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安江照)他的例外小说江照最新热门小说_(他的例外小说江照)全集免费阅读

《他的例外小说江照》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苏安江照,讲述了​大概是因为刚才的事情,欲求不满吧 我想 忽然,他的手机响了一下江照几乎是立刻打开了手机,那双格外黑沉的眸子紧紧盯着屏幕…

小说:他的例外小说江照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江照

角色:苏安江照

大概是因为刚才的事情,欲求不满吧。我想。忽然,他的手机响了一下。江照几乎是立刻打开了手机,那双格外黑沉的眸子紧紧盯着屏幕。下一秒,眼里闪过一丝失望

评论专区

鹰扬拜占庭:这作者终于暴露出反汉贱种的真面目来了,嗯欣赏欣赏

活埋大清朝:轻佻的语言,角色堪忧的智商,一本垃圾

亡灵酒馆经营日志:【已完结】西幻类基建文,爆肝游戏背景,书荒日找到的看得下去的一篇文。天命之子样的主角继承酒馆当领主的日常,目测女主未交待的背景深厚

他的例外小说江照

他的例外小说江照第4章  

大概是因为刚才的事情,欲求不满吧。
我想。
忽然,他的手机响了一下。
江照几乎是立刻打开了手机,那双格外黑沉的眸子紧紧盯着屏幕。
下一秒,眼里闪过一丝失望。
我顿时有些心痒,飘到他身后明目张胆地窥屏。
这一看我就愣住了——江照打开的是和我的微信聊天界面。
自从那次大吵一架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联系过。
最后的聊天记录是我给他发的一句话:小照同志的生日七天后要到喽,想要什么礼物啊?
他那天或许是工作太忙,又或许在医院照顾陈悠,没回。
现在,江照手指无意识上下滑动,刷新微信,仿佛这样做对面就会发来消息似的。
我有些不知道作何反应。
晃神间,江照已经发了一条微信过去。
江照:十一点半了。
只一瞬我就明白了他的提醒。
晚上十一点半了,他的生日快过去了。
我这个五年没有缺席过他的生日,次次都会给他煮长寿面,做芹菜水饺的女朋友,今年还没跟他说一声,生日快乐。
可是,不会再说了。
以后、永远都不会再说了。
因为我已经死了。
江照在阳台足足站了半个小时,裹挟着一身寒气回到客厅的时候,脸色已经很难看了。
他盯着手机屏幕最后看了两秒,烦躁地把它丢在了沙发上。
长腿迈开,从冰箱里拿了一袋我上次包了没吃完,特意冰冻着的芹菜水饺。
他面无表情地把水饺解冻,煮好后,坐在餐桌上,低着头一口一口认真吃着。
灰白的烟雾漫上眉骨,显得更加清冷,也更遥远。
看着他安静吃水饺的模样,我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念头。
江照,大概有些在乎我。
我惊讶,又恍然。
其实,严格意义上,今天不算是江照的生日。
江照真正的生日在一个星期之前。
但五年前的那天,江照的外婆去世了,陈悠也离开了他,江照就不想再过生日了。
是我提议把他的生日改到一星期后,也是我每次剃头挑子一头热张罗着要帮他过生日。
我是个孤儿,在福利院的时候,生日那天是我一年之中最快乐的时光。
我只是想,让他也快乐一点。
第一次帮他过生日,我背地里花了好几个月去学了他喜欢玩的游戏,本打算通宵陪他通关,结果熬到两点我就枕着他的大腿睡着了,醒来一睁眼,头顶上方的江照抱着胳膊,清冷眉眼勾了勾,似笑非笑斜睨我,通宵?
第二次,我做了一大桌菜,切伤了好几根手指头,结果只有长寿面和芹菜水饺能吃。
江照倒是都吃完了,但平时寡言的他,竟夸了水饺好几句。

                       

小说:他的例外小说江照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江照

角色:苏安江照

大概是因为刚才的事情,欲求不满吧。我想。忽然,他的手机响了一下。江照几乎是立刻打开了手机,那双格外黑沉的眸子紧紧盯着屏幕。下一秒,眼里闪过一丝失望

评论专区

鹰扬拜占庭:这作者终于暴露出反汉贱种的真面目来了,嗯欣赏欣赏

活埋大清朝:轻佻的语言,角色堪忧的智商,一本垃圾

亡灵酒馆经营日志:【已完结】西幻类基建文,爆肝游戏背景,书荒日找到的看得下去的一篇文。天命之子样的主角继承酒馆当领主的日常,目测女主未交待的背景深厚

他的例外小说江照

他的例外小说江照第4章  

大概是因为刚才的事情,欲求不满吧。
我想。
忽然,他的手机响了一下。
江照几乎是立刻打开了手机,那双格外黑沉的眸子紧紧盯着屏幕。
下一秒,眼里闪过一丝失望。
我顿时有些心痒,飘到他身后明目张胆地窥屏。
这一看我就愣住了——江照打开的是和我的微信聊天界面。
自从那次大吵一架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联系过。
最后的聊天记录是我给他发的一句话:小照同志的生日七天后要到喽,想要什么礼物啊?
他那天或许是工作太忙,又或许在医院照顾陈悠,没回。
现在,江照手指无意识上下滑动,刷新微信,仿佛这样做对面就会发来消息似的。
我有些不知道作何反应。
晃神间,江照已经发了一条微信过去。
江照:十一点半了。
只一瞬我就明白了他的提醒。
晚上十一点半了,他的生日快过去了。
我这个五年没有缺席过他的生日,次次都会给他煮长寿面,做芹菜水饺的女朋友,今年还没跟他说一声,生日快乐。
可是,不会再说了。
以后、永远都不会再说了。
因为我已经死了。
江照在阳台足足站了半个小时,裹挟着一身寒气回到客厅的时候,脸色已经很难看了。
他盯着手机屏幕最后看了两秒,烦躁地把它丢在了沙发上。
长腿迈开,从冰箱里拿了一袋我上次包了没吃完,特意冰冻着的芹菜水饺。
他面无表情地把水饺解冻,煮好后,坐在餐桌上,低着头一口一口认真吃着。
灰白的烟雾漫上眉骨,显得更加清冷,也更遥远。
看着他安静吃水饺的模样,我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念头。
江照,大概有些在乎我。
我惊讶,又恍然。
其实,严格意义上,今天不算是江照的生日。
江照真正的生日在一个星期之前。
但五年前的那天,江照的外婆去世了,陈悠也离开了他,江照就不想再过生日了。
是我提议把他的生日改到一星期后,也是我每次剃头挑子一头热张罗着要帮他过生日。
我是个孤儿,在福利院的时候,生日那天是我一年之中最快乐的时光。
我只是想,让他也快乐一点。
第一次帮他过生日,我背地里花了好几个月去学了他喜欢玩的游戏,本打算通宵陪他通关,结果熬到两点我就枕着他的大腿睡着了,醒来一睁眼,头顶上方的江照抱着胳膊,清冷眉眼勾了勾,似笑非笑斜睨我,通宵?
第二次,我做了一大桌菜,切伤了好几根手指头,结果只有长寿面和芹菜水饺能吃。
江照倒是都吃完了,但平时寡言的他,竟夸了水饺好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