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司砚温知羽(霍太太她又软又萌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_)_《霍太太她又软又萌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_》最新章节阅读

霍司砚温知羽是现代言情《霍太太她又软又萌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_》中的主要人物,梗概:顾长卿默默地喝掉半杯酒半晌他才淡笑:“如果哪天不听话了,是不是就是不喜欢了?”“哪能啊!相信顾总的能力”经理恭维他瞧出顾长卿是为女人烦心,很机灵地叫来一个女孩子很年轻,看着很清纯看書溂…

小说:霍太太她又软又萌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_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霍司砚

角色:霍司砚温知羽

温知羽挂掉顾长卿的电话,他愤怒地捶了下车身。温知羽!这还是他认识的温知羽吗?顾长卿心情很差,他不愿意承认自己被温知羽影响。——不过是个没有得手的女人罢了!顾长卿并未去医院包扎伤口,而是驱车来到一家常去应酬的会所。这家会所很高端,能在里面玩儿的都是有些地位的。顾长卿开了间包厢,大白天地喝闷酒

评论专区

(龙枪穿HP)黑法师:JJ能够接受的同人文。

发条新娘:每章后面都有作者的现实日常,我花钱是为了看这个的?

僵尸医生:高楼大厦作品,忘记了主要内容,但是记得应宽怀做“风火轮”骗那个名门正派的高手给出力干活。

霍太太她又软又萌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_

霍太太她又软又萌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_第66章  

温知羽挂掉顾长卿的电话,他愤怒地捶了下车身。
温知羽!
这还是他认识的温知羽吗?
顾长卿心情很差,他不愿意承认自己被温知羽影响。
——不过是个没有得手的女人罢了!
顾长卿并未去医院包扎伤口,而是驱车来到一家常去应酬的会所。
这家会所很高端,能在里面玩儿的都是有些地位的。
顾长卿开了间包厢,大白天地喝闷酒。
经理过来陪了几杯后,很善解人意地问:“顾总和女朋友闹情绪了?
这一大早借酒消愁的!
不应该啊,听说霍家掌上明珠对您那是一往情深!”
顾长卿往后靠在真皮沙发上,黑眸微垂:“一往情深?”
经理笑着给他倒酒:“女人爱得深,那就听话。”
顾长卿默默地喝掉半杯酒。
半晌他才淡笑:“如果哪天不听话了,是不是就是不喜欢了?”
“哪能啊!
相信顾总的能力。”
经理恭维。
他瞧出顾长卿是为女人烦心,很机灵地叫来一个女孩子。
很年轻,看着很清纯。
看書溂“陪顾总聊天解解闷。”
经理说得含蓄。
顾长卿本来想拒绝,但是一抬眼就愣住了。
面前那张清纯的小脸和温知羽有六分相似,特别是侧颜很像,他看得有些失神,伸手将女孩子拉到身边,叫了一声:“温知羽?”
经理识趣地退出去了。
奢靡的包厢,只剩下孤男寡女。
女孩子是干这个的,自然知道怎么让男人开心,她很主动地搂住男人的脖子跟他接吻,吻得来了感觉,顾长卿便将她按到了沙发上……事毕。
顾长卿漫不经心地问:“什么名字?”
“㵘㵘。”
女孩子服侍他穿衣服,很乖巧。
顾长卿很风流地笑了下:“这名字起得挺好。”
㵘㵘小脸一红,软媚抱住他的腰身:“顾总什么时候再来看我?”
顾长卿点了支香烟,缓缓吸了几口。
“再说吧!”
女孩子有些失望,她是想试探一下顾总要不要养她,毕竟方才他挺热情,一直抱着她喊‘温知羽’。
‘温知羽’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能钓到一条大鱼。
顾长卿没有心思和她过多纠缠,很快离开会所。
上了车抬手看看时间,已经是中午11点正好是去霍家吃饭的点,顾长卿想到要见霍司砚,俊脸微沉……出乎他意料,到了霍家,霍司砚还未回来。
霍明珠拿着手机从楼上下来,娇声对霍家二老说:“哥哥也不知道在忙什么,说好中午回来吃饭的,这会儿说要到下午三点了。”
顾长卿握了握拳。
霍司砚在忙什么他一清二楚。
可是他面上却淡定自若,陪着霍震东下棋。
霍明珠挨着他坐下,娇软地说:“你别生气,哥哥不是故意的。”
顾长卿淡笑:“怎么会?”
霍震东颇为满意这个准女婿,睨一眼宝贝女儿,说:“你以为长卿和你一样喜欢闹腾?
要是都像你这生意怎么做?”
顾长卿温柔地搂住未婚妻:“明珠很善解人意。”
霍明珠心里甜丝丝的,她正想说话,忽然凑在顾长卿肩上闻:“顾长卿,你身上怎么有股香水味?”

                       

小说:霍太太她又软又萌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_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霍司砚

角色:霍司砚温知羽

温知羽挂掉顾长卿的电话,他愤怒地捶了下车身。温知羽!这还是他认识的温知羽吗?顾长卿心情很差,他不愿意承认自己被温知羽影响。——不过是个没有得手的女人罢了!顾长卿并未去医院包扎伤口,而是驱车来到一家常去应酬的会所。这家会所很高端,能在里面玩儿的都是有些地位的。顾长卿开了间包厢,大白天地喝闷酒

评论专区

(龙枪穿HP)黑法师:JJ能够接受的同人文。

发条新娘:每章后面都有作者的现实日常,我花钱是为了看这个的?

僵尸医生:高楼大厦作品,忘记了主要内容,但是记得应宽怀做“风火轮”骗那个名门正派的高手给出力干活。

霍太太她又软又萌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_

霍太太她又软又萌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_第66章  

温知羽挂掉顾长卿的电话,他愤怒地捶了下车身。
温知羽!
这还是他认识的温知羽吗?
顾长卿心情很差,他不愿意承认自己被温知羽影响。
——不过是个没有得手的女人罢了!
顾长卿并未去医院包扎伤口,而是驱车来到一家常去应酬的会所。
这家会所很高端,能在里面玩儿的都是有些地位的。
顾长卿开了间包厢,大白天地喝闷酒。
经理过来陪了几杯后,很善解人意地问:“顾总和女朋友闹情绪了?
这一大早借酒消愁的!
不应该啊,听说霍家掌上明珠对您那是一往情深!”
顾长卿往后靠在真皮沙发上,黑眸微垂:“一往情深?”
经理笑着给他倒酒:“女人爱得深,那就听话。”
顾长卿默默地喝掉半杯酒。
半晌他才淡笑:“如果哪天不听话了,是不是就是不喜欢了?”
“哪能啊!
相信顾总的能力。”
经理恭维。
他瞧出顾长卿是为女人烦心,很机灵地叫来一个女孩子。
很年轻,看着很清纯。
看書溂“陪顾总聊天解解闷。”
经理说得含蓄。
顾长卿本来想拒绝,但是一抬眼就愣住了。
面前那张清纯的小脸和温知羽有六分相似,特别是侧颜很像,他看得有些失神,伸手将女孩子拉到身边,叫了一声:“温知羽?”
经理识趣地退出去了。
奢靡的包厢,只剩下孤男寡女。
女孩子是干这个的,自然知道怎么让男人开心,她很主动地搂住男人的脖子跟他接吻,吻得来了感觉,顾长卿便将她按到了沙发上……事毕。
顾长卿漫不经心地问:“什么名字?”
“㵘㵘。”
女孩子服侍他穿衣服,很乖巧。
顾长卿很风流地笑了下:“这名字起得挺好。”
㵘㵘小脸一红,软媚抱住他的腰身:“顾总什么时候再来看我?”
顾长卿点了支香烟,缓缓吸了几口。
“再说吧!”
女孩子有些失望,她是想试探一下顾总要不要养她,毕竟方才他挺热情,一直抱着她喊‘温知羽’。
‘温知羽’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能钓到一条大鱼。
顾长卿没有心思和她过多纠缠,很快离开会所。
上了车抬手看看时间,已经是中午11点正好是去霍家吃饭的点,顾长卿想到要见霍司砚,俊脸微沉……出乎他意料,到了霍家,霍司砚还未回来。
霍明珠拿着手机从楼上下来,娇声对霍家二老说:“哥哥也不知道在忙什么,说好中午回来吃饭的,这会儿说要到下午三点了。”
顾长卿握了握拳。
霍司砚在忙什么他一清二楚。
可是他面上却淡定自若,陪着霍震东下棋。
霍明珠挨着他坐下,娇软地说:“你别生气,哥哥不是故意的。”
顾长卿淡笑:“怎么会?”
霍震东颇为满意这个准女婿,睨一眼宝贝女儿,说:“你以为长卿和你一样喜欢闹腾?
要是都像你这生意怎么做?”
顾长卿温柔地搂住未婚妻:“明珠很善解人意。”
霍明珠心里甜丝丝的,她正想说话,忽然凑在顾长卿肩上闻:“顾长卿,你身上怎么有股香水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