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云岫余温辞《任由她在他的世界里肆意欢笑》_(任由她在他的世界里肆意欢笑)完整版免费阅读

主角苏云岫余温辞的现代言情小说《任由她在他的世界里肆意欢笑》,文章正在积极地连载中,小说原创作者叫做“沐沐硒”,故事无删减版本非常适合品读,文章简介如下:大一那年,她爱上了许慕,在他的主动追求下,两人在大二便确定了关系整整四年时间,

小说:任由她在他的世界里肆意欢笑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沐沐硒

角色:苏云岫余温辞

现代言情小说《任由她在他的世界里肆意欢笑》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沐沐硒”。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最近洛城的天气说变就变。上午还是大晴天,这会儿便已经是风雨交加,苏云岫哪怕是站在屋檐下裙摆都被雨水沾湿。站在舞蹈室门口,不少同事都已经下班了,唯独她一人撑着伞还站在门口,一袭白色长裙随风舞动。女孩儿五官精致,面容由平静渐渐变得有些焦虑,尤其是这雨越下越大,丝毫也没有停止的征兆,握着手机一遍又一遍的拨通男友的电话,直到第五次就在她准备放弃当得时候,电话被人接通。“喂,岫岫,抱歉,我刚出公司,这就来接你,在等我十分钟,十分钟左右可以到”

评论专区

四合院:从傻柱邻居开始:有趣

觉醒,我的时代:虽然有一些不合理的地方,但是感觉把民国时期的气质写的很好,部分地方能给我触动。

嫡子难为:可以重复看的小说,情节有趣,不是简单的嫡子庶子主母小妾宅斗的文,有有趣的地方也有泪点

任由她在他的世界里肆意欢笑

第1章 相册里的女生

最近洛城的天气说变就变。
上午还是大晴天,这会儿便已经是风雨交加,苏云岫哪怕是站在屋檐下裙摆都被雨水沾湿。
站在舞蹈室门口,不少同事都已经下班了,唯独她一人撑着伞还站在门口,一袭白色长裙随风舞动。
女孩儿五官精致,面容由平静渐渐变得有些焦虑,尤其是这雨越下越大,丝毫也没有停止的征兆,握着手机一遍又一遍的拨通男友的电话,直到第五次就在她准备放弃当得时候,电话被人接通。
“喂,岫岫,抱歉,我刚出公司,这就来接你,在等我十分钟,十分钟左右可以到”。
从他公司到这边确实只要十几分钟就可以到,苏云岫耐着性子应下:“好”。
“嗯,乖,我现在已经到地下车库了”。
“好,路上小心”。
她如往常一样细心嘱咐。
“知道了,那我先挂了”。
许慕挂断电话后,发动车子离开。
苏云岫站在门口,湿掉的裙摆贴合在肌肤上带着凉意有些不舒服,这才刚入夏风风吹来有些冷,她收起伞想了想还是重新回了舞蹈机构坐在大厅的休息区。
“哥哥,她长得好像你手机相册里的那女生”。
周围本就安静,这一句话被苏云岫原封不动的听进了耳中。
小鹿般的眼眸,望向声音来源,男人温柔清冷的面容映入眼帘,轮廓线条流畅,不看脸这高挺的身姿就足以引人注意,他的手牵着一名女孩儿,五官细看有些相似,大眼睛天真无邪带着探究的看着她。
男人似乎也没想到女孩儿会这么说,微微一怔,下意识顺着女孩儿指着的方向看过去。
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苏云岫认出了他。
大学时期的风云人物余温辞,只要是他的出现必定会吸引无数少女目光。
他待人温和有力有度,面对告白者他不留余地的拒绝不给对方留有念想的机会,也不知道这样的高岭之花会被什么样的女生给收服。
熟人见面,以至于苏云岫都忘记了刚才那女孩儿说了什么话,大脑一时间有些短路,明明没做什么亏心事儿,被人这么盯着尴尬得不知道说什么。
“好久不见”。
余温辞温和一笑,淡定地打招呼。
苏云岫没想到这位大佬还认识自己,毕竟俩人只合作过几次学校晚会的主持活动,其余时候压根没什么见面的机会,只有在图书馆的时候偶遇过几次也不是特别熟悉。
“好久不见,余学长”。
毕业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碰见,男人变化不大,随着时间的沉淀,浑身上下看起来比大学时更加成熟稳重。
看他样子应该是妹妹在这边学习兴趣班,所以他来接人。
“没想到你还认识我”。
他似乎有些意外,眉梢微扬:“外面雨下这么大,没开车吗?”
她摇头:“没有,所以在等我男朋友”。
大学时,余温辞和苏云岫凭借高颜值在再加上几次的合作,成功收获了一批颜值CP粉,大家都以为这俩人有戏,没想到半路杀出个许慕将小姑娘给拿下,心中CP破灭,当时有不少人都觉得可惜。
好好的白菜就这么被人给摘下了。
余温辞心中一颤,旁边的余梓桐却下意识倒吸一口凉气,怒瞪他:“哥哥!
你能别捏我这么用力吗?”
她也不明白没什么刚刚还好好的人,突然这么用力捏她手。
“好痛,哥手下留情,我的骨头要捏碎了!”
她迫切的想要把手解救出来,甩着手动作有些滑稽,也不知道做错啥了,她这位亲哥突然这么用力的捏自己。
苏云岫憋住不笑。
余温辞说了声对不起,刚才他没控制好情绪,向来风轻云淡的人,这会儿心里有些恼怒。
许慕这人居然让她一个人在这里等,他不知道女孩儿在这里等了多久,看她强颜欢笑的模样,心想估计也等得有一会儿了。
这样的男朋友有啥用?
余温辞眼底情绪复杂,克制住眼底翻腾的情绪。
“对不起没有用,你看都红了,我要喝奶茶,只有这个才能安慰我受伤的心灵”。
“好”。
他伸手揉着她的头发,颇有点顺毛的感觉。
“耶!
那我们赶紧回家吧,至于奶茶等天气好的时候,哥哥补给我”。
余梓桐拉着他想回家,练了一下午的钢琴,她只想回去瘫在沙发上休息。
“嗯”。
余温辞应下。
余梓桐之所以这么着急走是因为心里有些好奇,想拉着哥哥赶紧到没人的地方问清楚。
对着漂亮姐姐露出灿烂的笑容,挥手道别:“姐姐那我们先走了”。
苏云岫和他们挥手告别,完全没注意刚才男人一闪而过的情绪。
余梓桐大大咧咧,藏不住事儿,走的时候也缠着余温辞问东问西,隐约中又听到了几个字眼。
什么相册?
照片里的姐姐?
声音渐行渐远,苏云岫也没听清楚。
算了。
人家大佬的事情她还是少好奇吧。
外面的雨由大转小,苏云岫看了一眼时间,已经远远过了十分钟,半个小时过去,外面车来车往,始终不见熟悉的那辆。
给他打电话没人接,苏云岫泄气般的继续趴在桌子上,指尖微动点开游戏。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女孩儿已经不记得自己玩了几局消消乐了,脸上没了笑容,正想着自己是不是可以再开一局农药时,门口停下一辆黑色的车子。
许慕撑着伞从车上下来,她的视力很好,透过半截车窗好像还看到了后座有个人影。
“岫岫,我来了”。
“怎么这么久?”
苏云岫收起手机随口一问,压下情绪,声音里夹裹着疲倦:“是路上发生事情了吗?”
按时间推算,不可能这么久才来,蜗牛爬都能爬到更别提他还开着车。
没想到这话听在许慕耳中就变了味道。
再看她紧绷的脸上没有往日的笑容,也没有扑过来抱住他,更加确信她这是生气了。
“出了点状况,接到荣阿姨的电话,说宋允在银泰百货商场没法回去让我接,你也知道我们两家是世交,不好拂了她的面子”。
苏云岫心底情绪低到了谷底,垂着头看着脚尖的位置有些闷闷不乐:“所以你是先丢下我,去接她了?”
宋允和她明明她更近一点,完全可以先来接她,在一起去接宋允,可偏偏许慕先选择了宋允,苏云岫垂下眼眸,鼻尖一阵酸涩感来袭,心底浮现出失望和难受。
他们是青梅竹马,家庭背景旗鼓相当,这段感情横在中间像是一条鸿沟,再加上许慕妈妈一直想撮合他们在一起,好歹是自己男朋友,苏云岫要说完全不在意那肯定是假的。
许慕知道是自己不对,揉着她脑袋,柔声安慰:“好啦!
别生气了,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忙,都没好好陪你,等手头的工作快要结束了,挑个你我都有空的一天,你想去哪里玩都陪你去”。
苏云岫抬头认真的看着他眼神中有着期待,却又无法确定他说的这句话是真是假。
之前有几次也是如此,约会进行到一半一个电话就把他喊走了。
她也不过是小姑娘,也会期待一些浪漫的约会,许慕工作忙她可以理解,却不代表心底就没有期望落空的失落感。
许慕似乎是想起了之前也是这么信誓旦旦保证,可是结果呢?
摸了摸鼻子,掩饰尴尬。
“不相信我?
要不我发个誓?”
苏云岫赶紧摇头:“没有,还不至于发誓”。
心里隐隐中又有了期盼。
有些事情多说无意,只有做到了才能证明,许慕也清楚这个道理。
他接过包将伞撑开,搂着她的肩膀:“走吧”。
苏云岫跟在旁边,打开副驾驶的门进去,后座的宋允笑着对她打了声招呼。
苏云岫不冷不淡的点头,算是回应。
也许是因为许慕在,宋允今天有所收敛,她表露出人畜无害的模样和她聊包包首饰之类的东西,说的品牌都是耳熟能详的大牌。
话里话外仿佛都在暗示她,这段感情上,她和许慕之间的差距太大,她配不上许慕。
苏云岫已经很累了强撑着意志,许慕还在旁边,她时不时的还得回应这位大小姐的话,他们好歹是从小到大的朋友,她不想让许慕夹在中间为难。
宋允说累了,也没得到她多余的反应,也有些不满。
这人怎么跟个木头一样无趣。
在看她今天的穿着,虽然好看但都是平价为主的牌子,哪里比得上她,灰姑娘想变成白天鹅也得看自己配不配。
宋允从圈子里好朋友的嘴里知道许慕和苏云岫在一起是为了什么,所以她才能这么淡定和无所谓,反正到头来许慕身边只会是她,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何必在意这么一朝一夕。
她在心里揣摩着,哪里知道苏云岫并不是没反应,不过就是懒得搭理她而已。
她可没忘记之前单独相处的时候,她对自己说过的话,此刻能心平气和的和她交谈也不过也是因为许慕在而已。
面对宋允这样有小公主脾气的人,苏云岫没太多精力应付,越是这样的人,就越应该无视,不然对方都能在头上蹦迪了。
 

                       

小说:任由她在他的世界里肆意欢笑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沐沐硒

角色:苏云岫余温辞

现代言情小说《任由她在他的世界里肆意欢笑》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沐沐硒”。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最近洛城的天气说变就变。上午还是大晴天,这会儿便已经是风雨交加,苏云岫哪怕是站在屋檐下裙摆都被雨水沾湿。站在舞蹈室门口,不少同事都已经下班了,唯独她一人撑着伞还站在门口,一袭白色长裙随风舞动。女孩儿五官精致,面容由平静渐渐变得有些焦虑,尤其是这雨越下越大,丝毫也没有停止的征兆,握着手机一遍又一遍的拨通男友的电话,直到第五次就在她准备放弃当得时候,电话被人接通。“喂,岫岫,抱歉,我刚出公司,这就来接你,在等我十分钟,十分钟左右可以到”

评论专区

四合院:从傻柱邻居开始:有趣

觉醒,我的时代:虽然有一些不合理的地方,但是感觉把民国时期的气质写的很好,部分地方能给我触动。

嫡子难为:可以重复看的小说,情节有趣,不是简单的嫡子庶子主母小妾宅斗的文,有有趣的地方也有泪点

任由她在他的世界里肆意欢笑

第1章 相册里的女生

最近洛城的天气说变就变。
上午还是大晴天,这会儿便已经是风雨交加,苏云岫哪怕是站在屋檐下裙摆都被雨水沾湿。
站在舞蹈室门口,不少同事都已经下班了,唯独她一人撑着伞还站在门口,一袭白色长裙随风舞动。
女孩儿五官精致,面容由平静渐渐变得有些焦虑,尤其是这雨越下越大,丝毫也没有停止的征兆,握着手机一遍又一遍的拨通男友的电话,直到第五次就在她准备放弃当得时候,电话被人接通。
“喂,岫岫,抱歉,我刚出公司,这就来接你,在等我十分钟,十分钟左右可以到”。
从他公司到这边确实只要十几分钟就可以到,苏云岫耐着性子应下:“好”。
“嗯,乖,我现在已经到地下车库了”。
“好,路上小心”。
她如往常一样细心嘱咐。
“知道了,那我先挂了”。
许慕挂断电话后,发动车子离开。
苏云岫站在门口,湿掉的裙摆贴合在肌肤上带着凉意有些不舒服,这才刚入夏风风吹来有些冷,她收起伞想了想还是重新回了舞蹈机构坐在大厅的休息区。
“哥哥,她长得好像你手机相册里的那女生”。
周围本就安静,这一句话被苏云岫原封不动的听进了耳中。
小鹿般的眼眸,望向声音来源,男人温柔清冷的面容映入眼帘,轮廓线条流畅,不看脸这高挺的身姿就足以引人注意,他的手牵着一名女孩儿,五官细看有些相似,大眼睛天真无邪带着探究的看着她。
男人似乎也没想到女孩儿会这么说,微微一怔,下意识顺着女孩儿指着的方向看过去。
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苏云岫认出了他。
大学时期的风云人物余温辞,只要是他的出现必定会吸引无数少女目光。
他待人温和有力有度,面对告白者他不留余地的拒绝不给对方留有念想的机会,也不知道这样的高岭之花会被什么样的女生给收服。
熟人见面,以至于苏云岫都忘记了刚才那女孩儿说了什么话,大脑一时间有些短路,明明没做什么亏心事儿,被人这么盯着尴尬得不知道说什么。
“好久不见”。
余温辞温和一笑,淡定地打招呼。
苏云岫没想到这位大佬还认识自己,毕竟俩人只合作过几次学校晚会的主持活动,其余时候压根没什么见面的机会,只有在图书馆的时候偶遇过几次也不是特别熟悉。
“好久不见,余学长”。
毕业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碰见,男人变化不大,随着时间的沉淀,浑身上下看起来比大学时更加成熟稳重。
看他样子应该是妹妹在这边学习兴趣班,所以他来接人。
“没想到你还认识我”。
他似乎有些意外,眉梢微扬:“外面雨下这么大,没开车吗?”
她摇头:“没有,所以在等我男朋友”。
大学时,余温辞和苏云岫凭借高颜值在再加上几次的合作,成功收获了一批颜值CP粉,大家都以为这俩人有戏,没想到半路杀出个许慕将小姑娘给拿下,心中CP破灭,当时有不少人都觉得可惜。
好好的白菜就这么被人给摘下了。
余温辞心中一颤,旁边的余梓桐却下意识倒吸一口凉气,怒瞪他:“哥哥!
你能别捏我这么用力吗?”
她也不明白没什么刚刚还好好的人,突然这么用力捏她手。
“好痛,哥手下留情,我的骨头要捏碎了!”
她迫切的想要把手解救出来,甩着手动作有些滑稽,也不知道做错啥了,她这位亲哥突然这么用力的捏自己。
苏云岫憋住不笑。
余温辞说了声对不起,刚才他没控制好情绪,向来风轻云淡的人,这会儿心里有些恼怒。
许慕这人居然让她一个人在这里等,他不知道女孩儿在这里等了多久,看她强颜欢笑的模样,心想估计也等得有一会儿了。
这样的男朋友有啥用?
余温辞眼底情绪复杂,克制住眼底翻腾的情绪。
“对不起没有用,你看都红了,我要喝奶茶,只有这个才能安慰我受伤的心灵”。
“好”。
他伸手揉着她的头发,颇有点顺毛的感觉。
“耶!
那我们赶紧回家吧,至于奶茶等天气好的时候,哥哥补给我”。
余梓桐拉着他想回家,练了一下午的钢琴,她只想回去瘫在沙发上休息。
“嗯”。
余温辞应下。
余梓桐之所以这么着急走是因为心里有些好奇,想拉着哥哥赶紧到没人的地方问清楚。
对着漂亮姐姐露出灿烂的笑容,挥手道别:“姐姐那我们先走了”。
苏云岫和他们挥手告别,完全没注意刚才男人一闪而过的情绪。
余梓桐大大咧咧,藏不住事儿,走的时候也缠着余温辞问东问西,隐约中又听到了几个字眼。
什么相册?
照片里的姐姐?
声音渐行渐远,苏云岫也没听清楚。
算了。
人家大佬的事情她还是少好奇吧。
外面的雨由大转小,苏云岫看了一眼时间,已经远远过了十分钟,半个小时过去,外面车来车往,始终不见熟悉的那辆。
给他打电话没人接,苏云岫泄气般的继续趴在桌子上,指尖微动点开游戏。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女孩儿已经不记得自己玩了几局消消乐了,脸上没了笑容,正想着自己是不是可以再开一局农药时,门口停下一辆黑色的车子。
许慕撑着伞从车上下来,她的视力很好,透过半截车窗好像还看到了后座有个人影。
“岫岫,我来了”。
“怎么这么久?”
苏云岫收起手机随口一问,压下情绪,声音里夹裹着疲倦:“是路上发生事情了吗?”
按时间推算,不可能这么久才来,蜗牛爬都能爬到更别提他还开着车。
没想到这话听在许慕耳中就变了味道。
再看她紧绷的脸上没有往日的笑容,也没有扑过来抱住他,更加确信她这是生气了。
“出了点状况,接到荣阿姨的电话,说宋允在银泰百货商场没法回去让我接,你也知道我们两家是世交,不好拂了她的面子”。
苏云岫心底情绪低到了谷底,垂着头看着脚尖的位置有些闷闷不乐:“所以你是先丢下我,去接她了?”
宋允和她明明她更近一点,完全可以先来接她,在一起去接宋允,可偏偏许慕先选择了宋允,苏云岫垂下眼眸,鼻尖一阵酸涩感来袭,心底浮现出失望和难受。
他们是青梅竹马,家庭背景旗鼓相当,这段感情横在中间像是一条鸿沟,再加上许慕妈妈一直想撮合他们在一起,好歹是自己男朋友,苏云岫要说完全不在意那肯定是假的。
许慕知道是自己不对,揉着她脑袋,柔声安慰:“好啦!
别生气了,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忙,都没好好陪你,等手头的工作快要结束了,挑个你我都有空的一天,你想去哪里玩都陪你去”。
苏云岫抬头认真的看着他眼神中有着期待,却又无法确定他说的这句话是真是假。
之前有几次也是如此,约会进行到一半一个电话就把他喊走了。
她也不过是小姑娘,也会期待一些浪漫的约会,许慕工作忙她可以理解,却不代表心底就没有期望落空的失落感。
许慕似乎是想起了之前也是这么信誓旦旦保证,可是结果呢?
摸了摸鼻子,掩饰尴尬。
“不相信我?
要不我发个誓?”
苏云岫赶紧摇头:“没有,还不至于发誓”。
心里隐隐中又有了期盼。
有些事情多说无意,只有做到了才能证明,许慕也清楚这个道理。
他接过包将伞撑开,搂着她的肩膀:“走吧”。
苏云岫跟在旁边,打开副驾驶的门进去,后座的宋允笑着对她打了声招呼。
苏云岫不冷不淡的点头,算是回应。
也许是因为许慕在,宋允今天有所收敛,她表露出人畜无害的模样和她聊包包首饰之类的东西,说的品牌都是耳熟能详的大牌。
话里话外仿佛都在暗示她,这段感情上,她和许慕之间的差距太大,她配不上许慕。
苏云岫已经很累了强撑着意志,许慕还在旁边,她时不时的还得回应这位大小姐的话,他们好歹是从小到大的朋友,她不想让许慕夹在中间为难。
宋允说累了,也没得到她多余的反应,也有些不满。
这人怎么跟个木头一样无趣。
在看她今天的穿着,虽然好看但都是平价为主的牌子,哪里比得上她,灰姑娘想变成白天鹅也得看自己配不配。
宋允从圈子里好朋友的嘴里知道许慕和苏云岫在一起是为了什么,所以她才能这么淡定和无所谓,反正到头来许慕身边只会是她,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何必在意这么一朝一夕。
她在心里揣摩着,哪里知道苏云岫并不是没反应,不过就是懒得搭理她而已。
她可没忘记之前单独相处的时候,她对自己说过的话,此刻能心平气和的和她交谈也不过也是因为许慕在而已。
面对宋允这样有小公主脾气的人,苏云岫没太多精力应付,越是这样的人,就越应该无视,不然对方都能在头上蹦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