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念秦野《前任核酸》全本阅读_许念秦野完结版免费阅读

精品现代言情小说《前任核酸》,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许念秦野,是作者大神“许念”出品的,简介如下:他捅我的时候很给力,直接把我捅 yue 了 他看着排我身后的帅哥,冷笑:「新交的男朋友挺年轻啊」 「啊啊,太深了,轻点」 「深吗?」大白笑眯眯地盯着我,生生将手中的采样棉签折断摁进瓶子 他看了眼排在我身后的表弟,眉梢一挑:「新交的男朋友挺年轻」…

小说:前任核酸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许念

角色:许念秦野

吃过晚饭,楼下又开始喊着排队做核酸。还说今天大白是大帅批,不来看看挺可惜。我藏了一支护手霜在袖子里,准备做核酸的时候给许念。可惜,晚上并没看到他。回到家后,我又发现不仅没见到许念,就连我那麻烦弟弟也不见了

评论专区

美女养成师:明目张胆的写小黄文,竟然没有被封。但是主角所啪的女性,感觉等级不高,好多破鞋,荤素不忌,不过也就当一小黄文看看就行。

茅山后裔:无法跟鬼吹灯相比,但是在同类型的网文中算是上等作品,讲的比较零碎,嗯,就是这样

乒乓天王:千万不要手贱去搜维多利亚的照片。千万千万!!!

前任核酸

前任核酸第5章  

吃过晚饭,楼下又开始喊着排队做核酸。
还说今天大白是大帅批,不来看看挺可惜。
我藏了一支护手霜在袖子里,准备做核酸的时候给许念。
可惜,晚上并没看到他。
回到家后,我又发现不仅没见到许念,就连我那麻烦弟弟也不见了。
等到晚上十一点,秦野仍没回来。
我正要去找他,钥匙孔传来开锁声,门开了。
我傻了,来的居然是许念。
我后退了一步:你、你怎么有我家钥匙?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这个退后的动作惹到了他,许念突然上前,将我反身抵在门背后。
大门在我们身后砰的一声合上。
他摘去脸上的口罩,露出依旧足以乱人心神的脸,原本清俊无欲的双眼,此时却似暗潮汹涌的海。
他的手落到我的下巴,在上面轻轻厮磨,我闻到一股淡淡消毒水味道。
当初是谁把钥匙给我,让我出入自由?
他垂首盯着我,声音很冷,还是你给出去的钥匙不止我一把,多到连你都忘了。
那个胸肌比我头还大的男模,你也给了?
好像是还给了……我看着他生气的样子,笑道,我爸我妈我奶我表弟。
许念拧起眉:你弟就算了,我让他去做志愿者了,他今晚开始住居委会。
你……让秦野去当志愿者了?
作为条件,一日三餐荤素搭配的盒饭。
以及,每个赛季带他上王者。
秦野可不愧是我的好弟弟,这么容易就被拿捏了。
我看了一眼面前的许念,突然意识到不对劲。
我问他:我弟去当志愿者了,那你来我家干嘛?
你说呢?
许念反问我。
我浑身一震,猛地推开他:完了,我核酸报告他妈的是不是阳了?
许念,你是不是来接我去方舱的…………许念怔了怔,再次被我气笑了:唐添添,你要是真阳了,我还能站在这里和你说话?
啊?
我没听懂他的意思,直到他上前扣住我的腰,将我抱到玄关处的置物柜上。
他低沉的磁音随着亲吻落到我的耳边:我肯定连夜卷铺盖跟你一起去了。
唐添添,就算之前是你腻了。
那过了这么久,你是不是也该想想我了?
嗯?
他的呼吸凌乱地拂在我的颈窝,尾音像把钩子,不断考验着我的定力。
我推不开他,也不想推开他,甚至还有点想哭。
所以,这是你今晚来找我的原因?
许念握住我的手,放在他的身上,隔着薄薄的衬衫,结实匀美的线条清晰可触。
不是,因为白天的时候听你说想我了。

                       

小说:前任核酸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许念

角色:许念秦野

吃过晚饭,楼下又开始喊着排队做核酸。还说今天大白是大帅批,不来看看挺可惜。我藏了一支护手霜在袖子里,准备做核酸的时候给许念。可惜,晚上并没看到他。回到家后,我又发现不仅没见到许念,就连我那麻烦弟弟也不见了

评论专区

美女养成师:明目张胆的写小黄文,竟然没有被封。但是主角所啪的女性,感觉等级不高,好多破鞋,荤素不忌,不过也就当一小黄文看看就行。

茅山后裔:无法跟鬼吹灯相比,但是在同类型的网文中算是上等作品,讲的比较零碎,嗯,就是这样

乒乓天王:千万不要手贱去搜维多利亚的照片。千万千万!!!

前任核酸

前任核酸第5章  

吃过晚饭,楼下又开始喊着排队做核酸。
还说今天大白是大帅批,不来看看挺可惜。
我藏了一支护手霜在袖子里,准备做核酸的时候给许念。
可惜,晚上并没看到他。
回到家后,我又发现不仅没见到许念,就连我那麻烦弟弟也不见了。
等到晚上十一点,秦野仍没回来。
我正要去找他,钥匙孔传来开锁声,门开了。
我傻了,来的居然是许念。
我后退了一步:你、你怎么有我家钥匙?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这个退后的动作惹到了他,许念突然上前,将我反身抵在门背后。
大门在我们身后砰的一声合上。
他摘去脸上的口罩,露出依旧足以乱人心神的脸,原本清俊无欲的双眼,此时却似暗潮汹涌的海。
他的手落到我的下巴,在上面轻轻厮磨,我闻到一股淡淡消毒水味道。
当初是谁把钥匙给我,让我出入自由?
他垂首盯着我,声音很冷,还是你给出去的钥匙不止我一把,多到连你都忘了。
那个胸肌比我头还大的男模,你也给了?
好像是还给了……我看着他生气的样子,笑道,我爸我妈我奶我表弟。
许念拧起眉:你弟就算了,我让他去做志愿者了,他今晚开始住居委会。
你……让秦野去当志愿者了?
作为条件,一日三餐荤素搭配的盒饭。
以及,每个赛季带他上王者。
秦野可不愧是我的好弟弟,这么容易就被拿捏了。
我看了一眼面前的许念,突然意识到不对劲。
我问他:我弟去当志愿者了,那你来我家干嘛?
你说呢?
许念反问我。
我浑身一震,猛地推开他:完了,我核酸报告他妈的是不是阳了?
许念,你是不是来接我去方舱的…………许念怔了怔,再次被我气笑了:唐添添,你要是真阳了,我还能站在这里和你说话?
啊?
我没听懂他的意思,直到他上前扣住我的腰,将我抱到玄关处的置物柜上。
他低沉的磁音随着亲吻落到我的耳边:我肯定连夜卷铺盖跟你一起去了。
唐添添,就算之前是你腻了。
那过了这么久,你是不是也该想想我了?
嗯?
他的呼吸凌乱地拂在我的颈窝,尾音像把钩子,不断考验着我的定力。
我推不开他,也不想推开他,甚至还有点想哭。
所以,这是你今晚来找我的原因?
许念握住我的手,放在他的身上,隔着薄薄的衬衫,结实匀美的线条清晰可触。
不是,因为白天的时候听你说想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