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肆宋晚栀(宋晚栀姜州是什么小说)_(江肆宋晚栀)精彩小说

《宋晚栀姜州是什么小说》是由创作的关于主人公“宋晚栀姜州”的火热小说。讲述了:宋晚栀跟姜州分手的第一天晚上,就去钓凯子了喝醉了以后,搂着个帅哥不肯放被搂的男人没阻止,反而是有些漫不经心的说:“你挺大胆”宋晚栀彻底贴在了男人身上,扬起这会儿水光潋滟的眼睛,“我们上楼?”…

小说:宋晚栀姜州是什么小说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宋晚栀姜州

角色:江肆宋晚栀

江肆兴致缺缺的收回视线。宋晚栀要是知道江肆内心的想法,估计会觉得自己冤枉的紧。她这一身确实是为他穿的,可这个笑容可没有半点撩拨的意思,她真的只是礼貌的朝他笑了笑。宋晚栀乖乖的在外边等着江肆下班。到点了,她才抬脚朝他走去,喊他:“江医生

评论专区

好莱坞的秘密花园:作者是V5的马甲,文笔有点译制风,人物刻画细腻,感情描写很到位,特别是安吉拉从中期开始的纠结,还有黑化时期的挣扎。虽然后期后宫圆满稍微有点突兀,结局有点仓促,但是不得不说这本几乎算是变百文的巅峰之作

地中海霸主之路:2020年看这本书,还真的有点魔幻。书里一战后,主角带节奏,将历史上“西班牙流感”直接锁定美国,说是搞生化武器,得为流感负责得赔偿。然后上演一出美国单挑全世界,在约翰牛的传统手艺下,被分解成了十多个国家。

我杀了法爷:一个20-30岁的穿越客穿到小孩身上,心理、谈吐和行为全往幼稚儿童方向狂奔?在配上一个由100%主角无脑粉丝的异世界,垃圾书呵呵哒

宋晚栀姜州是什么小说

宋晚栀姜州是什么小说第5章  

江肆兴致缺缺的收回视线。
宋晚栀要是知道江肆内心的想法,估计会觉得自己冤枉的紧。
她这一身确实是为他穿的,可这个笑容可没有半点撩拨的意思,她真的只是礼貌的朝他笑了笑。
宋晚栀乖乖的在外边等着江肆下班。
到点了,她才抬脚朝他走去,喊他:“江医生。”
江肆没看她,抬手看了眼腕表,冷淡道:“你先回去吧,我一会儿有会。”
开会倒是不假,只不过,也没有那么急。
主要还是她让他扫了兴。
“那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啊?”
宋晚栀咬着唇说。
他挺敷衍:“再看。”
宋晚栀察觉到他的疏离,抿了抿唇,抬眼看着他没说话。
江肆却没管她就抬脚往外走,男人的翻脸就是这样快,她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多看她一眼都懒得。
宋晚栀心下一咯噔,没了江肆这个大腿,她这辈子都不可能把姜州拉下来,慌忙之中,她伸手拉住了他的手,又趁他没注意,快速的伸手下去跟他十指相扣,小拇指讨好一般的蹭了蹭他大出一截的手。
“江医生。”
宋晚栀眼神总是湿漉漉的,显得无辜可怜。
江肆偏头,极快的风轻云淡的瞥了他俩交握的手一眼。
宋晚栀不知道他的眼神是什么意思,但直觉他似乎不是很喜欢,而且他今天半句**的话都没有,她握着他的手更紧了。
“江医生,你忙你的,不管多晚,今天我都等你。”
江肆抽回手,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整个下午,他又是进行了一场手术。
出来时,整个人疲惫的抽了支烟。
“江医生,一起下楼?”
江肆点点头,跟他一起下楼的医生揉着眉心道:“今天做手术的这位身体状况太差了,要是出了什么意外,又是麻烦事一堆。
你看他那个儿子,平时说话就不讲理。
咱们医生就是难,救死扶伤,还有可能面临医患矛盾。”
江肆把手上的烟头灭了,丢进了烟灰缸,言简意赅:“走吧。”
……江肆跟医生走到医院门口的时候,就看见宋晚栀正蹲着,短短的裙子,怎么看,都有走光的风险。
因为旁边有人在,她看见他了,却没有走向他。
江肆对同事道:“你先走吧。”
“行。”
同事道,“回去好好休息,后面还有几场大手术呢。”
同事撑着伞走了,江肆不紧不慢的往前走,并没有停下脚步等她,宋晚栀自己倒是主动抬脚跟了上去。

                       

小说:宋晚栀姜州是什么小说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宋晚栀姜州

角色:江肆宋晚栀

江肆兴致缺缺的收回视线。宋晚栀要是知道江肆内心的想法,估计会觉得自己冤枉的紧。她这一身确实是为他穿的,可这个笑容可没有半点撩拨的意思,她真的只是礼貌的朝他笑了笑。宋晚栀乖乖的在外边等着江肆下班。到点了,她才抬脚朝他走去,喊他:“江医生

评论专区

好莱坞的秘密花园:作者是V5的马甲,文笔有点译制风,人物刻画细腻,感情描写很到位,特别是安吉拉从中期开始的纠结,还有黑化时期的挣扎。虽然后期后宫圆满稍微有点突兀,结局有点仓促,但是不得不说这本几乎算是变百文的巅峰之作

地中海霸主之路:2020年看这本书,还真的有点魔幻。书里一战后,主角带节奏,将历史上“西班牙流感”直接锁定美国,说是搞生化武器,得为流感负责得赔偿。然后上演一出美国单挑全世界,在约翰牛的传统手艺下,被分解成了十多个国家。

我杀了法爷:一个20-30岁的穿越客穿到小孩身上,心理、谈吐和行为全往幼稚儿童方向狂奔?在配上一个由100%主角无脑粉丝的异世界,垃圾书呵呵哒

宋晚栀姜州是什么小说

宋晚栀姜州是什么小说第5章  

江肆兴致缺缺的收回视线。
宋晚栀要是知道江肆内心的想法,估计会觉得自己冤枉的紧。
她这一身确实是为他穿的,可这个笑容可没有半点撩拨的意思,她真的只是礼貌的朝他笑了笑。
宋晚栀乖乖的在外边等着江肆下班。
到点了,她才抬脚朝他走去,喊他:“江医生。”
江肆没看她,抬手看了眼腕表,冷淡道:“你先回去吧,我一会儿有会。”
开会倒是不假,只不过,也没有那么急。
主要还是她让他扫了兴。
“那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啊?”
宋晚栀咬着唇说。
他挺敷衍:“再看。”
宋晚栀察觉到他的疏离,抿了抿唇,抬眼看着他没说话。
江肆却没管她就抬脚往外走,男人的翻脸就是这样快,她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多看她一眼都懒得。
宋晚栀心下一咯噔,没了江肆这个大腿,她这辈子都不可能把姜州拉下来,慌忙之中,她伸手拉住了他的手,又趁他没注意,快速的伸手下去跟他十指相扣,小拇指讨好一般的蹭了蹭他大出一截的手。
“江医生。”
宋晚栀眼神总是湿漉漉的,显得无辜可怜。
江肆偏头,极快的风轻云淡的瞥了他俩交握的手一眼。
宋晚栀不知道他的眼神是什么意思,但直觉他似乎不是很喜欢,而且他今天半句**的话都没有,她握着他的手更紧了。
“江医生,你忙你的,不管多晚,今天我都等你。”
江肆抽回手,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整个下午,他又是进行了一场手术。
出来时,整个人疲惫的抽了支烟。
“江医生,一起下楼?”
江肆点点头,跟他一起下楼的医生揉着眉心道:“今天做手术的这位身体状况太差了,要是出了什么意外,又是麻烦事一堆。
你看他那个儿子,平时说话就不讲理。
咱们医生就是难,救死扶伤,还有可能面临医患矛盾。”
江肆把手上的烟头灭了,丢进了烟灰缸,言简意赅:“走吧。”
……江肆跟医生走到医院门口的时候,就看见宋晚栀正蹲着,短短的裙子,怎么看,都有走光的风险。
因为旁边有人在,她看见他了,却没有走向他。
江肆对同事道:“你先走吧。”
“行。”
同事道,“回去好好休息,后面还有几场大手术呢。”
同事撑着伞走了,江肆不紧不慢的往前走,并没有停下脚步等她,宋晚栀自己倒是主动抬脚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