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时予赵伊(梦碎极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_(陆时予赵伊)最新热门小说

最具潜力佳作《梦碎极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陆时予赵伊,也是实力作者“陆时予”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睡姿是骗不了人的在一起也有八年了,他依然不能适应和我躺在一张床上睡觉我在他面前一直很厚脸皮,就算他不愿意,也会趁着他睡着时凑过去,紧紧贴着他的后背,抱住他的腰甚至于我们的第一次,也是我厚着脸皮求来的那时候,我二十岁依稀记得那天下了很大的雨密集的雨点噼里啪啦打在窗户玻璃上,空气阴冷、潮湿…

小说:梦碎极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陆时予

角色:陆时予赵伊

我得了癌症,但我的男朋友不知道。他曾为了我放弃自己心仪的大学。也曾在车祸现场,抛下重伤的我紧张地奔向另一个女人。我死了,死在他和女秘书一起在国外放烟花的那一天。我得知自己脑袋里长了颗瘤子的那天

评论专区

多元宇宙的异位面来客:书里面的**官员,现实里大概只能胜任街道居委会的工作。以我个人经历来说,一个乡村派出所所长都是人精,就书中这些人智商也能混到治国级别?

寻宝美利坚:前期的粮草,主角弄到葫芦娃的葫芦能力附体寻找各种古董,后期国内的内容就腻歪了。

宰执天下:前期神作,后来为了在北宋推行议会制,硬拗情节,又给辽国开反向金手指,格调下降一截。

梦碎极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梦碎极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第8章  

我得了癌症,但我的男朋友不知道。
他曾为了我放弃自己心仪的大学。
也曾在车祸现场,抛下重伤的我紧张地奔向另一个女人。
我死了,死在他和女秘书一起在国外放烟花的那一天。
我得知自己脑袋里长了颗瘤子的那天。
陆时予向我求婚了。
我脑子很乱,一瞬间怀疑他什么都知道了。
犹豫了不到三十秒,他就从地上站起来,把戒指盒收回口袋里,眼神淡漠地瞟向我。
“爸妈的要求,你不同意就算了。”
我心口一松。
果然。
他惯是喜欢跟我开玩笑。
估计这次他也以为,是我借由父母向他逼婚。
所以才有了拿求婚羞辱我这出。
我悄无声息地把伸出去的手放下,对着他笑,“那要是我同意呢?
你要娶我吗?”
他与我对视,没有说话。
答案,清楚的不能再清楚。
说真的,蛮伤人的。
“你现在不娶,以后想娶都娶不到了。”
我压下眼底的热意,气哼哼的说。
陆时予不以为意,他脱下外套放在沙发靠背上,嘴角有丝若有若无的讽刺,“你确定会有那天吗?”
他总是料事如神。
我的确等不到那一天了。
夜里,我坐在床头发呆。
陆时予合上电脑,闭目缓和了一下酸涩的眼睛,起身掀开被子上了床。
他习惯性地背对着我,中间留出可以放下一个枕头的距离。
睡姿是骗不了人的。
在一起也有八年了,他依然不能适应和我躺在一张床上睡觉。
我在他面前一直很厚脸皮,就算他不愿意,也会趁着他睡着时凑过去,紧紧贴着他的后背,抱住他的腰。
甚至于我们的第一次,也是我厚着脸皮求来的。
那时候,我二十岁。
依稀记得那天下了很大的雨。
密集的雨点噼里啪啦打在窗户玻璃上,空气阴冷、潮湿。
我脱下小外套,慢慢走向他……抱住他。
而他站在原地没有动弹。
男生白衬衫下的腰肢,原来这样薄,这样窄瘦。
和我不一样,他的体温很高。
我羞耻地浑身都在颤抖,心里想的是,如果他拒绝,我可能死的心都有了。
我仰起头卖力朝他笑,可是眼泪糊**视线。
我那时候多怕从他嘴里听到,诸如不要脸,犯贱,恶心之类的话。
到底还是个小女生,有无脑的勇气,却没有承担后果的能力。
他冷冷望着我。
仿佛下一刻就会推开我。
我哆嗦着手解他扣子,腿抖地几乎支撑不住。
“你做什么?”
他问。
我嗫喏着说不出话。
他低头吻下来,混杂着眼泪的苦涩滋味,“连勾引都不会,笨。”
他女朋友移情别恋,心情不好。
我趁虚而入,从此他有了一块甩不掉的狗皮膏药。
一片漆黑里,我望着天花板上隐约的吊灯轮廓。
可能人之将死,心态反而平和起来。
曾经荒废青春奋力追逐的人,曾经为之撕心裂肺的感情,现在看来,都不如我能见到明天早上的太阳重要。
3

                       

小说:梦碎极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陆时予

角色:陆时予赵伊

我得了癌症,但我的男朋友不知道。他曾为了我放弃自己心仪的大学。也曾在车祸现场,抛下重伤的我紧张地奔向另一个女人。我死了,死在他和女秘书一起在国外放烟花的那一天。我得知自己脑袋里长了颗瘤子的那天

评论专区

多元宇宙的异位面来客:书里面的**官员,现实里大概只能胜任街道居委会的工作。以我个人经历来说,一个乡村派出所所长都是人精,就书中这些人智商也能混到治国级别?

寻宝美利坚:前期的粮草,主角弄到葫芦娃的葫芦能力附体寻找各种古董,后期国内的内容就腻歪了。

宰执天下:前期神作,后来为了在北宋推行议会制,硬拗情节,又给辽国开反向金手指,格调下降一截。

梦碎极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梦碎极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第8章  

我得了癌症,但我的男朋友不知道。
他曾为了我放弃自己心仪的大学。
也曾在车祸现场,抛下重伤的我紧张地奔向另一个女人。
我死了,死在他和女秘书一起在国外放烟花的那一天。
我得知自己脑袋里长了颗瘤子的那天。
陆时予向我求婚了。
我脑子很乱,一瞬间怀疑他什么都知道了。
犹豫了不到三十秒,他就从地上站起来,把戒指盒收回口袋里,眼神淡漠地瞟向我。
“爸妈的要求,你不同意就算了。”
我心口一松。
果然。
他惯是喜欢跟我开玩笑。
估计这次他也以为,是我借由父母向他逼婚。
所以才有了拿求婚羞辱我这出。
我悄无声息地把伸出去的手放下,对着他笑,“那要是我同意呢?
你要娶我吗?”
他与我对视,没有说话。
答案,清楚的不能再清楚。
说真的,蛮伤人的。
“你现在不娶,以后想娶都娶不到了。”
我压下眼底的热意,气哼哼的说。
陆时予不以为意,他脱下外套放在沙发靠背上,嘴角有丝若有若无的讽刺,“你确定会有那天吗?”
他总是料事如神。
我的确等不到那一天了。
夜里,我坐在床头发呆。
陆时予合上电脑,闭目缓和了一下酸涩的眼睛,起身掀开被子上了床。
他习惯性地背对着我,中间留出可以放下一个枕头的距离。
睡姿是骗不了人的。
在一起也有八年了,他依然不能适应和我躺在一张床上睡觉。
我在他面前一直很厚脸皮,就算他不愿意,也会趁着他睡着时凑过去,紧紧贴着他的后背,抱住他的腰。
甚至于我们的第一次,也是我厚着脸皮求来的。
那时候,我二十岁。
依稀记得那天下了很大的雨。
密集的雨点噼里啪啦打在窗户玻璃上,空气阴冷、潮湿。
我脱下小外套,慢慢走向他……抱住他。
而他站在原地没有动弹。
男生白衬衫下的腰肢,原来这样薄,这样窄瘦。
和我不一样,他的体温很高。
我羞耻地浑身都在颤抖,心里想的是,如果他拒绝,我可能死的心都有了。
我仰起头卖力朝他笑,可是眼泪糊**视线。
我那时候多怕从他嘴里听到,诸如不要脸,犯贱,恶心之类的话。
到底还是个小女生,有无脑的勇气,却没有承担后果的能力。
他冷冷望着我。
仿佛下一刻就会推开我。
我哆嗦着手解他扣子,腿抖地几乎支撑不住。
“你做什么?”
他问。
我嗫喏着说不出话。
他低头吻下来,混杂着眼泪的苦涩滋味,“连勾引都不会,笨。”
他女朋友移情别恋,心情不好。
我趁虚而入,从此他有了一块甩不掉的狗皮膏药。
一片漆黑里,我望着天花板上隐约的吊灯轮廓。
可能人之将死,心态反而平和起来。
曾经荒废青春奋力追逐的人,曾经为之撕心裂肺的感情,现在看来,都不如我能见到明天早上的太阳重要。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