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人陌言小说免费)念苏唐宋随岑_《陌人陌言小说免费》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陌人陌言小说免费》目前已经全面完结,念苏唐宋随岑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宋随”创作的主要内容有:嫁给宋随的第四年,他的白月光离婚回国了更糟糕的是,我得了癌症,快要死了在剩下不到半年的生命里,我始终扮演着宋随的好妻子一直到我去世而宋随,在看完我留下的日记后,彻底崩溃…

小说:陌人陌言小说免费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宋随

角色:念苏唐宋随岑

嫁给宋随的第四年,他的白月光离婚回国了。更糟糕的是,我得了癌症,快要死了。在剩下不到半年的生命里,我始终扮演着宋随的好妻子。一直到我去世。而宋随,在看完我留下的日记后,彻底崩溃

评论专区

南明大丈夫:主角的实力不对,一会高一会低的。没什么标准线。

圣骑士黎明:可惜是网游文,对我是减分项

信仰诸天:介于干粮到毒草之间,打斗毫无看点,修炼无聊透顶,剧情傻啦吧唧

陌人陌言小说免费

陌人陌言小说免费第1章  

嫁给宋随的第四年,他的白月光离婚回国了。
更糟糕的是,我得了癌症,快要死了。
在剩下不到半年的生命里,我始终扮演着宋随的好妻子。
一直到我去世。
而宋随,在看完我留下的日记后,彻底崩溃。
拿到那张薄薄的诊断书,我站在医院的门口,想给宋随打电话。
联系人的界面,被我点进去又退出来。
他的电话先跳了出来。
对面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沉冷清,唤我名字时却放柔了些:念念,我今天晚上有点事,不回来吃饭了,可能晚上回来也晚,你早点睡。
所有的话被堵在喉咙里。
……好。
一如既往的简短,那边传来忙音,我却保持着接电话的姿势。
天边残阳如血。
2我和宋随结婚四年了。
而我喜欢他,有快十年了。
我运气好,宋随被家里催得紧,到处相亲,正好遇上我,外形条件都还行,就商量着直接把证领了。
宋随需要一个妻子,我正好合适。
他是个性子很冷的人,不爱说话,情绪不外露,也总没什么表情。
我捂了这块冰两年,终于等到冰雪为我消融。
我们开始变得像一对正常夫妻,生活在柴米油盐里,一点点变成我理想中的样子。
只是现在,这个还没持续多久的美梦,就要被打破了。
就在今天,医生说我确诊了胰腺癌。
我还知道,今天是他的白月光苏唐回来的日子。
所以他忙着挂掉我的电话,去见他心心念念的人。
3我没有吃饭,在客厅等了他很久。
一直等到夜色渐深,客厅的门开了,我也从昏沉睡意中被惊醒。
宋随小心地关上了门,脚步也放轻,客厅灯打开的那一瞬间,我们四目相对。
他也只是愣了一下,随即眉头微蹙:怎么还没睡?
在客厅不小心睡着了。
我看着他笑,刚刚听见声音就醒了。
宋随嗯了一声,面色平静。
我上前去接过他的外套,檀香混杂着栀子花的香味,直钻入我的鼻子,令人作呕。
这是苏唐最喜欢的花香味。
在我确诊绝症的这一天,我的老公,开车去接了他回国的白月光。

                       

小说:陌人陌言小说免费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宋随

角色:念苏唐宋随岑

嫁给宋随的第四年,他的白月光离婚回国了。更糟糕的是,我得了癌症,快要死了。在剩下不到半年的生命里,我始终扮演着宋随的好妻子。一直到我去世。而宋随,在看完我留下的日记后,彻底崩溃

评论专区

南明大丈夫:主角的实力不对,一会高一会低的。没什么标准线。

圣骑士黎明:可惜是网游文,对我是减分项

信仰诸天:介于干粮到毒草之间,打斗毫无看点,修炼无聊透顶,剧情傻啦吧唧

陌人陌言小说免费

陌人陌言小说免费第1章  

嫁给宋随的第四年,他的白月光离婚回国了。
更糟糕的是,我得了癌症,快要死了。
在剩下不到半年的生命里,我始终扮演着宋随的好妻子。
一直到我去世。
而宋随,在看完我留下的日记后,彻底崩溃。
拿到那张薄薄的诊断书,我站在医院的门口,想给宋随打电话。
联系人的界面,被我点进去又退出来。
他的电话先跳了出来。
对面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沉冷清,唤我名字时却放柔了些:念念,我今天晚上有点事,不回来吃饭了,可能晚上回来也晚,你早点睡。
所有的话被堵在喉咙里。
……好。
一如既往的简短,那边传来忙音,我却保持着接电话的姿势。
天边残阳如血。
2我和宋随结婚四年了。
而我喜欢他,有快十年了。
我运气好,宋随被家里催得紧,到处相亲,正好遇上我,外形条件都还行,就商量着直接把证领了。
宋随需要一个妻子,我正好合适。
他是个性子很冷的人,不爱说话,情绪不外露,也总没什么表情。
我捂了这块冰两年,终于等到冰雪为我消融。
我们开始变得像一对正常夫妻,生活在柴米油盐里,一点点变成我理想中的样子。
只是现在,这个还没持续多久的美梦,就要被打破了。
就在今天,医生说我确诊了胰腺癌。
我还知道,今天是他的白月光苏唐回来的日子。
所以他忙着挂掉我的电话,去见他心心念念的人。
3我没有吃饭,在客厅等了他很久。
一直等到夜色渐深,客厅的门开了,我也从昏沉睡意中被惊醒。
宋随小心地关上了门,脚步也放轻,客厅灯打开的那一瞬间,我们四目相对。
他也只是愣了一下,随即眉头微蹙:怎么还没睡?
在客厅不小心睡着了。
我看着他笑,刚刚听见声音就醒了。
宋随嗯了一声,面色平静。
我上前去接过他的外套,檀香混杂着栀子花的香味,直钻入我的鼻子,令人作呕。
这是苏唐最喜欢的花香味。
在我确诊绝症的这一天,我的老公,开车去接了他回国的白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