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医生余生请多指教(舒兮晴萧墨)_舒兮晴萧墨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正在连载中的小说推荐小说《萧医生余生请多指教》,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舒兮晴萧墨,由大神作者“楚蓝”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十岁那年,被父亲送上了飞机,从此她成了被放养的孩子,若不是有楚郁南的陪伴,舒兮晴

小说:萧医生余生请多指教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楚蓝

角色:舒兮晴萧墨

小说《萧医生余生请多指教》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推荐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楚蓝”。文章精彩片段如下:阳光从菱形玻璃窗顶直射而下。光束中。女子戴着搏击手套正对着搏击反应靶练习拳击。“砰——”“砰砰——”“砰——”“砰砰砰——”动作灵活专业,身姿矫健,拳拳有力。汗

评论专区

不可名状的入侵:为什么太监了呢(震声)

传奇经纪人:《传奇经纪人》作者: 巨西城。从经纪人角度看足球,视角独特。看腻了其它同类型的,不妨一试,老作者的书,质量有保障的。完本了。之后有一本《传奇打工者》不如上本书《教练传奇》。

不负如来不负卿: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界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萧医生余生请多指教

第1章 三个条件

阳光从菱形玻璃窗顶直射而下。
光束中。
女子戴着搏击手套正对着搏击反应靶练习拳击。
“砰——” “砰砰——” “砰——” “砰砰砰——” 动作灵活专业,身姿矫健,拳拳有力。
汗。
犹如清晨挂在叶尖的露珠,随着短发发尖的晃动,砸落在拳击台上。
有些越过光洁的额头,沿着精致的眉头,爬过挺翘的鼻梁,有的没入红润的唇角,有的分流而下,汇聚到尖俏的下巴,滑过纤长的天鹅美颈。
细腻的绒毛在汗水的洗礼下,闪动着熠熠的光辉。
那不及盈盈一握的嫩白细腰上,有汗水如蜿蜒的小溪般,顺着马甲线蜿蜒而下,随后消失在…… 锐眸一扫,见陆鸣已经接好电话,红唇微启,“说。”
吐字短促有力。
陆鸣视线瞟了瞟手上刚挂断的电话,终究不敢再耽搁,从暗处走到阳光下。
犹豫了一下,“律师刚打电话来说,您若想继承前夫人在集团内的股份,您必须还得要满足舒董附加的三个条件。”
哈!
果然…… 一个狠心将年幼的女儿扔在国外十二年的父亲,又怎么可能会突然大发慈悲,让她这么容易得到那些股份呢?
女人抿紧的唇瓣微微倾斜,扯出讥讽的弧度。
“砰——” “砰砰——” 每一拳猎猎生风,脚上的动作以排山倒海之势砸向反应靶。
每一拳,每一脚下去,她面前的反应靶都跟着颤三颤。
声声昭显着舒兮晴此刻内心的怒意。
“继续。”
“舒董的条件是您一个月内,必须找到一位学识好,人品好,相貌好的男人把自己给嫁了,否则,前夫人留下的那些股份都将会悉数转入二小姐的名下。”
“什么?”
他们果然好算计!
竟敢将算盘打到她母亲留下的股份上!
她绝不会!
让他们!
如愿!
一抹狠厉的怒意从莹亮的黑眸中炙燃,舒兮晴猛地璇起一条腿。
“砰——” “咔嚓——” “嗯——” 三个声音相继响起。
下一瞬,舒兮晴身体一软,单腿跪俯在拳击台上。
面前的拳击台上,汗珠犹如雨下般砸落。
“舒总。”
陆鸣马上意识到不对劲。
他猛地拉着拳击台上的围绳一跃而上,跑到舒兮晴身旁。
“您怎么样?”
可问出的话,好半晌得不到回应,陆鸣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马上拿出手机,“我叫舒家家庭医生过来给您……” 陆鸣刚解锁手机,调出电话簿。
一只皙白的手拍了过来,手指蜷起,骨节森白。
“不用。”
微颤的嗓音里有着不容置喙的倔强。
陆鸣不明所以地转头。
闯入眼帘的是一张拧成一团的煞白小脸,苍白的唇瓣上,明晰地渗出贝齿紧咬下的血丝印。
陆鸣担忧道,“可是您这样……” “你,一个人,送我,去,医院。”
舒兮晴紧咬牙关,一字一顿。
在她没有拿到母亲留下来的股份,成功进驻集团总部的情况下,她绝对不会让任何人看她的笑话。
她绝对不会让属于母亲的东西再旁落她人之手。
不!
她要将属于她的东西一点一滴地全部夺回来。
 

                       

小说:萧医生余生请多指教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楚蓝

角色:舒兮晴萧墨

小说《萧医生余生请多指教》是一本十分好看的小说推荐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楚蓝”。文章精彩片段如下:阳光从菱形玻璃窗顶直射而下。光束中。女子戴着搏击手套正对着搏击反应靶练习拳击。“砰——”“砰砰——”“砰——”“砰砰砰——”动作灵活专业,身姿矫健,拳拳有力。汗

评论专区

不可名状的入侵:为什么太监了呢(震声)

传奇经纪人:《传奇经纪人》作者: 巨西城。从经纪人角度看足球,视角独特。看腻了其它同类型的,不妨一试,老作者的书,质量有保障的。完本了。之后有一本《传奇打工者》不如上本书《教练传奇》。

不负如来不负卿: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界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萧医生余生请多指教

第1章 三个条件

阳光从菱形玻璃窗顶直射而下。
光束中。
女子戴着搏击手套正对着搏击反应靶练习拳击。
“砰——” “砰砰——” “砰——” “砰砰砰——” 动作灵活专业,身姿矫健,拳拳有力。
汗。
犹如清晨挂在叶尖的露珠,随着短发发尖的晃动,砸落在拳击台上。
有些越过光洁的额头,沿着精致的眉头,爬过挺翘的鼻梁,有的没入红润的唇角,有的分流而下,汇聚到尖俏的下巴,滑过纤长的天鹅美颈。
细腻的绒毛在汗水的洗礼下,闪动着熠熠的光辉。
那不及盈盈一握的嫩白细腰上,有汗水如蜿蜒的小溪般,顺着马甲线蜿蜒而下,随后消失在…… 锐眸一扫,见陆鸣已经接好电话,红唇微启,“说。”
吐字短促有力。
陆鸣视线瞟了瞟手上刚挂断的电话,终究不敢再耽搁,从暗处走到阳光下。
犹豫了一下,“律师刚打电话来说,您若想继承前夫人在集团内的股份,您必须还得要满足舒董附加的三个条件。”
哈!
果然…… 一个狠心将年幼的女儿扔在国外十二年的父亲,又怎么可能会突然大发慈悲,让她这么容易得到那些股份呢?
女人抿紧的唇瓣微微倾斜,扯出讥讽的弧度。
“砰——” “砰砰——” 每一拳猎猎生风,脚上的动作以排山倒海之势砸向反应靶。
每一拳,每一脚下去,她面前的反应靶都跟着颤三颤。
声声昭显着舒兮晴此刻内心的怒意。
“继续。”
“舒董的条件是您一个月内,必须找到一位学识好,人品好,相貌好的男人把自己给嫁了,否则,前夫人留下的那些股份都将会悉数转入二小姐的名下。”
“什么?”
他们果然好算计!
竟敢将算盘打到她母亲留下的股份上!
她绝不会!
让他们!
如愿!
一抹狠厉的怒意从莹亮的黑眸中炙燃,舒兮晴猛地璇起一条腿。
“砰——” “咔嚓——” “嗯——” 三个声音相继响起。
下一瞬,舒兮晴身体一软,单腿跪俯在拳击台上。
面前的拳击台上,汗珠犹如雨下般砸落。
“舒总。”
陆鸣马上意识到不对劲。
他猛地拉着拳击台上的围绳一跃而上,跑到舒兮晴身旁。
“您怎么样?”
可问出的话,好半晌得不到回应,陆鸣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马上拿出手机,“我叫舒家家庭医生过来给您……” 陆鸣刚解锁手机,调出电话簿。
一只皙白的手拍了过来,手指蜷起,骨节森白。
“不用。”
微颤的嗓音里有着不容置喙的倔强。
陆鸣不明所以地转头。
闯入眼帘的是一张拧成一团的煞白小脸,苍白的唇瓣上,明晰地渗出贝齿紧咬下的血丝印。
陆鸣担忧道,“可是您这样……” “你,一个人,送我,去,医院。”
舒兮晴紧咬牙关,一字一顿。
在她没有拿到母亲留下来的股份,成功进驻集团总部的情况下,她绝对不会让任何人看她的笑话。
她绝对不会让属于母亲的东西再旁落她人之手。
不!
她要将属于她的东西一点一滴地全部夺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