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王宠妻无限(余婼恬丽妃)最新章节阅读_君王宠妻无限最新热门小说

《君王宠妻无限》主角余婼恬丽妃,是小说写手“落雨”所写。精彩内容:莫名穿越,正主竟还只是一个不受宠的贵人,无权无势不说,处处受人欺压不说,好不容易看上了某人,却得知自己只是他的一枚棋子她誓要他悔恨莫及,却不想最后深陷情海,赔了夫人又折兵

小说:君王宠妻无限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落雨

角色:余婼恬丽妃

经典热门小说《君王宠妻无限》是大神级网文作者“落雨”的代表作。小说精彩内容概述:话落,大袖一挥,径自出门而去了。“太后,太后您救救臣妾,臣妾是冤枉的。”杜丽儿转身向太后求饶。“你这是自作孽不可活啊,本宫也奈何不得。”话落,亦是拂袖而去

评论专区

申公豹传承:第一章弃,摸你XX的鼻子,苦笑你XX,靠妹妹养活你XX!!

末世航海家:幼苗,生物进化版末世。文笔好,剧情合理,人物智商在线,据说作者要开四人后宫团。

明国万历:画虎不成反类犬

君王宠妻无限

第5章 恐惧

  话落,大袖一挥,径自出门而去了。

  “太后,太后您救救臣妾,臣妾是冤枉的。”杜丽儿转身向太后求饶。

  “你这是自作孽不可活啊,本宫也奈何不得。”话落,亦是拂袖而去。

  杜丽儿绝望地跌坐在地上,仿佛全身都失了力气,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局面,她究竟做错了什么。

  “余婼恬,你不得好死!”杜丽儿声声咒骂,怨恨到了极致。

  “来人,赶紧将杜丽儿拉下去。”站在一旁的皇后吩咐身旁的侍卫。

  “是。”

  “余婼恬,我诅咒你,我用余生诅咒你,不得好死!”杜丽儿的声音久久不散,一直萦绕在紫韵宫内。

  “你先下去吧,我想好好休息一下。”余婼恬调整了一下心态,淡淡地开口。

  银屏只当是余婼恬心有余悸,现下休息调整是最为恰当的,识事的赶紧退了出去。

  身子早已经不再颤抖,余婼恬恢复了常态。

  “欺负我的人,我必然会加倍欺负回去,我不惹事,并不代表我怕事。不得好死么,只是可惜,我从不信诅咒一说。”嘴角一勾,余婼恬邪魅地一笑。

  眼睛缓缓闭上,好好休息一番,今日演一场戏,也是累了。

  可一闭上眼睛,齐王的身影就浮现了出来,且久久不散,尤其是在镜湖之中救她的场景格外清晰地展现在她的脑海之中,余婼恬只觉得心中似乎有一种异样的情愫在萌生。

  也不知这是好是坏。

  翌日清晨,梳洗完之后,余婼恬便吩咐银屏去煮一碗银耳羹,自己则惬意地用喷壶浇起了花。

  耳边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银屏,你这么快就回来了?”

  身后之人并未回答,依旧脚步轻轻径直朝着她走过来。

  余婼恬心下察觉不对,赶紧转身,只是刚一转身,就撞了身后之人一个满怀,熟悉的青檀木香味扑面而来,来人不是骏王又能是谁?只是今日骏王为了方便前来,换了一身侍卫的装扮。

  余婼恬刚想后退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骏王便一把扣住了她的腰肢,将她紧紧束缚在怀中,放低了脖颈,枕在她的肩头上,贪恋地轻嗅着她身上的味道。

  余婼恬用力推却,骏王却是加重了手上的力度,不愿轻易放手,天知道他刚知晓余婼恬落水消息时候的心情,简直就觉得是一道晴天霹雳,所以他不顾危险冒着宫中大忌扮成侍卫亲自前来探望,只是想亲眼看看她是否安好。

  “骏王爷请自重,不要忘了君臣之道。”余婼恬加重了语气。这个骏王爷真是难缠。

  骏王爷悻悻松开手:“此次落水你没有失忆?”

  “王爷难道希望我失忆?不管失忆与否,都请王爷不要再纠缠,王爷慢走,不送。”余婼恬言语淡漠,赶人的意思十分明显。

  骏王爷无奈:“你好生保重,若是有事,让银屏找我。”话落,深情地看着余婼恬。

  “王爷请。”不待骏王爷再次开口,余婼恬直接打断,做出一个送客的姿势。

  很明显,骏王是个痴情种,只是可惜,正主爱他,她余婼恬却不爱。

  月上柳梢头,浅浅入夜。

  今日御前太监前来宣旨,齐王竟是破天荒地要来紫韵宫,银屏替骏王爷愁,余婼恬替自己愁。这齐王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不好对付。

  黄袍加身,飞龙相缀,一顶紫玉金冠规矩地束着发,剑眉英气,眸光炯炯,鼻梁高挺,唯一张薄唇平白添了几分薄情。不得不承认,这齐王的相貌确实百里挑一,就算是放在二十一世纪,也绝对是秒杀一众当红小生的存在。

  “旁人都下去吧。”齐王淡淡吩咐了一句。

  众人退却,寝殿中只余下齐王与余妃二人。

  “余昭仪,朕可是帮了你的大忙,你打算如何回报朕啊?”齐王一边把玩着手里的茶杯一边直勾勾地看着余婼恬,嘴角带着一抹妖冶的弧度。

  “臣妾不知王上何意?”余婼恬实在不解。

  “爱妃不知?”

  “不知,还请王上明示。”

  “昨日的戏甚是精彩,爱妃的演技十分值得赞赏。”齐王说得平平淡淡,就像只是在说一件家常小事一般。

  可余婼恬此刻的心境却是不一样。

  嘴角微微带上浅笑:“臣妾不知王上何意。”余婼恬只能硬着头皮假装不知道。

  “杜丽儿虽然心胸狭窄,有脑子,但做事怯弱,绝不会在镜湖公然推你下水,你指认她时,她从始至终都在喊着冤枉,从未承认过半分,这是其一,爱妃失忆了,众人都不记得,却唯独记住了她,见到她的第一时间便是恐惧,这便很轻松地让众人认定杜丽儿就是害你的人,可是你忽略了眼神,你醒来时见到朕的眼神。”

  齐王说及此,故意地停顿了一下,凑近余婼恬耳边缓缓吐了一口温热的气息,轻声道:“其实,爱妃根本就没有失忆吧。”嘴角笑意更甚。

  “王上既然都知道,为什么不当场揭穿臣妾?明知丽妃无罪,为什么还要夺她封号,将她打入冷宫?”既然已经被看穿,余婼恬也没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了,反而坦坦荡荡。

  “因为这戏精彩,爱妃的演技到位,朕实在不好意思扰了爱妃的兴致。”齐王打趣道。

  “既然王上不说,那便臣妾来说。”余婼恬也学着齐王的模样,故意停顿。

  齐王饶有兴致地看着她,等待着她的下文。

  “丽妃的家族在朝中势力日益扩大,王上正愁找不到借口打压,此次丽妃的事情也算是给他们一个警告,再者,太后在旁侧,臣妾才在寿宴上讨得了太后的欢欣,太后特意前来看望,若是王上当场揭穿,只怕会让太后丢了颜面,不知臣妾说得可对?”

  近几日闲得无聊,余婼恬便大致了解了一下宫中个妃嫔的背景,这一了解才知道杜丽儿背后的势力如此猖狂,也难怪这杜丽儿能够在宫里横行霸道了。

  齐王没有说话,只是抬起手中的茶杯,放在嘴边轻轻抿了一小口:“这茶不错。”带着浅笑。

                       

小说:君王宠妻无限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落雨

角色:余婼恬丽妃

经典热门小说《君王宠妻无限》是大神级网文作者“落雨”的代表作。小说精彩内容概述:话落,大袖一挥,径自出门而去了。“太后,太后您救救臣妾,臣妾是冤枉的。”杜丽儿转身向太后求饶。“你这是自作孽不可活啊,本宫也奈何不得。”话落,亦是拂袖而去

评论专区

申公豹传承:第一章弃,摸你XX的鼻子,苦笑你XX,靠妹妹养活你XX!!

末世航海家:幼苗,生物进化版末世。文笔好,剧情合理,人物智商在线,据说作者要开四人后宫团。

明国万历:画虎不成反类犬

君王宠妻无限

第5章 恐惧

  话落,大袖一挥,径自出门而去了。

  “太后,太后您救救臣妾,臣妾是冤枉的。”杜丽儿转身向太后求饶。

  “你这是自作孽不可活啊,本宫也奈何不得。”话落,亦是拂袖而去。

  杜丽儿绝望地跌坐在地上,仿佛全身都失了力气,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局面,她究竟做错了什么。

  “余婼恬,你不得好死!”杜丽儿声声咒骂,怨恨到了极致。

  “来人,赶紧将杜丽儿拉下去。”站在一旁的皇后吩咐身旁的侍卫。

  “是。”

  “余婼恬,我诅咒你,我用余生诅咒你,不得好死!”杜丽儿的声音久久不散,一直萦绕在紫韵宫内。

  “你先下去吧,我想好好休息一下。”余婼恬调整了一下心态,淡淡地开口。

  银屏只当是余婼恬心有余悸,现下休息调整是最为恰当的,识事的赶紧退了出去。

  身子早已经不再颤抖,余婼恬恢复了常态。

  “欺负我的人,我必然会加倍欺负回去,我不惹事,并不代表我怕事。不得好死么,只是可惜,我从不信诅咒一说。”嘴角一勾,余婼恬邪魅地一笑。

  眼睛缓缓闭上,好好休息一番,今日演一场戏,也是累了。

  可一闭上眼睛,齐王的身影就浮现了出来,且久久不散,尤其是在镜湖之中救她的场景格外清晰地展现在她的脑海之中,余婼恬只觉得心中似乎有一种异样的情愫在萌生。

  也不知这是好是坏。

  翌日清晨,梳洗完之后,余婼恬便吩咐银屏去煮一碗银耳羹,自己则惬意地用喷壶浇起了花。

  耳边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银屏,你这么快就回来了?”

  身后之人并未回答,依旧脚步轻轻径直朝着她走过来。

  余婼恬心下察觉不对,赶紧转身,只是刚一转身,就撞了身后之人一个满怀,熟悉的青檀木香味扑面而来,来人不是骏王又能是谁?只是今日骏王为了方便前来,换了一身侍卫的装扮。

  余婼恬刚想后退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骏王便一把扣住了她的腰肢,将她紧紧束缚在怀中,放低了脖颈,枕在她的肩头上,贪恋地轻嗅着她身上的味道。

  余婼恬用力推却,骏王却是加重了手上的力度,不愿轻易放手,天知道他刚知晓余婼恬落水消息时候的心情,简直就觉得是一道晴天霹雳,所以他不顾危险冒着宫中大忌扮成侍卫亲自前来探望,只是想亲眼看看她是否安好。

  “骏王爷请自重,不要忘了君臣之道。”余婼恬加重了语气。这个骏王爷真是难缠。

  骏王爷悻悻松开手:“此次落水你没有失忆?”

  “王爷难道希望我失忆?不管失忆与否,都请王爷不要再纠缠,王爷慢走,不送。”余婼恬言语淡漠,赶人的意思十分明显。

  骏王爷无奈:“你好生保重,若是有事,让银屏找我。”话落,深情地看着余婼恬。

  “王爷请。”不待骏王爷再次开口,余婼恬直接打断,做出一个送客的姿势。

  很明显,骏王是个痴情种,只是可惜,正主爱他,她余婼恬却不爱。

  月上柳梢头,浅浅入夜。

  今日御前太监前来宣旨,齐王竟是破天荒地要来紫韵宫,银屏替骏王爷愁,余婼恬替自己愁。这齐王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不好对付。

  黄袍加身,飞龙相缀,一顶紫玉金冠规矩地束着发,剑眉英气,眸光炯炯,鼻梁高挺,唯一张薄唇平白添了几分薄情。不得不承认,这齐王的相貌确实百里挑一,就算是放在二十一世纪,也绝对是秒杀一众当红小生的存在。

  “旁人都下去吧。”齐王淡淡吩咐了一句。

  众人退却,寝殿中只余下齐王与余妃二人。

  “余昭仪,朕可是帮了你的大忙,你打算如何回报朕啊?”齐王一边把玩着手里的茶杯一边直勾勾地看着余婼恬,嘴角带着一抹妖冶的弧度。

  “臣妾不知王上何意?”余婼恬实在不解。

  “爱妃不知?”

  “不知,还请王上明示。”

  “昨日的戏甚是精彩,爱妃的演技十分值得赞赏。”齐王说得平平淡淡,就像只是在说一件家常小事一般。

  可余婼恬此刻的心境却是不一样。

  嘴角微微带上浅笑:“臣妾不知王上何意。”余婼恬只能硬着头皮假装不知道。

  “杜丽儿虽然心胸狭窄,有脑子,但做事怯弱,绝不会在镜湖公然推你下水,你指认她时,她从始至终都在喊着冤枉,从未承认过半分,这是其一,爱妃失忆了,众人都不记得,却唯独记住了她,见到她的第一时间便是恐惧,这便很轻松地让众人认定杜丽儿就是害你的人,可是你忽略了眼神,你醒来时见到朕的眼神。”

  齐王说及此,故意地停顿了一下,凑近余婼恬耳边缓缓吐了一口温热的气息,轻声道:“其实,爱妃根本就没有失忆吧。”嘴角笑意更甚。

  “王上既然都知道,为什么不当场揭穿臣妾?明知丽妃无罪,为什么还要夺她封号,将她打入冷宫?”既然已经被看穿,余婼恬也没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了,反而坦坦荡荡。

  “因为这戏精彩,爱妃的演技到位,朕实在不好意思扰了爱妃的兴致。”齐王打趣道。

  “既然王上不说,那便臣妾来说。”余婼恬也学着齐王的模样,故意停顿。

  齐王饶有兴致地看着她,等待着她的下文。

  “丽妃的家族在朝中势力日益扩大,王上正愁找不到借口打压,此次丽妃的事情也算是给他们一个警告,再者,太后在旁侧,臣妾才在寿宴上讨得了太后的欢欣,太后特意前来看望,若是王上当场揭穿,只怕会让太后丢了颜面,不知臣妾说得可对?”

  近几日闲得无聊,余婼恬便大致了解了一下宫中个妃嫔的背景,这一了解才知道杜丽儿背后的势力如此猖狂,也难怪这杜丽儿能够在宫里横行霸道了。

  齐王没有说话,只是抬起手中的茶杯,放在嘴边轻轻抿了一小口:“这茶不错。”带着浅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