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昭昭贺沉渊《离婚后贺总后悔了》_(顾昭昭贺沉渊)最新热门小说

现代言情小说《离婚后贺总后悔了》,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现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顾昭昭贺沉渊,作者“狸花猫”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贺沉渊本是顶级豪门掌权人,矜贵无比,俊美无俦!这本是天之骄子一样的存在,居然对自

小说:离婚后贺总后悔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狸花猫

角色:顾昭昭贺沉渊

现代言情小说《离婚后贺总后悔了》的作者是“狸花猫”。其中精彩内容是:“进去伺候那个男人,不然你女儿马上死在我手里!”电话那头的女人声音阴暗而又疯狂,随着她这句话落下,顾昭昭听到了自己女儿的惨叫声,她瞬间恐惧地大喊了起来!“住手!我去,我马上进去,你不许伤害我女儿!”全身恐惧的顾昭昭马上推开了眼前这一扇酒店房间的门,她不知道电话那头的女人是谁,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孩子母亲。可是就在今天早上,她的女儿意外失踪了,而就在今天晚上,她就接到了这个神秘女人的威胁,逼迫她来这个酒店房间。打开门之后里面一片黑暗,顾昭昭紧张得浑身都在颤抖,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盯上。下一秒,一双手在黑暗之中突然拉住了她的身体,顾昭昭恐惧地尖叫了起来!“你……你是谁……”“别叫!”男人在黑暗之中阴冷地低吼了一声,整个人弥漫着一种血腥的戾气。顾昭昭身体一抖,她只觉得自己仿佛被一条阴冷的蛇缠住了,这个男人就像是一个魔鬼,她害怕地哀求了起来

评论专区

金牌主持:两章败退,去应聘主持人,被要求现场创作一首歌?有病吧,就问现实那个主持人能做到?我知道你要打脸,但你不能打的这么生硬啊。神农竟然给粮草?

变异的万法之书:心里头说着Lv0的法师要谨慎,转眼对着8个拿着硫酸的杂兵开刺客潜行emmm

穹顶之上:没看,冲着上一本书 堂主衔没骂人发点牢骚被永久禁言 1★走你 垃圾文青作者 后期喂shi作品

离婚后贺总后悔了

第1章 一顶绿帽子

“进去伺候那个男人,不然你女儿马上死在我手里!”
电话那头的女人声音阴暗而又疯狂,随着她这句话落下,顾昭昭听到了自己女儿的惨叫声,她瞬间恐惧地大喊了起来!
“住手!
我去,我马上进去,你不许伤害我女儿!”
全身恐惧的顾昭昭马上推开了眼前这一扇酒店房间的门,她不知道电话那头的女人是谁,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孩子母亲。
可是就在今天早上,她的女儿意外失踪了,而就在今天晚上,她就接到了这个神秘女人的威胁,逼迫她来这个酒店房间。
打开门之后里面一片黑暗,顾昭昭紧张得浑身都在颤抖,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盯上。
下一秒,一双手在黑暗之中突然拉住了她的身体,顾昭昭恐惧地尖叫了起来!
“你……你是谁……” “别叫!”
男人在黑暗之中阴冷地低吼了一声,整个人弥漫着一种血腥的戾气。
顾昭昭身体一抖,她只觉得自己仿佛被一条阴冷的蛇缠住了,这个男人就像是一个魔鬼,她害怕地哀求了起来。
“求你……你放我好不好?
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不要杀我……” 顾昭昭的哭泣只迎来了男人痛苦的喘息声。
“忍一下,我会补偿你……” 男人似乎低低叹息了一声,下一秒,撕拉一声,顾昭昭整个人突然就被压在了墙壁上。
那一刻,衣服瞬间被撕碎,身体剧痛瞬间传来,整个人仿佛快要撕裂一般!
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五点多钟,顾昭昭像个破布娃娃伤痕累累,她在黑暗之中四处寻找着自己的衣服。
可是那些衣服撕碎了,顾昭昭能闻到空气中的血腥气,她在黑暗之中踢到了一具柔软的身体。
顾昭昭惊恐地差点叫出声,那个男人明明在床上,此刻地毯上的人是谁?
顾昭昭打开手表灯光一看,一个肥胖的中年男人浑身是血地躺在地上,似乎已经死了…… 那一刻,顾昭昭脸色惨白,她跌跌撞撞地穿着衣服打开门,然后用最快的速度跑到了电梯那里。
又过了半个小时,顾昭昭打了一辆车来到了和那个神秘女人约定的宾馆门前,她哭喊着敲响了门!
“开门……把我女儿还给我,我已经完成你的要求了,快开门……” 身上到处都是被折磨的星星点点的伤口,那样的折辱,让顾昭昭到现在想起来都恐惧不已。
她坚持来到这里的原因就是为了看到自己的女儿!
可是突然之间,酒店房间门还没有打开,一堆记者突然上前对于顾昭昭疯狂地拍起了照!
“顾小姐,你的老公贺先生正在国外出差,你却背着他在宾馆约会情人,你是要公然给贺先生戴绿帽子吗!”
“顾小姐,你昨天晚上共度**的男人是谁?”
“顾小姐,听说你和贺先生结婚这五年,贺先生一直在国外,你找情人是想对贺先生表达不满吗!”
媒体记者的问题一个比一个尖锐,顾昭昭瞬间变得脸色惨白,她完了!
贺沉渊是京都顶级豪门继承人,年轻俊美优秀,而她则是贺沉渊名义上的妻子 虽然她和贺沉渊的这段婚姻是一个意外,可是现在被媒体拍到了身上的暧昧痕迹,公然给贺沉渊戴绿帽子,贺沉渊不会放过她的!
果然,黑暗的酒店房间里面,贺沉渊刚刚吩咐人将中年男人尸体处理完毕。
他还没有吩咐人将昨天晚上那个救了自己的女人找到,秘书就带来了一个让他冷笑的消息。
“你说顾昭昭那个女人在外面找了奸夫,还被媒体记者拍到了?”
金秘书擦着冷汗点头,脸色一片绝望。
自家老板昨天晚上被人设计坑了一把,被迫躲在这个酒店房间躲避追杀。
如今还要被媒体嘲笑戴了绿帽子,他此刻大气都不敢出!
“准备离婚协议,另外,把昨天晚上进入房间的女人找到,这是她落下来的项链!”
贺沉渊将地上捡起来的一条人鱼泪项链交给了自己秘书,他还记得女人仓皇的哭声,这项链肯定是那个女人的。
这桩婚姻本来就是个笑话,他昨晚又伤害了一个无辜的女人。
既然如此,也该是时候离婚了!
当天晚上,顾昭昭还没有哄好受惊的女儿睡着,她接到了贺沉渊打过来的电话。
“离婚协议书已经准备好了,明天早上八点准时来民政局。”
这其实是顾昭昭和贺沉渊第一次通话,结婚整整五年,贺沉渊一直都在国外,两个人其实见都没有见过。
五年前贺老爷子病重,他听信江湖风水大师劝说,说找一个八字合适的孙媳妇冲喜,他身体就能好起来。
而顾昭昭就是那个八字合适的人,再加上她当时很缺钱,所以她被贺老爷子胁迫嫁到了贺家。
自然,贺沉渊也在结婚手续办好的那一天去了国外,整整五年都没有回国。
半年前,贺老爷子过世,顾昭昭一直觉得这桩可笑的婚姻会结束。
但她没有想到自己会背上这种污名结束,这让她突然害怕,万一贺沉渊因为戴绿帽子的事情报复她,她和她的孩子怎么办?
“贺沉渊,今天的事情我可以跟你解释,我被人威胁去了酒店,我没有找情人,也不是故意让你蒙羞,这五年我一直……” 顾昭昭本想说自己过去五年一直本本分分,可是下一秒,电话那头传来了男人讥讽的声音。
“顾昭昭,够了,你是什么女人?
五年前我就知道!
抛弃自己刚刚出生的龙凤胎嫁到贺家,贪得无厌,狠毒自私。
五年前你就有两个父不详的私生子,现在我给你面子明天签离婚协议,别说那些清白的话恶心人,你自己是个什么货色你不知道吗?”
原来贺沉渊竟然知道她偷偷藏起来的一对龙凤胎,顾昭昭突然泪流满面,她的女儿如今重病缠身,儿子一年前不知所踪。
如今贺沉渊又厌恶她至极,她不能再得罪这个人。
“好,我明天会准时到达民政局。”
第二天早上七点五十分,顾昭昭下车站在民政局外面等待。
女儿凤宝此刻正放在家里面被自己妹妹照顾,顾昭昭只期待手续办快一点,她女儿今天还得去医院复查。
思绪万千的顾昭昭面色充满了愁绪,贺沉渊下车的那一刻,他正好看到了顾昭昭红着眼眶流泪的样子。
那一刻,贺沉渊直接冷笑了起来。
自己找了奸夫出轨,如今离婚有什么可哭的,这眼泪可真是恶心!
他踏上脚步一步步走到顾昭昭的面前,声音充满了嘲讽!
“这不是昨天在媒体那里大出风头的贺家少奶奶吗?
怎么哭得这么委屈,被自己的奸夫抛弃了吗!”
这样尖锐的嘲讽,嗓音似乎也有些熟悉。
顾昭昭猛地一抬起头来,她整个人突然吓得倒退了好几步。
眼前这个男人怎么和她的儿子龙宝长得这么像,这个男人是谁?
为什么要过来嘲讽她!

                       

小说:离婚后贺总后悔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狸花猫

角色:顾昭昭贺沉渊

现代言情小说《离婚后贺总后悔了》的作者是“狸花猫”。其中精彩内容是:“进去伺候那个男人,不然你女儿马上死在我手里!”电话那头的女人声音阴暗而又疯狂,随着她这句话落下,顾昭昭听到了自己女儿的惨叫声,她瞬间恐惧地大喊了起来!“住手!我去,我马上进去,你不许伤害我女儿!”全身恐惧的顾昭昭马上推开了眼前这一扇酒店房间的门,她不知道电话那头的女人是谁,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孩子母亲。可是就在今天早上,她的女儿意外失踪了,而就在今天晚上,她就接到了这个神秘女人的威胁,逼迫她来这个酒店房间。打开门之后里面一片黑暗,顾昭昭紧张得浑身都在颤抖,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盯上。下一秒,一双手在黑暗之中突然拉住了她的身体,顾昭昭恐惧地尖叫了起来!“你……你是谁……”“别叫!”男人在黑暗之中阴冷地低吼了一声,整个人弥漫着一种血腥的戾气。顾昭昭身体一抖,她只觉得自己仿佛被一条阴冷的蛇缠住了,这个男人就像是一个魔鬼,她害怕地哀求了起来

评论专区

金牌主持:两章败退,去应聘主持人,被要求现场创作一首歌?有病吧,就问现实那个主持人能做到?我知道你要打脸,但你不能打的这么生硬啊。神农竟然给粮草?

变异的万法之书:心里头说着Lv0的法师要谨慎,转眼对着8个拿着硫酸的杂兵开刺客潜行emmm

穹顶之上:没看,冲着上一本书 堂主衔没骂人发点牢骚被永久禁言 1★走你 垃圾文青作者 后期喂shi作品

离婚后贺总后悔了

第1章 一顶绿帽子

“进去伺候那个男人,不然你女儿马上死在我手里!”
电话那头的女人声音阴暗而又疯狂,随着她这句话落下,顾昭昭听到了自己女儿的惨叫声,她瞬间恐惧地大喊了起来!
“住手!
我去,我马上进去,你不许伤害我女儿!”
全身恐惧的顾昭昭马上推开了眼前这一扇酒店房间的门,她不知道电话那头的女人是谁,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孩子母亲。
可是就在今天早上,她的女儿意外失踪了,而就在今天晚上,她就接到了这个神秘女人的威胁,逼迫她来这个酒店房间。
打开门之后里面一片黑暗,顾昭昭紧张得浑身都在颤抖,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盯上。
下一秒,一双手在黑暗之中突然拉住了她的身体,顾昭昭恐惧地尖叫了起来!
“你……你是谁……” “别叫!”
男人在黑暗之中阴冷地低吼了一声,整个人弥漫着一种血腥的戾气。
顾昭昭身体一抖,她只觉得自己仿佛被一条阴冷的蛇缠住了,这个男人就像是一个魔鬼,她害怕地哀求了起来。
“求你……你放我好不好?
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不要杀我……” 顾昭昭的哭泣只迎来了男人痛苦的喘息声。
“忍一下,我会补偿你……” 男人似乎低低叹息了一声,下一秒,撕拉一声,顾昭昭整个人突然就被压在了墙壁上。
那一刻,衣服瞬间被撕碎,身体剧痛瞬间传来,整个人仿佛快要撕裂一般!
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五点多钟,顾昭昭像个破布娃娃伤痕累累,她在黑暗之中四处寻找着自己的衣服。
可是那些衣服撕碎了,顾昭昭能闻到空气中的血腥气,她在黑暗之中踢到了一具柔软的身体。
顾昭昭惊恐地差点叫出声,那个男人明明在床上,此刻地毯上的人是谁?
顾昭昭打开手表灯光一看,一个肥胖的中年男人浑身是血地躺在地上,似乎已经死了…… 那一刻,顾昭昭脸色惨白,她跌跌撞撞地穿着衣服打开门,然后用最快的速度跑到了电梯那里。
又过了半个小时,顾昭昭打了一辆车来到了和那个神秘女人约定的宾馆门前,她哭喊着敲响了门!
“开门……把我女儿还给我,我已经完成你的要求了,快开门……” 身上到处都是被折磨的星星点点的伤口,那样的折辱,让顾昭昭到现在想起来都恐惧不已。
她坚持来到这里的原因就是为了看到自己的女儿!
可是突然之间,酒店房间门还没有打开,一堆记者突然上前对于顾昭昭疯狂地拍起了照!
“顾小姐,你的老公贺先生正在国外出差,你却背着他在宾馆约会情人,你是要公然给贺先生戴绿帽子吗!”
“顾小姐,你昨天晚上共度**的男人是谁?”
“顾小姐,听说你和贺先生结婚这五年,贺先生一直在国外,你找情人是想对贺先生表达不满吗!”
媒体记者的问题一个比一个尖锐,顾昭昭瞬间变得脸色惨白,她完了!
贺沉渊是京都顶级豪门继承人,年轻俊美优秀,而她则是贺沉渊名义上的妻子 虽然她和贺沉渊的这段婚姻是一个意外,可是现在被媒体拍到了身上的暧昧痕迹,公然给贺沉渊戴绿帽子,贺沉渊不会放过她的!
果然,黑暗的酒店房间里面,贺沉渊刚刚吩咐人将中年男人尸体处理完毕。
他还没有吩咐人将昨天晚上那个救了自己的女人找到,秘书就带来了一个让他冷笑的消息。
“你说顾昭昭那个女人在外面找了奸夫,还被媒体记者拍到了?”
金秘书擦着冷汗点头,脸色一片绝望。
自家老板昨天晚上被人设计坑了一把,被迫躲在这个酒店房间躲避追杀。
如今还要被媒体嘲笑戴了绿帽子,他此刻大气都不敢出!
“准备离婚协议,另外,把昨天晚上进入房间的女人找到,这是她落下来的项链!”
贺沉渊将地上捡起来的一条人鱼泪项链交给了自己秘书,他还记得女人仓皇的哭声,这项链肯定是那个女人的。
这桩婚姻本来就是个笑话,他昨晚又伤害了一个无辜的女人。
既然如此,也该是时候离婚了!
当天晚上,顾昭昭还没有哄好受惊的女儿睡着,她接到了贺沉渊打过来的电话。
“离婚协议书已经准备好了,明天早上八点准时来民政局。”
这其实是顾昭昭和贺沉渊第一次通话,结婚整整五年,贺沉渊一直都在国外,两个人其实见都没有见过。
五年前贺老爷子病重,他听信江湖风水大师劝说,说找一个八字合适的孙媳妇冲喜,他身体就能好起来。
而顾昭昭就是那个八字合适的人,再加上她当时很缺钱,所以她被贺老爷子胁迫嫁到了贺家。
自然,贺沉渊也在结婚手续办好的那一天去了国外,整整五年都没有回国。
半年前,贺老爷子过世,顾昭昭一直觉得这桩可笑的婚姻会结束。
但她没有想到自己会背上这种污名结束,这让她突然害怕,万一贺沉渊因为戴绿帽子的事情报复她,她和她的孩子怎么办?
“贺沉渊,今天的事情我可以跟你解释,我被人威胁去了酒店,我没有找情人,也不是故意让你蒙羞,这五年我一直……” 顾昭昭本想说自己过去五年一直本本分分,可是下一秒,电话那头传来了男人讥讽的声音。
“顾昭昭,够了,你是什么女人?
五年前我就知道!
抛弃自己刚刚出生的龙凤胎嫁到贺家,贪得无厌,狠毒自私。
五年前你就有两个父不详的私生子,现在我给你面子明天签离婚协议,别说那些清白的话恶心人,你自己是个什么货色你不知道吗?”
原来贺沉渊竟然知道她偷偷藏起来的一对龙凤胎,顾昭昭突然泪流满面,她的女儿如今重病缠身,儿子一年前不知所踪。
如今贺沉渊又厌恶她至极,她不能再得罪这个人。
“好,我明天会准时到达民政局。”
第二天早上七点五十分,顾昭昭下车站在民政局外面等待。
女儿凤宝此刻正放在家里面被自己妹妹照顾,顾昭昭只期待手续办快一点,她女儿今天还得去医院复查。
思绪万千的顾昭昭面色充满了愁绪,贺沉渊下车的那一刻,他正好看到了顾昭昭红着眼眶流泪的样子。
那一刻,贺沉渊直接冷笑了起来。
自己找了奸夫出轨,如今离婚有什么可哭的,这眼泪可真是恶心!
他踏上脚步一步步走到顾昭昭的面前,声音充满了嘲讽!
“这不是昨天在媒体那里大出风头的贺家少奶奶吗?
怎么哭得这么委屈,被自己的奸夫抛弃了吗!”
这样尖锐的嘲讽,嗓音似乎也有些熟悉。
顾昭昭猛地一抬起头来,她整个人突然吓得倒退了好几步。
眼前这个男人怎么和她的儿子龙宝长得这么像,这个男人是谁?
为什么要过来嘲讽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