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怡霍璟年大结局)苏怡霍璟最新章节阅读_苏怡霍璟年大结局最新热门小说

小说《苏怡霍璟年大结局,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霍璟年”,主要人物有苏怡霍璟,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封律师,这是我的新联系方式,离婚协议我已经签了,如果霍先生签了字,到时候要麻烦您把离婚证给我\”说到这儿她补充道:“这个号码只能接听您的来电,拒接所有陌生来电”…

小说:苏怡霍璟年大结局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霍璟年

角色:苏怡霍璟

“霍先生,我们离婚吧。’摘下婚戒,丢在离婚协议上,只在纸上给霍璟年留了几句话。”你妈年龄大了,我不想多做纠缠刺激老人家,你曾是一名军人,应该不想背负一个重婚罪的污点,儿子的抚养权归我,我们就当从没认识过。今天是她在这栋房子里停留的最后一天,是她做霍璟年妻子的最后一天,过了今天,她告诉自己,就要做全新的苏怡。背上孩子,拉上密码箱,走出大门后,她给封辰打了个电话

评论专区

三界血歌:以前很喜欢巫颂的,现在唉

钱路:文笔不错,目前看完24万字。描写电商起家的,现在对于我来说是粮草,看后续发展了。

仙意通玄:本来想养肥了看,没想到太监了,幸亏没看,大幸!

苏怡霍璟年大结局

苏怡霍璟年大结局第1章  

“霍先生,我们离婚吧。
’摘下婚戒,丢在离婚协议上,只在纸上给霍璟年留了几句话。
“你妈年龄大了,我不想多做纠缠刺激老人家,你曾是一名军人,应该不想背负一个重婚罪的污点,儿子的抚养权归我,我们就当从没认识过。
今天是她在这栋房子里停留的最后一天,是她做霍璟年妻子的最后一天,过了今天,她告诉自己,就要做全新的苏怡。
背上孩子,拉上密码箱,走出大门后,她给封辰打了个电话。
“封律师,这是我的新联系方式,离婚协议我已经签了,如果霍先生签了字,到时候要麻烦您把离婚证给我。
“说到这儿她补充道:“这个号码只能接听您的来电,拒接所有陌生来电。”
电话那头传来封辰略显惊讶的嗓音:“你这么快就签字了?你们的财产分配,还有孩子的抚养权,这些都跟霍璟年协商过了?“小*三都领回家了,如果霍先生继续纠缠的话,我想我会以重婚罪起诉他,孩子才九个多月,男方出gui,法律上孩子一般都会判给母亲,这一点我想封律师应该比我更清楚,至于两千万补偿费,我做了让步,两百万也够了,我卡上有现成的。
“你等一下,霍璟年那里你是不是应该…….”早料到自己请的律师会帮霍璟年说话,苏怡苦涩一笑,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封律师,律师费我前夫应该会承担,再见。
封辰挑眉瞪着手机愣了好半晌。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啊?不哭不闹,这婚说离就离,根本不为了孩子挽救这段婚姻啊!一般有了孩子,男人外*遇,女人不都是为了孩子能过且过吗?更何况豪门圈子里,出gui这种事再正常不过了,那些太太们遇到这种情况,大多都会为了保住自己正室的位置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大度的接受私生子认祖归宗。
收了思绪,他立马给霍璟年打了电话:“璟年,你现在在哪儿呢?我不是告诉你老太太可能把唐心洛带回家了吗?你没回去阻止这事儿吗?这会儿你家里肯定鸡飞狗跳了,你老婆丢下一纸离婚书,带着孩子走了,就在刚才她打电话给我,正式委托我办理你们的离婚案子。”
此时霍璟年正守在抢救室门口,老太太血压高,这一晕倒,情况很危急,封辰的这通电话不亚于一枚重磅炸弹,炸得他头重脚轻,乱了方寸:“她要去哪儿?”“我怎么知道她要去哪儿啊,她的电话号码都换了。”
“啪’的一声,霍璟年直接摔了手机,一拳重重的朝着墙砸去,一声闷响,顿时骨节冒了皿珠子。
“璟年哥哥!怎么了?”一旁的唐心洛和保姆吓白了脸。
唐心洛急忙抓住他受伤的手,梨花带雨的哭了起来:“你这是做什么啊?我知道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我明天就出国,以后再也不回来了,你不要伤害自己好不好?伯母会没事的,我走了……嫂子会原谅你的,你不要着急……”霍璟年紧闭着双眼,一双拳头捏的咔咔作响,胸腔被一团火烧的快要爆裂开了。
不,她不会原谅,他算是见识到了她的敢爱敢恨。
母亲还在抢救室里,生si未卜,她却带着儿子跑了。
苏怡啊苏怡,你可真够狠绝的,离开的时机都抓的这么好,这段婚姻你当真一点都不留恋了?对我的感情,你当真说收就收,一丝都不剩了?“璟年哥哥……你不要吓我……”他的神色实在太过骇人,唐心洛吓得松开了抓他的手,不敢再说话了。
一旁的保姆更是大气不敢出。
霍璟年强行稳住情绪,弯腰拾起地上的手机,屏幕摔碎了,但还能用,立即拨了助手的电话,开口嗓音又紧又沉:“苏怡带着孩子走了,发动所有人脉,马上给我把人找回来。”
看他这么紧张那个女人,唐心洛双手压在微微凸起的肚子上,恨意染红了眼睛。
苏怡都愿意离开了,他还是不愿意给她个名分吗?当真让她生两个si生子?霍璟年冷静下来后,思绪也回来了,接着拨了苏怡的电话,果然是系统提示音,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他接着拨了封辰的电话:把她的电话给我。”
封辰叹了口气:“璟年,你现在这种情况,心洛你也得负一辈子责,苏怡想离婚,我觉得吧,离了也好,她新换的号码设置了权限,我估计你打不进去。”
霍璟年几乎咬牙切齿:“电话给我。
’“好吧,我发给你。”
不一会儿封辰把电话号码发了过来,霍璟年立马拨过去,果然打不进去。
“啪’的一下,他再次扔了手机。
走得真够洒脱,一个女人带着个不满周岁的孩子,说走就走了!留给他这么深的歉疚和牵挂,他伤了她,伤得那么深,他连恨的权利都没有。
他吩咐了医生几句,开车疯了般的赶回家,到了家门口,他傻站了良久,不抱希望的抬手摁了门铃。
一声、两声、三声……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
以往门铃只响一声半,门准会拉开,她笑眯眯的说一句”你回来啦’饿不饿。
他一遍一遍的按,一遍一遍的按,后来小区保安走过来,小心翼翼的告诉他:霍先生,您太太不在家,她好像抱着孩子拉着行李箱走……走了。”
知道她走了,听别人说出来还是有点受不住。
霍璟年眸子猩红,眼风冷冷的扫向保安:“滚!”按了密码,第一次密码显示错误,他想起来,母亲说换密码了,家里请了保姆,把老密码告诉了保姆,觉得有点不安全,就换了,让保姆用感应卡进出门。
手垂下来,他没进去,靠在门口掏出一支yan点燃,兜里另一部手机响了,助理打过来的。
“霍总,太太和孩子在朋友那里,那个……她说……离婚协议已经签字了……”霍璟年紧抿着唇,神色一片抑郁,没有下任何吩咐,挂了电话。
他知道留不住她了,强行留下她,只会伤她更深.…——“霍太太,请您把医疗费交一下吧。”
护士不知道第几次这样催促了,此时这句‘霍太太’要多讽刺有多讽刺。
见她面无表情、无动于衷的样子,护士有些急了:“霍先生和这位小姐的情况比较危急,这位小姐的手机通讯录里只有霍先生的联系方式,我们无法联系到她的家属,所以……”苏怡只感觉身体一阵阵发寒,她极力压制着心口越来越剧烈的撕痛,扫了眼护士手里的单单据据,开口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字:“这位小姐是谁?”
护士被问的神色一变,眼中闪过一抹同情之色。
对,是同情,苏怡确定自己没看错,她忽然笑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人在做天在看,天给的报应,你们找我干嘛?”
她说完转身就走,转身的一瞬,眼眶红了,狠狠的咬着后牙槽,不想把狼狈暴露在外人面前。
护士急忙追上了她:“霍太太,生死攸关,请您先把费用交了吧,霍太太……”正说着,病房里另一名护士忽然出声:“霍先生醒了!
快叫郑医生过来!”
醒了?
苏怡往外走的脚步顿住,垂在腿侧的双手攥紧了拳头。
她不想再看病床上那对鸳鸯,但为了儿子、为了霍太太这个身份,她是不是该要个说法?
仰头眨去眼中不争气的湿润,转过身看向病床上的男人。
男人那双深邃的眼中并无波澜,只是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就把注意力放在了身旁的女人身上。
他摘了氧气罩,开口语气急切:“她怎么样?”
“霍先生放心,她已经没事了。”
霍璟年挪动了一下身子,发现手被女人紧紧的抓着,他闭眼喘息了一会儿,再次把目光看向苏怡,神色依旧淡然,薄唇微微张了下,似乎想说点什么,但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苏怡只感觉每一口呼吸都是疼的,血淋淋的疼,如果连霍璟年都是这样的男人,她不知道该如何再相信这个世界。
抬手指着女人,开口尽量不让自己像个泼妇:“璟年,她是谁?”
霍璟年一点面部表情都没有,介绍的非常淡然:“谢沁歆。”
“你们在一起多久了?”
霍璟年别开视线,苍白的脸上有了不耐烦的神色,语气微凉:“苏怡,有事回家说。”
“你也知道丢脸?”
苏怡顿时笑了,笑的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男人就是这样,做得出丢脸的事儿,还不允许你在外人面前忤他面子。
“好,我等你解释。”

                       

小说:苏怡霍璟年大结局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霍璟年

角色:苏怡霍璟

“霍先生,我们离婚吧。’摘下婚戒,丢在离婚协议上,只在纸上给霍璟年留了几句话。”你妈年龄大了,我不想多做纠缠刺激老人家,你曾是一名军人,应该不想背负一个重婚罪的污点,儿子的抚养权归我,我们就当从没认识过。今天是她在这栋房子里停留的最后一天,是她做霍璟年妻子的最后一天,过了今天,她告诉自己,就要做全新的苏怡。背上孩子,拉上密码箱,走出大门后,她给封辰打了个电话

评论专区

三界血歌:以前很喜欢巫颂的,现在唉

钱路:文笔不错,目前看完24万字。描写电商起家的,现在对于我来说是粮草,看后续发展了。

仙意通玄:本来想养肥了看,没想到太监了,幸亏没看,大幸!

苏怡霍璟年大结局

苏怡霍璟年大结局第1章  

“霍先生,我们离婚吧。
’摘下婚戒,丢在离婚协议上,只在纸上给霍璟年留了几句话。
“你妈年龄大了,我不想多做纠缠刺激老人家,你曾是一名军人,应该不想背负一个重婚罪的污点,儿子的抚养权归我,我们就当从没认识过。
今天是她在这栋房子里停留的最后一天,是她做霍璟年妻子的最后一天,过了今天,她告诉自己,就要做全新的苏怡。
背上孩子,拉上密码箱,走出大门后,她给封辰打了个电话。
“封律师,这是我的新联系方式,离婚协议我已经签了,如果霍先生签了字,到时候要麻烦您把离婚证给我。
“说到这儿她补充道:“这个号码只能接听您的来电,拒接所有陌生来电。”
电话那头传来封辰略显惊讶的嗓音:“你这么快就签字了?你们的财产分配,还有孩子的抚养权,这些都跟霍璟年协商过了?“小*三都领回家了,如果霍先生继续纠缠的话,我想我会以重婚罪起诉他,孩子才九个多月,男方出gui,法律上孩子一般都会判给母亲,这一点我想封律师应该比我更清楚,至于两千万补偿费,我做了让步,两百万也够了,我卡上有现成的。
“你等一下,霍璟年那里你是不是应该…….”早料到自己请的律师会帮霍璟年说话,苏怡苦涩一笑,直接打断了他的话:“封律师,律师费我前夫应该会承担,再见。
封辰挑眉瞪着手机愣了好半晌。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啊?不哭不闹,这婚说离就离,根本不为了孩子挽救这段婚姻啊!一般有了孩子,男人外*遇,女人不都是为了孩子能过且过吗?更何况豪门圈子里,出gui这种事再正常不过了,那些太太们遇到这种情况,大多都会为了保住自己正室的位置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大度的接受私生子认祖归宗。
收了思绪,他立马给霍璟年打了电话:“璟年,你现在在哪儿呢?我不是告诉你老太太可能把唐心洛带回家了吗?你没回去阻止这事儿吗?这会儿你家里肯定鸡飞狗跳了,你老婆丢下一纸离婚书,带着孩子走了,就在刚才她打电话给我,正式委托我办理你们的离婚案子。”
此时霍璟年正守在抢救室门口,老太太血压高,这一晕倒,情况很危急,封辰的这通电话不亚于一枚重磅炸弹,炸得他头重脚轻,乱了方寸:“她要去哪儿?”“我怎么知道她要去哪儿啊,她的电话号码都换了。”
“啪’的一声,霍璟年直接摔了手机,一拳重重的朝着墙砸去,一声闷响,顿时骨节冒了皿珠子。
“璟年哥哥!怎么了?”一旁的唐心洛和保姆吓白了脸。
唐心洛急忙抓住他受伤的手,梨花带雨的哭了起来:“你这是做什么啊?我知道都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我明天就出国,以后再也不回来了,你不要伤害自己好不好?伯母会没事的,我走了……嫂子会原谅你的,你不要着急……”霍璟年紧闭着双眼,一双拳头捏的咔咔作响,胸腔被一团火烧的快要爆裂开了。
不,她不会原谅,他算是见识到了她的敢爱敢恨。
母亲还在抢救室里,生si未卜,她却带着儿子跑了。
苏怡啊苏怡,你可真够狠绝的,离开的时机都抓的这么好,这段婚姻你当真一点都不留恋了?对我的感情,你当真说收就收,一丝都不剩了?“璟年哥哥……你不要吓我……”他的神色实在太过骇人,唐心洛吓得松开了抓他的手,不敢再说话了。
一旁的保姆更是大气不敢出。
霍璟年强行稳住情绪,弯腰拾起地上的手机,屏幕摔碎了,但还能用,立即拨了助手的电话,开口嗓音又紧又沉:“苏怡带着孩子走了,发动所有人脉,马上给我把人找回来。”
看他这么紧张那个女人,唐心洛双手压在微微凸起的肚子上,恨意染红了眼睛。
苏怡都愿意离开了,他还是不愿意给她个名分吗?当真让她生两个si生子?霍璟年冷静下来后,思绪也回来了,接着拨了苏怡的电话,果然是系统提示音,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他接着拨了封辰的电话:把她的电话给我。”
封辰叹了口气:“璟年,你现在这种情况,心洛你也得负一辈子责,苏怡想离婚,我觉得吧,离了也好,她新换的号码设置了权限,我估计你打不进去。”
霍璟年几乎咬牙切齿:“电话给我。
’“好吧,我发给你。”
不一会儿封辰把电话号码发了过来,霍璟年立马拨过去,果然打不进去。
“啪’的一下,他再次扔了手机。
走得真够洒脱,一个女人带着个不满周岁的孩子,说走就走了!留给他这么深的歉疚和牵挂,他伤了她,伤得那么深,他连恨的权利都没有。
他吩咐了医生几句,开车疯了般的赶回家,到了家门口,他傻站了良久,不抱希望的抬手摁了门铃。
一声、两声、三声……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
以往门铃只响一声半,门准会拉开,她笑眯眯的说一句”你回来啦’饿不饿。
他一遍一遍的按,一遍一遍的按,后来小区保安走过来,小心翼翼的告诉他:霍先生,您太太不在家,她好像抱着孩子拉着行李箱走……走了。”
知道她走了,听别人说出来还是有点受不住。
霍璟年眸子猩红,眼风冷冷的扫向保安:“滚!”按了密码,第一次密码显示错误,他想起来,母亲说换密码了,家里请了保姆,把老密码告诉了保姆,觉得有点不安全,就换了,让保姆用感应卡进出门。
手垂下来,他没进去,靠在门口掏出一支yan点燃,兜里另一部手机响了,助理打过来的。
“霍总,太太和孩子在朋友那里,那个……她说……离婚协议已经签字了……”霍璟年紧抿着唇,神色一片抑郁,没有下任何吩咐,挂了电话。
他知道留不住她了,强行留下她,只会伤她更深.…——“霍太太,请您把医疗费交一下吧。”
护士不知道第几次这样催促了,此时这句‘霍太太’要多讽刺有多讽刺。
见她面无表情、无动于衷的样子,护士有些急了:“霍先生和这位小姐的情况比较危急,这位小姐的手机通讯录里只有霍先生的联系方式,我们无法联系到她的家属,所以……”苏怡只感觉身体一阵阵发寒,她极力压制着心口越来越剧烈的撕痛,扫了眼护士手里的单单据据,开口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字:“这位小姐是谁?”
护士被问的神色一变,眼中闪过一抹同情之色。
对,是同情,苏怡确定自己没看错,她忽然笑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
人在做天在看,天给的报应,你们找我干嘛?”
她说完转身就走,转身的一瞬,眼眶红了,狠狠的咬着后牙槽,不想把狼狈暴露在外人面前。
护士急忙追上了她:“霍太太,生死攸关,请您先把费用交了吧,霍太太……”正说着,病房里另一名护士忽然出声:“霍先生醒了!
快叫郑医生过来!”
醒了?
苏怡往外走的脚步顿住,垂在腿侧的双手攥紧了拳头。
她不想再看病床上那对鸳鸯,但为了儿子、为了霍太太这个身份,她是不是该要个说法?
仰头眨去眼中不争气的湿润,转过身看向病床上的男人。
男人那双深邃的眼中并无波澜,只是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就把注意力放在了身旁的女人身上。
他摘了氧气罩,开口语气急切:“她怎么样?”
“霍先生放心,她已经没事了。”
霍璟年挪动了一下身子,发现手被女人紧紧的抓着,他闭眼喘息了一会儿,再次把目光看向苏怡,神色依旧淡然,薄唇微微张了下,似乎想说点什么,但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苏怡只感觉每一口呼吸都是疼的,血淋淋的疼,如果连霍璟年都是这样的男人,她不知道该如何再相信这个世界。
抬手指着女人,开口尽量不让自己像个泼妇:“璟年,她是谁?”
霍璟年一点面部表情都没有,介绍的非常淡然:“谢沁歆。”
“你们在一起多久了?”
霍璟年别开视线,苍白的脸上有了不耐烦的神色,语气微凉:“苏怡,有事回家说。”
“你也知道丢脸?”
苏怡顿时笑了,笑的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男人就是这样,做得出丢脸的事儿,还不允许你在外人面前忤他面子。
“好,我等你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