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死后,恶毒妹妹重生了》秦麦心景溯庭全本阅读_(秦麦心景溯庭)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惨死后,恶毒妹妹重生了》内容精彩,“七里繁华”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秦麦心景溯庭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惨死后,恶毒妹妹重生了》内容概括:正在连载中的爱情小说,《惨死后,恶毒妹妹重生了》推荐给各位书友,这本书原名为《惨

小说:惨死后,恶毒妹妹重生了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七里繁华

角色:秦麦心景溯庭

如果你喜欢看穿越重生小说,一定不要错过“七里繁华”的一本书《惨死后,恶毒妹妹重生了》。简要概述:“呦,是姐姐啊?”秦麦心径直推开身前厚重的房门,一股还未散却的情浴气息扑面而来。元蕊霜妩媚的声音,也随之传了过来。而寝宫龙床上,一个是她的夫君,一个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两具相拥的身子,就这样旁若无人的暴露在她面前。司马凌昊看向秦麦心的方向,唇角扬起了一缕似笑非笑的弧度。“朕的皇后,不知你深夜来此,有何要事?”司马凌昊的声音都是带着一丝魅惑和慵懒,不经意间就可以勾走人的心魄

评论专区

带刀后卫:转到英国就没兴趣

天才魔法师与天然呆勇者:更新一下评价,极度弱智的二刺猿小说,读者还特别爱洗地,设定圆不了自抽抽脸就用所谓剧情来辩解,可惜我没看出这小说剧情除了二笔以外有啥看点。可能这就是二刺猿吧。

万妞不挡之勇:复更了复更了,医学奇迹诞生了,纵横更新

惨死后,恶毒妹妹重生了

第1章

“呦,是姐姐啊?”
秦麦心径直推开身前厚重的房门,一股还未散却的情浴气息扑面而来。
元蕊霜妩媚的声音,也随之传了过来。
而寝宫龙床上,一个是她的夫君,一个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两具相拥的身子,就这样旁若无人的暴露在她面前。
司马凌昊看向秦麦心的方向,唇角扬起了一缕似笑非笑的弧度。
“朕的皇后,不知你深夜来此,有何要事?”
司马凌昊的声音都是带着一丝魅惑和慵懒,不经意间就可以勾走人的心魄。
这笑还真是挺刺眼的。
秦麦心自诩精明。
可当年还是傻傻的被他的这一笑俘获了一颗真心。
如今看来,这笑里竟藏着许多她看不懂的嘲讽和鄙夷。
“皇上,臣妾有了身孕。”
秦麦心平淡的说了一句,不动声色的站在原地,目光直视着那隔着一层床幔,坐在床上的男人。
“哦?”
司马凌昊的声音微微扬了半分,随即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似的,勾起了倚靠在他胸前的元蕊霜的下颚,慵懒笑道,“爱妃,朕的皇后说,她怀了朕的龙种了呢。
你说,该如何处置那个野种呢?”
野种?
秦麦心的眸中闪过了一丝冷意和悲哀。
她该猜到司马凌昊不待见这个孩子的。
她今日来,不过是想让自己的心,再死的透彻一点罢了。
野种,呵…… 宝宝,你爹竟然说你是野种呢?
你说,娘亲这些年是不是错了?
秦麦心低头抚摸着自己的小腹。
因此并未看到,此时床上的两人正在低语着什么。
而司马凌昊更是将一件闪着寒光的物件递给了元蕊霜。
元蕊霜随手拿起一件纱衣,披在身上,就从床上爬了起来。
她巧笑倩兮的走到秦麦心的身边,凑到她的耳边,低声笑道,“姐姐,你也别怪皇上,要怪只能怪你自己——不知检点!”
话音刚落,秦麦心只觉得心脏处,一股刺骨的疼痛。
她低下了头,清晰的瞧见自己的胸口处插了一把匕首。
匕首的另一端是元蕊霜的皓腕。
匕首拔出,再次狠狠的刺穿胸膛。
元蕊霜脸上带着鄙夷的冷笑,“姐姐,你可知,这世界上有多少人恨不能食你的肉,喝你的血?”
“百官都在陛下的面前弹劾你,恨不得杀了你这个丧心病狂的妖后。”
“你害死那么多人,你晚上也不会做噩梦?”
“姐姐,妹妹我现在可是在替天行道,下了黄泉,你可别怪我。”
做噩梦吗?
秦麦心的视线跃过元蕊霜,落到了还坐在床上的司马凌昊的身上。
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啊。
她弄死的人哪一个不是挡在司马凌昊身前的绊脚石?
她是坏人,就因为司马凌昊不能杀的人,她来杀。
司马凌昊不能做的事,她去做。
司马凌昊兵不血刃的取得天下,开仓放粮,亲赴灾区,赶赴前线,赠药救人,万民敬仰。
可又有谁知道,粮食都是她辛苦赚来的,药物是她辛苦配置的,人也是她日夜不休的救活的。
现在,他竟然要杀她,还是在得知她怀有身孕的时候。
司马凌昊的脸上依旧是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斜靠在床边,别有一番魅惑,似乎是在看一场精彩绝伦的好戏。
这是她的丈夫。
是她付出了一切,为了他不惜气死亲娘、害死姐姐、逼疯妹妹、害残弟弟的丈夫啊!
“为……什么?”
秦麦心没有看插在自己胸膛,一刀一刀拔出刺入的匕首。
她只是平静的望着那个躺在床上的男人,好似匕首不是捅在她的身上一样。
那个让她爱了一辈子的男人终于从床上跨了下来,高大挺拔的身躯近在咫尺,他的眼里没有一丝往日的情分,有的只是让她感到陌生,达不到眼底的笑意。
他勾起了她的下颚,凑到她的耳边冰冷的吐出了三个字—— “景溯庭!”
一向宠辱不惊的秦麦心,在听到这个名字后,已经毫无光彩的眸子骤然收缩了起来,身子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
司马凌昊看到秦麦心的表现,眼底寒意更甚,甚至带着一丝愤怒和屈辱。
他夺过元蕊霜手中的匕首,朝秦麦心的肚子就狠狠的捅了进去。
“你这肚子里的野种,是他的吧。”
司马凌昊的声音像毒蛇般蔓延,吞噬着秦麦心的神经。
“有些事,你或许不知道。
其实,当年你哥哥不是为救他而死的,而是被朕暗中弄死的!
朕原本是想要他们两人的命的,谁知,景溯庭命大,逃了。”
秦麦心原本已经停止跳动的心脏,在听到这话后,陡然跳动了起来。
她睁大双眼,死死的盯着眼前的男人,难以置信。
“你不是很厌恶他吗?”
“所以,朕用你的名义,将他引入朕布下的陷阱。”
“啧啧,万箭穿心呐。
朕的皇后,朕替你报仇了,你是不是该感谢朕呢?”
“不过,也是他傻,他到死都还以为,是你想要他的命。”
“否则,朕怎么可能不费一兵一卒就取了他的性命?”
“所有挡着朕的路的人,都死了。”
“所以,秦麦心,你已经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
“朕原本打算再让你多活几日的,没想到你竟然怀了那个男人的野种,还自己跑来送死!”
司马凌昊厌恶的丢下了手中的匕首,似乎是嫌脏的接过元蕊霜递过的毛巾擦了擦手,凑到元蕊霜的耳边低声魅惑道,“爱妃,剩下的事,就交给你了。
择日,你便是朕的皇后了。”
“臣妾谢皇上。”
司马凌昊走了,元蕊霜还在,秦麦心还没有死,只是双眼无神的躺在地上。
景溯庭,景溯庭…… 你不是很聪明的吗?
你怎么会那么傻?
“亲爱的姐姐,你这就受不了了吗?”
“唉,看在你就快死的份上,妹妹就好心的告诉你一些事吧。”
元蕊霜蹲到了地上,捡起匕首在秦麦心的脸上划过。
“你肯定不知道,你大姐是怎么死的吧?”
“你可知,你为了皇上,你将你大姐嫁给了一个什么样的人渣?”
“那个男人啊,根本就不是人呢。”
“他玩腻了你的姐姐,就把她赏给了手下的侍卫、奴才。”
“凡是府里的男人,可都玩过你那冰清玉洁的姐姐。”
“那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真是让人心疼。”
“于是,妹妹我,好心的将她给赐死了。”
“你说,你是不是该感谢我呢?”
“对了,她死之前,还叫着你的名字呢。”
“……” 秦麦心握紧了双手,缓缓的转过了头,眼底渗出了血丝。
她的大姐,怎么会?
怎么会?
她只知道,在她将大姐嫁出去不到两个月,就收到了大姐感染风寒,去世的消息。
她一直以为,她一直以为,大姐是…… “还有你那个胆小懦弱的妹妹,你当真以为,你有本事勾引的了陛下?”
“其实啊,那天是陛下强迫了她。”
“诶,可怜啊,你这当姐姐的不但不为她主持公道,还对她拳打脚踢,动用大刑,硬生生的把她给逼疯了。”
“哦,对了,还有你那断了两条腿,终生只能坐在轮椅上的弟弟。”
“嗯,你当真以为你娘是被你活活气死的?
你可真是个傻瓜……” “你真以为我爹把你当成宝贝啊?
要真把你当宝贝,还能让你继续姓秦?
还会不让你认祖归宗?”
“你娘只不过是个下贱的女人,哪里比的上我娘高贵?”
“而你呢,注定要被我踩在脚下,注定是我的垫脚石。”
“你的存在就是为了让我当上皇后的,哈哈哈。”
秦麦心只看到元蕊霜的嘴唇在不停的动着。
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她曾经对自己的亲人犯下的罪行。
元蕊霜说的没错,这一切都是她做的。
她为了一个不值得的男人,害得自己家破人亡,害死了那些真心对她的人。
除了自己,她还能怪谁?
除了自己,她还能恨谁?
她死有余辜,她应该死的更惨一点才对。
她错了,她真的错了。
只是可怜了肚子里尚未出世的孩子。
虎毒不食子,司马凌昊,你会有报应的!
秦麦心突然夺过元蕊霜手里的刀,朝着她元蕊霜就捅了过去。
“啊——!”
的的一声尖叫声响起,她也被人踹飞了出去。
视线渐渐模糊,失血过多的她,再也无法看清眼前的一切。
临死之前,浮现在眼前的,是她的娘亲、她的继父、她的大姐、哥哥、妹妹、弟弟。
还有那个男人——景溯庭……

                       

小说:惨死后,恶毒妹妹重生了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七里繁华

角色:秦麦心景溯庭

如果你喜欢看穿越重生小说,一定不要错过“七里繁华”的一本书《惨死后,恶毒妹妹重生了》。简要概述:“呦,是姐姐啊?”秦麦心径直推开身前厚重的房门,一股还未散却的情浴气息扑面而来。元蕊霜妩媚的声音,也随之传了过来。而寝宫龙床上,一个是她的夫君,一个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两具相拥的身子,就这样旁若无人的暴露在她面前。司马凌昊看向秦麦心的方向,唇角扬起了一缕似笑非笑的弧度。“朕的皇后,不知你深夜来此,有何要事?”司马凌昊的声音都是带着一丝魅惑和慵懒,不经意间就可以勾走人的心魄

评论专区

带刀后卫:转到英国就没兴趣

天才魔法师与天然呆勇者:更新一下评价,极度弱智的二刺猿小说,读者还特别爱洗地,设定圆不了自抽抽脸就用所谓剧情来辩解,可惜我没看出这小说剧情除了二笔以外有啥看点。可能这就是二刺猿吧。

万妞不挡之勇:复更了复更了,医学奇迹诞生了,纵横更新

惨死后,恶毒妹妹重生了

第1章

“呦,是姐姐啊?”
秦麦心径直推开身前厚重的房门,一股还未散却的情浴气息扑面而来。
元蕊霜妩媚的声音,也随之传了过来。
而寝宫龙床上,一个是她的夫君,一个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两具相拥的身子,就这样旁若无人的暴露在她面前。
司马凌昊看向秦麦心的方向,唇角扬起了一缕似笑非笑的弧度。
“朕的皇后,不知你深夜来此,有何要事?”
司马凌昊的声音都是带着一丝魅惑和慵懒,不经意间就可以勾走人的心魄。
这笑还真是挺刺眼的。
秦麦心自诩精明。
可当年还是傻傻的被他的这一笑俘获了一颗真心。
如今看来,这笑里竟藏着许多她看不懂的嘲讽和鄙夷。
“皇上,臣妾有了身孕。”
秦麦心平淡的说了一句,不动声色的站在原地,目光直视着那隔着一层床幔,坐在床上的男人。
“哦?”
司马凌昊的声音微微扬了半分,随即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似的,勾起了倚靠在他胸前的元蕊霜的下颚,慵懒笑道,“爱妃,朕的皇后说,她怀了朕的龙种了呢。
你说,该如何处置那个野种呢?”
野种?
秦麦心的眸中闪过了一丝冷意和悲哀。
她该猜到司马凌昊不待见这个孩子的。
她今日来,不过是想让自己的心,再死的透彻一点罢了。
野种,呵…… 宝宝,你爹竟然说你是野种呢?
你说,娘亲这些年是不是错了?
秦麦心低头抚摸着自己的小腹。
因此并未看到,此时床上的两人正在低语着什么。
而司马凌昊更是将一件闪着寒光的物件递给了元蕊霜。
元蕊霜随手拿起一件纱衣,披在身上,就从床上爬了起来。
她巧笑倩兮的走到秦麦心的身边,凑到她的耳边,低声笑道,“姐姐,你也别怪皇上,要怪只能怪你自己——不知检点!”
话音刚落,秦麦心只觉得心脏处,一股刺骨的疼痛。
她低下了头,清晰的瞧见自己的胸口处插了一把匕首。
匕首的另一端是元蕊霜的皓腕。
匕首拔出,再次狠狠的刺穿胸膛。
元蕊霜脸上带着鄙夷的冷笑,“姐姐,你可知,这世界上有多少人恨不能食你的肉,喝你的血?”
“百官都在陛下的面前弹劾你,恨不得杀了你这个丧心病狂的妖后。”
“你害死那么多人,你晚上也不会做噩梦?”
“姐姐,妹妹我现在可是在替天行道,下了黄泉,你可别怪我。”
做噩梦吗?
秦麦心的视线跃过元蕊霜,落到了还坐在床上的司马凌昊的身上。
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啊。
她弄死的人哪一个不是挡在司马凌昊身前的绊脚石?
她是坏人,就因为司马凌昊不能杀的人,她来杀。
司马凌昊不能做的事,她去做。
司马凌昊兵不血刃的取得天下,开仓放粮,亲赴灾区,赶赴前线,赠药救人,万民敬仰。
可又有谁知道,粮食都是她辛苦赚来的,药物是她辛苦配置的,人也是她日夜不休的救活的。
现在,他竟然要杀她,还是在得知她怀有身孕的时候。
司马凌昊的脸上依旧是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斜靠在床边,别有一番魅惑,似乎是在看一场精彩绝伦的好戏。
这是她的丈夫。
是她付出了一切,为了他不惜气死亲娘、害死姐姐、逼疯妹妹、害残弟弟的丈夫啊!
“为……什么?”
秦麦心没有看插在自己胸膛,一刀一刀拔出刺入的匕首。
她只是平静的望着那个躺在床上的男人,好似匕首不是捅在她的身上一样。
那个让她爱了一辈子的男人终于从床上跨了下来,高大挺拔的身躯近在咫尺,他的眼里没有一丝往日的情分,有的只是让她感到陌生,达不到眼底的笑意。
他勾起了她的下颚,凑到她的耳边冰冷的吐出了三个字—— “景溯庭!”
一向宠辱不惊的秦麦心,在听到这个名字后,已经毫无光彩的眸子骤然收缩了起来,身子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
司马凌昊看到秦麦心的表现,眼底寒意更甚,甚至带着一丝愤怒和屈辱。
他夺过元蕊霜手中的匕首,朝秦麦心的肚子就狠狠的捅了进去。
“你这肚子里的野种,是他的吧。”
司马凌昊的声音像毒蛇般蔓延,吞噬着秦麦心的神经。
“有些事,你或许不知道。
其实,当年你哥哥不是为救他而死的,而是被朕暗中弄死的!
朕原本是想要他们两人的命的,谁知,景溯庭命大,逃了。”
秦麦心原本已经停止跳动的心脏,在听到这话后,陡然跳动了起来。
她睁大双眼,死死的盯着眼前的男人,难以置信。
“你不是很厌恶他吗?”
“所以,朕用你的名义,将他引入朕布下的陷阱。”
“啧啧,万箭穿心呐。
朕的皇后,朕替你报仇了,你是不是该感谢朕呢?”
“不过,也是他傻,他到死都还以为,是你想要他的命。”
“否则,朕怎么可能不费一兵一卒就取了他的性命?”
“所有挡着朕的路的人,都死了。”
“所以,秦麦心,你已经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
“朕原本打算再让你多活几日的,没想到你竟然怀了那个男人的野种,还自己跑来送死!”
司马凌昊厌恶的丢下了手中的匕首,似乎是嫌脏的接过元蕊霜递过的毛巾擦了擦手,凑到元蕊霜的耳边低声魅惑道,“爱妃,剩下的事,就交给你了。
择日,你便是朕的皇后了。”
“臣妾谢皇上。”
司马凌昊走了,元蕊霜还在,秦麦心还没有死,只是双眼无神的躺在地上。
景溯庭,景溯庭…… 你不是很聪明的吗?
你怎么会那么傻?
“亲爱的姐姐,你这就受不了了吗?”
“唉,看在你就快死的份上,妹妹就好心的告诉你一些事吧。”
元蕊霜蹲到了地上,捡起匕首在秦麦心的脸上划过。
“你肯定不知道,你大姐是怎么死的吧?”
“你可知,你为了皇上,你将你大姐嫁给了一个什么样的人渣?”
“那个男人啊,根本就不是人呢。”
“他玩腻了你的姐姐,就把她赏给了手下的侍卫、奴才。”
“凡是府里的男人,可都玩过你那冰清玉洁的姐姐。”
“那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真是让人心疼。”
“于是,妹妹我,好心的将她给赐死了。”
“你说,你是不是该感谢我呢?”
“对了,她死之前,还叫着你的名字呢。”
“……” 秦麦心握紧了双手,缓缓的转过了头,眼底渗出了血丝。
她的大姐,怎么会?
怎么会?
她只知道,在她将大姐嫁出去不到两个月,就收到了大姐感染风寒,去世的消息。
她一直以为,她一直以为,大姐是…… “还有你那个胆小懦弱的妹妹,你当真以为,你有本事勾引的了陛下?”
“其实啊,那天是陛下强迫了她。”
“诶,可怜啊,你这当姐姐的不但不为她主持公道,还对她拳打脚踢,动用大刑,硬生生的把她给逼疯了。”
“哦,对了,还有你那断了两条腿,终生只能坐在轮椅上的弟弟。”
“嗯,你当真以为你娘是被你活活气死的?
你可真是个傻瓜……” “你真以为我爹把你当成宝贝啊?
要真把你当宝贝,还能让你继续姓秦?
还会不让你认祖归宗?”
“你娘只不过是个下贱的女人,哪里比的上我娘高贵?”
“而你呢,注定要被我踩在脚下,注定是我的垫脚石。”
“你的存在就是为了让我当上皇后的,哈哈哈。”
秦麦心只看到元蕊霜的嘴唇在不停的动着。
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她曾经对自己的亲人犯下的罪行。
元蕊霜说的没错,这一切都是她做的。
她为了一个不值得的男人,害得自己家破人亡,害死了那些真心对她的人。
除了自己,她还能怪谁?
除了自己,她还能恨谁?
她死有余辜,她应该死的更惨一点才对。
她错了,她真的错了。
只是可怜了肚子里尚未出世的孩子。
虎毒不食子,司马凌昊,你会有报应的!
秦麦心突然夺过元蕊霜手里的刀,朝着她元蕊霜就捅了过去。
“啊——!”
的的一声尖叫声响起,她也被人踹飞了出去。
视线渐渐模糊,失血过多的她,再也无法看清眼前的一切。
临死之前,浮现在眼前的,是她的娘亲、她的继父、她的大姐、哥哥、妹妹、弟弟。
还有那个男人——景溯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