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晚晚谢观忱《穿书:总裁哭着说冤种夫人太蛊了》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_(顾晚晚谢观忱)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穿书:总裁哭着说冤种夫人太蛊了》目前已经全面完结,顾晚晚谢观忱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Tow5”创作的主要内容有:【腹黑怕黑犬系总裁×东北搞笑小苗女】
(穿书+甜虐+追妻火葬场+双洁+救赎+蛊)
顾晚晚一个蛊女竟然是被自己养的蛊咬了穿进了一本虐文!
别人穿书好歹有上帝视角,可她一个只看了简介和前几章的人竟然也穿书了!
为了活着找到回去的方法,江书奈哭着喊着要离婚,
和自作多情总裁被困农村,小蛊女开拖拉机,摸鱼掏鸟,自己在外面吃的酒足饭饱
自作多情总裁:“我怎么能让自己的女人吃不饱穿不暖,还要为我找吃的呢!”

小说:穿书:总裁哭着说冤种夫人太蛊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Tow5

角色:顾晚晚谢观忱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Tow5”的新书《穿书:总裁哭着说冤种夫人太蛊了》,这是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本书的精彩内容:“谢观忱!求求你和我离婚吧,我真的不知道和高灵清骨髓配型成功的人是谁。”别墅里,顾晚晚侧坐在地上,波浪般的长发凌乱的披散着,伸着一双白皙的手去抓谢观忱的裤腿。离婚,这是顾晚晚穿进这本虐文以来说的最多的一句话!这别墅里谁都知道顾家小姐成为丧家犬后怎么用尽手段嫁给谢观忱的。如今倒是稀罕了,天天喊着要离婚,蓬头垢面的丝毫没有当初的气宇。谢观忱对顾晚晚也是嫌恶的紧,皱了皱眉头,避开顾晚晚的手,那样子就像是躲避一条在泥潭里打了滚的狗……

评论专区

网游之独步武侠:龙空榜单现在水分比起点还高,不知道这么一本书怎么会推荐上来的

爸这好像是北宋:这书,言谈口吻都是满清以后的北京人……全是“合着”,“您”等一口京片子。

我被迫挖了邪神的墙脚:主角很弱但很会搞事情,坑过各路大佬还逍遥法外。各种想骚操作苟活,真心顽强。

穿书:总裁哭着说冤种夫人太蛊了

《穿书:总裁哭着说冤种夫人太蛊了》精彩片段

第一章:开局干掉白月光?

“谢观忱!求求你和我离婚吧,我真的不知道和高灵清骨髓配型成功的人是谁。”

别墅里,

顾晚晚侧坐在地上,波浪般的长发凌乱的披散着,伸着一双白皙的手去抓谢观忱的裤腿。

离婚,这是顾晚晚穿进这本虐文以来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这别墅里谁都知道顾家小姐成为丧家犬后怎么用尽手段嫁给谢观忱的。

如今倒是稀罕了,天天喊着要离婚,蓬头垢面的丝毫没有当初的气宇。

谢观忱对顾晚晚也是嫌恶的紧,皱了皱眉头,避开顾晚晚的手,

那样子就像是躲避一条在泥潭里打了滚的狗。

顾晚晚扑了个空,手肘狠狠的磕在大理石地板上,却还挪着身子爬向谢观忱。

“按住。”

谢观忱眯着眸子,修长的手指弹了弹烟灰,低沉的声音。

两名黑衣大汉顿时应声而上,粗鲁的把顾晚晚拖离谢观忱身边,

顾晚晚身体瘦弱娇小,这些常年在谢观忱身边的保镖个个膀大腰圆,五大三粗,对人是下狠手!

就算是面对着谢家少奶奶那也是手下不留情的。

他们像是制服歹徒一般,擒着顾晚晚的手,两个大汉用手肘将顾晚晚按在地上。

只听见咯吱——

像是骨头断掉的声音

顾晚晚疼的豆大的泪止不住的砸在地上

谢观忱却还只觉得又是她的把戏。

踏踏——

顾晚晚被按着头,她的视线里只看见一双黑色漆皮皮鞋。

皮鞋的主人蹲下身来,

大手捏住顾晚晚的脸向上抬,相互制衡的力让顾晚晚难受的紧。

谢观忱看着眼前的女人,不屑的冷笑一声。

好看的眸子充满血丝,

恨意不说都已经从眼里流出,豆大的泪珠往下掉落,却还咬着牙不喊一声。

“平时装的温柔顺从,现在宁愿看着你妹妹死也不愿意说出匹配的骨髓源,你别忘了当初答应你嫁进来的条件。”

谢观忱低沉着声音,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却又带着一些隐忍,

他果真是爱惨了白月光,

书里写,谢观忱性子沉重,气质极冷,做事杀伐决断

现下却压抑自己的情绪到快要爆炸,

他恨不得想杀了顾晚晚,又怕顾晚晚死了救不了高灵清。

顾晚晚看着眼前的男人,她笑出来声,她笑这具身体的原主人用尽手段竟是为嫁给这样一个男人。

是的,顾晚晚穿书了,她一个湘西苗寨蛊女竟然是被自己养的情人蛊,蛊虫咬了一口而穿书的,

穿的还是自己只看了前三章和结尾的虐文!

结尾原身还挂掉了!!这简直是地狱穿书模式嘛!

穿来这段时间,顾晚晚忍气吞声,软硬兼施求离婚,

她的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回家,她无法想象奶奶此刻的心情,

她要忍,要顺从,要活着找到回去的办法。

可即使信念如此,顾晚晚还是笑原身的不值得。

顾晚晚的笑刺痛了谢观忱,谢观忱周遭环绕着危险的气息,气氛像是降到了冰点。

谁不知道谢观忱这个活阎王的手段,佣人们也忍不住为顾晚晚捏了一把汗。

“你笑什么。”

谢观忱低沉阴郁的嗓音响起,没有刚才的隐忍,却还多了些危险的气息。

顾晚晚也是被逼到这份儿上了,怒气上头,既然注定要死在这里,那她何不活的快活些!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为原身,也为她自己,顾晚晚毫无顾忌。

“你救不了高灵清,我知道和高林清匹配的骨髓源,我不告诉你!高灵清不配。”

顾晚晚狼狈的伏在地上,

海藻般的卷发凌乱又毛躁,像个鸡窝一般,手上,腿上全是淤青,半点没有豪门千金的样子。

她肆意的宣泄自己的情绪。

佣人们被顾晚晚的话惊的一声冷汗,就连黑衣大汉也不由的偷瞄谢观忱的脸色。

谢观忱听完顾晚晚的话,额头青筋暴露,眸子里像是有火

可一瞬间又冷了下来,唇角勾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他松开顾晚晚,又躺回沙发里,

点燃一支烟,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一份文件扔到顾晚晚面前。

是离婚协议

“伺候你们夫人签了吧。”

哪里用人强迫,得到自由后的顾晚晚爬着过去抓起笔就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可看到离婚协议下的文件后,顾晚晚呆了。

身后的两个大汉也露出了难为的神情。

“少爷……这……”

“这就是我和你离婚的条件。”

顾晚晚顿了顿,毅然在第二份文件上签下了名字。

“我可以走了吗。”

忽然,一西装男子着急忙慌的跑了进来,站在谢观忱的身旁,结结巴巴。

“说。”

“少……少爷,高小姐没了!!”

“什么!!”顾晚晚发出惊讶的声音。

怎么可能,她记忆中白月光在后面几章都出现过呢!

怎么会没了!

这是证明我是能改变小说的吗?

“高小姐在医院突然面色青黄,腹痛难忍,全身疼痛,症状很奇怪,医院也查不出是什么问题,没几个小时人就没了……”

男人瞄见谢观忱铁青的脸,说话声音逐渐消失。

面色青黄,身体各处疼痛……还查不出缘由

是蛊!!

作为蛊女,顾晚晚对蛊术的敏锐度还是很高的,

虽说上大学几年少有碰蛊,但还是从男人的描述中察觉到了这件事的不简单。

不过是谁下的蛊呢?难道是原身?

不会牵连我吧?

得知高灵清离世的消息,谢观忱也顾不上顾晚晚,火急火燎的朝医院奔去。

谢观忱一行人散去,只留下在地上狼狈的顾晚晚,和周围议论纷纷的佣人。

顾晚晚不管,

她将离婚协议揣进怀里,只要能离开这个虎狼窝,她也不在乎别人怎么说。

“夫人,你没事吧?你的手……”平时照顾顾晚晚的佣人,驱散人群,上前搀扶起顾晚晚。

顾晚晚摆摆手,拍了拍裙角,

刚刚被擒的手,

这会儿已经有些无力发抖,白皙的皮肤上还显现出青紫的淤青。

活动了一下手臂,感觉应该是没断。

不过顾晚晚倒不是很在意这件事,

穿来这段时间,顾晚晚死皮赖脸的求谢观忱和自己离婚,

被他身边的保镖拖的拽的,弄的一身伤。

但是只要能活着离开,这点伤算什么。

“赵姐,我叫你给我打听的,打听到了吗?”

佣人东张西望一番,神神秘秘的附在顾晚晚耳边低语了些什么,又露出为难的神情。

“夫人,要不就算了吧,要是让少爷知道了,又得难为您了。”

“婚都离了,我还怕他?”

“那这些证据和离婚起诉书还用吗?”

顾晚晚接过材料收了起来

“既然已经离婚了,这也用不上了,你先替我收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