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睡海底吧无弹窗阅读)陆时予赵伊全文阅读_沉睡海底吧无弹窗阅读全文免费阅读

《沉睡海底吧无弹窗阅读》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陆时予”的创作能力,可以将陆时予赵伊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沉睡海底吧无弹窗阅读》内容介绍:大概是冷风灌的,我的头又开始隐隐作痛,浑身直冒虚汗,腿下一软,我下意识抓住陆时予的胳膊…

小说:沉睡海底吧无弹窗阅读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陆时予

角色:陆时予赵伊

他思索了一下,给我做顿饭吧,说句实话,当初追你就是因为你做饭太好吃了。哦。我给陆时予做了这么多年的饭也没见他爱上我。我们去市场买了菜,怀着感恩的心,我准备大展身手。罗池本来倚在厨房门口悠哉悠哉地看着我,被我叫进来打下手

评论专区

华夏立国传:本书不错,有作者的一些见解。而且不算长~

热力学主宰:对于一个唯物主义者来说,作者的创意就是个……(我不骂人……我不骂人……)渣渣,意呀安个废……一题死安个废……我到河北省来……

无极魔道:杀伐果断第一啊。

沉睡海底吧无弹窗阅读

沉睡海底吧无弹窗阅读第49章  

他思索了一下,给我做顿饭吧,说句实话,当初追你就是因为你做饭太好吃了。
哦。
我给陆时予做了这么多年的饭也没见他爱上我。
我们去市场买了菜,怀着感恩的心,我准备大展身手。
罗池本来倚在厨房门口悠哉悠哉地看着我,被我叫进来打下手。
菜烧到一半,陆时予给我打了电话,怎么回事?
今天公司有人说看到你在路上被撞了?
我愣了一下,没想到他会知道,小意外,没什么事情。
他深吸了口气,你现在在哪?
罗池把处理好的虾递给我,虾线虾头都去了,早知道这么麻烦,就直接买虾仁了。
陆时予听到他的声音,陷入沉默。
我只好说,罗池帮了我,我在他家给他做饭。
那看来没什么事。
他沉声开口,挂断了电话。
我与罗池对视了一眼。
他摊摊手。
夜里。
陆时予回来的很晚。
我欢欢喜喜地蹦跶到他面前,把热好的牛奶递给他,我们几号去挪威?
我好订机票。
陆时予抬头望向我,他没有接牛奶,也没有说话。
在这股静默里,我似乎有所预感。
果然。
他垂下眼帘,抱歉,英国有个棘手的工程交由我们接手,必须我亲自到场参与,项目开工到竣工,至少需要半年。
我无意识的攥紧了杯壁。
换做以前……我当然可以谅解。
工作为重,事业为先。
这个道理我明白。
我是很任性。
但在正事面前,从未干扰过他。
……能不能推后一点,去了挪威,我们也待不了几天。
我有些茫然的说,甚至透着些许哀求。
或许是意外于我的执着,他看了我一眼,明年再去,你想待多久都可以。
良久,我嗯了一声。
可是,没有机会了。
大约还是有些愧疚的,床上,我背对着他,陆时予从后面拥住我,细碎的亲吻落在我的脖子和肩头。
我没有回应,他也不生气,慢慢吻着我,连手指都一根根地吻过去,开始是痒,力度逐渐凶狠。
五个月不能见面,他像是都要补回来。
第二天早上。
他简单收拾了一些行李,赵伊把车开到院外。

                       

小说:沉睡海底吧无弹窗阅读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陆时予

角色:陆时予赵伊

他思索了一下,给我做顿饭吧,说句实话,当初追你就是因为你做饭太好吃了。哦。我给陆时予做了这么多年的饭也没见他爱上我。我们去市场买了菜,怀着感恩的心,我准备大展身手。罗池本来倚在厨房门口悠哉悠哉地看着我,被我叫进来打下手

评论专区

华夏立国传:本书不错,有作者的一些见解。而且不算长~

热力学主宰:对于一个唯物主义者来说,作者的创意就是个……(我不骂人……我不骂人……)渣渣,意呀安个废……一题死安个废……我到河北省来……

无极魔道:杀伐果断第一啊。

沉睡海底吧无弹窗阅读

沉睡海底吧无弹窗阅读第49章  

他思索了一下,给我做顿饭吧,说句实话,当初追你就是因为你做饭太好吃了。
哦。
我给陆时予做了这么多年的饭也没见他爱上我。
我们去市场买了菜,怀着感恩的心,我准备大展身手。
罗池本来倚在厨房门口悠哉悠哉地看着我,被我叫进来打下手。
菜烧到一半,陆时予给我打了电话,怎么回事?
今天公司有人说看到你在路上被撞了?
我愣了一下,没想到他会知道,小意外,没什么事情。
他深吸了口气,你现在在哪?
罗池把处理好的虾递给我,虾线虾头都去了,早知道这么麻烦,就直接买虾仁了。
陆时予听到他的声音,陷入沉默。
我只好说,罗池帮了我,我在他家给他做饭。
那看来没什么事。
他沉声开口,挂断了电话。
我与罗池对视了一眼。
他摊摊手。
夜里。
陆时予回来的很晚。
我欢欢喜喜地蹦跶到他面前,把热好的牛奶递给他,我们几号去挪威?
我好订机票。
陆时予抬头望向我,他没有接牛奶,也没有说话。
在这股静默里,我似乎有所预感。
果然。
他垂下眼帘,抱歉,英国有个棘手的工程交由我们接手,必须我亲自到场参与,项目开工到竣工,至少需要半年。
我无意识的攥紧了杯壁。
换做以前……我当然可以谅解。
工作为重,事业为先。
这个道理我明白。
我是很任性。
但在正事面前,从未干扰过他。
……能不能推后一点,去了挪威,我们也待不了几天。
我有些茫然的说,甚至透着些许哀求。
或许是意外于我的执着,他看了我一眼,明年再去,你想待多久都可以。
良久,我嗯了一声。
可是,没有机会了。
大约还是有些愧疚的,床上,我背对着他,陆时予从后面拥住我,细碎的亲吻落在我的脖子和肩头。
我没有回应,他也不生气,慢慢吻着我,连手指都一根根地吻过去,开始是痒,力度逐渐凶狠。
五个月不能见面,他像是都要补回来。
第二天早上。
他简单收拾了一些行李,赵伊把车开到院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