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太太她又软又萌免费阅读在线小说)霍司砚温知羽_(霍太太她又软又萌免费阅读在线小说)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霍太太她又软又萌免费阅读在线小说》,主角分别是霍司砚温知羽,作者“温知羽”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霍司砚把香烟拿下来,缓缓吐出烟雾,笑笑:“你是你、你舅舅是你舅舅……你说他骂我那么多回,不带我讨伐讨伐他啊?”顿时,温知羽没气儿了明珠怕影响他们夫妻感情,连忙说自己没事儿霍司砚深深看她一眼,然后揽住妻子,挺温柔地说:“好了该回家了!那几个孩子玩得疯了!……明珠,你跟烁烁就住这儿吧!”…

小说:霍太太她又软又萌免费阅读在线小说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温知羽

角色:霍司砚温知羽

这种滋味,刻骨铭心!夜深。黑色房车平稳地驶在马路上,孩子们累了,在后座东倒西歪。霍司砚侧头看着温知羽……她靠在椅背上,静静看着车窗外头。“还生气呢?”霍司砚轻轻握了握她的手。温知羽浅笑:“怎么会?你专心开车!”霍司砚放开她,专注地看着前面的车况,很长时间后他才低语:“温知羽,其实舅舅跟明珠的感情很不容易

评论专区

掌门压力很大:尚佳,奈何耽美,故弃之。

崇祯聊天群:金手指靠谱。历史观符合认知。粮草+

蛋王:足控、萝莉控、明星控

霍太太她又软又萌免费阅读在线小说

霍太太她又软又萌免费阅读在线小说第273章  

这种滋味,刻骨铭心!
夜深。
黑色房车平稳地驶在马路上,孩子们累了,在后座东倒西歪。
霍司砚侧头看着温知羽……她靠在椅背上,静静看着车窗外头。
“还生气呢?”
霍司砚轻轻握了握她的手。
温知羽浅笑:“怎么会?
你专心开车!”
霍司砚放开她,专注地看着前面的车况,很长时间后他才低语:“温知羽,其实舅舅跟明珠的感情很不容易。”
明明,是可以没有交集的两个人。
明明,可以是一夕欢愉。
可是品尝过美好的滋味后,没有人会愿意将就,而他跟温知羽又何尝不是?
约莫是顾时允的死,让他察觉到人生总在意外,也让他珍惜这段婚姻和感情,温知羽对他保留,那他就包容她……车子开回别墅。
温知羽下车,霍司砚轻轻解开大衣,他对她说:“你带霍西跟崇光先进去!”
他自己用大衣抱住允思,抱着小家伙下车。
允思还是个宝宝,小脸红扑扑地趴在爸爸的肩头,睡得香喷喷的。
当爸爸的,忍不住亲了亲他。
自从张崇光住进来后,霍西就更独立了、更爱干净了……小姑娘完全不用大人操心,哪怕有些小事情张崇光也会为她做好。
温知羽时常担心,这样好不好!
霍司砚回到卧室时,她洗完了澡,正在梳妆台前抹保养品。
这阵子他们感情好,那方面做得多。
霍司砚自然而然地从后面搂住她细腰,上下滑动了几下,热息轻轻喷在她耳后根,半是**半是调笑:“怎么有肉了些?”
女人家都喜欢瘦。
温知羽轻轻拨开他修长手指,有些恼:“那你去摸没有肉的!”
霍司砚笑笑。
他倚到一旁,欣赏她保养的样子。
其实温知羽的骨肉生得极好,况且他很喜欢有点儿肉肉的感觉,当温知羽松开浴衣抹到小腹时,他忍不住接替了她的工作,挤了些乳液轻轻抹在白嫩细致的肌肤上,一边难耐地啃着她的薄肩:“这阵子频繁,或许是怀了。”
温知羽一怔。
她仔细回想生理期,似乎是超过了半个月没来例假了。
她推推他。
但是霍司砚这会儿正热着,满脑子都是那事儿,哪里停得下来。
温知羽只得揪住他黑发,用力将他揪开,喘息着说:“我一个月半没有来例假了。”
霍司砚明显一怔。
他慢慢地抬眼,看着她:“真的?”

                       

小说:霍太太她又软又萌免费阅读在线小说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温知羽

角色:霍司砚温知羽

这种滋味,刻骨铭心!夜深。黑色房车平稳地驶在马路上,孩子们累了,在后座东倒西歪。霍司砚侧头看着温知羽……她靠在椅背上,静静看着车窗外头。“还生气呢?”霍司砚轻轻握了握她的手。温知羽浅笑:“怎么会?你专心开车!”霍司砚放开她,专注地看着前面的车况,很长时间后他才低语:“温知羽,其实舅舅跟明珠的感情很不容易

评论专区

掌门压力很大:尚佳,奈何耽美,故弃之。

崇祯聊天群:金手指靠谱。历史观符合认知。粮草+

蛋王:足控、萝莉控、明星控

霍太太她又软又萌免费阅读在线小说

霍太太她又软又萌免费阅读在线小说第273章  

这种滋味,刻骨铭心!
夜深。
黑色房车平稳地驶在马路上,孩子们累了,在后座东倒西歪。
霍司砚侧头看着温知羽……她靠在椅背上,静静看着车窗外头。
“还生气呢?”
霍司砚轻轻握了握她的手。
温知羽浅笑:“怎么会?
你专心开车!”
霍司砚放开她,专注地看着前面的车况,很长时间后他才低语:“温知羽,其实舅舅跟明珠的感情很不容易。”
明明,是可以没有交集的两个人。
明明,可以是一夕欢愉。
可是品尝过美好的滋味后,没有人会愿意将就,而他跟温知羽又何尝不是?
约莫是顾时允的死,让他察觉到人生总在意外,也让他珍惜这段婚姻和感情,温知羽对他保留,那他就包容她……车子开回别墅。
温知羽下车,霍司砚轻轻解开大衣,他对她说:“你带霍西跟崇光先进去!”
他自己用大衣抱住允思,抱着小家伙下车。
允思还是个宝宝,小脸红扑扑地趴在爸爸的肩头,睡得香喷喷的。
当爸爸的,忍不住亲了亲他。
自从张崇光住进来后,霍西就更独立了、更爱干净了……小姑娘完全不用大人操心,哪怕有些小事情张崇光也会为她做好。
温知羽时常担心,这样好不好!
霍司砚回到卧室时,她洗完了澡,正在梳妆台前抹保养品。
这阵子他们感情好,那方面做得多。
霍司砚自然而然地从后面搂住她细腰,上下滑动了几下,热息轻轻喷在她耳后根,半是**半是调笑:“怎么有肉了些?”
女人家都喜欢瘦。
温知羽轻轻拨开他修长手指,有些恼:“那你去摸没有肉的!”
霍司砚笑笑。
他倚到一旁,欣赏她保养的样子。
其实温知羽的骨肉生得极好,况且他很喜欢有点儿肉肉的感觉,当温知羽松开浴衣抹到小腹时,他忍不住接替了她的工作,挤了些乳液轻轻抹在白嫩细致的肌肤上,一边难耐地啃着她的薄肩:“这阵子频繁,或许是怀了。”
温知羽一怔。
她仔细回想生理期,似乎是超过了半个月没来例假了。
她推推他。
但是霍司砚这会儿正热着,满脑子都是那事儿,哪里停得下来。
温知羽只得揪住他黑发,用力将他揪开,喘息着说:“我一个月半没有来例假了。”
霍司砚明显一怔。
他慢慢地抬眼,看着她:“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