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寄声程先生)程寄声余穗小说全文免费阅读_(程寄声程先生)全文阅读

无广告版本的现代言情《程寄声余穗小说》,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程寄声程先生,是作者“程寄声”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程寄声聊起来视线落到我脸上:「你有兴趣?」「那当然啊,你是不知道以后房价有多恐怖」想到以后飞速疯涨的地价房价,现在还是白菜价,我却仍然没钱买真有种亲眼目睹巨大财富从眼前溜走的既视感,心痛得捶胸顿足:「我可真是个小废物」…

小说:程寄声余穗小说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程寄声

角色:程寄声程先生

相处的时间长了,我开玩笑问:你该不会是个厨师吧?程寄声否认:闲得时间长,慢慢就成了习惯。我懵懵懂懂试着去理解,在他匮乏且平静的生活里,他也在寻找可消磨时间的事,努力地支撑起生命的长度。深陷在泥沼里的人,试图在黑暗中抓取一束光。这个认知,让我日渐难过。我们以一种又奇怪又默契的方式生活,早晨他准备早餐会邀请我一起,晚饭也习惯地等我,偶尔他兴致来了会陪着我看上一会儿电视,一起说几句无关痛痒的话

评论专区

驱魔人:还不错,可以看看

无限之蛇:脑洞污的不要不要的,大概是写小黄文的出身

大宋有种:看了第一章,太智障了,没去当成妖怪附体泼粪便已经很好了。

程寄声余穗小说

程寄声余穗小说第9章  

相处的时间长了,我开玩笑问:你该不会是个厨师吧?
程寄声否认:闲得时间长,慢慢就成了习惯。
我懵懵懂懂试着去理解,在他匮乏且平静的生活里,他也在寻找可消磨时间的事,努力地支撑起生命的长度。
深陷在泥沼里的人,试图在黑暗中抓取一束光。
这个认知,让我日渐难过。
我们以一种又奇怪又默契的方式生活,早晨他准备早餐会邀请我一起,晚饭也习惯地等我,偶尔他兴致来了会陪着我看上一会儿电视,一起说几句无关痛痒的话。
有时我得空,也会窝在他的书房里百无聊赖地翻他巨大书架上的藏书。
程寄声是个极宽容的人,由着我折腾他昂贵的藏书。
或许他确实也挺闲,在我偷偷计算着他这些藏书值多少钱的时候,他在一旁专心地鼓捣起了那条金链子。
别说,这人做事挺有恒心。
硬生生翻阅书籍钻研出一套法子,不仅把造型土气的金链子给熔了,还琢磨着要重新打造出新的花样。
我对他的乐趣不是很感冒,只觉得他很闲。
顺带着开玩笑挤兑他:你这是准备进军黄金市场大展拳手了?
还在学习。
程寄声谦逊笑笑,不过也可以试试,如果有机会的话。
那你还不如买房买地。
程寄声聊起来视线落到我脸上:你有兴趣?
那当然啊,你是不知道以后房价有多恐怖。
想到以后飞速疯涨的地价房价,现在还是白菜价,我却仍然没钱买。
真有种亲眼目睹巨大财富从眼前溜走的既视感,心痛得捶胸顿足:我可真是个小废物。
别人穿越逆天改命走上人生巅峰,我穿越了还是纯纯大穷逼。
狗见了都要落泪,造孽。
程寄声轻扯嘴角,拉开身前抽屉,拿出一本存折推到我跟前:喜欢就买。

                       

小说:程寄声余穗小说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程寄声

角色:程寄声程先生

相处的时间长了,我开玩笑问:你该不会是个厨师吧?程寄声否认:闲得时间长,慢慢就成了习惯。我懵懵懂懂试着去理解,在他匮乏且平静的生活里,他也在寻找可消磨时间的事,努力地支撑起生命的长度。深陷在泥沼里的人,试图在黑暗中抓取一束光。这个认知,让我日渐难过。我们以一种又奇怪又默契的方式生活,早晨他准备早餐会邀请我一起,晚饭也习惯地等我,偶尔他兴致来了会陪着我看上一会儿电视,一起说几句无关痛痒的话

评论专区

驱魔人:还不错,可以看看

无限之蛇:脑洞污的不要不要的,大概是写小黄文的出身

大宋有种:看了第一章,太智障了,没去当成妖怪附体泼粪便已经很好了。

程寄声余穗小说

程寄声余穗小说第9章  

相处的时间长了,我开玩笑问:你该不会是个厨师吧?
程寄声否认:闲得时间长,慢慢就成了习惯。
我懵懵懂懂试着去理解,在他匮乏且平静的生活里,他也在寻找可消磨时间的事,努力地支撑起生命的长度。
深陷在泥沼里的人,试图在黑暗中抓取一束光。
这个认知,让我日渐难过。
我们以一种又奇怪又默契的方式生活,早晨他准备早餐会邀请我一起,晚饭也习惯地等我,偶尔他兴致来了会陪着我看上一会儿电视,一起说几句无关痛痒的话。
有时我得空,也会窝在他的书房里百无聊赖地翻他巨大书架上的藏书。
程寄声是个极宽容的人,由着我折腾他昂贵的藏书。
或许他确实也挺闲,在我偷偷计算着他这些藏书值多少钱的时候,他在一旁专心地鼓捣起了那条金链子。
别说,这人做事挺有恒心。
硬生生翻阅书籍钻研出一套法子,不仅把造型土气的金链子给熔了,还琢磨着要重新打造出新的花样。
我对他的乐趣不是很感冒,只觉得他很闲。
顺带着开玩笑挤兑他:你这是准备进军黄金市场大展拳手了?
还在学习。
程寄声谦逊笑笑,不过也可以试试,如果有机会的话。
那你还不如买房买地。
程寄声聊起来视线落到我脸上:你有兴趣?
那当然啊,你是不知道以后房价有多恐怖。
想到以后飞速疯涨的地价房价,现在还是白菜价,我却仍然没钱买。
真有种亲眼目睹巨大财富从眼前溜走的既视感,心痛得捶胸顿足:我可真是个小废物。
别人穿越逆天改命走上人生巅峰,我穿越了还是纯纯大穷逼。
狗见了都要落泪,造孽。
程寄声轻扯嘴角,拉开身前抽屉,拿出一本存折推到我跟前:喜欢就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