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时简傅克韫《门不当户相对》_温时简傅克韫全集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门不当户相对》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墨子归”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温时简傅克韫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相个亲遇到了极品男,也坚定了温时简想要赶快结婚了却一切烦恼的决心本以为自己闪婚

小说:门不当户相对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墨子归

角色:温时简傅克韫

热门小说《门不当户相对》是作者“墨子归”所著。小说精彩片段:办公室里,温时简还在整理着前两天刚接的一个离婚案,旁边桌上的手机突突的响起,瞥一眼手机,那屏幕上闪烁着的‘母上大人’着四个字让她不禁长叹一声。“哎……”任由着手机铃了许久,终于在它挂断之前伸手把电话接起。“喂,妈,你找我啊。”“温时简你干嘛呢,每次电话都得响半天才接。”电话那边季萧红语气很是不满

评论专区

无限不现实:……其实虚女王更新一直很勤奋……拉的这里来好像不太地道……但是!宅力过深的虚女王经常会写很偏门的同人……让吾辈只能眼巴巴的吐槽。

敬我为神明:中二是种病,得治!造作文青是种专攻智商的癌,没救了!感觉这萨比写手多少沾点!

伊塔之:书名先自宫一把,“柱”什么的先不要了……

门不当户相对

第1章 相亲遇到极品男

办公室里,温时简还在整理着前两天刚接的一个离婚案,旁边桌上的手机突突的响起,瞥一眼手机,那屏幕上闪烁着的‘母上大人’着四个字让她不禁长叹一声。
“哎……” 任由着手机铃了许久,终于在它挂断之前伸手把电话接起。
“喂,妈,你找我啊。”
“温时简你干嘛呢,每次电话都得响半天才接。”
电话那边季萧红语气很是不满。
那哪能说实话,温时简故意压低声音说道,“没有我开会呢。”
要是让季女士知道她故意想不接,回去她还能不削了她。
季萧红也不跟她废话,隔着手机直接说道,“晚上六点半,财富广场那边的‘遇见巴黎’咖啡厅,我给你约好了,男方是国企的一个科长,孙海洋,三十五岁,大你七岁也不算很多,懂得疼人,有房有车不抽烟不喝酒,无不良嗜好,另外身高一米七二,不高但是没有关系,你身高够,以后孩子的话身高矮不到哪里去,晚上你过去跟他吃个饭,先好好了解下。”
“我的母亲大人,我真不着急结婚,你这一个星期都给我安排三场了!”
时简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扶着额头,语气里尽是无奈。
“阿简!”
季萧红叹了口气,她知道自己这段时间逼得有点急,但是她也没办法呀,“你说你不急,你都二十八了,按生育最佳时间你这都算晚婚晚育了,今年结婚明年生孩子你都算高龄产妇了,再说了,妈老了,马上都要六十了,你说你不急,可我急呀,我还想趁自己没糊涂还带得动你结婚生孩子后,帮你们带带孩子,你要是再拖下去,我可——” “妈,你不前两年刚五十吗,四舍五入也不是这么算的吧……” “你少给我打岔,今天你必须去,是你张阿姨给介绍了,说是她亲戚,人品家世都清楚,条件很不错,你去吃个饭,合适的话就先处着。”
季萧红语气很强硬。
温时简很无力却又没有办法,只能答应下来,“好好好,我去,六点半是吗,我准时到。”
听她答应,季女士总算满意了,不过挂电话前还不忘叮嘱她下班后去洗手间好好补个妆,给人留个好印象。
温时简应付着答应,挂了电话之后长长的叹了口气,再看桌上的离婚案资料,她实在想不通现在这么高的离婚率,非得结这个婚干嘛,一个人不也挺好的嘛。
闭着眼眼睛靠在椅背上,准备放空一下自己,还没有两分钟,桌上的电话就又想起来了,这次是她的好基友兼大学同学孙孔雀。
“闹钟,晚上一起吃饭吧,今天姐姐我请客。”
光是听声音,也能听得出来这货今天心情很是不错。
时简好笑的揶揄道,“鸟类,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你那么扣居然愿意请客?”
认识十年,这只鸟主动请客的次数加起来一只手都不用。
“姐姐我今天脱单了。”
孔雀隔着手机说得一脸得意,“有人替我买单。”
时简愣了一下,第一反应就是,“你什么时候去相亲的?”
这段时间她忙她也忙,两人倒是有时间没一起出来聚过了。
“去你的,你以为我是你啊,姐姐我这么美需要相亲吗。”
时简汗颜,不过想想也是,孔雀小气归小气,长得是真漂亮,黑长直的头发不说话的时候绝对是古典美人,追她的人一直不少,不过性格的话多少沾点假小子,所以很多人追着追着没当成情侣,最后都成了兄弟…… “吃饭的话就先欠着吧,今天晚上我妈又给我安排相亲了。”
闻言,电话那边的孔雀倒是安静了会儿,然后略严肃的问道,“阿简,你看了也不少了,就都没有合适的?”
“嗯哼。”
时简百无聊赖的转着笔。
“你该不会还想着陆淮北那个渣男吧?”
孔雀那语气有些恨铁不成钢。
温时简的心像是被什么刺痛一般,否认道,“胡说什么呢,他长什么样我都不记得了。”
“最好是这样。”
孔雀没有戳破她。
“不跟你说了,我有电话进来。”
温时简有些慌乱的挂了电话,胸口闷闷的有种说不上来的难受。
拿过文件想要转移注意力,可上面的文字却变成了那天的画面,陆淮北慌乱的眼神跟顾小艺挑衅似得微笑还有他们**纠缠着的身体,每一幕都让她觉得恶心胸闷。
“啪——” 将文件阖上放到一旁,温时简仰头颓然的靠在椅背上。
六点二十,温时简准时出现在‘遇见巴黎’咖啡厅门口,可能是职业习惯,她向来不喜欢迟到,即使是对于相亲这件事情再不情愿,但是既然来了,她也会认真对待,可能潜意识里,她也想摆脱现状,渴望开始一段新的感情。
没有忘记季女士对自己的叮嘱,进咖啡厅先去了趟洗手间,对着镜子稍微补了补妆容,然后这才朝约定的位置过去。
转角的时候时简没有注意,正好撞上了迎面过来的人,下意识的道歉,“对不起。”
抬头的时候正好对上一双黑骏的眼,“抱歉,我没有注意。”
男人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没事。”
然后越过她直接走开。
时简觉得这个人有些眼熟,却又想不起来哪里见过。
到的时候位置上已经坐了人,平头带着眼镜,脸颊削廋,看着有些显老,不过整个人看起来倒是有股书卷气,见时简过来,从位置上站起身来,礼貌的朝时简点头,“温小姐吗,我是孙海洋。”
时简微笑朝他点头,“温时简。”
然后在他对面落座。
服务员适时上来递过菜单,这家咖啡厅没有供简餐,只有饮品和蛋糕,时简已经很久不吃蛋糕了,所以就只叫了一杯拿铁。
孙海洋看了许久,最后跟服务员要了一杯清水。
待服务员走后,孙海洋率先问道,“温小姐对我有了解吗?”
“一点点,不是很了解。”
时简据实回答。
“我今年三十五岁,目前的话在江城福海工作,今年刚升正科。”
孙海洋边说着话,边从自己的包里将一袋瓜子拿出来,就这样倒在桌面上。

                       

小说:门不当户相对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墨子归

角色:温时简傅克韫

热门小说《门不当户相对》是作者“墨子归”所著。小说精彩片段:办公室里,温时简还在整理着前两天刚接的一个离婚案,旁边桌上的手机突突的响起,瞥一眼手机,那屏幕上闪烁着的‘母上大人’着四个字让她不禁长叹一声。“哎……”任由着手机铃了许久,终于在它挂断之前伸手把电话接起。“喂,妈,你找我啊。”“温时简你干嘛呢,每次电话都得响半天才接。”电话那边季萧红语气很是不满

评论专区

无限不现实:……其实虚女王更新一直很勤奋……拉的这里来好像不太地道……但是!宅力过深的虚女王经常会写很偏门的同人……让吾辈只能眼巴巴的吐槽。

敬我为神明:中二是种病,得治!造作文青是种专攻智商的癌,没救了!感觉这萨比写手多少沾点!

伊塔之:书名先自宫一把,“柱”什么的先不要了……

门不当户相对

第1章 相亲遇到极品男

办公室里,温时简还在整理着前两天刚接的一个离婚案,旁边桌上的手机突突的响起,瞥一眼手机,那屏幕上闪烁着的‘母上大人’着四个字让她不禁长叹一声。
“哎……” 任由着手机铃了许久,终于在它挂断之前伸手把电话接起。
“喂,妈,你找我啊。”
“温时简你干嘛呢,每次电话都得响半天才接。”
电话那边季萧红语气很是不满。
那哪能说实话,温时简故意压低声音说道,“没有我开会呢。”
要是让季女士知道她故意想不接,回去她还能不削了她。
季萧红也不跟她废话,隔着手机直接说道,“晚上六点半,财富广场那边的‘遇见巴黎’咖啡厅,我给你约好了,男方是国企的一个科长,孙海洋,三十五岁,大你七岁也不算很多,懂得疼人,有房有车不抽烟不喝酒,无不良嗜好,另外身高一米七二,不高但是没有关系,你身高够,以后孩子的话身高矮不到哪里去,晚上你过去跟他吃个饭,先好好了解下。”
“我的母亲大人,我真不着急结婚,你这一个星期都给我安排三场了!”
时简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扶着额头,语气里尽是无奈。
“阿简!”
季萧红叹了口气,她知道自己这段时间逼得有点急,但是她也没办法呀,“你说你不急,你都二十八了,按生育最佳时间你这都算晚婚晚育了,今年结婚明年生孩子你都算高龄产妇了,再说了,妈老了,马上都要六十了,你说你不急,可我急呀,我还想趁自己没糊涂还带得动你结婚生孩子后,帮你们带带孩子,你要是再拖下去,我可——” “妈,你不前两年刚五十吗,四舍五入也不是这么算的吧……” “你少给我打岔,今天你必须去,是你张阿姨给介绍了,说是她亲戚,人品家世都清楚,条件很不错,你去吃个饭,合适的话就先处着。”
季萧红语气很强硬。
温时简很无力却又没有办法,只能答应下来,“好好好,我去,六点半是吗,我准时到。”
听她答应,季女士总算满意了,不过挂电话前还不忘叮嘱她下班后去洗手间好好补个妆,给人留个好印象。
温时简应付着答应,挂了电话之后长长的叹了口气,再看桌上的离婚案资料,她实在想不通现在这么高的离婚率,非得结这个婚干嘛,一个人不也挺好的嘛。
闭着眼眼睛靠在椅背上,准备放空一下自己,还没有两分钟,桌上的电话就又想起来了,这次是她的好基友兼大学同学孙孔雀。
“闹钟,晚上一起吃饭吧,今天姐姐我请客。”
光是听声音,也能听得出来这货今天心情很是不错。
时简好笑的揶揄道,“鸟类,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你那么扣居然愿意请客?”
认识十年,这只鸟主动请客的次数加起来一只手都不用。
“姐姐我今天脱单了。”
孔雀隔着手机说得一脸得意,“有人替我买单。”
时简愣了一下,第一反应就是,“你什么时候去相亲的?”
这段时间她忙她也忙,两人倒是有时间没一起出来聚过了。
“去你的,你以为我是你啊,姐姐我这么美需要相亲吗。”
时简汗颜,不过想想也是,孔雀小气归小气,长得是真漂亮,黑长直的头发不说话的时候绝对是古典美人,追她的人一直不少,不过性格的话多少沾点假小子,所以很多人追着追着没当成情侣,最后都成了兄弟…… “吃饭的话就先欠着吧,今天晚上我妈又给我安排相亲了。”
闻言,电话那边的孔雀倒是安静了会儿,然后略严肃的问道,“阿简,你看了也不少了,就都没有合适的?”
“嗯哼。”
时简百无聊赖的转着笔。
“你该不会还想着陆淮北那个渣男吧?”
孔雀那语气有些恨铁不成钢。
温时简的心像是被什么刺痛一般,否认道,“胡说什么呢,他长什么样我都不记得了。”
“最好是这样。”
孔雀没有戳破她。
“不跟你说了,我有电话进来。”
温时简有些慌乱的挂了电话,胸口闷闷的有种说不上来的难受。
拿过文件想要转移注意力,可上面的文字却变成了那天的画面,陆淮北慌乱的眼神跟顾小艺挑衅似得微笑还有他们**纠缠着的身体,每一幕都让她觉得恶心胸闷。
“啪——” 将文件阖上放到一旁,温时简仰头颓然的靠在椅背上。
六点二十,温时简准时出现在‘遇见巴黎’咖啡厅门口,可能是职业习惯,她向来不喜欢迟到,即使是对于相亲这件事情再不情愿,但是既然来了,她也会认真对待,可能潜意识里,她也想摆脱现状,渴望开始一段新的感情。
没有忘记季女士对自己的叮嘱,进咖啡厅先去了趟洗手间,对着镜子稍微补了补妆容,然后这才朝约定的位置过去。
转角的时候时简没有注意,正好撞上了迎面过来的人,下意识的道歉,“对不起。”
抬头的时候正好对上一双黑骏的眼,“抱歉,我没有注意。”
男人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没事。”
然后越过她直接走开。
时简觉得这个人有些眼熟,却又想不起来哪里见过。
到的时候位置上已经坐了人,平头带着眼镜,脸颊削廋,看着有些显老,不过整个人看起来倒是有股书卷气,见时简过来,从位置上站起身来,礼貌的朝时简点头,“温小姐吗,我是孙海洋。”
时简微笑朝他点头,“温时简。”
然后在他对面落座。
服务员适时上来递过菜单,这家咖啡厅没有供简餐,只有饮品和蛋糕,时简已经很久不吃蛋糕了,所以就只叫了一杯拿铁。
孙海洋看了许久,最后跟服务员要了一杯清水。
待服务员走后,孙海洋率先问道,“温小姐对我有了解吗?”
“一点点,不是很了解。”
时简据实回答。
“我今年三十五岁,目前的话在江城福海工作,今年刚升正科。”
孙海洋边说着话,边从自己的包里将一袋瓜子拿出来,就这样倒在桌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