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恪杨广)我在隋朝当太子全章节在线阅读_我在隋朝当太子最新热门小说

主角是杨恪杨广的现代言情小说《我在隋朝当太子》,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现代言情,作者“皮卡多”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叮!恭喜宿主,获得曲辕犁制作图!】曲辕犁?杨恪的心思活泛起来,曲辕犁可是个好东西,堪称农耕时代的一把利器!别看眼下大隋………

小说:我在隋朝当太子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皮卡多

角色:杨恪杨广

【叮!恭喜宿主,获得曲辕犁制作图!】曲辕犁?杨恪的心思活泛起来,曲辕犁可是个好东西,堪称农耕时代的一把利器!别看眼下大隋王朝摇摇欲坠,可政令还是能下达到关陇诸郡、河西诸郡以及河南郡、弘农郡和上洛郡一带。只要能利用好监国这段时间,将曲辕犁推行下去,凭借关陇诸郡、河西诸郡等地,也能有不错的粮食产量。不过凡事不能急,一口吃不成胖子。要一点一点的来才行。步子迈的太大,就会像便宜老爹那样把腿都给扯了!首先要将这曲辕犁公之于众,至少要让杨广知道它的妙处

评论专区

维多利亚的秘密:主角的思维无法理解。文中的世界描写的如同梦呓。

阴影王权:剧情安排有问题,话说一半招人揍,节奏不够爽利

穿越者的哲学三问:如果多看点历史著作或史料,而不是猎奇向的地摊史学,就会了解中世纪的人们和我们一样,有仁慈高尚,有残忍卑劣,都实实在在的生活着,在这文中没看见一点历史的影子,就看见变态了。

我在隋朝当太子

我在隋朝当太子第3章  细节

【叮!
恭喜宿主,获得曲辕犁制作图!
】曲辕犁?
杨恪的心思活泛起来,曲辕犁可是个好东西,堪称农耕时代的一把利器!
别看眼下大隋王朝摇摇欲坠,可政令还是能下达到关陇诸郡、河西诸郡以及河南郡、弘农郡和上洛郡一带。
只要能利用好监国这段时间,将曲辕犁推行下去,凭借关陇诸郡、河西诸郡等地,也能有不错的粮食产量。
不过凡事不能急,一口吃不成胖子。
要一点一点的来才行。
步子迈的太大,就会像便宜老爹那样把腿都给扯了!
首先要将这曲辕犁公之于众,至少要让杨广知道它的妙处。
其次还要保证曲辕犁的制作方法,做到不外传,不泄密。
杨恪正筹划着,耳边杨广的声音再次传来。
“好了好了,没别的事儿,就全都退下吧,朕乏了。”
话音落下,杨广头也不回的离开,好像生怕杨恪再来讨要什么似得。
回到梁王府,杨恪在卧房内将曲辕犁制作图从系统中兑换出来。
曲辕犁由犁铧、犁壁、犁底、压镵、策额、犁箭、犁辕、犁梢、犁评、犁建和犁盘十一个部分组成。
杨恪便按照不同的位置,将曲辕犁制作图分成了十一份。
与此同时,梁王府书房内,长史高士廉、司马张须陀和主簿虞世南三人坐在一起。
王府内侍上过茶后,便恭敬的退出书房。
书房内很安静,除了三人喝茶水的声音外,就再也听不到其他声响。
三人的焦急本不算多,此时又各怀心思,都在等着对方先开口。
高士廉和虞世南都是文臣,养气的功夫堪称了得。
反倒是武将出身,脾气火爆的张须陀先忍不住。
“我说两位大人,茶水也都喝淡了吧?”
“你们说说,陛下让梁王监国,这梁王为何单独将我三人纳入梁王府中?”
张须陀声音粗狂,就像是一声闷雷在书房炸响。
高士廉一身文士袍,三十多岁的年纪,长得白白净净。
他从容的放下茶杯,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
“陛下怎么说,做臣子的就怎么做。”
“何必去想那么多?”
高士廉嘴上说不想,可心里的小算盘早就噼里啪啦打的乱响。
只是碍于有虞世南和张须陀的面,他不好多说什么。
若不是下朝后,梁王非要让他来梁王府叙事。
这时候高士廉早就跑回家里,与外甥长孙无忌商议对策。
别看长孙无忌只有十七八岁,可见解独到,智慧过人。
虞世南咳了几声,捋了捋微微泛白的山羊胡,却没有开口。
这下张须陀更加焦急,黝黑又满是络腮胡子的脸上满是怒色。
“我说二位,这儿也没有外人!”
“眼看着大隋江山飘摇不定,陛下又让梁王监国。”
“我们三人入了梁王府,便是梁王的人。”
“若是梁王出了什么纰漏,我们可是要跟着倒霉的!”
张须陀不怕死。
但怕死的不明不白。
要是被一个“傻子”王爷给拖下水,张须陀感觉冤得慌。
“能出什么纰漏?”
“大隋已经千疮百孔,梁王再烂,还能烂到哪儿去?”
“张将军,你多虑了。”
虞世南的声音很轻,像是怕被人听见似得。
张须陀重重的叹了口气,显得有些六神无主。
“他奶奶的,就怕是梁王出错。
等到陛下清算之时,会让我死的不明不白!”
张须陀双手攥拳,一副恨恨不平的样子。
高士廉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张将军既然这么想,何不如尽早退出,与梁王请辞?”
请辞?
张须陀右手用力的摩挲着脸上的络腮胡,一下子陷入沉思。
虞世南瞟了高士廉一眼,心中不由得暗暗冷笑。
“高士廉当真狡诈,这是要让张须陀当出头鸟啊。”
“不过也好,我也懒得趟这浑水。”
“有关陇世族的四人辅政,真要是出了纰漏,也是他们扛着,与我虞家无关。”
张须陀琢磨了半天,右手攥拳猛地打在左手掌心。
啪!
“好!
请辞!”
“等下我就和梁王请辞,明天上朝就上奏陛下,调我随军出征高句丽!”
高士廉心中一喜。
有张须陀打头阵,自己也好找借口退出梁王府。
任谁都看得出来,大隋要完了。
在这种情况下,跟着梁王杨恪瞎混什么劲?
反倒是明哲保身,才是上上之选。
“张将军,高句丽山高路远,本王可是担心你的身体啊。”
张须陀的话音刚落,杨恪便在书房外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
见被梁王撞上,张须陀不禁老脸一红。
“有劳殿下挂念。”
“臣身为大隋武将,恰逢征讨高句丽之时,自然应当马革裹尸,以身报国!”
杨恪笑,笑容格外灿烂。
看上去就像是人畜无害的小绵羊。
“三位大人,本王知道你们想的是什么。”
“不瞒你们说,本王也知道大隋千疮百孔,已经病入膏肓了。”
“但大隋一天没倒下,本王与三位大人不都应该竭尽全力的匡扶江山社稷吗?”
杨恪的目光在三人身上来回逡巡不定。
他也清楚就算是杨广下旨,可三人不会一上来就对自己忠心耿耿。
甚至之前的杨恪还给人一种白痴、傻瓜的印象。
所以,无论是高士廉,还是虞世南与张须陀,都需要杨恪自己花费时间、精力去赢得他们的信任。
虞世南实在忍不住,嘴角不受控制的微微上扬。
只是这一个细节,便被杨恪敏锐的目光捕捉到。
“虞大人想说什么,不妨畅所欲言。”
虞世南干咳几声,极力掩饰着自己的尴尬。
他从椅子上站起,双手抱拳,问道:“臣斗胆问一句,梁王殿下打算如何中兴大隋?”
虞世南看似恭敬,可他俯身弯腰的一瞬间,眼神中充满蔑视。
一个傻子当了监国,就想着力挽狂澜。
这不是蠢。
是疯了!
杨恪挑了挑眼眉,他甩了甩手里攥着的十一张图纸。
“既然虞大人问起,那本王不妨告诉你。”
“这十一张图纸,便是中兴大隋的第一步!”
三人的目光聚焦在纸张上面,脸上都闪过困惑又轻蔑的神色。
杨恪早就想到了三人会有如此反应。
他对高士廉吩咐道:“高大人,麻烦你前去寻找十一个互不相识的工匠。”
不等对方回答,杨恪又对虞世南说道:“虞大人,听闻江南虞家颇有家产。”
“在长安城内也有不少宅院。”
“……”梁王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在暗讽江南世族?
虞世南脸颊一抽,表情僵硬的点点头。
嗒!
杨恪打了个响指。
“很好,麻烦虞大人借给本王一处僻静的宅院,越不起眼越好!”
杨恪又对张须陀下令道:“张将军,你立刻调遣五百精锐,将虞大人提供的宅院严密看管起来,任何人不得接近!”
“至于你想请辞的事……”“本王看还是免了吧。”
“想要以身报国,不一定非要去高句丽。”
“相信本王,用不了多久,张将军会有机会的。”

                       

小说:我在隋朝当太子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皮卡多

角色:杨恪杨广

【叮!恭喜宿主,获得曲辕犁制作图!】曲辕犁?杨恪的心思活泛起来,曲辕犁可是个好东西,堪称农耕时代的一把利器!别看眼下大隋王朝摇摇欲坠,可政令还是能下达到关陇诸郡、河西诸郡以及河南郡、弘农郡和上洛郡一带。只要能利用好监国这段时间,将曲辕犁推行下去,凭借关陇诸郡、河西诸郡等地,也能有不错的粮食产量。不过凡事不能急,一口吃不成胖子。要一点一点的来才行。步子迈的太大,就会像便宜老爹那样把腿都给扯了!首先要将这曲辕犁公之于众,至少要让杨广知道它的妙处

评论专区

维多利亚的秘密:主角的思维无法理解。文中的世界描写的如同梦呓。

阴影王权:剧情安排有问题,话说一半招人揍,节奏不够爽利

穿越者的哲学三问:如果多看点历史著作或史料,而不是猎奇向的地摊史学,就会了解中世纪的人们和我们一样,有仁慈高尚,有残忍卑劣,都实实在在的生活着,在这文中没看见一点历史的影子,就看见变态了。

我在隋朝当太子

我在隋朝当太子第3章  细节

【叮!
恭喜宿主,获得曲辕犁制作图!
】曲辕犁?
杨恪的心思活泛起来,曲辕犁可是个好东西,堪称农耕时代的一把利器!
别看眼下大隋王朝摇摇欲坠,可政令还是能下达到关陇诸郡、河西诸郡以及河南郡、弘农郡和上洛郡一带。
只要能利用好监国这段时间,将曲辕犁推行下去,凭借关陇诸郡、河西诸郡等地,也能有不错的粮食产量。
不过凡事不能急,一口吃不成胖子。
要一点一点的来才行。
步子迈的太大,就会像便宜老爹那样把腿都给扯了!
首先要将这曲辕犁公之于众,至少要让杨广知道它的妙处。
其次还要保证曲辕犁的制作方法,做到不外传,不泄密。
杨恪正筹划着,耳边杨广的声音再次传来。
“好了好了,没别的事儿,就全都退下吧,朕乏了。”
话音落下,杨广头也不回的离开,好像生怕杨恪再来讨要什么似得。
回到梁王府,杨恪在卧房内将曲辕犁制作图从系统中兑换出来。
曲辕犁由犁铧、犁壁、犁底、压镵、策额、犁箭、犁辕、犁梢、犁评、犁建和犁盘十一个部分组成。
杨恪便按照不同的位置,将曲辕犁制作图分成了十一份。
与此同时,梁王府书房内,长史高士廉、司马张须陀和主簿虞世南三人坐在一起。
王府内侍上过茶后,便恭敬的退出书房。
书房内很安静,除了三人喝茶水的声音外,就再也听不到其他声响。
三人的焦急本不算多,此时又各怀心思,都在等着对方先开口。
高士廉和虞世南都是文臣,养气的功夫堪称了得。
反倒是武将出身,脾气火爆的张须陀先忍不住。
“我说两位大人,茶水也都喝淡了吧?”
“你们说说,陛下让梁王监国,这梁王为何单独将我三人纳入梁王府中?”
张须陀声音粗狂,就像是一声闷雷在书房炸响。
高士廉一身文士袍,三十多岁的年纪,长得白白净净。
他从容的放下茶杯,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
“陛下怎么说,做臣子的就怎么做。”
“何必去想那么多?”
高士廉嘴上说不想,可心里的小算盘早就噼里啪啦打的乱响。
只是碍于有虞世南和张须陀的面,他不好多说什么。
若不是下朝后,梁王非要让他来梁王府叙事。
这时候高士廉早就跑回家里,与外甥长孙无忌商议对策。
别看长孙无忌只有十七八岁,可见解独到,智慧过人。
虞世南咳了几声,捋了捋微微泛白的山羊胡,却没有开口。
这下张须陀更加焦急,黝黑又满是络腮胡子的脸上满是怒色。
“我说二位,这儿也没有外人!”
“眼看着大隋江山飘摇不定,陛下又让梁王监国。”
“我们三人入了梁王府,便是梁王的人。”
“若是梁王出了什么纰漏,我们可是要跟着倒霉的!”
张须陀不怕死。
但怕死的不明不白。
要是被一个“傻子”王爷给拖下水,张须陀感觉冤得慌。
“能出什么纰漏?”
“大隋已经千疮百孔,梁王再烂,还能烂到哪儿去?”
“张将军,你多虑了。”
虞世南的声音很轻,像是怕被人听见似得。
张须陀重重的叹了口气,显得有些六神无主。
“他奶奶的,就怕是梁王出错。
等到陛下清算之时,会让我死的不明不白!”
张须陀双手攥拳,一副恨恨不平的样子。
高士廉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张将军既然这么想,何不如尽早退出,与梁王请辞?”
请辞?
张须陀右手用力的摩挲着脸上的络腮胡,一下子陷入沉思。
虞世南瞟了高士廉一眼,心中不由得暗暗冷笑。
“高士廉当真狡诈,这是要让张须陀当出头鸟啊。”
“不过也好,我也懒得趟这浑水。”
“有关陇世族的四人辅政,真要是出了纰漏,也是他们扛着,与我虞家无关。”
张须陀琢磨了半天,右手攥拳猛地打在左手掌心。
啪!
“好!
请辞!”
“等下我就和梁王请辞,明天上朝就上奏陛下,调我随军出征高句丽!”
高士廉心中一喜。
有张须陀打头阵,自己也好找借口退出梁王府。
任谁都看得出来,大隋要完了。
在这种情况下,跟着梁王杨恪瞎混什么劲?
反倒是明哲保身,才是上上之选。
“张将军,高句丽山高路远,本王可是担心你的身体啊。”
张须陀的话音刚落,杨恪便在书房外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
见被梁王撞上,张须陀不禁老脸一红。
“有劳殿下挂念。”
“臣身为大隋武将,恰逢征讨高句丽之时,自然应当马革裹尸,以身报国!”
杨恪笑,笑容格外灿烂。
看上去就像是人畜无害的小绵羊。
“三位大人,本王知道你们想的是什么。”
“不瞒你们说,本王也知道大隋千疮百孔,已经病入膏肓了。”
“但大隋一天没倒下,本王与三位大人不都应该竭尽全力的匡扶江山社稷吗?”
杨恪的目光在三人身上来回逡巡不定。
他也清楚就算是杨广下旨,可三人不会一上来就对自己忠心耿耿。
甚至之前的杨恪还给人一种白痴、傻瓜的印象。
所以,无论是高士廉,还是虞世南与张须陀,都需要杨恪自己花费时间、精力去赢得他们的信任。
虞世南实在忍不住,嘴角不受控制的微微上扬。
只是这一个细节,便被杨恪敏锐的目光捕捉到。
“虞大人想说什么,不妨畅所欲言。”
虞世南干咳几声,极力掩饰着自己的尴尬。
他从椅子上站起,双手抱拳,问道:“臣斗胆问一句,梁王殿下打算如何中兴大隋?”
虞世南看似恭敬,可他俯身弯腰的一瞬间,眼神中充满蔑视。
一个傻子当了监国,就想着力挽狂澜。
这不是蠢。
是疯了!
杨恪挑了挑眼眉,他甩了甩手里攥着的十一张图纸。
“既然虞大人问起,那本王不妨告诉你。”
“这十一张图纸,便是中兴大隋的第一步!”
三人的目光聚焦在纸张上面,脸上都闪过困惑又轻蔑的神色。
杨恪早就想到了三人会有如此反应。
他对高士廉吩咐道:“高大人,麻烦你前去寻找十一个互不相识的工匠。”
不等对方回答,杨恪又对虞世南说道:“虞大人,听闻江南虞家颇有家产。”
“在长安城内也有不少宅院。”
“……”梁王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在暗讽江南世族?
虞世南脸颊一抽,表情僵硬的点点头。
嗒!
杨恪打了个响指。
“很好,麻烦虞大人借给本王一处僻静的宅院,越不起眼越好!”
杨恪又对张须陀下令道:“张将军,你立刻调遣五百精锐,将虞大人提供的宅院严密看管起来,任何人不得接近!”
“至于你想请辞的事……”“本王看还是免了吧。”
“想要以身报国,不一定非要去高句丽。”
“相信本王,用不了多久,张将军会有机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