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倾月萧烈《农门贵女捡个将军做夫君》_《农门贵女捡个将军做夫君》全本在线阅读

主角是纪倾月萧烈的精选言情小说《农门贵女捡个将军做夫君》,小说作者是“顾清秋”,书中精彩内容是:前世的纪倾月嚣张至极,但她因为爱错人,最终落得被挖眼,做成药人的下场不仅自己死

小说:农门贵女捡个将军做夫君

类型:言情

作者:顾清秋

角色:纪倾月萧烈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顾清秋”的热门书《农门贵女捡个将军做夫君》,这是一本言情小说。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纪倾月死的那晚,新皇迎亲,普天同庆!她痴恋三年的心上人穆子毅,身穿龙袍,亲手剜去她的双目、割掉她的舌头,让她死后不得入轮回!“纪倾月,多亏你嫁给萧烈为朕偷来虎符,朕才能顺利登基。”“如今你外祖一家包藏祸心满门抄斩,朕念在过去的情分上,留你一条全尸!”纪倾月至死才明白,她毫无保留的付出全是一场笑话!萧家满门、外祖全族,全都为穆子毅这个野心勃勃的畜生做了垫脚石!她恨!恨不能化为厉鬼!可灵魂被困,纪倾月连做鬼都只能一遍遍重复死前折磨!直到她看见萧夜身穿战甲满身凛冽,杀气腾腾地闯入皇宫,却在看见她的尸体的瞬间,冷峻的面容瞬间惨白。“纪倾月……你怎么敢死!”为了她的尸体不被下令挫骨扬灰,男人卸下战甲,毅然放下手中武器。纪倾月心如刀绞,拼命怕打眼前困住她的这道无形墙。“萧烈!不要啊!快走!”可萧烈听不见她的喊声,他紧紧地抱住那具死相极惨的尸体,向来克制的双眸满是猩红,一遍又一遍的低呼她的名字:“纪倾月……”箭雨落下,萧烈护住怀中尸体,浑身扎满了箭矢

评论专区

完美大明星:这网络直播公司全体员工智商感人..你出来开公司就算不懂怎么经营.也该懂点法律吧..既然直播都那么发达.那网络舆论也应该和现实差不多..面对那么多的竞争对手.你让现实直播公司玩这一套 信不信分分钟被各种维权教做人.

天阿降临:自从永夜还不如直接太监的收尾之后,不说一生黑,但这本书我黑定了,没看过,一星走好,就是这么主观任性! 以此奠基我过去5年的追书时光!

间客:亡国殉节心忧水凉,文人风骨 为爱诤言见钱下跪,棒粉智商 为爱叛国为钱道歉 铁骨铮铮我猫腻 用他自己的话 猫腻我操你妈逼 啊 顺心意的感觉真好

农门贵女捡个将军做夫君

第1章

纪倾月死的那晚,新皇迎亲,普天同庆!
她痴恋三年的心上人穆子毅,身穿龙袍,亲手剜去她的双目、割掉她的舌头,让她死后不得入轮回!
“纪倾月,多亏你嫁给萧烈为朕偷来虎符,朕才能顺利登基。”
“如今你外祖一家包藏祸心满门抄斩,朕念在过去的情分上,留你一条全尸!”
纪倾月至死才明白,她毫无保留的付出全是一场笑话!
萧家满门、外祖全族,全都为穆子毅这个野心勃勃的畜生做了垫脚石!
她恨!
恨不能化为厉鬼!
可灵魂被困,纪倾月连做鬼都只能一遍遍重复死前折磨!
直到她看见萧夜身穿战甲满身凛冽,杀气腾腾地闯入皇宫,却在看见她的尸体的瞬间,冷峻的面容瞬间惨白。
“纪倾月……你怎么敢死!”
为了她的尸体不被下令挫骨扬灰,男人卸下战甲,毅然放下手中武器。
纪倾月心如刀绞,拼命怕打眼前困住她的这道无形墙。
“萧烈!
不要啊!
快走!”
可萧烈听不见她的喊声,他紧紧地抱住那具死相极惨的尸体,向来克制的双眸满是猩红,一遍又一遍的低呼她的名字:“纪倾月……” 箭雨落下,萧烈护住怀中尸体,浑身扎满了箭矢。
最后一根羽箭刺入心脏,萧夜嘴角扯起一抹笑,用最后一点力气,为’纪倾月’穿好鞋。
他拥着‘她’,仿佛拥着至宝般温柔呢喃:“月月,别怕,我来带你回家……” ‘轰’的一声,那道无形的墙终于倒塌。
纪倾月冲向倒地的萧烈,“萧夜……” 可还没能碰到他,就被一股力气吸走。
仿佛全身被撕碎,剧痛后再没了意识…… 好疼…… 纪倾月迷迷糊糊,睁不开眼。
“小姐,你好糊涂!”
“你已经嫁入萧家,怎么能听若兰小姐的话,一把火烧了喜房呢?”
“要不是萧将军拦着,老夫人怕是真要打死小姐您了!”
耳边呜咽的哭声传来,刺的纪倾月一阵头疼,手臂上温热的触感让纪倾月猛地睁开眼!
她不是死了吗?
这里难道是炼狱?
看到身上脏兮兮的嫁衣,还有床边哭的稀里哗啦的香菱,纪倾月整个人都愣住了。
她这是……重生了?
这是她嫁入将军府时的喜房!
此时,看着眼前活生生的菱香,纪倾月眸子发红。
前世,菱香苦心劝她远离纪若兰。
可她轻信纪若兰的话,以为菱香被萧烈收买,要害她。
于是她亲手将菱香赶了出去。
最后菱香被纪若兰卖进勾栏院,撞墙而死。
纪倾月拉住菱香的手,语气从没有过的郑重,“菱香,都是我的错,以后我再也不会眼瞎了!”
菱香诧异地瞪大眼睛,小姐这是怎么了?
然而,不等香菱问出口,门外便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我的傻妹妹,你没事儿吧?”
“这萧烈太过分了!
强娶你还不够,竟然如此欺负人!”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语气,就算是化作灰纪倾月也认得!
不等来人闯进来,纪倾月猛地从床上起身,狠狠地掐住来人的脖子!
“纪若兰!
是你伪造罪证诬陷外祖一家!”
“也是你勾结穆子毅,骗我萧烈要谋反,害了萧家满门!”
“纪若兰,我要你偿命!”
纪若兰尚未反应过来,只觉得脖子一痛,再抬眼,便对上纪倾月那双猩红的眼眸。
顿时,纪若兰浑身生出一股寒意,心头猛地一颤,连忙委屈道:“妹妹,你在说什么啊?
你外祖和萧夜一家好端端的,你怎能如此诬陷我的清白?”
“诬陷?”
纪倾月仿佛听了什么笑话似的冷嗤一声,冷冰冰的看着她,“难道你和穆子毅没有暗中往来?”
“还是说,我嫁给萧夜不是你们一手策划?”
察觉到纪倾月的不对劲儿,纪若兰神色大变。
这个贱人,怎么突然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难道她知道了什么?
不过想到今天来的目的,纪若兰立马讨好道:“月月,我知道你被迫嫁给萧烈,心中有怨气!”
“我给你带来一个人,你见了,一定会高兴的!”
纪倾月冷冷的看了纪若兰一眼,高兴?
呵!
她还以为自己是当初那个对她和穆子毅满心信任的纪倾月吗?
纪倾月松了手,意识总算是清晰起来。
她目光冷冷的掠过纪若兰,讽刺一笑,道:“你算是什么东西?
凭什么随便带人来我家?”
“月月……”纪若兰目瞪口呆,不可置信的望着纪倾月,颤声道:“你、你说什么呢?”
“你怎么能这么对姐姐?
姐姐都是为你好啊……” 纪倾月脸色冷得彻骨,厉喝出声:“够了!”
前世纪若兰口口声声的为她好,在她面前夸赞穆子毅,还说萧夜娶她就是为了外祖父家的势力!
以至于纪倾月至死都不知道,原来他避如蛇蝎的男人,竟爱了她一生!
一想到这儿,纪倾月就觉得恶心想吐!
“香菱,闲杂人等,给我撵出去!”
被自家小姐吓傻的菱香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差点激动的哭出来。
她家小姐终于看清纪若兰的真面目了!
香菱立马扭着纪若兰的胳膊将人扔了出去。
屋内,终于清静了。
纪倾月像是被人抽走浑身力气一般,颓然的坐在地上。
眼前熟悉的一切,无不在提醒她,她真的,重生了…… 纪倾月全身都在颤抖,心底的悲痛让她鼻子酸涩。
想到为她付出所有乃至生命的男人,她此时迫不及待地想要见他!
“萧烈……” 纪倾月起身就要朝着门外冲去。
还没走两步,香菱立马白着脸扑上来拦住她,慌张道: “小姐!
奴婢求你了!
你不能再去闹了!”
“将军为了你,已经在寿安堂跪了一晚上了!”
“你再闹下去,老夫人定不会饶了您的!”
纪倾月来不及解释,转身就要去寿安堂找萧烈。
前世她在将军府闹得鸡犬不宁,要不是萧烈挡着,她早就不知道怎么死了。
既然重生一世,她一定要好好弥补那个傻子…… 然而,纪倾月刚跑出去没多远,却突然被一道身影拦住。
“月月,让你受委屈了,我听说萧烈将你扔进柴房,我真的好心疼!”
看到从院墙跳下的穆子毅,纪倾月眸子一紧,眼底瞬间浮起恨意。
她低着头,因为隐忍,双肩微微颤抖。
院墙下,穆子毅心里嗤笑。
他昨天随口一说,纪倾月就敢火烧将军府。
现在看到他来,纪倾月只怕感动得不知所措了。
他满脸深情,柔声道:“月月,你听我说,你一定要坚持住。”
“我现在没办法带你走,但我的心和你一样痛。”
“我知道你心里只有我,等我……” 见纪倾月冲他而来,穆子毅得意地勾起唇,冲纪倾月张开了手臂。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拐角处,一抹红色身影停住步子。
男人面容俊美无俦,高挑清瘦的身影被灯笼拉得纤长,尽管灯光暖黄,可照在他眉间,徒添了漠然和清冷。
双眸紧锁着院墙下“私会”的两人,即使一身喜服也融化不了萧烈眉心的冷厉。
萧烈身边的奶娘秋嬷嬷叹了口气,“将军,你也看到了,她是回不了头的,你就听老夫人一句劝吧。”
萧烈垂眸,矜贵的嗓音里不带半分情绪:“秋嬷嬷,我有分寸。”
眼看纪倾月扑向穆子毅,秋嬷嬷都看不过去了,连连摇头感慨:“将军真是造了什么孽!”
“这么多年出生入死才靠自己一刀一剑地挣到将军之位。”
“没想到如今还要受这种屈辱!”
萧烈攥紧拳头,转身的一瞬,眼底寒气尽显。
“来人,将夫人关进……” 他的话刚说一般,就被一阵惨叫打断。
“啊!”
穆子毅的惨叫划破黑夜,几个要动手的暗卫也吓愣在原地。

                       

小说:农门贵女捡个将军做夫君

类型:言情

作者:顾清秋

角色:纪倾月萧烈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顾清秋”的热门书《农门贵女捡个将军做夫君》,这是一本言情小说。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纪倾月死的那晚,新皇迎亲,普天同庆!她痴恋三年的心上人穆子毅,身穿龙袍,亲手剜去她的双目、割掉她的舌头,让她死后不得入轮回!“纪倾月,多亏你嫁给萧烈为朕偷来虎符,朕才能顺利登基。”“如今你外祖一家包藏祸心满门抄斩,朕念在过去的情分上,留你一条全尸!”纪倾月至死才明白,她毫无保留的付出全是一场笑话!萧家满门、外祖全族,全都为穆子毅这个野心勃勃的畜生做了垫脚石!她恨!恨不能化为厉鬼!可灵魂被困,纪倾月连做鬼都只能一遍遍重复死前折磨!直到她看见萧夜身穿战甲满身凛冽,杀气腾腾地闯入皇宫,却在看见她的尸体的瞬间,冷峻的面容瞬间惨白。“纪倾月……你怎么敢死!”为了她的尸体不被下令挫骨扬灰,男人卸下战甲,毅然放下手中武器。纪倾月心如刀绞,拼命怕打眼前困住她的这道无形墙。“萧烈!不要啊!快走!”可萧烈听不见她的喊声,他紧紧地抱住那具死相极惨的尸体,向来克制的双眸满是猩红,一遍又一遍的低呼她的名字:“纪倾月……”箭雨落下,萧烈护住怀中尸体,浑身扎满了箭矢

评论专区

完美大明星:这网络直播公司全体员工智商感人..你出来开公司就算不懂怎么经营.也该懂点法律吧..既然直播都那么发达.那网络舆论也应该和现实差不多..面对那么多的竞争对手.你让现实直播公司玩这一套 信不信分分钟被各种维权教做人.

天阿降临:自从永夜还不如直接太监的收尾之后,不说一生黑,但这本书我黑定了,没看过,一星走好,就是这么主观任性! 以此奠基我过去5年的追书时光!

间客:亡国殉节心忧水凉,文人风骨 为爱诤言见钱下跪,棒粉智商 为爱叛国为钱道歉 铁骨铮铮我猫腻 用他自己的话 猫腻我操你妈逼 啊 顺心意的感觉真好

农门贵女捡个将军做夫君

第1章

纪倾月死的那晚,新皇迎亲,普天同庆!
她痴恋三年的心上人穆子毅,身穿龙袍,亲手剜去她的双目、割掉她的舌头,让她死后不得入轮回!
“纪倾月,多亏你嫁给萧烈为朕偷来虎符,朕才能顺利登基。”
“如今你外祖一家包藏祸心满门抄斩,朕念在过去的情分上,留你一条全尸!”
纪倾月至死才明白,她毫无保留的付出全是一场笑话!
萧家满门、外祖全族,全都为穆子毅这个野心勃勃的畜生做了垫脚石!
她恨!
恨不能化为厉鬼!
可灵魂被困,纪倾月连做鬼都只能一遍遍重复死前折磨!
直到她看见萧夜身穿战甲满身凛冽,杀气腾腾地闯入皇宫,却在看见她的尸体的瞬间,冷峻的面容瞬间惨白。
“纪倾月……你怎么敢死!”
为了她的尸体不被下令挫骨扬灰,男人卸下战甲,毅然放下手中武器。
纪倾月心如刀绞,拼命怕打眼前困住她的这道无形墙。
“萧烈!
不要啊!
快走!”
可萧烈听不见她的喊声,他紧紧地抱住那具死相极惨的尸体,向来克制的双眸满是猩红,一遍又一遍的低呼她的名字:“纪倾月……” 箭雨落下,萧烈护住怀中尸体,浑身扎满了箭矢。
最后一根羽箭刺入心脏,萧夜嘴角扯起一抹笑,用最后一点力气,为’纪倾月’穿好鞋。
他拥着‘她’,仿佛拥着至宝般温柔呢喃:“月月,别怕,我来带你回家……” ‘轰’的一声,那道无形的墙终于倒塌。
纪倾月冲向倒地的萧烈,“萧夜……” 可还没能碰到他,就被一股力气吸走。
仿佛全身被撕碎,剧痛后再没了意识…… 好疼…… 纪倾月迷迷糊糊,睁不开眼。
“小姐,你好糊涂!”
“你已经嫁入萧家,怎么能听若兰小姐的话,一把火烧了喜房呢?”
“要不是萧将军拦着,老夫人怕是真要打死小姐您了!”
耳边呜咽的哭声传来,刺的纪倾月一阵头疼,手臂上温热的触感让纪倾月猛地睁开眼!
她不是死了吗?
这里难道是炼狱?
看到身上脏兮兮的嫁衣,还有床边哭的稀里哗啦的香菱,纪倾月整个人都愣住了。
她这是……重生了?
这是她嫁入将军府时的喜房!
此时,看着眼前活生生的菱香,纪倾月眸子发红。
前世,菱香苦心劝她远离纪若兰。
可她轻信纪若兰的话,以为菱香被萧烈收买,要害她。
于是她亲手将菱香赶了出去。
最后菱香被纪若兰卖进勾栏院,撞墙而死。
纪倾月拉住菱香的手,语气从没有过的郑重,“菱香,都是我的错,以后我再也不会眼瞎了!”
菱香诧异地瞪大眼睛,小姐这是怎么了?
然而,不等香菱问出口,门外便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我的傻妹妹,你没事儿吧?”
“这萧烈太过分了!
强娶你还不够,竟然如此欺负人!”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语气,就算是化作灰纪倾月也认得!
不等来人闯进来,纪倾月猛地从床上起身,狠狠地掐住来人的脖子!
“纪若兰!
是你伪造罪证诬陷外祖一家!”
“也是你勾结穆子毅,骗我萧烈要谋反,害了萧家满门!”
“纪若兰,我要你偿命!”
纪若兰尚未反应过来,只觉得脖子一痛,再抬眼,便对上纪倾月那双猩红的眼眸。
顿时,纪若兰浑身生出一股寒意,心头猛地一颤,连忙委屈道:“妹妹,你在说什么啊?
你外祖和萧夜一家好端端的,你怎能如此诬陷我的清白?”
“诬陷?”
纪倾月仿佛听了什么笑话似的冷嗤一声,冷冰冰的看着她,“难道你和穆子毅没有暗中往来?”
“还是说,我嫁给萧夜不是你们一手策划?”
察觉到纪倾月的不对劲儿,纪若兰神色大变。
这个贱人,怎么突然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难道她知道了什么?
不过想到今天来的目的,纪若兰立马讨好道:“月月,我知道你被迫嫁给萧烈,心中有怨气!”
“我给你带来一个人,你见了,一定会高兴的!”
纪倾月冷冷的看了纪若兰一眼,高兴?
呵!
她还以为自己是当初那个对她和穆子毅满心信任的纪倾月吗?
纪倾月松了手,意识总算是清晰起来。
她目光冷冷的掠过纪若兰,讽刺一笑,道:“你算是什么东西?
凭什么随便带人来我家?”
“月月……”纪若兰目瞪口呆,不可置信的望着纪倾月,颤声道:“你、你说什么呢?”
“你怎么能这么对姐姐?
姐姐都是为你好啊……” 纪倾月脸色冷得彻骨,厉喝出声:“够了!”
前世纪若兰口口声声的为她好,在她面前夸赞穆子毅,还说萧夜娶她就是为了外祖父家的势力!
以至于纪倾月至死都不知道,原来他避如蛇蝎的男人,竟爱了她一生!
一想到这儿,纪倾月就觉得恶心想吐!
“香菱,闲杂人等,给我撵出去!”
被自家小姐吓傻的菱香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差点激动的哭出来。
她家小姐终于看清纪若兰的真面目了!
香菱立马扭着纪若兰的胳膊将人扔了出去。
屋内,终于清静了。
纪倾月像是被人抽走浑身力气一般,颓然的坐在地上。
眼前熟悉的一切,无不在提醒她,她真的,重生了…… 纪倾月全身都在颤抖,心底的悲痛让她鼻子酸涩。
想到为她付出所有乃至生命的男人,她此时迫不及待地想要见他!
“萧烈……” 纪倾月起身就要朝着门外冲去。
还没走两步,香菱立马白着脸扑上来拦住她,慌张道: “小姐!
奴婢求你了!
你不能再去闹了!”
“将军为了你,已经在寿安堂跪了一晚上了!”
“你再闹下去,老夫人定不会饶了您的!”
纪倾月来不及解释,转身就要去寿安堂找萧烈。
前世她在将军府闹得鸡犬不宁,要不是萧烈挡着,她早就不知道怎么死了。
既然重生一世,她一定要好好弥补那个傻子…… 然而,纪倾月刚跑出去没多远,却突然被一道身影拦住。
“月月,让你受委屈了,我听说萧烈将你扔进柴房,我真的好心疼!”
看到从院墙跳下的穆子毅,纪倾月眸子一紧,眼底瞬间浮起恨意。
她低着头,因为隐忍,双肩微微颤抖。
院墙下,穆子毅心里嗤笑。
他昨天随口一说,纪倾月就敢火烧将军府。
现在看到他来,纪倾月只怕感动得不知所措了。
他满脸深情,柔声道:“月月,你听我说,你一定要坚持住。”
“我现在没办法带你走,但我的心和你一样痛。”
“我知道你心里只有我,等我……” 见纪倾月冲他而来,穆子毅得意地勾起唇,冲纪倾月张开了手臂。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拐角处,一抹红色身影停住步子。
男人面容俊美无俦,高挑清瘦的身影被灯笼拉得纤长,尽管灯光暖黄,可照在他眉间,徒添了漠然和清冷。
双眸紧锁着院墙下“私会”的两人,即使一身喜服也融化不了萧烈眉心的冷厉。
萧烈身边的奶娘秋嬷嬷叹了口气,“将军,你也看到了,她是回不了头的,你就听老夫人一句劝吧。”
萧烈垂眸,矜贵的嗓音里不带半分情绪:“秋嬷嬷,我有分寸。”
眼看纪倾月扑向穆子毅,秋嬷嬷都看不过去了,连连摇头感慨:“将军真是造了什么孽!”
“这么多年出生入死才靠自己一刀一剑地挣到将军之位。”
“没想到如今还要受这种屈辱!”
萧烈攥紧拳头,转身的一瞬,眼底寒气尽显。
“来人,将夫人关进……” 他的话刚说一般,就被一阵惨叫打断。
“啊!”
穆子毅的惨叫划破黑夜,几个要动手的暗卫也吓愣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