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冲李航(神级黄金指)_神级黄金指全集在线阅读

都市小说小说《神级黄金指》,讲述主角何冲李航的甜蜜故事,作者“悟解”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神之中指,天下无双,触之必明,摸之必中!一代倒霉青年何冲在被天雷误劈后竟有了奇异的变化,在古玩界中翻云覆雨,捡漏鉴宝,所向披靡仿品?戳戳就识破了!假货?戳戳就揭穿了!美女……咳咳……

小说:神级黄金指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悟解

角色:何冲李航

经典热门小说《神级黄金指》是大神级网文作者“悟解”的代表作。小说精彩内容概述:其实古玩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夸张,随便来个清代中晚期的就几十上百万,那都是电视节目为了需求炒作出来的虚价。要知道古玩这东西,材质好坏占一个方面,年代又是一个方面,还有个重要的因素就是谁用的。就比如说这个算盘,假设是咸丰或者光绪其中一个皇帝用过的,虽然这俩皇帝都不咋滴,但价格照样蹭蹭的起来,因为这是皇家之物,是有明确记载的。但话也说回来了,这东西假设只是某个地方的一个叫王二麻子的账房先生用过的,或者是摆在个叫李大豆的地主家的陈设,那价格是不会特别高的,因为这属于民间的东西,档次差很大。何冲也清楚这其中的道理,所以见老者说六万块,知道这个价格很公道,而且他也着急换钱,所以并没有去讨价还价

评论专区

宅之崛起:这本龙空已近讨论的够多了,就不赘述了。只想说,壁立千仞无欲则刚,当主角一心一意只想做出让你自己开心的动画漫画游戏,同时不装逼打脸,老老实实窝在家里的时候,你都要替他操心起来了。

名校养成系统:主角这种觉悟都能评上感动中国了,我去没有一点点私欲的

埃尔德兰的天空:主角去寻找食物,追兵根据乡亲们提供的消息追来,结果主角他妈被**,他妹被俘**成RBQ,主角归来爆发不成反**死。呵呵,傻逼作者,你妈要是看到你这本书会不会打死你个孽子呢?

神级黄金指

第四章 垃圾医院里的垃圾医生

其实古玩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夸张,随便来个清代中晚期的就几十上百万,那都是电视节目为了需求炒作出来的虚价。

要知道古玩这东西,材质好坏占一个方面,年代又是一个方面,还有个重要的因素就是谁用的。

就比如说这个算盘,假设是咸丰或者光绪其中一个皇帝用过的,虽然这俩皇帝都不咋滴,但价格照样蹭蹭的起来,因为这是皇家之物,是有明确记载的。

但话也说回来了,这东西假设只是某个地方的一个叫王二麻子的账房先生用过的,或者是摆在个叫李大豆的地主家的陈设,那价格是不会特别高的,因为这属于民间的东西,档次差很大。

何冲也清楚这其中的道理,所以见老者说六万块,知道这个价格很公道,而且他也着急换钱,所以并没有去讨价还价。

很快,何冲的手机便收到了银行的消息,六万块打到了他的账户中,将算盘交给老者,何冲高高兴兴的回家去了。

一下子就赚了六万块钱,假设在来这么几次,那三十万恐怕不用一个月就赚出来了。

“明儿我得再去一趟古玩街。”何冲躺到床上心中暗想,随手拿起旁边的医书翻看着。

何冲的母亲一直有哮喘的毛病,之后因为何冲备战高考,更是起早贪黑的干活,说是要给自己儿子攒上大学的学费。

可惜最后高考失利,何冲的母亲不仅生气,更加难过,导致病情加重,所以一直以来都在喝中药调理。

而何冲看的也正是本关于中医理论的书,他本想考上一所中医大学,可惜天不遂人愿,此时的他只能自学。

说起来高考,其实也不全是何冲的原因,他的成绩虽然上一本有点困难,但二本还是手拿把攥的,谁能想到就在临近高考的时候,他家那催命的亲戚来闹了一顿,差点没让他全家过不下去,这才让何冲考场失利,败阵而回。

不过那都是曾经的事情,何冲现在只想好好赚钱,好好自学中医,不仅让自己父母过上好日子,更让自己的父母健康长寿。

拿起书的瞬间,没有意外的出现了这本书的各项信息,但何冲没有去翻看,而是很好奇的将那些文字拖到了最后。

每一次在脑海里出现文字时都是一大篇,就好像网页一样是可以往下拖的,那些古玩的信息对何冲来说只需要看到前面的一小部分就足够了,后面那些亢长的详细介绍完全没必要看。

之前是兴奋再加上时间紧迫,所以何冲没仔细去观察,但刚才却发现在底部一直有着微微的金光在闪烁,拖到底后才消失,而在这篇文字的最低部居然有着两个选项。

“本书和全部!”

看到这俩选项,何冲有点犯懵,下意识的默想着‘全部’,却发现脑海中忽然就翻天覆地了起来。

无形中涌出大量的中医知识,疯狂的往何冲的大脑里钻着,似乎不全进去不罢休一样,而何冲的脑袋也在同时感觉到好像要炸裂般的剧痛。

过了也不知道多久,这难挨的痛苦总算是过去了,何冲敲了敲脑袋,却是目瞪口呆的喃喃自语着:“我……会中医了?”

是的,他会中医了,不仅仅是会,而是特别会,究竟会到什么程度何冲心里没数,但他很想去试试。

何冲没马上出去试手,而是先将自己母亲的那些包好的中药打开,以前那些难以辨认的药材此刻在何冲眼里就和数字一样清楚,每一种药材他都能立即叫出名字,更知道效用如何。

“这药配的很一般啊。”何冲看着这些药材,眉头轻轻一皱,自语道,“如果换另一种配方的话应该会更好。”

想到这里,何冲立即寻来纸和笔,将脑中想到的药材和需要的重量逐一列出,很快便写出了一张全新的药方。

“要不我开诊所去得了。”看着自己写的药方,何冲自我感叹道,“不对,得先找个明白人问问才行,一旦这神之中指是哄我玩咋办?”

想到这,何冲连忙换上鞋又跑了出去,这次他要去的地方是滨海市中医院。

要说整个滨海哪里的中医医术最高明,随便问个滨海市人都会马上回答:中医院。

这里不仅汇集了所有滨海市最好的中医,更从外面聘请了许多医术高明的牛人回来,现在的人逐渐对西医那种有副作用的治疗有了抵触,很多人都开始朝着中医使劲,所以中医院也是火爆非常。

好容易挂上了一个著名专家的门诊号,何冲排了足有四个小时的队才进了诊室。

可是让何冲意外的是坐诊的居然不是外面挂着照片的那位专家,而是一个年轻的医生。

“身体怎么了?”那年轻医生似乎很烦躁,没好气的问道,“有什么毛病?把左手放到脉枕上!”

何冲闻言皱了下眉头,却没有多说什么,把自己开的药方放到桌上,这才开口:“大夫,我想请你给看看这药方怎么样。”

“看药方?”那年轻医生闻言更加不悦,“我这是看病的,不是让你来给我考试的!”

只是想请对方帮忙看一下药方,何冲真是没料到他的反应居然如此激烈,再看看对方衣服上挂着的胸牌,何冲明白了这家伙为何脾气会如此火爆,因为他是‘实习医师’。

所谓的实习医师其实也就是大四还没毕业的学生被分到医院来学习的,能实习不代表不需要考试,他们依旧需要努力的看书背题,因为他们的目标肯定不只是本科的学位,想在医院工作最低也得是硕士才行。

眼前的这位实习医师恐怕就是被考研所折磨,才会如此暴躁。

不过这是他的事,何冲花钱挂号是来看医生的,而不是来惹气的,即便自己只是想让对方帮忙看看药方,那也没必要这个态度,更何况挂的是那位专家的号,而不是这个年轻人。

“我只是想请你帮忙看看这药方对不对,没有别的意思。”何冲不想多起事端,耐着性子说道。

“看什么看!这种无聊的偏方一抓一把,也就是你们这些无知的人才会蠢的去信。”那实习医师态度更加恶劣,“你要是没病就出去,别赖在这惹人厌!”

俗话说佛也有火,更何况何冲不是佛,自己一而再的忍耐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换做谁也得恼火。

“你算什么东西!”何冲忽然站了起来,冷声道,“我挂的是张金生的号,你是他吗?你凭什么在这坐诊?这就是你们医院的规矩?把个没毕业的实习医生摆在这准备草菅人命吗!”

“你说什么!”那实习医生闻言也站了起来,怒道,“我就坐诊怎么了?这里轮的到你说话吗?马上给我滚出去,否则我就叫保安来拖你出去!”

“垃圾医院里的垃圾医生!”何冲没心情和他纠缠,丢下话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甚至连药方都没拿。

“你说谁垃圾!你给我站住!”听到这话,那实习医生怒吼着追了过去。

                       

小说:神级黄金指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悟解

角色:何冲李航

经典热门小说《神级黄金指》是大神级网文作者“悟解”的代表作。小说精彩内容概述:其实古玩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夸张,随便来个清代中晚期的就几十上百万,那都是电视节目为了需求炒作出来的虚价。要知道古玩这东西,材质好坏占一个方面,年代又是一个方面,还有个重要的因素就是谁用的。就比如说这个算盘,假设是咸丰或者光绪其中一个皇帝用过的,虽然这俩皇帝都不咋滴,但价格照样蹭蹭的起来,因为这是皇家之物,是有明确记载的。但话也说回来了,这东西假设只是某个地方的一个叫王二麻子的账房先生用过的,或者是摆在个叫李大豆的地主家的陈设,那价格是不会特别高的,因为这属于民间的东西,档次差很大。何冲也清楚这其中的道理,所以见老者说六万块,知道这个价格很公道,而且他也着急换钱,所以并没有去讨价还价

评论专区

宅之崛起:这本龙空已近讨论的够多了,就不赘述了。只想说,壁立千仞无欲则刚,当主角一心一意只想做出让你自己开心的动画漫画游戏,同时不装逼打脸,老老实实窝在家里的时候,你都要替他操心起来了。

名校养成系统:主角这种觉悟都能评上感动中国了,我去没有一点点私欲的

埃尔德兰的天空:主角去寻找食物,追兵根据乡亲们提供的消息追来,结果主角他妈被**,他妹被俘**成RBQ,主角归来爆发不成反**死。呵呵,傻逼作者,你妈要是看到你这本书会不会打死你个孽子呢?

神级黄金指

第四章 垃圾医院里的垃圾医生

其实古玩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夸张,随便来个清代中晚期的就几十上百万,那都是电视节目为了需求炒作出来的虚价。

要知道古玩这东西,材质好坏占一个方面,年代又是一个方面,还有个重要的因素就是谁用的。

就比如说这个算盘,假设是咸丰或者光绪其中一个皇帝用过的,虽然这俩皇帝都不咋滴,但价格照样蹭蹭的起来,因为这是皇家之物,是有明确记载的。

但话也说回来了,这东西假设只是某个地方的一个叫王二麻子的账房先生用过的,或者是摆在个叫李大豆的地主家的陈设,那价格是不会特别高的,因为这属于民间的东西,档次差很大。

何冲也清楚这其中的道理,所以见老者说六万块,知道这个价格很公道,而且他也着急换钱,所以并没有去讨价还价。

很快,何冲的手机便收到了银行的消息,六万块打到了他的账户中,将算盘交给老者,何冲高高兴兴的回家去了。

一下子就赚了六万块钱,假设在来这么几次,那三十万恐怕不用一个月就赚出来了。

“明儿我得再去一趟古玩街。”何冲躺到床上心中暗想,随手拿起旁边的医书翻看着。

何冲的母亲一直有哮喘的毛病,之后因为何冲备战高考,更是起早贪黑的干活,说是要给自己儿子攒上大学的学费。

可惜最后高考失利,何冲的母亲不仅生气,更加难过,导致病情加重,所以一直以来都在喝中药调理。

而何冲看的也正是本关于中医理论的书,他本想考上一所中医大学,可惜天不遂人愿,此时的他只能自学。

说起来高考,其实也不全是何冲的原因,他的成绩虽然上一本有点困难,但二本还是手拿把攥的,谁能想到就在临近高考的时候,他家那催命的亲戚来闹了一顿,差点没让他全家过不下去,这才让何冲考场失利,败阵而回。

不过那都是曾经的事情,何冲现在只想好好赚钱,好好自学中医,不仅让自己父母过上好日子,更让自己的父母健康长寿。

拿起书的瞬间,没有意外的出现了这本书的各项信息,但何冲没有去翻看,而是很好奇的将那些文字拖到了最后。

每一次在脑海里出现文字时都是一大篇,就好像网页一样是可以往下拖的,那些古玩的信息对何冲来说只需要看到前面的一小部分就足够了,后面那些亢长的详细介绍完全没必要看。

之前是兴奋再加上时间紧迫,所以何冲没仔细去观察,但刚才却发现在底部一直有着微微的金光在闪烁,拖到底后才消失,而在这篇文字的最低部居然有着两个选项。

“本书和全部!”

看到这俩选项,何冲有点犯懵,下意识的默想着‘全部’,却发现脑海中忽然就翻天覆地了起来。

无形中涌出大量的中医知识,疯狂的往何冲的大脑里钻着,似乎不全进去不罢休一样,而何冲的脑袋也在同时感觉到好像要炸裂般的剧痛。

过了也不知道多久,这难挨的痛苦总算是过去了,何冲敲了敲脑袋,却是目瞪口呆的喃喃自语着:“我……会中医了?”

是的,他会中医了,不仅仅是会,而是特别会,究竟会到什么程度何冲心里没数,但他很想去试试。

何冲没马上出去试手,而是先将自己母亲的那些包好的中药打开,以前那些难以辨认的药材此刻在何冲眼里就和数字一样清楚,每一种药材他都能立即叫出名字,更知道效用如何。

“这药配的很一般啊。”何冲看着这些药材,眉头轻轻一皱,自语道,“如果换另一种配方的话应该会更好。”

想到这里,何冲立即寻来纸和笔,将脑中想到的药材和需要的重量逐一列出,很快便写出了一张全新的药方。

“要不我开诊所去得了。”看着自己写的药方,何冲自我感叹道,“不对,得先找个明白人问问才行,一旦这神之中指是哄我玩咋办?”

想到这,何冲连忙换上鞋又跑了出去,这次他要去的地方是滨海市中医院。

要说整个滨海哪里的中医医术最高明,随便问个滨海市人都会马上回答:中医院。

这里不仅汇集了所有滨海市最好的中医,更从外面聘请了许多医术高明的牛人回来,现在的人逐渐对西医那种有副作用的治疗有了抵触,很多人都开始朝着中医使劲,所以中医院也是火爆非常。

好容易挂上了一个著名专家的门诊号,何冲排了足有四个小时的队才进了诊室。

可是让何冲意外的是坐诊的居然不是外面挂着照片的那位专家,而是一个年轻的医生。

“身体怎么了?”那年轻医生似乎很烦躁,没好气的问道,“有什么毛病?把左手放到脉枕上!”

何冲闻言皱了下眉头,却没有多说什么,把自己开的药方放到桌上,这才开口:“大夫,我想请你给看看这药方怎么样。”

“看药方?”那年轻医生闻言更加不悦,“我这是看病的,不是让你来给我考试的!”

只是想请对方帮忙看一下药方,何冲真是没料到他的反应居然如此激烈,再看看对方衣服上挂着的胸牌,何冲明白了这家伙为何脾气会如此火爆,因为他是‘实习医师’。

所谓的实习医师其实也就是大四还没毕业的学生被分到医院来学习的,能实习不代表不需要考试,他们依旧需要努力的看书背题,因为他们的目标肯定不只是本科的学位,想在医院工作最低也得是硕士才行。

眼前的这位实习医师恐怕就是被考研所折磨,才会如此暴躁。

不过这是他的事,何冲花钱挂号是来看医生的,而不是来惹气的,即便自己只是想让对方帮忙看看药方,那也没必要这个态度,更何况挂的是那位专家的号,而不是这个年轻人。

“我只是想请你帮忙看看这药方对不对,没有别的意思。”何冲不想多起事端,耐着性子说道。

“看什么看!这种无聊的偏方一抓一把,也就是你们这些无知的人才会蠢的去信。”那实习医师态度更加恶劣,“你要是没病就出去,别赖在这惹人厌!”

俗话说佛也有火,更何况何冲不是佛,自己一而再的忍耐却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换做谁也得恼火。

“你算什么东西!”何冲忽然站了起来,冷声道,“我挂的是张金生的号,你是他吗?你凭什么在这坐诊?这就是你们医院的规矩?把个没毕业的实习医生摆在这准备草菅人命吗!”

“你说什么!”那实习医生闻言也站了起来,怒道,“我就坐诊怎么了?这里轮的到你说话吗?马上给我滚出去,否则我就叫保安来拖你出去!”

“垃圾医院里的垃圾医生!”何冲没心情和他纠缠,丢下话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甚至连药方都没拿。

“你说谁垃圾!你给我站住!”听到这话,那实习医生怒吼着追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