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九王爷强势撩妻》沈昭暖李煜完结版阅读_(重生后九王爷强势撩妻)全集在线阅读

小说《重生后九王爷强势撩妻》,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沈昭暖李煜,也是实力派作者“欢也”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前世的沈昭暖将庶妹当做亲妹妹,将夫君当做知心爱人,哪知竟遭到两人的双重背叛,孩子

小说:重生后九王爷强势撩妻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欢也

角色:沈昭暖李煜

小说《重生后九王爷强势撩妻》是著名网文作者“欢也”所著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的是:寒风包裹着痛楚迫使沈昭暖从昏睡中醒来。她双眸微张,意识模糊看不清眼前光景。只听得周边嘈杂,哭泣埋怨声断断续续往她耳朵里钻。“大姐姐真是可怜,为了那赵王何其无辜。不惜以死相逼也要嫁那赵王为妃,谁知如今落了一身伤不知何时能醒

评论专区

我的女儿之我的天使:萝莉养成,还算有爱,结局是否父嫁需要自己脑补。书的缺点也很多,文章逻辑错误很多,文笔比较小白。

华娱之大片时代:v5的新书,据说是老司机的最后一本了,且看且珍惜

十个saber一起,也救不了你:死宅,一星不谢就看不惯死宅,能拿我这么着?

重生后九王爷强势撩妻

第一章 涅槃重生

寒风包裹着痛楚迫使沈昭暖从昏睡中醒来。
她双眸微张,意识模糊看不清眼前光景。
只听得周边嘈杂,哭泣埋怨声断断续续往她耳朵里钻。
“大姐姐真是可怜,为了那赵王何其无辜。
不惜以死相逼也要嫁那赵王为妃,谁知如今落了一身伤不知何时能醒。”
床沿旁,女子低泣声缠绵不绝。
“这逆女简直放肆!”
“真是反了天了!”
吵嚷声越来越远,沈昭暖才从混沌中醒来。
她方才还以为自己恍惚了,竟听见了父亲的声音。
但如今一睁眼,映入眼帘的,竟是丫鬟沉香熟悉而稚嫩的脸庞。
“大小姐醒了——”沉香惊呼道。
屋子里众人立马围过来,脸上神色各异。
倒是一名头绾戴狄髻,身穿锦衣华裳的女子道,“大姐姐可算是醒了,可真是吓死云儿了。”
云儿…… 沈昭暖眯起双眼打量眼前的女子。
瞬间气血倒流,身子僵硬。
这是怎么回事?

她心底巨浪翻滚,抬起手去瞧,竟稚嫩非常。
“是啊,阿暖这一昏迷,云儿可守着你多日,你这丫头可吓死姨娘了。”
二姨娘朱氏红了眼圈道,“那赵王身份高贵,何故让你舍出命去也要嫁他了。”
“如今你这落了水不说,还把额头给碰伤了。”
朱氏禽着泪,显然伤心及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她亲生母亲。
但历经上一世的绝望凄惨后,沈昭暖只觉得恶心。
上辈子她是有多蠢,竟信了这对母女的话!
不仅扶持沈昭云上位,把自己的凤位让给了她,结果害死了哥哥,连自己孩子的性命,都没能保住!
其心可诛!
沈昭暖内心翻涌,表面却没有反应,长长的睫毛颤了颤。
朱氏皱眉,似压抑着什么又拿出个精巧的瓶子来。
“这是内宫里难得的好东西,名为玉露珍贵不菲。
你如今尚未及笄,这额头上可留不得疤的。”
“是呢,大姐姐绝色过人,若因此毁了容颜不知寒了多少郎君的心。”
沈昭云掩去厉色,“况且…赵王。”
沈昭暖眸光微动,突然想起朱氏那番话。
上一世,在十四岁那年。
她钦慕赵王被沈昭云煽动去瞧那赵王英姿,谁知不但被赵王发现羞辱一番,还被吓得跌落进湖里。
自那后府里便传出她为嫁赵王威逼自杀的谣言。
惹得祖母厌弃,父亲不喜。
“二妹切莫胡言,那赵王贵为天潢贵胄岂敢胡乱攀咬。”
沈昭暖回过神来,“至于这玉露膏如此珍贵,我岂能收下?”
“阿暖这是在说什么?
难道还与姨娘客气不成?”
朱氏佯装动怒,“你是姨娘自小看着长大的,姨娘怎么舍得看你受伤。”
边说抬手摸了摸她满头青丝,慈爱非常。
沈昭暖面露娇羞,用一惯蛮横又娇气的语气道,“姨娘待阿暖这样好,竟不知让阿暖如何是好了。”
沈昭云在旁听得脸色紫青,撕扯着手帕直泛恶心,脑袋匿于朱氏肩膀上的沈昭暖,眼底掠过杀意,垂眸打量自己这一双小手。
老天竟真如此眷顾她,让她重生回来报前世的血海深仇。
这一世,她定要朱氏母子三人,以及赵王付出惨痛的代价!
等着吧朱氏,你所拥有的我沈昭暖都要统统抢走。

                       

小说:重生后九王爷强势撩妻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欢也

角色:沈昭暖李煜

小说《重生后九王爷强势撩妻》是著名网文作者“欢也”所著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主要讲的是:寒风包裹着痛楚迫使沈昭暖从昏睡中醒来。她双眸微张,意识模糊看不清眼前光景。只听得周边嘈杂,哭泣埋怨声断断续续往她耳朵里钻。“大姐姐真是可怜,为了那赵王何其无辜。不惜以死相逼也要嫁那赵王为妃,谁知如今落了一身伤不知何时能醒

评论专区

我的女儿之我的天使:萝莉养成,还算有爱,结局是否父嫁需要自己脑补。书的缺点也很多,文章逻辑错误很多,文笔比较小白。

华娱之大片时代:v5的新书,据说是老司机的最后一本了,且看且珍惜

十个saber一起,也救不了你:死宅,一星不谢就看不惯死宅,能拿我这么着?

重生后九王爷强势撩妻

第一章 涅槃重生

寒风包裹着痛楚迫使沈昭暖从昏睡中醒来。
她双眸微张,意识模糊看不清眼前光景。
只听得周边嘈杂,哭泣埋怨声断断续续往她耳朵里钻。
“大姐姐真是可怜,为了那赵王何其无辜。
不惜以死相逼也要嫁那赵王为妃,谁知如今落了一身伤不知何时能醒。”
床沿旁,女子低泣声缠绵不绝。
“这逆女简直放肆!”
“真是反了天了!”
吵嚷声越来越远,沈昭暖才从混沌中醒来。
她方才还以为自己恍惚了,竟听见了父亲的声音。
但如今一睁眼,映入眼帘的,竟是丫鬟沉香熟悉而稚嫩的脸庞。
“大小姐醒了——”沉香惊呼道。
屋子里众人立马围过来,脸上神色各异。
倒是一名头绾戴狄髻,身穿锦衣华裳的女子道,“大姐姐可算是醒了,可真是吓死云儿了。”
云儿…… 沈昭暖眯起双眼打量眼前的女子。
瞬间气血倒流,身子僵硬。
这是怎么回事?

她心底巨浪翻滚,抬起手去瞧,竟稚嫩非常。
“是啊,阿暖这一昏迷,云儿可守着你多日,你这丫头可吓死姨娘了。”
二姨娘朱氏红了眼圈道,“那赵王身份高贵,何故让你舍出命去也要嫁他了。”
“如今你这落了水不说,还把额头给碰伤了。”
朱氏禽着泪,显然伤心及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她亲生母亲。
但历经上一世的绝望凄惨后,沈昭暖只觉得恶心。
上辈子她是有多蠢,竟信了这对母女的话!
不仅扶持沈昭云上位,把自己的凤位让给了她,结果害死了哥哥,连自己孩子的性命,都没能保住!
其心可诛!
沈昭暖内心翻涌,表面却没有反应,长长的睫毛颤了颤。
朱氏皱眉,似压抑着什么又拿出个精巧的瓶子来。
“这是内宫里难得的好东西,名为玉露珍贵不菲。
你如今尚未及笄,这额头上可留不得疤的。”
“是呢,大姐姐绝色过人,若因此毁了容颜不知寒了多少郎君的心。”
沈昭云掩去厉色,“况且…赵王。”
沈昭暖眸光微动,突然想起朱氏那番话。
上一世,在十四岁那年。
她钦慕赵王被沈昭云煽动去瞧那赵王英姿,谁知不但被赵王发现羞辱一番,还被吓得跌落进湖里。
自那后府里便传出她为嫁赵王威逼自杀的谣言。
惹得祖母厌弃,父亲不喜。
“二妹切莫胡言,那赵王贵为天潢贵胄岂敢胡乱攀咬。”
沈昭暖回过神来,“至于这玉露膏如此珍贵,我岂能收下?”
“阿暖这是在说什么?
难道还与姨娘客气不成?”
朱氏佯装动怒,“你是姨娘自小看着长大的,姨娘怎么舍得看你受伤。”
边说抬手摸了摸她满头青丝,慈爱非常。
沈昭暖面露娇羞,用一惯蛮横又娇气的语气道,“姨娘待阿暖这样好,竟不知让阿暖如何是好了。”
沈昭云在旁听得脸色紫青,撕扯着手帕直泛恶心,脑袋匿于朱氏肩膀上的沈昭暖,眼底掠过杀意,垂眸打量自己这一双小手。
老天竟真如此眷顾她,让她重生回来报前世的血海深仇。
这一世,她定要朱氏母子三人,以及赵王付出惨痛的代价!
等着吧朱氏,你所拥有的我沈昭暖都要统统抢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