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婚后爱:萧医生婚谋已久(舒兮晴陆鸣)_(舒兮晴陆鸣)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都市小说小说《先婚后爱:萧医生婚谋已久》目前已经全面完结,舒兮晴陆鸣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楚蓝”创作的主要内容有:“当然啦!”“那……我……”小护士迟疑着,又有些不好意思舒兮晴当然明白小护士的意思而且她公司里也的确有这方面的需求,………

小说:先婚后爱:萧医生婚谋已久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楚蓝

角色:舒兮晴陆鸣

阳光从菱形玻璃窗顶直射而下。光束中。女子戴着搏击手套正对着搏击反应靶练习拳击。“砰——”“砰砰——”“砰——”“砰砰砰——”动作灵活专业,身姿矫健,拳拳有力。汗

评论专区

冰之无限:兄弟 早日退休放弃那份没有前途的科研工作 来为书友们谋福利吧 这才是你的荣光之路

从神探李元芳开始:随随便便认了个战神爷爷,人物对话很容易出戏,开头的群众视角、打马球时的群体烘托,像极了小白文。到了推理环节,主角一脸高深莫测表情装神探

帝国之刃:战锤纯爷们儿

先婚后爱:萧医生婚谋已久

先婚后爱:萧医生婚谋已久第1章  三个条件

阳光从菱形玻璃窗顶直射而下。
光束中。
女子戴着搏击手套正对着搏击反应靶练习拳击。
“砰——”“砰砰——”“砰——”“砰砰砰——”动作灵活专业,身姿矫健,拳拳有力。
汗。
犹如清晨挂在叶尖的露珠,随着短发发尖的晃动,砸落在拳击台上。
有些越过光洁的额头,沿着精致的眉头,爬过挺翘的鼻梁,有的没入红润的唇角,有的分流而下,汇聚到尖俏的下巴,滑过纤长的天鹅美颈。
细腻的绒毛在汗水的洗礼下,闪动着熠熠的光辉。
那不及盈盈一握的嫩白细腰上,有汗水如蜿蜒的小溪般,顺着马甲线蜿蜒而下,随后消失在……锐眸一扫,见陆鸣已经接好电话,红唇微启,“说。”
吐字短促有力。
陆鸣视线瞟了瞟手上刚挂断的电话,终究不敢再耽搁,从暗处走到阳光下。
犹豫了一下,“律师刚打电话来说,您若想继承前夫人在集团内的股份,您必须还得要满足舒董附加的三个条件。”
哈!
果然……一个狠心将年幼的女儿扔在国外十二年的父亲,又怎么可能会突然大发慈悲,让她这么容易得到那些股份呢?
女人抿紧的唇瓣微微倾斜,扯出讥讽的弧度。
“砰——”“砰砰——”每一拳猎猎生风,脚上的动作以排山倒海之势砸向反应靶。
每一拳,每一脚下去,她面前的反应靶都跟着颤三颤。
声声昭显着舒兮晴此刻内心的怒意。
“继续。”
“舒董的条件是您一个月内,必须找到一位学识好,人品好,相貌好的男人把自己给嫁了,否则,前夫人留下的那些股份都将会悉数转入二小姐的名下。”
“什么?”
他们果然好算计!
竟敢将算盘打到她母亲留下的股份上!
她绝不会!
让他们!
如愿!
一抹狠厉的怒意从莹亮的黑眸中炙燃,舒兮晴猛地璇起一条腿。
“砰——”“咔嚓——”“嗯——”三个声音相继响起。
下一瞬,舒兮晴身体一软,单腿跪俯在拳击台上。
面前的拳击台上,汗珠犹如雨下般砸落。
“舒总。”
陆鸣马上意识到不对劲。
他猛地拉着拳击台上的围绳一跃而上,跑到舒兮晴身旁。
“您怎么样?”
可问出的话,好半晌得不到回应,陆鸣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马上拿出手机,“我叫舒家家庭医生过来给您……”陆鸣刚解锁手机,调出电话簿。
一只皙白的手拍了过来,手指蜷起,骨节森白。
“不用。”
微颤的嗓音里有着不容置喙的倔强。
陆鸣不明所以地转头。
闯入眼帘的是一张拧成一团的煞白小脸,苍白的唇瓣上,明晰地渗出贝齿紧咬下的血丝印。
陆鸣担忧道,“可是您这样……”“你,一个人,送我,去,医院。”
舒兮晴紧咬牙关,一字一顿。
在她没有拿到母亲留下来的股份,成功进驻集团总部的情况下,她绝对不会让任何人看她的笑话。
她绝对不会让属于母亲的东西再旁落她人之手。
不!
她要将属于她的东西一点一滴地全部夺回来。

                       

小说:先婚后爱:萧医生婚谋已久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楚蓝

角色:舒兮晴陆鸣

阳光从菱形玻璃窗顶直射而下。光束中。女子戴着搏击手套正对着搏击反应靶练习拳击。“砰——”“砰砰——”“砰——”“砰砰砰——”动作灵活专业,身姿矫健,拳拳有力。汗

评论专区

冰之无限:兄弟 早日退休放弃那份没有前途的科研工作 来为书友们谋福利吧 这才是你的荣光之路

从神探李元芳开始:随随便便认了个战神爷爷,人物对话很容易出戏,开头的群众视角、打马球时的群体烘托,像极了小白文。到了推理环节,主角一脸高深莫测表情装神探

帝国之刃:战锤纯爷们儿

先婚后爱:萧医生婚谋已久

先婚后爱:萧医生婚谋已久第1章  三个条件

阳光从菱形玻璃窗顶直射而下。
光束中。
女子戴着搏击手套正对着搏击反应靶练习拳击。
“砰——”“砰砰——”“砰——”“砰砰砰——”动作灵活专业,身姿矫健,拳拳有力。
汗。
犹如清晨挂在叶尖的露珠,随着短发发尖的晃动,砸落在拳击台上。
有些越过光洁的额头,沿着精致的眉头,爬过挺翘的鼻梁,有的没入红润的唇角,有的分流而下,汇聚到尖俏的下巴,滑过纤长的天鹅美颈。
细腻的绒毛在汗水的洗礼下,闪动着熠熠的光辉。
那不及盈盈一握的嫩白细腰上,有汗水如蜿蜒的小溪般,顺着马甲线蜿蜒而下,随后消失在……锐眸一扫,见陆鸣已经接好电话,红唇微启,“说。”
吐字短促有力。
陆鸣视线瞟了瞟手上刚挂断的电话,终究不敢再耽搁,从暗处走到阳光下。
犹豫了一下,“律师刚打电话来说,您若想继承前夫人在集团内的股份,您必须还得要满足舒董附加的三个条件。”
哈!
果然……一个狠心将年幼的女儿扔在国外十二年的父亲,又怎么可能会突然大发慈悲,让她这么容易得到那些股份呢?
女人抿紧的唇瓣微微倾斜,扯出讥讽的弧度。
“砰——”“砰砰——”每一拳猎猎生风,脚上的动作以排山倒海之势砸向反应靶。
每一拳,每一脚下去,她面前的反应靶都跟着颤三颤。
声声昭显着舒兮晴此刻内心的怒意。
“继续。”
“舒董的条件是您一个月内,必须找到一位学识好,人品好,相貌好的男人把自己给嫁了,否则,前夫人留下的那些股份都将会悉数转入二小姐的名下。”
“什么?”
他们果然好算计!
竟敢将算盘打到她母亲留下的股份上!
她绝不会!
让他们!
如愿!
一抹狠厉的怒意从莹亮的黑眸中炙燃,舒兮晴猛地璇起一条腿。
“砰——”“咔嚓——”“嗯——”三个声音相继响起。
下一瞬,舒兮晴身体一软,单腿跪俯在拳击台上。
面前的拳击台上,汗珠犹如雨下般砸落。
“舒总。”
陆鸣马上意识到不对劲。
他猛地拉着拳击台上的围绳一跃而上,跑到舒兮晴身旁。
“您怎么样?”
可问出的话,好半晌得不到回应,陆鸣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马上拿出手机,“我叫舒家家庭医生过来给您……”陆鸣刚解锁手机,调出电话簿。
一只皙白的手拍了过来,手指蜷起,骨节森白。
“不用。”
微颤的嗓音里有着不容置喙的倔强。
陆鸣不明所以地转头。
闯入眼帘的是一张拧成一团的煞白小脸,苍白的唇瓣上,明晰地渗出贝齿紧咬下的血丝印。
陆鸣担忧道,“可是您这样……”“你,一个人,送我,去,医院。”
舒兮晴紧咬牙关,一字一顿。
在她没有拿到母亲留下来的股份,成功进驻集团总部的情况下,她绝对不会让任何人看她的笑话。
她绝对不会让属于母亲的东西再旁落她人之手。
不!
她要将属于她的东西一点一滴地全部夺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