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渊沈柔)余生我是路过_(祁渊沈柔)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热门小说《余生我是路过》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祁渊沈柔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沈柔”,喜欢古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半夜时分,前厅一片喧闹后,陷入了沉寂我知道,祁渊回宫了约摸一刻钟后,父亲来到了我的院子一见面,他就开门见山地嘱咐我,「你姐姐身子不好,寻得这么个知心人不容易,你不要怨她!」我问:「若是姐姐不喜欢新皇,父亲今日会抗旨吗?」父亲蹙着眉,脸上满是不悦…

小说:余生我是路过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沈柔

角色:祁渊沈柔

太子登基的第一天,就下旨同我退了亲。同日,我的嫡姐被封为皇后。旨意刚下来的时候,府上一片寂静。父亲母亲的脸上寒霜密布。母亲的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掉个不停

评论专区

网游之以德服人:以德服人啊,文科生也能理解什么叫发现规律口胡!可惜太监

位面征服者:田螺哥曾经称道作者写H情节花样百出,又没被和谐掉的技能真是牛逼无比;然而岳文似乎不这么认为。。。

拼搏年代:换题材,写作风格怎么也换了,人物有一种抽离感,没以前简描的真实。抗洪卖爱国,没热血。卖古董情节粗陋,骗子的每一步行动,都不是必然的,主角就信誓旦旦能骗到钱。搞毛啊。

余生我是路过

余生我是路过第1章  

太子登基的第一天,就下旨同我退了亲。
同日,我的嫡姐被封为皇后。
旨意刚下来的时候,府上一片寂静。
父亲母亲的脸上寒霜密布。
母亲的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掉个不停。
见此情景,往日沉默寡言的父亲也几度哽咽。
我知道,他们的难过,没有半分是因为我。
阿玥身子本就不好,皇宫向来是尔虞我诈之地,后宫更是人心叵测,是吃人的魔窟!
若是我的阿玥真嫁进去了,可该怎么活呀!
阿玥,你若是不愿意嫁,为父今日就算是拼上这条老命也定然会护你周全!
……整个府上,都是两人的哭闹声。
片刻后,他们就不闹了。
因为新皇祁渊亲自带着聘礼登了门。
祁渊当着我爹娘的面,紧紧地攥着我嫡姐沈玥的手,坚定地许下承诺。
弱水三千,朕只取一瓢饮!
朕既然娶了阿玥,往后自然就不会娶旁人,朕不要后宫佳丽三千,只愿要阿玥一人心。
姐姐听着他的话,往日苍白的脸上也出现了一抹红晕。
得了祁渊的金口玉言,我爹娘也放心了。
几人整理了仪表,一扫刚刚的阴霾,乐呵呵地谈论起婚事的细枝末节来。
我看着他们幸福的嘴脸,只觉得十分无趣。
看着杯里凉透了的茶水,我放下茶盏,准备离开。
祁渊也在这时发现了我的存在。
他叫住了我,解释道,玥儿她身体不好,没朕不行的,所以朕也只能这般做了。
委屈你了,以后朕和玥儿会补偿你的。
我只回了句多谢陛下,就转身离开了。
当日,天子亲自下聘的佳话就闹得满城皆知。
人人都道,两人是金童玉女,天生一对。
人人皆知,沈家命好,生了个好女儿,前程无量。
没人记得,沈家还有个嫡次女,被退了两次婚。
或许,有人是记得的。
半夜时分,前厅一片喧闹后,陷入了沉寂。
我知道,祁渊回宫了。
约摸一刻钟后,父亲来到了我的院子。
一见面,他就开门见山地嘱咐我,你姐姐身子不好,寻得这么个知心人不容易,你不要怨她!
我问:若是姐姐不喜欢新皇,父亲今日会抗旨吗?
父亲蹙着眉,脸上满是不悦。
你这说的是什么胡话?
我没有理会父亲,只是自顾自地倒了杯茶水,缓缓道:三年前那道赐婚的旨意下来的时候,父亲还记得曾经对我说过什么吗?
父亲表情严肃,语气更是不悦,都是陈年往事了,你又提起来做什么?
我依然不回,只是自顾自地说着,父亲你说,姐姐身体孱弱,受不得皇家那些勾心斗角,但旨意不可违,所以只能我嫁!
父亲闭口不谈,只道:往事都已然过去了,你旧事重提又有何意义!
自然有意义,我想问问父亲,如今这个世道,才及笄就被退了两次婚的女子,往后该如何?

                       

小说:余生我是路过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沈柔

角色:祁渊沈柔

太子登基的第一天,就下旨同我退了亲。同日,我的嫡姐被封为皇后。旨意刚下来的时候,府上一片寂静。父亲母亲的脸上寒霜密布。母亲的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掉个不停

评论专区

网游之以德服人:以德服人啊,文科生也能理解什么叫发现规律口胡!可惜太监

位面征服者:田螺哥曾经称道作者写H情节花样百出,又没被和谐掉的技能真是牛逼无比;然而岳文似乎不这么认为。。。

拼搏年代:换题材,写作风格怎么也换了,人物有一种抽离感,没以前简描的真实。抗洪卖爱国,没热血。卖古董情节粗陋,骗子的每一步行动,都不是必然的,主角就信誓旦旦能骗到钱。搞毛啊。

余生我是路过

余生我是路过第1章  

太子登基的第一天,就下旨同我退了亲。
同日,我的嫡姐被封为皇后。
旨意刚下来的时候,府上一片寂静。
父亲母亲的脸上寒霜密布。
母亲的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掉个不停。
见此情景,往日沉默寡言的父亲也几度哽咽。
我知道,他们的难过,没有半分是因为我。
阿玥身子本就不好,皇宫向来是尔虞我诈之地,后宫更是人心叵测,是吃人的魔窟!
若是我的阿玥真嫁进去了,可该怎么活呀!
阿玥,你若是不愿意嫁,为父今日就算是拼上这条老命也定然会护你周全!
……整个府上,都是两人的哭闹声。
片刻后,他们就不闹了。
因为新皇祁渊亲自带着聘礼登了门。
祁渊当着我爹娘的面,紧紧地攥着我嫡姐沈玥的手,坚定地许下承诺。
弱水三千,朕只取一瓢饮!
朕既然娶了阿玥,往后自然就不会娶旁人,朕不要后宫佳丽三千,只愿要阿玥一人心。
姐姐听着他的话,往日苍白的脸上也出现了一抹红晕。
得了祁渊的金口玉言,我爹娘也放心了。
几人整理了仪表,一扫刚刚的阴霾,乐呵呵地谈论起婚事的细枝末节来。
我看着他们幸福的嘴脸,只觉得十分无趣。
看着杯里凉透了的茶水,我放下茶盏,准备离开。
祁渊也在这时发现了我的存在。
他叫住了我,解释道,玥儿她身体不好,没朕不行的,所以朕也只能这般做了。
委屈你了,以后朕和玥儿会补偿你的。
我只回了句多谢陛下,就转身离开了。
当日,天子亲自下聘的佳话就闹得满城皆知。
人人都道,两人是金童玉女,天生一对。
人人皆知,沈家命好,生了个好女儿,前程无量。
没人记得,沈家还有个嫡次女,被退了两次婚。
或许,有人是记得的。
半夜时分,前厅一片喧闹后,陷入了沉寂。
我知道,祁渊回宫了。
约摸一刻钟后,父亲来到了我的院子。
一见面,他就开门见山地嘱咐我,你姐姐身子不好,寻得这么个知心人不容易,你不要怨她!
我问:若是姐姐不喜欢新皇,父亲今日会抗旨吗?
父亲蹙着眉,脸上满是不悦。
你这说的是什么胡话?
我没有理会父亲,只是自顾自地倒了杯茶水,缓缓道:三年前那道赐婚的旨意下来的时候,父亲还记得曾经对我说过什么吗?
父亲表情严肃,语气更是不悦,都是陈年往事了,你又提起来做什么?
我依然不回,只是自顾自地说着,父亲你说,姐姐身体孱弱,受不得皇家那些勾心斗角,但旨意不可违,所以只能我嫁!
父亲闭口不谈,只道:往事都已然过去了,你旧事重提又有何意义!
自然有意义,我想问问父亲,如今这个世道,才及笄就被退了两次婚的女子,往后该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