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慕清顾北寒《刺骨的爱》_宋慕清顾北寒完整版阅读

主角是宋慕清顾北寒的精选霸道总裁小说《刺骨的爱》,小说作者是“寻香”,书中精彩内容是:她爱了他十年,他却亲手把她送进了监狱……

小说:刺骨的爱

类型:霸道总裁

作者:寻香

角色:宋慕清顾北寒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刺骨的爱》,作者是“寻香”。作品无广告版精彩片段:“你不就喜欢我这样吗?”顾北寒不置可否的笑着,“女人太放得开了不好。”顾北寒大口喘着气,最后咬牙切齿的压着宋慕清的腰,“在监狱里有没有别的男人?”宋慕清没有回答,只是笑。那种不清不楚,含含糊糊的感觉让顾北寒心口一滞!监狱那种地方,哪有外界看着那么干净,不说狱警,里面有很多男人能力可以通天,什么勾当没有?而宋慕清绝对是女人中的尤物,脸和身材都好到无可挑剔!“说!”顾北寒再问一次!宋慕清依然不答。顾北寒发现自己愈发不能容忍宋慕清的沉默。他抱起她走进休息室,可女人依旧什么答案也没有

评论专区

通幽大圣:后悔看书前没注意作者,这个作者水平还不如我吃西红柿

霸蜀:三国时期哪来的孙悟空?走点心吧

全球大地主:看了一下,主角亲戚全是坏的,交的朋友都是好的,很奇怪。还有就是给范冰冰站台,现在范冰冰真被抓了,后面怎么写呢

刺骨的爱

第6章 暧昧

“你不就喜欢我这样吗?”
顾北寒不置可否的笑着,“女人太放得开了不好。”
顾北寒大口喘着气,最后咬牙切齿的压着宋慕清的腰,“在监狱里有没有别的男人?”
宋慕清没有回答,只是笑。
那种不清不楚,含含糊糊的感觉让顾北寒心口一滞!
监狱那种地方,哪有外界看着那么干净,不说狱警,里面有很多男人能力可以通天,什么勾当没有?
而宋慕清绝对是女人中的尤物,脸和身材都好到无可挑剔!
“说!”顾北寒再问一次!
宋慕清依然不答。
顾北寒发现自己愈发不能容忍宋慕清的沉默。
他抱起她走进休息室,可女人依旧什么答案也没有。
明明是他不要她的,即便她在监狱里傍了什么大树,他也无权干涉,可是她一副有其他男人的样子,让他感觉像吃了苍蝇一样。
他要脱了她的衣服,过去她都很配合,可这次,她没有,拉住衣服死活不脱。
他偏不遂她的愿。
最后将她脱得精光,他看着她肚腹上的疤痕,脑中一愣,“怎么回事?”
宋慕清笑得坦荡,伸手圈住男人的脖子,继续用双腿去勾他的腰,“小手术而已。”
顾北寒记得,以前宋慕清说她做了个阑尾炎手术也是这种口吻,很随意的笑。
“到底是什么?”
宋慕清嘟起嘴,眯起眼睛笑,像个月牙一样弯起来,“没钱花的时候,卖了个肾而已。”
顾北寒只觉得从头到脚的冰凉。
之前所有的热情瞬间被浇灭,锋利的刀子又准又狠的扎在他的心窝子上,疼得他猛地一抽搐。
“没钱花,你就卖个肾?”顾北寒的脸色难看到了极致,这女人是疯了么?
这么大的事情,她居然说得云淡风轻,好像不过是挑了一颗青春痘。
这个女人,已经不是他认识的那个宋慕清,她以前是妖娆,可是在他面前人畜无害。
如今的她在他面前,他总觉得她再怎么笑,好像都有毒。
顾北寒抬腿下床。
宋慕清眼神一慌,抬手拉住他,“怎么啦,玩笑都开不起了?跟监狱里的一个男人睡觉,一不小心怀孕了做了个手术。”
顾北寒猛地吸上一口气,抬手就是一巴掌甩到宋慕清的脸上。
他像野兽一样扑在宋慕清的身上。
他觉得自己怕是疯了。
她回答暧昧不清时,他心里已经开始猜忌揣测,恨不得她马上给他一个否定的答案。
她算什么啊?
一个他用来复仇的工具而已。
他为什么要去在意她给一个什么样的回答?
可既然如此,她又为什么要回答他?
“那个人怎么对你的?啊?”
顾北寒目呲欲裂!他根本没办法接受这种事情,这个女人即便他不要了,他把她送进了监狱,他也不允许别的男人碰她!

                       

小说:刺骨的爱

类型:霸道总裁

作者:寻香

角色:宋慕清顾北寒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刺骨的爱》,作者是“寻香”。作品无广告版精彩片段:“你不就喜欢我这样吗?”顾北寒不置可否的笑着,“女人太放得开了不好。”顾北寒大口喘着气,最后咬牙切齿的压着宋慕清的腰,“在监狱里有没有别的男人?”宋慕清没有回答,只是笑。那种不清不楚,含含糊糊的感觉让顾北寒心口一滞!监狱那种地方,哪有外界看着那么干净,不说狱警,里面有很多男人能力可以通天,什么勾当没有?而宋慕清绝对是女人中的尤物,脸和身材都好到无可挑剔!“说!”顾北寒再问一次!宋慕清依然不答。顾北寒发现自己愈发不能容忍宋慕清的沉默。他抱起她走进休息室,可女人依旧什么答案也没有

评论专区

通幽大圣:后悔看书前没注意作者,这个作者水平还不如我吃西红柿

霸蜀:三国时期哪来的孙悟空?走点心吧

全球大地主:看了一下,主角亲戚全是坏的,交的朋友都是好的,很奇怪。还有就是给范冰冰站台,现在范冰冰真被抓了,后面怎么写呢

刺骨的爱

第6章 暧昧

“你不就喜欢我这样吗?”
顾北寒不置可否的笑着,“女人太放得开了不好。”
顾北寒大口喘着气,最后咬牙切齿的压着宋慕清的腰,“在监狱里有没有别的男人?”
宋慕清没有回答,只是笑。
那种不清不楚,含含糊糊的感觉让顾北寒心口一滞!
监狱那种地方,哪有外界看着那么干净,不说狱警,里面有很多男人能力可以通天,什么勾当没有?
而宋慕清绝对是女人中的尤物,脸和身材都好到无可挑剔!
“说!”顾北寒再问一次!
宋慕清依然不答。
顾北寒发现自己愈发不能容忍宋慕清的沉默。
他抱起她走进休息室,可女人依旧什么答案也没有。
明明是他不要她的,即便她在监狱里傍了什么大树,他也无权干涉,可是她一副有其他男人的样子,让他感觉像吃了苍蝇一样。
他要脱了她的衣服,过去她都很配合,可这次,她没有,拉住衣服死活不脱。
他偏不遂她的愿。
最后将她脱得精光,他看着她肚腹上的疤痕,脑中一愣,“怎么回事?”
宋慕清笑得坦荡,伸手圈住男人的脖子,继续用双腿去勾他的腰,“小手术而已。”
顾北寒记得,以前宋慕清说她做了个阑尾炎手术也是这种口吻,很随意的笑。
“到底是什么?”
宋慕清嘟起嘴,眯起眼睛笑,像个月牙一样弯起来,“没钱花的时候,卖了个肾而已。”
顾北寒只觉得从头到脚的冰凉。
之前所有的热情瞬间被浇灭,锋利的刀子又准又狠的扎在他的心窝子上,疼得他猛地一抽搐。
“没钱花,你就卖个肾?”顾北寒的脸色难看到了极致,这女人是疯了么?
这么大的事情,她居然说得云淡风轻,好像不过是挑了一颗青春痘。
这个女人,已经不是他认识的那个宋慕清,她以前是妖娆,可是在他面前人畜无害。
如今的她在他面前,他总觉得她再怎么笑,好像都有毒。
顾北寒抬腿下床。
宋慕清眼神一慌,抬手拉住他,“怎么啦,玩笑都开不起了?跟监狱里的一个男人睡觉,一不小心怀孕了做了个手术。”
顾北寒猛地吸上一口气,抬手就是一巴掌甩到宋慕清的脸上。
他像野兽一样扑在宋慕清的身上。
他觉得自己怕是疯了。
她回答暧昧不清时,他心里已经开始猜忌揣测,恨不得她马上给他一个否定的答案。
她算什么啊?
一个他用来复仇的工具而已。
他为什么要去在意她给一个什么样的回答?
可既然如此,她又为什么要回答他?
“那个人怎么对你的?啊?”
顾北寒目呲欲裂!他根本没办法接受这种事情,这个女人即便他不要了,他把她送进了监狱,他也不允许别的男人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