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时悦厉墨谦《厉总夫人她又跑了》_厉总夫人她又跑了完结版免费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厉总夫人她又跑了》,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时悦厉墨谦,作者“鱼大莉莉”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上一世,沈时悦被厉墨谦玩弄了感情,最终囚于他们的婚房,生病离世如今重生回前世她

小说:厉总夫人她又跑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鱼大莉莉

角色:沈时悦厉墨谦

如果你喜欢看现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鱼大莉莉”的一本书《厉总夫人她又跑了》。讲述了​帝都已经迎来了春天,却出奇的寒冷,飘着的细雨如同锋芒般刺进皮肤里。今日一早,天色阴的如同坠了铅,还没到中午,竟然下起了大雪,窗外的法国梧桐,光秃秃的枝丫还未来得及抽出绿芽,就已经被覆盖上了一层薄雪。沈时悦躺在床上,身上依旧盖着冬日里厚重被子,房间里暖气十足,可能是长时间吃药缘故,整个房间都侵染上了一股浓浓的药味。一个老佣人进来打扫,她剧烈的咳嗽起来。佣人于心不忍,过来帮她顺气,“太太,您何必呢……您跟先生说几句好话,服个软,他之前对您那么好,知道您病的严重,肯定会让您出门去的

评论专区

诡秘武林:侠客挥犀录:克苏鲁武侠文 X电影综武文 √

重走枭雄路:叫好看的都市后宫文,推女果断。

无法无天:一份付出,一份收获,这种主角真的是注定成为神的人

厉总夫人她又跑了

第1章:下辈子不要作践自己

帝都已经迎来了春天,却出奇的寒冷,飘着的细雨如同锋芒般刺进皮肤里。
今日一早,天色阴的如同坠了铅,还没到中午,竟然下起了大雪,窗外的法国梧桐,光秃秃的枝丫还未来得及抽出绿芽,就已经被覆盖上了一层薄雪。
沈时悦躺在床上,身上依旧盖着冬日里厚重被子,房间里暖气十足,可能是长时间吃药缘故,整个房间都侵染上了一股浓浓的药味。
一个老佣人进来打扫,她剧烈的咳嗽起来。
佣人于心不忍,过来帮她顺气,“太太,您何必呢……您跟先生说几句好话,服个软,他之前对您那么好,知道您病的严重,肯定会让您出门去的。”
佣人口中的“先生”是厉墨谦,是帝都晟源集团的总裁,他的名声好,地位重,商界的人称其为金融奇才,青年才俊。
只是……他对她那样好?
沈时悦听着笑了出来,他对她只是对厉太太的好而已,给她金钱和地位。
若果今天在这个位置上的不是她沈时悦,换做任何一个人是厉太太,他都会对她这般,更何况她这位置还是她逼着他给的。
但沈时悦明白,厉墨谦心中那个厉太太的位置已经有了别人。
她曾经以为他带她出席各种场合,给她应有的地位,是因为被感动所以也爱她。
然而不是,他不爱她,连感动都没有过。
沈时悦想过,就算现在不爱,但是长年累月的一起生活,总会有日久生情的那一天,若是真的有那么一天,她也是愿意等的。
可是就在她嫁给厉墨谦后第三年,他心里的那个人来了,那个与他的白月光极度相似的女人来了。
于是她发了疯的嫉妒,她想如果没有卢姗,厉墨谦终究是会多看她一眼的,所以她想让卢姗永远从厉墨谦身边消失。
只是她还没用动手,卢姗就自己从楼梯上掉下去了。
她看着倒在楼梯尽头痛苦不堪的卢姗,心中充满快感。
但很快厉墨谦就来了,他抱着卢姗去医院,还把她安置在他的私人别墅。
一场大吵,她冲动之下将一个花瓶砸在了厉墨谦的肩头,从此他搬出了他们的家。
现在算算也快一年了…… “太太?”
佣人见她发呆,小心的叫她。
沈时悦抬起毫无半点波澜眸子,胸口闷的厉害,她抓着佣人的胳膊:“王妈,谢谢你,这几年照顾我受累了。”
王妈用袖子擦了擦眼泪:“太太您别这么说,我去倒点热水过来,给您擦擦。”
沈时悦轻轻地摇了摇头,看向窗外:“外面还在下雨吗?”
“太太,外头下雪了……这天气也真是奇怪,都已经立春了,居然还下雪……” “推我去阳台上看看吧……” “太太,外头太冷了……” “我想看看春天的雪,入了冬就一直在房间里闷着,或许呼吸下外头的空气,我也好的快些,好王妈,您就推我过去看上一眼吧……我保证……不会很久的。”
沈时悦讨好的眯起眼睛笑。
王妈拗不过她,推了轮椅过来,把她里里外外的裹了个严实才放心把她推去阳台。
雪下的很安静,外面的树上草地上已经蒙上了一层雪白。
“那个秋千还在啊……”沈时悦呆呆的看了许久突然开口。
“嗯。”
王妈随口说道:“还记得,您刚来那会儿就让人在那树上绑的,每天傍晚就坐那等先生回来。”
“是啊……那会儿我好天真啊……”沈时悦应了声,“王妈,我爸以前跟我说过,保持一颗初心最难……可是我……现在怎么成这样了……” “太太是想爸爸了吧?
等您病好了,我推您去墓园走走。”
“好。”
沈时悦笑着。
她知道自己不会好了,在厉墨谦搬走那天,她求着他,既然不爱,就放过自己,跟自己离婚。
可是他却不肯答应,他说她想离婚是做梦,当初是她想尽办法要当厉太太,而今就算死也得死在厉家。
沈时悦心想,现在由不得他放不放过了,就算他禁锢的住她的身体,又能怎样呢?
她这辈子过的太傻,也太辛苦了,若有来生,千万不要再像这辈子这样作贱自己了。
“太太,外头冷,我推您进去吧?”
话落,手就搭在轮椅上。
但没有人回应。
王妈的猛的低头看去,轮椅上的人儿已经闭上了眼睛。
“太太?
太太……”她哑着嗓子。
晟源集团的总裁办公室,厉墨谦没穿外套,只穿了一件衬衫,颀长身姿站在落地窗前。
他十七岁那年就被送去国外管理公司,说是学习管理,其实就是远离核心,后来他的父亲年事高了,留在身边的长子突然发生了车祸,幼子年幼,才又让他回到国内。
今天本来依旧忙碌,可不知道为什么,看什么都入不了心,莫名的烦躁。
“二少,卢小姐过来了,前天您与她约了今天的午餐。”
齐诚接了个电话后恭敬的开口。
厉墨谦没有反应,修长的指间夹着的烟许久未动,已燃到了尽头。
“二少,刚才半山那边有电话过来……”齐诚的话还没说完,厉墨谦手上一痛,烟灰连着烟头掉落在地上。
齐诚见厉墨谦没有阻止他说话的意思,又继续道:“留在半山那边的佣人打电话到管家那边,说太太走了……” “你说什么?”
厉墨谦跌坐在椅子里,他以为自己听错了,“她去哪了?”
“太太病逝了。”
齐诚重复了一遍,那个曾经生龙活虎,整天追着厉墨谦跑的女子,怎么说没就没了?
他抬眼看去,厉墨谦依旧一动不动。
许久厉墨谦缓缓才开口:“你去安排。
那女人一向诡计多端,我一定要亲眼看她入了土!”
话落,他没穿外套就出了办公室。
夜色混沌,大雨砸在屋檐上,声音清脆。
沈时悦腿脚发软的下了床。
脑海中那些在半山别墅中死去的一幕幕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她不是死了么?
难道已经到了阎王殿了?

                       

小说:厉总夫人她又跑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鱼大莉莉

角色:沈时悦厉墨谦

如果你喜欢看现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鱼大莉莉”的一本书《厉总夫人她又跑了》。讲述了​帝都已经迎来了春天,却出奇的寒冷,飘着的细雨如同锋芒般刺进皮肤里。今日一早,天色阴的如同坠了铅,还没到中午,竟然下起了大雪,窗外的法国梧桐,光秃秃的枝丫还未来得及抽出绿芽,就已经被覆盖上了一层薄雪。沈时悦躺在床上,身上依旧盖着冬日里厚重被子,房间里暖气十足,可能是长时间吃药缘故,整个房间都侵染上了一股浓浓的药味。一个老佣人进来打扫,她剧烈的咳嗽起来。佣人于心不忍,过来帮她顺气,“太太,您何必呢……您跟先生说几句好话,服个软,他之前对您那么好,知道您病的严重,肯定会让您出门去的

评论专区

诡秘武林:侠客挥犀录:克苏鲁武侠文 X电影综武文 √

重走枭雄路:叫好看的都市后宫文,推女果断。

无法无天:一份付出,一份收获,这种主角真的是注定成为神的人

厉总夫人她又跑了

第1章:下辈子不要作践自己

帝都已经迎来了春天,却出奇的寒冷,飘着的细雨如同锋芒般刺进皮肤里。
今日一早,天色阴的如同坠了铅,还没到中午,竟然下起了大雪,窗外的法国梧桐,光秃秃的枝丫还未来得及抽出绿芽,就已经被覆盖上了一层薄雪。
沈时悦躺在床上,身上依旧盖着冬日里厚重被子,房间里暖气十足,可能是长时间吃药缘故,整个房间都侵染上了一股浓浓的药味。
一个老佣人进来打扫,她剧烈的咳嗽起来。
佣人于心不忍,过来帮她顺气,“太太,您何必呢……您跟先生说几句好话,服个软,他之前对您那么好,知道您病的严重,肯定会让您出门去的。”
佣人口中的“先生”是厉墨谦,是帝都晟源集团的总裁,他的名声好,地位重,商界的人称其为金融奇才,青年才俊。
只是……他对她那样好?
沈时悦听着笑了出来,他对她只是对厉太太的好而已,给她金钱和地位。
若果今天在这个位置上的不是她沈时悦,换做任何一个人是厉太太,他都会对她这般,更何况她这位置还是她逼着他给的。
但沈时悦明白,厉墨谦心中那个厉太太的位置已经有了别人。
她曾经以为他带她出席各种场合,给她应有的地位,是因为被感动所以也爱她。
然而不是,他不爱她,连感动都没有过。
沈时悦想过,就算现在不爱,但是长年累月的一起生活,总会有日久生情的那一天,若是真的有那么一天,她也是愿意等的。
可是就在她嫁给厉墨谦后第三年,他心里的那个人来了,那个与他的白月光极度相似的女人来了。
于是她发了疯的嫉妒,她想如果没有卢姗,厉墨谦终究是会多看她一眼的,所以她想让卢姗永远从厉墨谦身边消失。
只是她还没用动手,卢姗就自己从楼梯上掉下去了。
她看着倒在楼梯尽头痛苦不堪的卢姗,心中充满快感。
但很快厉墨谦就来了,他抱着卢姗去医院,还把她安置在他的私人别墅。
一场大吵,她冲动之下将一个花瓶砸在了厉墨谦的肩头,从此他搬出了他们的家。
现在算算也快一年了…… “太太?”
佣人见她发呆,小心的叫她。
沈时悦抬起毫无半点波澜眸子,胸口闷的厉害,她抓着佣人的胳膊:“王妈,谢谢你,这几年照顾我受累了。”
王妈用袖子擦了擦眼泪:“太太您别这么说,我去倒点热水过来,给您擦擦。”
沈时悦轻轻地摇了摇头,看向窗外:“外面还在下雨吗?”
“太太,外头下雪了……这天气也真是奇怪,都已经立春了,居然还下雪……” “推我去阳台上看看吧……” “太太,外头太冷了……” “我想看看春天的雪,入了冬就一直在房间里闷着,或许呼吸下外头的空气,我也好的快些,好王妈,您就推我过去看上一眼吧……我保证……不会很久的。”
沈时悦讨好的眯起眼睛笑。
王妈拗不过她,推了轮椅过来,把她里里外外的裹了个严实才放心把她推去阳台。
雪下的很安静,外面的树上草地上已经蒙上了一层雪白。
“那个秋千还在啊……”沈时悦呆呆的看了许久突然开口。
“嗯。”
王妈随口说道:“还记得,您刚来那会儿就让人在那树上绑的,每天傍晚就坐那等先生回来。”
“是啊……那会儿我好天真啊……”沈时悦应了声,“王妈,我爸以前跟我说过,保持一颗初心最难……可是我……现在怎么成这样了……” “太太是想爸爸了吧?
等您病好了,我推您去墓园走走。”
“好。”
沈时悦笑着。
她知道自己不会好了,在厉墨谦搬走那天,她求着他,既然不爱,就放过自己,跟自己离婚。
可是他却不肯答应,他说她想离婚是做梦,当初是她想尽办法要当厉太太,而今就算死也得死在厉家。
沈时悦心想,现在由不得他放不放过了,就算他禁锢的住她的身体,又能怎样呢?
她这辈子过的太傻,也太辛苦了,若有来生,千万不要再像这辈子这样作贱自己了。
“太太,外头冷,我推您进去吧?”
话落,手就搭在轮椅上。
但没有人回应。
王妈的猛的低头看去,轮椅上的人儿已经闭上了眼睛。
“太太?
太太……”她哑着嗓子。
晟源集团的总裁办公室,厉墨谦没穿外套,只穿了一件衬衫,颀长身姿站在落地窗前。
他十七岁那年就被送去国外管理公司,说是学习管理,其实就是远离核心,后来他的父亲年事高了,留在身边的长子突然发生了车祸,幼子年幼,才又让他回到国内。
今天本来依旧忙碌,可不知道为什么,看什么都入不了心,莫名的烦躁。
“二少,卢小姐过来了,前天您与她约了今天的午餐。”
齐诚接了个电话后恭敬的开口。
厉墨谦没有反应,修长的指间夹着的烟许久未动,已燃到了尽头。
“二少,刚才半山那边有电话过来……”齐诚的话还没说完,厉墨谦手上一痛,烟灰连着烟头掉落在地上。
齐诚见厉墨谦没有阻止他说话的意思,又继续道:“留在半山那边的佣人打电话到管家那边,说太太走了……” “你说什么?”
厉墨谦跌坐在椅子里,他以为自己听错了,“她去哪了?”
“太太病逝了。”
齐诚重复了一遍,那个曾经生龙活虎,整天追着厉墨谦跑的女子,怎么说没就没了?
他抬眼看去,厉墨谦依旧一动不动。
许久厉墨谦缓缓才开口:“你去安排。
那女人一向诡计多端,我一定要亲眼看她入了土!”
话落,他没穿外套就出了办公室。
夜色混沌,大雨砸在屋檐上,声音清脆。
沈时悦腿脚发软的下了床。
脑海中那些在半山别墅中死去的一幕幕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她不是死了么?
难道已经到了阎王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