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温书令琛大结局(令琛钟娅)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令琛钟娅最新热门小说

完整版现代言情小说《祝温书令琛大结局》,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令琛钟娅,是网络作者“祝温书令琛”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祝温书令琛》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祝温书令琛》主要讲述了祝温书令琛的故事,同时,祝温书令琛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小说:祝温书令琛大结局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祝温书令琛

角色:令琛钟娅

祝温书摇:“怎么了?”“挺出名的。”他拉上行李箱的拉链,牵着祝温书起身,“吃了再机场?”“远吗?”“不远,酒店附近就有。”祝温书想到时间还早,便答应下来。黎城难得出了太阳,虽温度没什么变化,但整座城市至少不再阴沉。可惜酒店位于工业区,四周没什么人有闲心出来晒太阳

评论专区

黑暗文明:如果可以忍受吃丧尸肉升级的话, 还是可以一看

黄蒿之内:崇祯二年铁了心投鞑,看得下去的都是些什么人啊

黑铁之堡:民科,酵素治百病?吃猪毁中国?科学是毒药?作者微信朋友圈中毒了吧!小说本身是合格爽文

祝温书令琛大结局

祝温书令琛大结局第30章  

祝温书摇:“怎么了?”
“挺出名的。”
他拉上行李箱的拉链,牵着祝温书起身,“吃了再机场?”
“远吗?”
“不远,酒店附近就有。”
祝温书想到时间还早,便答应下来。
黎城难得出了太阳,虽温度没什么变化,但整座城市至少不再阴沉。
可惜酒店位于工业区,四周没什么人有闲心出来晒太阳。
令琛出门时连口罩都没戴,只戴了顶棒球帽,牵着祝温书得很慢。
六百多米的距离两人硬是了二十分钟还没到。
途,令琛突掏出手机看了一眼,随后抬起牵着祝温书的手,拍了一张照。
拍完后,又手机放进套包里若无其事地继续朝前。
“你干什么?”
祝温书问。
令琛懒洋洋地说:“令兴言来了,问我在哪里。”
祝温书低声嘟囔:“那你拍照干什么。”
“我不了这个口。”
令琛歪着笑,“跟一个单身汉说我跟女朋友在一起。”
他捏了捏祝温书的掌心,“太分了吧?”
“……”拍照就不分是吗?
祝温书弯着唇笑了笑,没再说话。
吃完早餐后,令兴言打电话催令琛,两人便没再多停留。
祝温书送酒店后,令琛她留了个司机,随即和令兴言汇合前往工作地点。
今天航班延误了一个多小时,祝温书到家里,暮『色』已经降临。
客厅里没灯,祝温书一进门就闻到了一股浓重的劣质鸡精味儿。
她抬手灯,扫视屋内一圈,不由得皱上了眉。
餐厅桌上摆着还没吃完的卖,门口也堆积了不少卖袋子。
另一旁的厨房垃圾桶也都满了出来,几个泡面袋散落在地上。
她下意识往应霏房间看,见门缝里没有灯光,心知她还在睡觉,于是叹了口气,行李箱放到一旁就始收拾垃圾。
应霏这人虽宅,但却很爱干净,从来不会让吃的卖在家里夜,平时打扫公共区域的卫生也很积极。
祝温书一边擦桌子,一边想她这几天是不是生病了。
但也不对劲。
生病了怎么全点麻辣烫和炸鸡这种辛辣油腻的食物。
花了快半个小时收拾客厅和厨房,等祝温书拖着行李箱房间时,正好碰见应霏出来。
她穿着宽松的睡衣,发『乱』糟糟的,像好几天没洗。
脸上是油光满面,眼底又顶着浓重的黑眼圈,看起来像刚刚逃荒出来。
“你怎么了?”
祝温书震惊地上下打量她,“病了?”
“……没。”
应霏提起一口气,盯着祝温书看了两眼,又摇摇,“年底了,没日没夜赶了几天稿子。”
她还算了解祝温书,知道她是不明白自什么这幅样子。
若是几个月前,她或许还会跟祝温书倾诉一下。
可惜她现在已经确定祝温书是令琛的粉丝,自也不了这个口了。
“唉,你也别总是这样。”
祝温书放下心来,轻声说,“我还以你出什么事了。”
“没事。”
应霏埋打算卫生间,了两步想起什么,道,“我垃圾还没收,等下就打扫。”
“我已经打扫了。”
祝温书说,“你好好休息吧。”

                       

小说:祝温书令琛大结局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祝温书令琛

角色:令琛钟娅

祝温书摇:“怎么了?”“挺出名的。”他拉上行李箱的拉链,牵着祝温书起身,“吃了再机场?”“远吗?”“不远,酒店附近就有。”祝温书想到时间还早,便答应下来。黎城难得出了太阳,虽温度没什么变化,但整座城市至少不再阴沉。可惜酒店位于工业区,四周没什么人有闲心出来晒太阳

评论专区

黑暗文明:如果可以忍受吃丧尸肉升级的话, 还是可以一看

黄蒿之内:崇祯二年铁了心投鞑,看得下去的都是些什么人啊

黑铁之堡:民科,酵素治百病?吃猪毁中国?科学是毒药?作者微信朋友圈中毒了吧!小说本身是合格爽文

祝温书令琛大结局

祝温书令琛大结局第30章  

祝温书摇:“怎么了?”
“挺出名的。”
他拉上行李箱的拉链,牵着祝温书起身,“吃了再机场?”
“远吗?”
“不远,酒店附近就有。”
祝温书想到时间还早,便答应下来。
黎城难得出了太阳,虽温度没什么变化,但整座城市至少不再阴沉。
可惜酒店位于工业区,四周没什么人有闲心出来晒太阳。
令琛出门时连口罩都没戴,只戴了顶棒球帽,牵着祝温书得很慢。
六百多米的距离两人硬是了二十分钟还没到。
途,令琛突掏出手机看了一眼,随后抬起牵着祝温书的手,拍了一张照。
拍完后,又手机放进套包里若无其事地继续朝前。
“你干什么?”
祝温书问。
令琛懒洋洋地说:“令兴言来了,问我在哪里。”
祝温书低声嘟囔:“那你拍照干什么。”
“我不了这个口。”
令琛歪着笑,“跟一个单身汉说我跟女朋友在一起。”
他捏了捏祝温书的掌心,“太分了吧?”
“……”拍照就不分是吗?
祝温书弯着唇笑了笑,没再说话。
吃完早餐后,令兴言打电话催令琛,两人便没再多停留。
祝温书送酒店后,令琛她留了个司机,随即和令兴言汇合前往工作地点。
今天航班延误了一个多小时,祝温书到家里,暮『色』已经降临。
客厅里没灯,祝温书一进门就闻到了一股浓重的劣质鸡精味儿。
她抬手灯,扫视屋内一圈,不由得皱上了眉。
餐厅桌上摆着还没吃完的卖,门口也堆积了不少卖袋子。
另一旁的厨房垃圾桶也都满了出来,几个泡面袋散落在地上。
她下意识往应霏房间看,见门缝里没有灯光,心知她还在睡觉,于是叹了口气,行李箱放到一旁就始收拾垃圾。
应霏这人虽宅,但却很爱干净,从来不会让吃的卖在家里夜,平时打扫公共区域的卫生也很积极。
祝温书一边擦桌子,一边想她这几天是不是生病了。
但也不对劲。
生病了怎么全点麻辣烫和炸鸡这种辛辣油腻的食物。
花了快半个小时收拾客厅和厨房,等祝温书拖着行李箱房间时,正好碰见应霏出来。
她穿着宽松的睡衣,发『乱』糟糟的,像好几天没洗。
脸上是油光满面,眼底又顶着浓重的黑眼圈,看起来像刚刚逃荒出来。
“你怎么了?”
祝温书震惊地上下打量她,“病了?”
“……没。”
应霏提起一口气,盯着祝温书看了两眼,又摇摇,“年底了,没日没夜赶了几天稿子。”
她还算了解祝温书,知道她是不明白自什么这幅样子。
若是几个月前,她或许还会跟祝温书倾诉一下。
可惜她现在已经确定祝温书是令琛的粉丝,自也不了这个口了。
“唉,你也别总是这样。”
祝温书放下心来,轻声说,“我还以你出什么事了。”
“没事。”
应霏埋打算卫生间,了两步想起什么,道,“我垃圾还没收,等下就打扫。”
“我已经打扫了。”
祝温书说,“你好好休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