干活不行吃的还多,留着也没什么用!”
“干脆弄死算了!”
“哈哈哈……”而另一边,那些被折磨得形销骨立的百姓们,低着头,不敢多看,更不敢说话,麻木的埋头努力工作,生怕皮鞭落到自己身上。
男孩挨了七八鞭子,脸颊和脖子上都横着血红的鞭伤,渐渐的蜷缩在地上不动了,奄奄一息。
“快点打!
马上就死了!”
“早就看这小畜生不顺眼了,弄死了正好一起丢山里去!”
土匪们嘻嘻哈哈的笑着,把残忍当/乐趣,把鞭声当/乐曲。
这一群畜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