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浅慕池(婚姻如戏)_《婚姻如戏》完整版免费阅读

以安浅慕池为主角的现代言情小说《婚姻如戏》,是由网文大神“八宝饭”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慕池是个换女人比换衣服还快的男人,即便如此,仍旧是有数不尽的女人,争先恐后的挤到

小说:婚姻如戏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八宝饭

角色:安浅慕池

热门新书《婚姻如戏》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八宝饭”的又一力作。剧情精彩片段如下:“17床可以剖了,你家属来了吗?”安浅走进病房,看到秦朗立时一愣。见查房的大夫是安浅,秦朗神情复杂,“安医生,我老板想跟你单聊几句,不知道方不方便?”都到这一步了,还有什么不方便的?安浅带着眼镜,不苟言笑,掩盖了她又欲又纯的长相,一眼看去会把她自动化为行业精英。地上躺着一只四分五裂的手机,孕妇捏着纸巾低头抹眼泪。挺拔颀长的男人背对着病床,对病房中发生的一切漠不关心。啧,这画面足够脑补出一出大戏

评论专区

回到过去当女神:为了写主角赖床,一个拍飞闹钟的梗小说用过多少次?能潜意识就知道拍飞闹钟,看来闹钟是天天换,就和说主角穷天天吃泡面一样,无趣,泛味,令人失去阅读的兴趣

塔防世界:这个网游的各种设定和机制设计感觉好不走心啊,看起来都没意思是怎么那么多人玩的……

都京地下城:大部分国内的轻小说都有一个共同的背景,在中国的背景下,人物的言行都不像中国人。

婚姻如戏

第1章

“17床可以剖了,你家属来了吗?”
安浅走进病房,看到秦朗立时一愣。
见查房的大夫是安浅,秦朗神情复杂,“安医生,我老板想跟你单聊几句,不知道方不方便?”
都到这一步了,还有什么不方便的?
安浅带着眼镜,不苟言笑,掩盖了她又欲又纯的长相,一眼看去会把她自动化为行业精英。
地上躺着一只四分五裂的手机,孕妇捏着纸巾低头抹眼泪。
挺拔颀长的男人背对着病床,对病房中发生的一切漠不关心。
啧,这画面足够脑补出一出大戏。
安浅面无表情的走到男人身后,“17床家属,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
慕池转过身,戏谑的挑唇,“安副主任,好久不见!”
他神色坦然,看不出丝毫被新婚妻子抓包私生子的尴尬。
“慕总,好久不见。”
扯证半年,安浅和慕池见过的次数一只手数得过来。
产妇认出她是国立附属医院妇产科的安一刀,“剖宫产恢复期长,我后面要上一档真人秀……我想自己生。”
产妇天生娃娃音,配上半永久精致妆容,安浅认出这是当红流量小花。
一年前,她跳槽到非池娱乐就身价暴涨,最近忽然爆出未婚先孕。
“6小时前你羊水就破了,到现在骨缝只开到三指。
你能等,孩子等不了,你确定要自己生?”
安浅看了看时间。
她的腕表与慕池的是一对,慕老爷子送的结婚礼物。
“慕总……我刚签了真人秀的合同,违约要赔钱,还会连累公司……” 安浅是女人,听到娃娃音骨头都要酥了,何况男人!
“换个医生。”
迎着慕池质疑的目光,安浅公事公办道:“这个月我分管病房,想换人得下个月。”
“给她办转院手续。”
慕池慢条斯理的系西装扣子,禁欲矜持。
而他桃花眼眼尾上扬,不笑也显得放当不羁。
禁欲与不羁完美的融合在一起,流量小花眼睛都看直了。
安浅却依旧声色平静,“没问题。
但我要说明两点。
第一,转到最近的私立医院需要45分钟,算上手术准备和手术时间,到胎儿出生至少需要3个小时。
我还是那句话,大人能等,胎儿等不了。
第二,私立医院没有儿科和急救设备,一旦产妇羊水栓塞、新生儿呼吸窘迫,是什么后果问度娘。”
三言两语交代完,安浅推推镜框,“下面都是狗仔和记者,我劝你们从上面走。”
楼顶有停机坪,小花连孩子都生了,慕池能舍不得直升飞机?
流量小花恰到好处的捂着肚子惨叫,“慕总,我好难过……帮帮我,帮帮我……” 她直勾勾的盯着慕池,小心思全写在脸上。
“这里是医院,产妇和新生儿都需要休息,请你们尽快做决定。”
安浅俯身去拿病例夹。
却被慕池先一步抢走,“送她进手术室。”
他爽快的签字,小花的巴掌脸皱成了肉包子,“慕总,现在咱们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还是以后找机会澄清吧。”
“大可不必那么麻烦。”
慕池看也不看她,直直的注视着安浅。
安浅没搭理他,跟医护人员一起推着产妇往外走。
流量小花紧紧抓住她的手,“我要保存脐带血,一定要用最好的设备封存。”
安浅点头。
“把胎盘交给我助理,告诉她我要吃馄饨。”
连自己的胎盘都吃得下去,她是个狠人!
她对生孩子的路数门清,连这种女人都敢招惹,慕池真是来者不拒!
一小时后,婴儿的啼哭打破手术室的静默。
“男孩,3400g,出生时间11:21分,血型B型。”
产妇是A型血,慕池是O型血,他俩生不出B型血的孩子。
连轴转了24小时,安浅走出手术室便准备去宿舍补觉,却接到了慕老爷子的电话。
把电话放在耳边,她最先的听到是娱乐播报,‘非池娱乐总裁与当红流量小花出现在某医院妇产科病房,未婚有子,流量小花离豪门又进一步!
’ 紧接着是慕老爷子中气十足的咆哮,“那个臭小子还在医院吗?
你跟他一起回来陪我喝下午茶!”
“好的,爷爷。”
安浅收线便打给慕池,但他电话关机,她给秦朗发了条微信便去办公室换衣服。
推开门,看到慕池手里的东西,安浅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但她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
而慕池却满眼兴味,“浅浅,这是什么?”

                       

小说:婚姻如戏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八宝饭

角色:安浅慕池

热门新书《婚姻如戏》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八宝饭”的又一力作。剧情精彩片段如下:“17床可以剖了,你家属来了吗?”安浅走进病房,看到秦朗立时一愣。见查房的大夫是安浅,秦朗神情复杂,“安医生,我老板想跟你单聊几句,不知道方不方便?”都到这一步了,还有什么不方便的?安浅带着眼镜,不苟言笑,掩盖了她又欲又纯的长相,一眼看去会把她自动化为行业精英。地上躺着一只四分五裂的手机,孕妇捏着纸巾低头抹眼泪。挺拔颀长的男人背对着病床,对病房中发生的一切漠不关心。啧,这画面足够脑补出一出大戏

评论专区

回到过去当女神:为了写主角赖床,一个拍飞闹钟的梗小说用过多少次?能潜意识就知道拍飞闹钟,看来闹钟是天天换,就和说主角穷天天吃泡面一样,无趣,泛味,令人失去阅读的兴趣

塔防世界:这个网游的各种设定和机制设计感觉好不走心啊,看起来都没意思是怎么那么多人玩的……

都京地下城:大部分国内的轻小说都有一个共同的背景,在中国的背景下,人物的言行都不像中国人。

婚姻如戏

第1章

“17床可以剖了,你家属来了吗?”
安浅走进病房,看到秦朗立时一愣。
见查房的大夫是安浅,秦朗神情复杂,“安医生,我老板想跟你单聊几句,不知道方不方便?”
都到这一步了,还有什么不方便的?
安浅带着眼镜,不苟言笑,掩盖了她又欲又纯的长相,一眼看去会把她自动化为行业精英。
地上躺着一只四分五裂的手机,孕妇捏着纸巾低头抹眼泪。
挺拔颀长的男人背对着病床,对病房中发生的一切漠不关心。
啧,这画面足够脑补出一出大戏。
安浅面无表情的走到男人身后,“17床家属,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
慕池转过身,戏谑的挑唇,“安副主任,好久不见!”
他神色坦然,看不出丝毫被新婚妻子抓包私生子的尴尬。
“慕总,好久不见。”
扯证半年,安浅和慕池见过的次数一只手数得过来。
产妇认出她是国立附属医院妇产科的安一刀,“剖宫产恢复期长,我后面要上一档真人秀……我想自己生。”
产妇天生娃娃音,配上半永久精致妆容,安浅认出这是当红流量小花。
一年前,她跳槽到非池娱乐就身价暴涨,最近忽然爆出未婚先孕。
“6小时前你羊水就破了,到现在骨缝只开到三指。
你能等,孩子等不了,你确定要自己生?”
安浅看了看时间。
她的腕表与慕池的是一对,慕老爷子送的结婚礼物。
“慕总……我刚签了真人秀的合同,违约要赔钱,还会连累公司……” 安浅是女人,听到娃娃音骨头都要酥了,何况男人!
“换个医生。”
迎着慕池质疑的目光,安浅公事公办道:“这个月我分管病房,想换人得下个月。”
“给她办转院手续。”
慕池慢条斯理的系西装扣子,禁欲矜持。
而他桃花眼眼尾上扬,不笑也显得放当不羁。
禁欲与不羁完美的融合在一起,流量小花眼睛都看直了。
安浅却依旧声色平静,“没问题。
但我要说明两点。
第一,转到最近的私立医院需要45分钟,算上手术准备和手术时间,到胎儿出生至少需要3个小时。
我还是那句话,大人能等,胎儿等不了。
第二,私立医院没有儿科和急救设备,一旦产妇羊水栓塞、新生儿呼吸窘迫,是什么后果问度娘。”
三言两语交代完,安浅推推镜框,“下面都是狗仔和记者,我劝你们从上面走。”
楼顶有停机坪,小花连孩子都生了,慕池能舍不得直升飞机?
流量小花恰到好处的捂着肚子惨叫,“慕总,我好难过……帮帮我,帮帮我……” 她直勾勾的盯着慕池,小心思全写在脸上。
“这里是医院,产妇和新生儿都需要休息,请你们尽快做决定。”
安浅俯身去拿病例夹。
却被慕池先一步抢走,“送她进手术室。”
他爽快的签字,小花的巴掌脸皱成了肉包子,“慕总,现在咱们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还是以后找机会澄清吧。”
“大可不必那么麻烦。”
慕池看也不看她,直直的注视着安浅。
安浅没搭理他,跟医护人员一起推着产妇往外走。
流量小花紧紧抓住她的手,“我要保存脐带血,一定要用最好的设备封存。”
安浅点头。
“把胎盘交给我助理,告诉她我要吃馄饨。”
连自己的胎盘都吃得下去,她是个狠人!
她对生孩子的路数门清,连这种女人都敢招惹,慕池真是来者不拒!
一小时后,婴儿的啼哭打破手术室的静默。
“男孩,3400g,出生时间11:21分,血型B型。”
产妇是A型血,慕池是O型血,他俩生不出B型血的孩子。
连轴转了24小时,安浅走出手术室便准备去宿舍补觉,却接到了慕老爷子的电话。
把电话放在耳边,她最先的听到是娱乐播报,‘非池娱乐总裁与当红流量小花出现在某医院妇产科病房,未婚有子,流量小花离豪门又进一步!
’ 紧接着是慕老爷子中气十足的咆哮,“那个臭小子还在医院吗?
你跟他一起回来陪我喝下午茶!”
“好的,爷爷。”
安浅收线便打给慕池,但他电话关机,她给秦朗发了条微信便去办公室换衣服。
推开门,看到慕池手里的东西,安浅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但她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
而慕池却满眼兴味,“浅浅,这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