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钺宋菱容《重生后她成了作精太子妃》_重生后她成了作精太子妃全本阅读

萧钺宋菱容是现代言情《重生后她成了作精太子妃》中的主要人物,梗概:正所谓生意场如战场,作为生意场上的“女战神”,因为嫁给了渣男,引狼入室,最终落得

小说:重生后她成了作精太子妃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月桂叶

角色:萧钺宋菱容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重生后她成了作精太子妃》,作者是“月桂叶”。本书精彩片段:炉里的熏烟发出袅袅的烟气,但是掩盖不住房间弥漫着苦涩的药味。古色古香的窗花点缀着几只喜鹊,古朝的花瓶里浅浅的插着几只梅花。仅仅一眼,便能看出房间的女主人是个什么样的性格。“咳咳……”重重的帘子里透出几声咳嗽,看不清楚里面的人,但是不难从声音里听出此人的病容憔悴。“嘎吱

评论专区

我乃路易十四:可能是我的水平不行, 看了好几章没有GET到作者的点,所以败退

魔兽英雄:个人比较喜欢,主角是FS,很欢乐,就是有点欢乐头了…

史上第一暴君:喜欢三国游戏的可以看看,主角是自爆后逃到某个类地球的三国时代,搞了一堆三国游戏的技能,后面崩了

重生后她成了作精太子妃

第1章 将死

炉里的熏烟发出袅袅的烟气,但是掩盖不住房间弥漫着苦涩的药味。
古色古香的窗花点缀着几只喜鹊,古朝的花瓶里浅浅的插着几只梅花。
仅仅一眼,便能看出房间的女主人是个什么样的性格。
“咳咳……” 重重的帘子里透出几声咳嗽,看不清楚里面的人,但是不难从声音里听出此人的病容憔悴。
“嘎吱。”
有人粗暴的打开了门。
门外走进来一女子,穿着上好的云烟,簪着珍宝阁的金丝雀绒钗,神情倨傲,身边还跟着八个丫鬟。
这不知道的,看这个排场,还以为是这个家的女主子。
看了一下这间屋子,江雪嫌恶的捂住了鼻子,但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漂亮的眼波中又流转着倨傲。
“姐姐?
江雪来看你了。”
里面的人没说话。
江雪顿时不耐烦起来,“给你脸了?
说话居然还敢不理我?
来人,将夫人好生请出来。”
“是。”
就在丫鬟准备动手的时候,里面的帘子忽然拉开了。
只见竹词扶着宋菱容,站在那儿,也不知道站了多久。
看见宋菱容,江雪也不收敛,反而更加高兴了。
“啧啧啧,姐姐看起来病的这么严重,想来应该是活不了多久了吧?”
声音甜腻乖巧,说出来的话却像是淬了毒一样,身边的那些丫鬟也低声笑起来,笑声如此刺耳。
宋菱容面无表情,像是当事人不是她一样。
但是竹词却能感受到,娘子抓自己手的力度,就像是要捏碎了自己的手一样。
“你来,就是为了说这些?”
“当然不是。”
看见宋菱容受了这么大的屈辱还能如此淡然,江雪不舒服了。
反正今天过后,宋菱容活不了多久了,而且,宋家的财产就是顾郎的了,她怕什么?
“明天就是老爷夫人的头七了,我今日来,是想告诉姐姐,老爷夫人被劫匪乱刀砍死的时候有多惨。
啧啧,您是不知道,尸体简直就不像一个人的。
顾郎看见了,那又怎么样?
还不是任由豺狼将尸体啃食了去。”
宋菱容听到自己亲生父母府惨状,终于忍不住浑身颤抖起来。
“你,你们……” 这一激动,宋菱容越发的咳嗽,甚至还咳出了血。
“娘子……” 竹词忍不住落下泪来。
江雪笑了笑,“好一个主仆情深。
来人,丫鬟竹词以下犯上,赐杖毙。”
身边的丫鬟顿时来拉竹词,竹词从小跟在宋菱容的身边,虽是奴婢却如姐妹情深。
这哪里是以下犯上?
分明是江雪在故意寻事。
“我看谁敢。”
宋菱容终于忍不住,一双眸子泛着戾气的看着江雪。
江雪却一点也不怕,将死之人,何足挂齿?
“我有何不敢?
来人,打。”
宋菱容身边只有这一个衷心的丫鬟了,其他的不是被发卖了就是叛变了。
宋菱容无权无势,护不住竹词。
竹词咬咬牙,“娘子,你照顾好自己。
下辈子,竹词还要服侍娘子。”
话音刚落,竹词一个咬牙,撞柱而死。
“不——” 宋菱容睁大眼睛,眼睁睁的看着竹词死在了自己的面前。
“参见家主。”
顾舍栎,也就是她夫君,这个时候从外面走进来,看着眼前这一幕,微微皱着眉头,却不是为了宋菱容。
“你如今怀着身孕,怎么过来了?
若是让病气冲撞了你肚子里的孩儿,这可如何是好?”
孩儿?
宋菱容还没从竹词的死中回过神,闻言,转头幽幽的盯着江雪的肚子。
江雪察觉到宋菱容的目光,有些“害怕”的躲在顾舍栎的身后。
“姐姐这样看着我作甚?
这孩子身体康健,日后可是要叫姐姐一声母亲的。”
顾舍栎嫌恶的看着宋菱容,“我劝你好好听话,不要妄想对江雪的孩儿动手,说不定你还能好好活几日。
对了,如今宋家主事权已经被我拿到手,宋家的那些商铺不久将会改性顾。
宋菱容,我希望你识时务者为俊杰。”
“哦,对了姐姐,我忘记了说,你身体不好可不是因为生病哦,而是中了一点小小的毒哦。”
顾舍栎并未阻止江雪说这些,也就是证明顾舍栎是知道的。
多重打击之下,宋菱容反而还低声笑了几声。
笑声苍凉,满目悲哀。
“顾舍栎,当初你顾家深陷危机,是我宋家救了顾家。
当赘婿,也是你顾家意愿,我们从未逼迫过你。
你进府之后,温柔体贴,但是优柔寡断,父母亲以为你是无经商之才能,逐渐对你放下戒心。
如今看来,一切都是你的伪装。”
一声赘婿,顾舍栎反应过来之后,脸上不由自主的浮现出薄怒。
是遮羞布被人掀开后的羞耻。
顾舍栎冲上去,“啪”了一声打了宋菱容狠狠一耳光,恶狠狠的说道,“你闭嘴,谁愿意当赘婿?
我警告你宋菱容,接下来这段时间,你若是还想好好活着,那就最好谨言慎行。”
“活着?”
宋菱容双眼放空的看着二人,一个是她曾经爱过的男人,一个她曾经视如姐妹。
两个人背叛了她,将整个宋家害成了这个样子,让她家破人亡。
又凭什么以为,她还有他们,能够好好活着?
“哈哈哈……” 宋菱容疯狂大笑起来,她算是明白,顾舍栎一开始就是冲着宋家财产来的。
看着癫狂的宋菱容,顾舍栎显得有些阴沉。
“顾舍栎,亏我以前如此全心全意的爱着你,甚至为了你,放弃了宋家生意,转而教你如何经商。
甚至就连你纳妾,我虽然不愿,但是也应了你。
宋家让你们好吃好喝的待着,你们却狼子野心,如此对我宋家。”
宋菱容脸上泛起了疯狂之意,心中的一个念头越来越强烈。
无论是顾舍栎还是江雪,都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宋菱容。
“你又在发什么疯?”
宋菱容两眼空空的看着二人,像是在看他们,又好像不是在看他们,就像一个阴魂一般让人遍体生寒。
宋菱容勾起嘴角,“下辈子,别让我遇见你们两个了。
否则,我定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顾舍栎心中忽然有一种强烈的不好的预感,可是来不及了。
“嘭!”
没有人知道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后世的史书上记载。
宋家绣坊,金悦第一绣坊,富庶之家,其产远销西域,亦受皇室追捧。
只听乍然声响,百屋垮塌。
方圆百里之内,无一活口,寸草不生。
万幸的是,是西郊宋家的避暑山庄发生爆炸垮塌,地处偏僻,并未伤害到无辜百姓。
 

                       

小说:重生后她成了作精太子妃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月桂叶

角色:萧钺宋菱容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重生后她成了作精太子妃》,作者是“月桂叶”。本书精彩片段:炉里的熏烟发出袅袅的烟气,但是掩盖不住房间弥漫着苦涩的药味。古色古香的窗花点缀着几只喜鹊,古朝的花瓶里浅浅的插着几只梅花。仅仅一眼,便能看出房间的女主人是个什么样的性格。“咳咳……”重重的帘子里透出几声咳嗽,看不清楚里面的人,但是不难从声音里听出此人的病容憔悴。“嘎吱

评论专区

我乃路易十四:可能是我的水平不行, 看了好几章没有GET到作者的点,所以败退

魔兽英雄:个人比较喜欢,主角是FS,很欢乐,就是有点欢乐头了…

史上第一暴君:喜欢三国游戏的可以看看,主角是自爆后逃到某个类地球的三国时代,搞了一堆三国游戏的技能,后面崩了

重生后她成了作精太子妃

第1章 将死

炉里的熏烟发出袅袅的烟气,但是掩盖不住房间弥漫着苦涩的药味。
古色古香的窗花点缀着几只喜鹊,古朝的花瓶里浅浅的插着几只梅花。
仅仅一眼,便能看出房间的女主人是个什么样的性格。
“咳咳……” 重重的帘子里透出几声咳嗽,看不清楚里面的人,但是不难从声音里听出此人的病容憔悴。
“嘎吱。”
有人粗暴的打开了门。
门外走进来一女子,穿着上好的云烟,簪着珍宝阁的金丝雀绒钗,神情倨傲,身边还跟着八个丫鬟。
这不知道的,看这个排场,还以为是这个家的女主子。
看了一下这间屋子,江雪嫌恶的捂住了鼻子,但是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漂亮的眼波中又流转着倨傲。
“姐姐?
江雪来看你了。”
里面的人没说话。
江雪顿时不耐烦起来,“给你脸了?
说话居然还敢不理我?
来人,将夫人好生请出来。”
“是。”
就在丫鬟准备动手的时候,里面的帘子忽然拉开了。
只见竹词扶着宋菱容,站在那儿,也不知道站了多久。
看见宋菱容,江雪也不收敛,反而更加高兴了。
“啧啧啧,姐姐看起来病的这么严重,想来应该是活不了多久了吧?”
声音甜腻乖巧,说出来的话却像是淬了毒一样,身边的那些丫鬟也低声笑起来,笑声如此刺耳。
宋菱容面无表情,像是当事人不是她一样。
但是竹词却能感受到,娘子抓自己手的力度,就像是要捏碎了自己的手一样。
“你来,就是为了说这些?”
“当然不是。”
看见宋菱容受了这么大的屈辱还能如此淡然,江雪不舒服了。
反正今天过后,宋菱容活不了多久了,而且,宋家的财产就是顾郎的了,她怕什么?
“明天就是老爷夫人的头七了,我今日来,是想告诉姐姐,老爷夫人被劫匪乱刀砍死的时候有多惨。
啧啧,您是不知道,尸体简直就不像一个人的。
顾郎看见了,那又怎么样?
还不是任由豺狼将尸体啃食了去。”
宋菱容听到自己亲生父母府惨状,终于忍不住浑身颤抖起来。
“你,你们……” 这一激动,宋菱容越发的咳嗽,甚至还咳出了血。
“娘子……” 竹词忍不住落下泪来。
江雪笑了笑,“好一个主仆情深。
来人,丫鬟竹词以下犯上,赐杖毙。”
身边的丫鬟顿时来拉竹词,竹词从小跟在宋菱容的身边,虽是奴婢却如姐妹情深。
这哪里是以下犯上?
分明是江雪在故意寻事。
“我看谁敢。”
宋菱容终于忍不住,一双眸子泛着戾气的看着江雪。
江雪却一点也不怕,将死之人,何足挂齿?
“我有何不敢?
来人,打。”
宋菱容身边只有这一个衷心的丫鬟了,其他的不是被发卖了就是叛变了。
宋菱容无权无势,护不住竹词。
竹词咬咬牙,“娘子,你照顾好自己。
下辈子,竹词还要服侍娘子。”
话音刚落,竹词一个咬牙,撞柱而死。
“不——” 宋菱容睁大眼睛,眼睁睁的看着竹词死在了自己的面前。
“参见家主。”
顾舍栎,也就是她夫君,这个时候从外面走进来,看着眼前这一幕,微微皱着眉头,却不是为了宋菱容。
“你如今怀着身孕,怎么过来了?
若是让病气冲撞了你肚子里的孩儿,这可如何是好?”
孩儿?
宋菱容还没从竹词的死中回过神,闻言,转头幽幽的盯着江雪的肚子。
江雪察觉到宋菱容的目光,有些“害怕”的躲在顾舍栎的身后。
“姐姐这样看着我作甚?
这孩子身体康健,日后可是要叫姐姐一声母亲的。”
顾舍栎嫌恶的看着宋菱容,“我劝你好好听话,不要妄想对江雪的孩儿动手,说不定你还能好好活几日。
对了,如今宋家主事权已经被我拿到手,宋家的那些商铺不久将会改性顾。
宋菱容,我希望你识时务者为俊杰。”
“哦,对了姐姐,我忘记了说,你身体不好可不是因为生病哦,而是中了一点小小的毒哦。”
顾舍栎并未阻止江雪说这些,也就是证明顾舍栎是知道的。
多重打击之下,宋菱容反而还低声笑了几声。
笑声苍凉,满目悲哀。
“顾舍栎,当初你顾家深陷危机,是我宋家救了顾家。
当赘婿,也是你顾家意愿,我们从未逼迫过你。
你进府之后,温柔体贴,但是优柔寡断,父母亲以为你是无经商之才能,逐渐对你放下戒心。
如今看来,一切都是你的伪装。”
一声赘婿,顾舍栎反应过来之后,脸上不由自主的浮现出薄怒。
是遮羞布被人掀开后的羞耻。
顾舍栎冲上去,“啪”了一声打了宋菱容狠狠一耳光,恶狠狠的说道,“你闭嘴,谁愿意当赘婿?
我警告你宋菱容,接下来这段时间,你若是还想好好活着,那就最好谨言慎行。”
“活着?”
宋菱容双眼放空的看着二人,一个是她曾经爱过的男人,一个她曾经视如姐妹。
两个人背叛了她,将整个宋家害成了这个样子,让她家破人亡。
又凭什么以为,她还有他们,能够好好活着?
“哈哈哈……” 宋菱容疯狂大笑起来,她算是明白,顾舍栎一开始就是冲着宋家财产来的。
看着癫狂的宋菱容,顾舍栎显得有些阴沉。
“顾舍栎,亏我以前如此全心全意的爱着你,甚至为了你,放弃了宋家生意,转而教你如何经商。
甚至就连你纳妾,我虽然不愿,但是也应了你。
宋家让你们好吃好喝的待着,你们却狼子野心,如此对我宋家。”
宋菱容脸上泛起了疯狂之意,心中的一个念头越来越强烈。
无论是顾舍栎还是江雪,都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宋菱容。
“你又在发什么疯?”
宋菱容两眼空空的看着二人,像是在看他们,又好像不是在看他们,就像一个阴魂一般让人遍体生寒。
宋菱容勾起嘴角,“下辈子,别让我遇见你们两个了。
否则,我定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顾舍栎心中忽然有一种强烈的不好的预感,可是来不及了。
“嘭!”
没有人知道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后世的史书上记载。
宋家绣坊,金悦第一绣坊,富庶之家,其产远销西域,亦受皇室追捧。
只听乍然声响,百屋垮塌。
方圆百里之内,无一活口,寸草不生。
万幸的是,是西郊宋家的避暑山庄发生爆炸垮塌,地处偏僻,并未伤害到无辜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