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麟柳楚儿(一品寒门书生)全文阅读_《一品寒门书生》全章节阅读

小说《一品寒门书生,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鹿鸣野”,主要人物有沈麟柳楚儿,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一觉醒来,沈麟发现自己竟身处古代乡村,家里一贫如洗,却有个美娇妻原主是个落魄的

小说:一品寒门书生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鹿鸣野

角色:沈麟柳楚儿

你喜欢看奇幻玄幻分类的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鹿鸣野”的一本新书《一品寒门书生》。故事精彩片段如下:啪!一滴清凉的水溅在了眉心。沈麟缓缓醒来。土屋之中,整个房间里都是潮湿的水汽,身下的稻草,散发出一股浓浓的腐朽的味道。这里是……好一阵子。沈麟才理清楚自己目前的处境

评论专区

国家机器[末世]:对不起,这位小姐,你并不了解“国家机器”。所以,你也写不出那种国家机器真正开动起来的震天撼地。创意脑洞什么的还是可以的。

二道贩子的崛起:欢乐无脑荒诞派,仙草,别具一番味道

我是夜天之主:推推推,推土机来了!

一品寒门书生

第1章 天崩开局

啪!
一滴清凉的水溅在了眉心。
沈麟缓缓醒来。
土屋之中,整个房间里都是潮湿的水汽,身下的稻草,散发出一股浓浓的腐朽的味道。
这里是…… 好一阵子。
沈麟才理清楚自己目前的处境。
自己竟然穿越到了一处从来没听过的地方。
大周。
原主今年十九,世世代代都是贫农,前段几日刚花大价钱娶了个小媳妇。
而过门那天和一群狐朋狗友赌钱,输的太惨,急火攻心,倒在病床上一病不起…… “相公,你醒啦!”
清脆的声音传来。
刚过门的小妻子,柳楚儿快步走过来,将沈麟扶起。
沈麟打量着自己的妻子。
十六七岁的脸蛋清秀靓丽。
只是身形颇为瘦弱。
大周的女人,不嫁出门就是赔钱货。
超过十六岁,每年都要交一大笔税负。
十七岁才嫁给沈麟的柳楚儿,其实已经算是“大龄剩女”。
这也与她那见钱眼开的父母有关系。
毕竟。
在这几个村里,肯花二十两银子当彩礼的冤大头,也就只有沈麟这个败家子了…… 看着对方关切的眼神,沈麟一时间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
好在柳楚儿絮絮叨叨地先开了口:“相公你病了这么久了,都没吃什么东西,应该饿了吧,我去给你做饭……” “唔,好。”
沈麟点了点头。
一炷香后。
柳楚儿端了一碗麦饭,还有一小碗黑乎乎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递给了沈麟。
夹了一筷子端详了良久,沈麟才确定这玩意是一种野菜,而不是柳楚儿不小心给煤灰盛给了自己。
看着这些东西,沈麟虽然饿,但是着实食欲不高。
这时候他才注意到旁边柳楚儿还在站着,只是眼神中,却有些奇怪。
直到看到柳楚儿不自觉吞咽了一口口水,沈麟才恍然大悟。
对方说不定也是饿的。
“你怎么不吃饭?”
沈麟停下筷子,问道。
“我……我吃过了……”柳楚儿低下头,脸上就差写着撒谎两个字了,随后转身去忙活了。
大周虽然男尊女卑,但是也没有男人吃饭,女人看着的道理。
难道…… 家里实在没什么吃的了吗?
沈麟突然想起,经过这几日的折腾,家里怕是已经山穷水尽!
心中并一惊,他便将碗中的麦饭扒入口中,站起身来到厨房。
翻箱倒柜了一阵子。
沈麟的眉头拧住了。
厨房里面油盐,不出预料已然见底。
两根破野菜留存,也不知能撑过一顿不能。
“啊!
相公!
你在这里做什么?”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惊呼。
沈麟转头看去,却发现柳楚儿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门口,一脸惊惶地看着自己。
“楚儿,家里只有这些余粮了吗?”
沈麟问道。
话音刚落,柳楚儿的脸却愈发惶恐了起来,甚至直接跪在了泥地上。
“对……对不起,是我这几天贪嘴了……给家里的粮食都吃了……” 柳楚儿显然被吓的不轻,声音中都略带了些哭腔,更是下意识伸手护住头,一副生怕挨打的样子。
“你这是做什么?
!”
沈麟倒是被对方的反应吓了一跳,赶紧走过去给对方拉了起来。
柳楚儿这一脸菜色的样子,看上去不像是贪吃的人。
“相公,你会不会赶我走啊……”柳楚儿小心翼翼抬头,看向沈麟,眼神中的恐惧让人心疼。
这小妮子怎么这么胆小?
沈麟有些无语。
“怎么会!”
沈麟摇了摇头,“我这刚醒过来,也该了解一下家里的情况了……” 说着,他目光突然停在了地上一小堆麦壳上面。
这是…… 沈麟蹲下去,突然想起来,自己刚才吃的麦饭,是脱过壳的。
袋子里面装的麦子,却是带着麦麸的。
古代的麦饭,其实一般指没脱壳的,这样的麦饭吃起来难吃不说,还容易造成食道和消化道上的损伤。
但是脱壳是一道非常麻烦的手续。
只有有钱人,才能吃得上没有脱壳的麦饭,甚至碾好的面粉做的食物。
这些壳是…… 沈麟不敢置信地看着旁边的柳楚儿:“这些麦麸是……” 柳楚儿乖乖点了点头:“我想着相公醒了之后,可能身子虚,吃不得带壳的麦饭,就用手剥了一些……” 我的天!
沈麟震惊了!
这是什么绝世好妻子?
徒手剥麦壳,虽然在沈麟这个现代人看来,多少有些笨,但是这里面的关切之情,沈麟是能清清楚楚感受到的!
沈麟心中暗自决定,来日自己可一定要给她好生活,不再忍饥受冻!
但心中所想还未开始践行。
窗外一阵风吹过。
头顶木梁突然咔嚓一声!
沈麟还有些不明所以。
柳楚儿的脸色却突然变得煞白:“糟了!
房子塌了!”
“卧槽?”
噼里啪啦,云烟四起!
房子瞬间塌了一半。
反应过来的沈麟,扛着老婆就朝外面窜!
前脚刚出门,后脚房子就彻底塌了!
“呀!
!”
柳楚儿大叫一声,快步上前。
在一个地方扒拉着,忙乎的身影仿佛是一只小仓鼠一般。
“楚儿,这边是放着什么宝物吗?
值不值钱啊?”
沈麟眼前一亮,走了过去,帮忙将一根房梁抬起来,露出了一个看上去颇为古旧的箱子。
看上去莫名有些眼熟啊…… “相公,您在说什么啊……这箱子里面是您的书啊……”柳楚儿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沈麟。
“咳咳……”沈麟一拍脑袋,这才反应过来。
两人携手,才将箱子搬到了屋内。
不得不说。
这个装满了书的箱子还真是有够沉的。
才到屋子里面,柳楚儿慌忙打开箱子。
看到最上面的线装书本都被雨水浸**基本,竟然嘴角一瘪,眼看就要哭出来了。
对于这个脆弱的小妻子,沈麟是真的有些无奈了。
“哎呀,不就是一些书吗?
你哭什么啊?”
沈麟摸着柳楚儿的小脑袋劝慰道。
“那可是书啊!”
柳楚儿有些害羞地甩掉了沈麟的手,然后咕哝了一句。
沈麟想了想。
也是。
这个时代科举才是改变命运的唯一出路。
“大周版孔乙己……”沈麟对原主的行径表示了鄙夷之后,从箱子里面翻出来一本书随意打开。
这是文言文,又没有标点,沈麟入眼如同看天书一般。
再看看封面。
《华胥引》 好像是一本讲文章怎么写的书。
沈麟随手将这玩意一丢,看的真费劲。
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自己这个理科生,还是走技术路线比较靠谱……

                       

小说:一品寒门书生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鹿鸣野

角色:沈麟柳楚儿

你喜欢看奇幻玄幻分类的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鹿鸣野”的一本新书《一品寒门书生》。故事精彩片段如下:啪!一滴清凉的水溅在了眉心。沈麟缓缓醒来。土屋之中,整个房间里都是潮湿的水汽,身下的稻草,散发出一股浓浓的腐朽的味道。这里是……好一阵子。沈麟才理清楚自己目前的处境

评论专区

国家机器[末世]:对不起,这位小姐,你并不了解“国家机器”。所以,你也写不出那种国家机器真正开动起来的震天撼地。创意脑洞什么的还是可以的。

二道贩子的崛起:欢乐无脑荒诞派,仙草,别具一番味道

我是夜天之主:推推推,推土机来了!

一品寒门书生

第1章 天崩开局

啪!
一滴清凉的水溅在了眉心。
沈麟缓缓醒来。
土屋之中,整个房间里都是潮湿的水汽,身下的稻草,散发出一股浓浓的腐朽的味道。
这里是…… 好一阵子。
沈麟才理清楚自己目前的处境。
自己竟然穿越到了一处从来没听过的地方。
大周。
原主今年十九,世世代代都是贫农,前段几日刚花大价钱娶了个小媳妇。
而过门那天和一群狐朋狗友赌钱,输的太惨,急火攻心,倒在病床上一病不起…… “相公,你醒啦!”
清脆的声音传来。
刚过门的小妻子,柳楚儿快步走过来,将沈麟扶起。
沈麟打量着自己的妻子。
十六七岁的脸蛋清秀靓丽。
只是身形颇为瘦弱。
大周的女人,不嫁出门就是赔钱货。
超过十六岁,每年都要交一大笔税负。
十七岁才嫁给沈麟的柳楚儿,其实已经算是“大龄剩女”。
这也与她那见钱眼开的父母有关系。
毕竟。
在这几个村里,肯花二十两银子当彩礼的冤大头,也就只有沈麟这个败家子了…… 看着对方关切的眼神,沈麟一时间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
好在柳楚儿絮絮叨叨地先开了口:“相公你病了这么久了,都没吃什么东西,应该饿了吧,我去给你做饭……” “唔,好。”
沈麟点了点头。
一炷香后。
柳楚儿端了一碗麦饭,还有一小碗黑乎乎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递给了沈麟。
夹了一筷子端详了良久,沈麟才确定这玩意是一种野菜,而不是柳楚儿不小心给煤灰盛给了自己。
看着这些东西,沈麟虽然饿,但是着实食欲不高。
这时候他才注意到旁边柳楚儿还在站着,只是眼神中,却有些奇怪。
直到看到柳楚儿不自觉吞咽了一口口水,沈麟才恍然大悟。
对方说不定也是饿的。
“你怎么不吃饭?”
沈麟停下筷子,问道。
“我……我吃过了……”柳楚儿低下头,脸上就差写着撒谎两个字了,随后转身去忙活了。
大周虽然男尊女卑,但是也没有男人吃饭,女人看着的道理。
难道…… 家里实在没什么吃的了吗?
沈麟突然想起,经过这几日的折腾,家里怕是已经山穷水尽!
心中并一惊,他便将碗中的麦饭扒入口中,站起身来到厨房。
翻箱倒柜了一阵子。
沈麟的眉头拧住了。
厨房里面油盐,不出预料已然见底。
两根破野菜留存,也不知能撑过一顿不能。
“啊!
相公!
你在这里做什么?”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惊呼。
沈麟转头看去,却发现柳楚儿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门口,一脸惊惶地看着自己。
“楚儿,家里只有这些余粮了吗?”
沈麟问道。
话音刚落,柳楚儿的脸却愈发惶恐了起来,甚至直接跪在了泥地上。
“对……对不起,是我这几天贪嘴了……给家里的粮食都吃了……” 柳楚儿显然被吓的不轻,声音中都略带了些哭腔,更是下意识伸手护住头,一副生怕挨打的样子。
“你这是做什么?
!”
沈麟倒是被对方的反应吓了一跳,赶紧走过去给对方拉了起来。
柳楚儿这一脸菜色的样子,看上去不像是贪吃的人。
“相公,你会不会赶我走啊……”柳楚儿小心翼翼抬头,看向沈麟,眼神中的恐惧让人心疼。
这小妮子怎么这么胆小?
沈麟有些无语。
“怎么会!”
沈麟摇了摇头,“我这刚醒过来,也该了解一下家里的情况了……” 说着,他目光突然停在了地上一小堆麦壳上面。
这是…… 沈麟蹲下去,突然想起来,自己刚才吃的麦饭,是脱过壳的。
袋子里面装的麦子,却是带着麦麸的。
古代的麦饭,其实一般指没脱壳的,这样的麦饭吃起来难吃不说,还容易造成食道和消化道上的损伤。
但是脱壳是一道非常麻烦的手续。
只有有钱人,才能吃得上没有脱壳的麦饭,甚至碾好的面粉做的食物。
这些壳是…… 沈麟不敢置信地看着旁边的柳楚儿:“这些麦麸是……” 柳楚儿乖乖点了点头:“我想着相公醒了之后,可能身子虚,吃不得带壳的麦饭,就用手剥了一些……” 我的天!
沈麟震惊了!
这是什么绝世好妻子?
徒手剥麦壳,虽然在沈麟这个现代人看来,多少有些笨,但是这里面的关切之情,沈麟是能清清楚楚感受到的!
沈麟心中暗自决定,来日自己可一定要给她好生活,不再忍饥受冻!
但心中所想还未开始践行。
窗外一阵风吹过。
头顶木梁突然咔嚓一声!
沈麟还有些不明所以。
柳楚儿的脸色却突然变得煞白:“糟了!
房子塌了!”
“卧槽?”
噼里啪啦,云烟四起!
房子瞬间塌了一半。
反应过来的沈麟,扛着老婆就朝外面窜!
前脚刚出门,后脚房子就彻底塌了!
“呀!
!”
柳楚儿大叫一声,快步上前。
在一个地方扒拉着,忙乎的身影仿佛是一只小仓鼠一般。
“楚儿,这边是放着什么宝物吗?
值不值钱啊?”
沈麟眼前一亮,走了过去,帮忙将一根房梁抬起来,露出了一个看上去颇为古旧的箱子。
看上去莫名有些眼熟啊…… “相公,您在说什么啊……这箱子里面是您的书啊……”柳楚儿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沈麟。
“咳咳……”沈麟一拍脑袋,这才反应过来。
两人携手,才将箱子搬到了屋内。
不得不说。
这个装满了书的箱子还真是有够沉的。
才到屋子里面,柳楚儿慌忙打开箱子。
看到最上面的线装书本都被雨水浸**基本,竟然嘴角一瘪,眼看就要哭出来了。
对于这个脆弱的小妻子,沈麟是真的有些无奈了。
“哎呀,不就是一些书吗?
你哭什么啊?”
沈麟摸着柳楚儿的小脑袋劝慰道。
“那可是书啊!”
柳楚儿有些害羞地甩掉了沈麟的手,然后咕哝了一句。
沈麟想了想。
也是。
这个时代科举才是改变命运的唯一出路。
“大周版孔乙己……”沈麟对原主的行径表示了鄙夷之后,从箱子里面翻出来一本书随意打开。
这是文言文,又没有标点,沈麟入眼如同看天书一般。
再看看封面。
《华胥引》 好像是一本讲文章怎么写的书。
沈麟随手将这玩意一丢,看的真费劲。
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自己这个理科生,还是走技术路线比较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