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绫妃聿辰霄《大佬少爷求放过》全章节阅读_大佬少爷求放过全集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大佬少爷求放过》,讲述主角夏绫妃聿辰霄的甜蜜故事,作者“清恬”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恶毒继母为了她不可告人的目的,陷害夏绫妃,害的她失去了清白和名誉,还被驱逐指出家

小说:大佬少爷求放过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清恬

角色:夏绫妃聿辰霄

《大佬少爷求放过》小说是作者“清恬”的倾心力作。以下是《大佬少爷求放过》内容介绍:锦豪酒店夏绫妃背着双肩包进去,简单的白色T恤,浅蓝色的七分牛仔裤,扎起的丸子头露出小巧的耳朵,整个人看起来清纯又安静。只是她精致的脸上,两道黛眉轻轻皱着,像是带着一些心事。“大小姐,你来啦。”大厅内,傅文见到她立即迎上来,“律师还没到,飞机两次都误点了,他打了电话过来说要明天早上才能到。我订了房间,恐怕要让大小姐在这里住一晚

评论专区

国家的主神:金庸武侠世界被一个全身装备的特种兵横扫我能勉强信息,但古龙的武侠生化科技都快点满了,就这二愣子主角分分钟就被人药死了吧

 这地球的画风有些不对:。。

百万可能:最烦就是出现有女的为主角而死,文青病,毒草

大佬少爷求放过

第1章 有个男人直挺而立,杀气腾腾

锦豪酒店 夏绫妃背着双肩包进去,简单的白色T恤,浅蓝色的七分牛仔裤,扎起的丸子头露出小巧的耳朵,整个人看起来清纯又安静。
只是她精致的脸上,两道黛眉轻轻皱着,像是带着一些心事。
“大小姐,你来啦。”
大厅内,傅文见到她立即迎上来,“律师还没到,飞机两次都误点了,他打了电话过来说要明天早上才能到。
我订了房间,恐怕要让大小姐在这里住一晚。”
夏绫妃眉头又皱紧了几分,迟疑一下后柔声:“好,那今晚就住这里吧。”
“大小姐放心,有了老爷的遗嘱,夫人和二小姐就不敢再欺负你。”
傅文忍不住安慰。
自从夏绫妃的亲生母亲出事,她父亲夏震林娶了黎美娟过门,并且生下了妹妹夏诗诗。
这些年夏绫妃没少受黎美娟母女二人的欺负。
夏震林在世的时候这两人还收敛些,只在暗地里动些手脚,可两年前夏震林在国外出差时意外过世,这母女俩很快就露出了嘴脸。
好在前几天他收到律师的信息,说是夏老爷在国外立了一份遗嘱需要公布。
夏老爷向来疼爱大小姐,留遗嘱肯定是要把公司的一些股份交给大小姐,有了股份黎美娟母女定然会有所顾忌。
“傅叔,我没事。
只是学校有些事情罢了。”
夏绫妃抬眸浅浅地笑了笑:“你把房卡给我吧。”
“好。”
傅文也慈祥地笑笑,不再提这些事了,把手里的房卡给她。
夏绫妃接过房卡进了电梯,按照房卡号到了三十六楼。
她妈妈生她出院回家时出了车祸。
在跨海公路上车子被直接撞进了海里,爸爸跟她在另一辆车。
十九年来妈妈音讯全无不知生死。
那时候尚在襁褓中的她还不知道失去亲人的痛。
这几年在被黎美娟母女欺负时,夏绫妃觉得还有爸爸的疼爱,那些欺负都可以无视。
可是两年前突然传来的噩耗让她觉得天塌了下来。
这两年她过得很不容易,在夏家的日子让她心头很沉。
夏绫妃打开房门进去,轻轻舒了口气,感觉住在酒店反而比在家里放松些。
她放下包,脱了T恤和牛仔裤,打开衣柜拿了件干净的浴袍准备洗澡,突然间毫无防备地浴室里窜出个又老又胖的男人一把拽住她。
“还真嫩,还是个雏吧,看起来今晚可以好好爽一把。”
胖男人强势地拖着她,一下子将她压到了床上。
“啊……”夏绫妃被吓坏了,盯着胖男人惊叫出来,胖男人立即用手按住她的嘴巴。
她拼命挣扎着起来,但根本挣脱不开。
这人是谁,怎么会在她房里?
“嚷什么,不要叫,待会儿有你享受的……”胖男人盯着她白皙的颈脖,眼中满是猥琐的目光,另一只手粗糙的手掌在她身上乱动。
“唔唔……”夏绫妃被捂着嘴,心里害怕又绝望,红着眼睛。
房间内落地窗的窗帘后 有个男人直挺而立,杀气腾腾……  

                       

小说:大佬少爷求放过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清恬

角色:夏绫妃聿辰霄

《大佬少爷求放过》小说是作者“清恬”的倾心力作。以下是《大佬少爷求放过》内容介绍:锦豪酒店夏绫妃背着双肩包进去,简单的白色T恤,浅蓝色的七分牛仔裤,扎起的丸子头露出小巧的耳朵,整个人看起来清纯又安静。只是她精致的脸上,两道黛眉轻轻皱着,像是带着一些心事。“大小姐,你来啦。”大厅内,傅文见到她立即迎上来,“律师还没到,飞机两次都误点了,他打了电话过来说要明天早上才能到。我订了房间,恐怕要让大小姐在这里住一晚

评论专区

国家的主神:金庸武侠世界被一个全身装备的特种兵横扫我能勉强信息,但古龙的武侠生化科技都快点满了,就这二愣子主角分分钟就被人药死了吧

 这地球的画风有些不对:。。

百万可能:最烦就是出现有女的为主角而死,文青病,毒草

大佬少爷求放过

第1章 有个男人直挺而立,杀气腾腾

锦豪酒店 夏绫妃背着双肩包进去,简单的白色T恤,浅蓝色的七分牛仔裤,扎起的丸子头露出小巧的耳朵,整个人看起来清纯又安静。
只是她精致的脸上,两道黛眉轻轻皱着,像是带着一些心事。
“大小姐,你来啦。”
大厅内,傅文见到她立即迎上来,“律师还没到,飞机两次都误点了,他打了电话过来说要明天早上才能到。
我订了房间,恐怕要让大小姐在这里住一晚。”
夏绫妃眉头又皱紧了几分,迟疑一下后柔声:“好,那今晚就住这里吧。”
“大小姐放心,有了老爷的遗嘱,夫人和二小姐就不敢再欺负你。”
傅文忍不住安慰。
自从夏绫妃的亲生母亲出事,她父亲夏震林娶了黎美娟过门,并且生下了妹妹夏诗诗。
这些年夏绫妃没少受黎美娟母女二人的欺负。
夏震林在世的时候这两人还收敛些,只在暗地里动些手脚,可两年前夏震林在国外出差时意外过世,这母女俩很快就露出了嘴脸。
好在前几天他收到律师的信息,说是夏老爷在国外立了一份遗嘱需要公布。
夏老爷向来疼爱大小姐,留遗嘱肯定是要把公司的一些股份交给大小姐,有了股份黎美娟母女定然会有所顾忌。
“傅叔,我没事。
只是学校有些事情罢了。”
夏绫妃抬眸浅浅地笑了笑:“你把房卡给我吧。”
“好。”
傅文也慈祥地笑笑,不再提这些事了,把手里的房卡给她。
夏绫妃接过房卡进了电梯,按照房卡号到了三十六楼。
她妈妈生她出院回家时出了车祸。
在跨海公路上车子被直接撞进了海里,爸爸跟她在另一辆车。
十九年来妈妈音讯全无不知生死。
那时候尚在襁褓中的她还不知道失去亲人的痛。
这几年在被黎美娟母女欺负时,夏绫妃觉得还有爸爸的疼爱,那些欺负都可以无视。
可是两年前突然传来的噩耗让她觉得天塌了下来。
这两年她过得很不容易,在夏家的日子让她心头很沉。
夏绫妃打开房门进去,轻轻舒了口气,感觉住在酒店反而比在家里放松些。
她放下包,脱了T恤和牛仔裤,打开衣柜拿了件干净的浴袍准备洗澡,突然间毫无防备地浴室里窜出个又老又胖的男人一把拽住她。
“还真嫩,还是个雏吧,看起来今晚可以好好爽一把。”
胖男人强势地拖着她,一下子将她压到了床上。
“啊……”夏绫妃被吓坏了,盯着胖男人惊叫出来,胖男人立即用手按住她的嘴巴。
她拼命挣扎着起来,但根本挣脱不开。
这人是谁,怎么会在她房里?
“嚷什么,不要叫,待会儿有你享受的……”胖男人盯着她白皙的颈脖,眼中满是猥琐的目光,另一只手粗糙的手掌在她身上乱动。
“唔唔……”夏绫妃被捂着嘴,心里害怕又绝望,红着眼睛。
房间内落地窗的窗帘后 有个男人直挺而立,杀气腾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