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柚白贺时礼笔趣阁(贺时礼闻柚白)全章节在线阅读_《闻柚白贺时礼笔趣阁》完整版免费阅读

很多网友对小说《闻柚白贺时礼笔趣阁》非常感兴趣,作者“闻柚白贺时礼”侧重讲述了主人公贺时礼闻柚白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闻柚白贺时礼》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闻柚白贺时礼》主要讲述了闻柚白贺时礼的故事,同时,闻柚白贺时礼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小说:闻柚白贺时礼笔趣阁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闻柚白贺时礼

角色:贺时礼闻柚白

第二天闻柚白起来的时候,难受得要命。她没有过经验,但昨天晚上喝醉了酒,好几回不舒服,她都没有阻止贺时礼。闻柚白觉得自己没办法忍下去,跟学校请了假,去了趟医院。她也没有想过会这么巧合,居然会跟贺时礼撞上。他和几个同事跟她进了同一趟电梯,对她熟视无睹

评论专区

魔装:= = 本来是找的另一本,可是下错了,难怪内容与简介不符。干粮可看不小白,看这个作者的书都是前期吸引人后期越来越无趣……

猎妖高校:一口下去满嘴碎渣子,甜不甜咸不咸,刚想再咬一口确认味道,剩下却的全碎了,掉落一地,你只好唏嘘的离开。

神风之后:太监河蟹作品

闻柚白贺时礼笔趣阁

闻柚白贺时礼笔趣阁第20章  

第二天闻柚白起来的时候,难受得要命。
她没有过经验,但昨天晚上喝醉了酒,好几回不舒服,她都没有阻止贺时礼。
闻柚白觉得自己没办法忍下去,跟学校请了假,去了趟医院。
她也没有想过会这么巧合,居然会跟贺时礼撞上。
他和几个同事跟她进了同一趟电梯,对她熟视无睹。
闻柚白站在角落不动,听他们口中时不时吐出的专业术语,贺时礼偶尔应两句,寡淡的很。
蒋楠铎是真没看见闻柚白,问贺时礼说:“所以你跟你女朋友怎么回事?”
“分手了。”
“那么优秀的女孩你也舍得分。”
蒋楠铎咋舌,“你当初为了追她可是费尽心思,因为她在国外,你不喜欢异地?”
闻柚白竖起耳朵,可贺时礼没有再开口说一个字。
她有些疑惑的抬起头,结果正好看见他的视线集中在她的身上。
只看了一眼,就没什么情绪的移开了。
闻柚白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开口道:“贺医生。”
这一声,把所有人都吸引了过来,视线在她和贺时礼身上逡巡。
贺时礼清冷的说:“来看病?”
“昨天……”闻柚白脸蛋有些红了,“就是有点小伤。”
贺时礼了然,看上去似乎在走正常询问病人流程:“被什么弄伤的?”
……闻柚白无言以对,脑子空白,不确定他是不是在故意逗她。
贺时礼道:“去我办公室,小问题我趁着没上班的功夫能给你解决。”
她点点头,来医院看这种事,多少有些难以启齿,贺时礼自己造的孽,就该让他自己负责。
只不过上药的时候,她到底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闻柚白放不开,贺时礼倒只是不咸不淡的看了她一眼。
许是觉得有些尴尬,她连忙找话题说:“贺医生,这医药费怎么结?”
“不用。”
他侧身站了起来,疏离的说,“处理完了。”
“哦。”
本来走流程看病,得一个下午,现在一个下午时间都省出来了,她可以回去好好睡个觉。
闻柚白还没有走出门,又想起什么,说:“贺医生,我能不能要下你的微信?”
话音刚落,护士提着东西进来,“贺医生,我来给你送点水果。”
贺时礼一边跟护士道谢,一边冷淡的回复她:“我们一来不是朋友,二来也不是亲戚,医患关系而已,没有加微信的必要。”
正走出去的护士听到这回头看了闻柚白一眼,从上到下,最后鄙夷的收回视线,才继续往外走。
闻柚白理解,她要他微信也只不过是为了把药钱转他而已,她也并不想跟他有什么人情牵扯。
昨晚的事情,已经够让人尴尬的了。
他俩之间隔了个陆缜,发生这种事情简直荒唐。
闻柚白清醒以后,后悔得不行。
…闻柚白走到门口,就看到了等了她很久的张喻。
“贺时礼在这儿上班。”
这是张喻开口说的第一句话。
闻柚白说:“这么关注他?”
“别说我了,就问有几个女人在看到他的时候不多看两眼的?”
张喻说,“除了难hold住眼光高,他这个人就完美了。”
闻柚白表示赞同,在医院的护士,以及她跟他进办公室时女人们有意无意打量过来的眼神,他确实很惹眼,很讨女人喜欢,自己昨天也不是因为他那张脸,才缠上他的么。
换个丑的,哪怕她醉糊涂了,按照她这么乖的个性,也绝对不会任由昨天的事情发生的。
“不过,男人这玩意儿都是成长过来的,你别看他现在多百毒不侵,曾经也绝对无可救药过。”
张喻笃定道。
闻柚白想起刚刚在电梯里,贺时礼风轻云淡的说了一句“分手了”,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这平静背后,是翻腾着波涛汹涌的。
“我也这么觉得。”
她说。
张喻却神神秘秘凑近她,“我觉得贺时礼应该很喜欢你这款。”
闻柚白没吭声。
“有一次,你跟陆缜一起参加聚会,穿了条很性感很短的裙子,他的视线不动声色的从你腿一直打量到了脸。”
张喻揶揄道,“这么看兄弟的女朋友,是不是很失礼?”
这平平无奇一句话,却让闻柚白脑子瞬间炸了。
张喻的话乍一听,是贺时礼一开始就没把她当表嫂。
可这问题归根结底,是陆缜不重视她,所以身边的人都没有把她当回事。
闻柚白心跳很快,突然有种念头窜出来:分手虽然是她提的,但是她被渣了。
本来她应该回去休息的,可她忍不住,折回了贺时礼的办公室。
她大概是打扰到他了,他脸上有几分明显的不悦,碍于教养,倒是没有说什么责备的话。
闻柚白说:“贺医生,我就问你一个问题,陆缜是不是外头还有人?”

                       

小说:闻柚白贺时礼笔趣阁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闻柚白贺时礼

角色:贺时礼闻柚白

第二天闻柚白起来的时候,难受得要命。她没有过经验,但昨天晚上喝醉了酒,好几回不舒服,她都没有阻止贺时礼。闻柚白觉得自己没办法忍下去,跟学校请了假,去了趟医院。她也没有想过会这么巧合,居然会跟贺时礼撞上。他和几个同事跟她进了同一趟电梯,对她熟视无睹

评论专区

魔装:= = 本来是找的另一本,可是下错了,难怪内容与简介不符。干粮可看不小白,看这个作者的书都是前期吸引人后期越来越无趣……

猎妖高校:一口下去满嘴碎渣子,甜不甜咸不咸,刚想再咬一口确认味道,剩下却的全碎了,掉落一地,你只好唏嘘的离开。

神风之后:太监河蟹作品

闻柚白贺时礼笔趣阁

闻柚白贺时礼笔趣阁第20章  

第二天闻柚白起来的时候,难受得要命。
她没有过经验,但昨天晚上喝醉了酒,好几回不舒服,她都没有阻止贺时礼。
闻柚白觉得自己没办法忍下去,跟学校请了假,去了趟医院。
她也没有想过会这么巧合,居然会跟贺时礼撞上。
他和几个同事跟她进了同一趟电梯,对她熟视无睹。
闻柚白站在角落不动,听他们口中时不时吐出的专业术语,贺时礼偶尔应两句,寡淡的很。
蒋楠铎是真没看见闻柚白,问贺时礼说:“所以你跟你女朋友怎么回事?”
“分手了。”
“那么优秀的女孩你也舍得分。”
蒋楠铎咋舌,“你当初为了追她可是费尽心思,因为她在国外,你不喜欢异地?”
闻柚白竖起耳朵,可贺时礼没有再开口说一个字。
她有些疑惑的抬起头,结果正好看见他的视线集中在她的身上。
只看了一眼,就没什么情绪的移开了。
闻柚白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开口道:“贺医生。”
这一声,把所有人都吸引了过来,视线在她和贺时礼身上逡巡。
贺时礼清冷的说:“来看病?”
“昨天……”闻柚白脸蛋有些红了,“就是有点小伤。”
贺时礼了然,看上去似乎在走正常询问病人流程:“被什么弄伤的?”
……闻柚白无言以对,脑子空白,不确定他是不是在故意逗她。
贺时礼道:“去我办公室,小问题我趁着没上班的功夫能给你解决。”
她点点头,来医院看这种事,多少有些难以启齿,贺时礼自己造的孽,就该让他自己负责。
只不过上药的时候,她到底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闻柚白放不开,贺时礼倒只是不咸不淡的看了她一眼。
许是觉得有些尴尬,她连忙找话题说:“贺医生,这医药费怎么结?”
“不用。”
他侧身站了起来,疏离的说,“处理完了。”
“哦。”
本来走流程看病,得一个下午,现在一个下午时间都省出来了,她可以回去好好睡个觉。
闻柚白还没有走出门,又想起什么,说:“贺医生,我能不能要下你的微信?”
话音刚落,护士提着东西进来,“贺医生,我来给你送点水果。”
贺时礼一边跟护士道谢,一边冷淡的回复她:“我们一来不是朋友,二来也不是亲戚,医患关系而已,没有加微信的必要。”
正走出去的护士听到这回头看了闻柚白一眼,从上到下,最后鄙夷的收回视线,才继续往外走。
闻柚白理解,她要他微信也只不过是为了把药钱转他而已,她也并不想跟他有什么人情牵扯。
昨晚的事情,已经够让人尴尬的了。
他俩之间隔了个陆缜,发生这种事情简直荒唐。
闻柚白清醒以后,后悔得不行。
…闻柚白走到门口,就看到了等了她很久的张喻。
“贺时礼在这儿上班。”
这是张喻开口说的第一句话。
闻柚白说:“这么关注他?”
“别说我了,就问有几个女人在看到他的时候不多看两眼的?”
张喻说,“除了难hold住眼光高,他这个人就完美了。”
闻柚白表示赞同,在医院的护士,以及她跟他进办公室时女人们有意无意打量过来的眼神,他确实很惹眼,很讨女人喜欢,自己昨天也不是因为他那张脸,才缠上他的么。
换个丑的,哪怕她醉糊涂了,按照她这么乖的个性,也绝对不会任由昨天的事情发生的。
“不过,男人这玩意儿都是成长过来的,你别看他现在多百毒不侵,曾经也绝对无可救药过。”
张喻笃定道。
闻柚白想起刚刚在电梯里,贺时礼风轻云淡的说了一句“分手了”,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这平静背后,是翻腾着波涛汹涌的。
“我也这么觉得。”
她说。
张喻却神神秘秘凑近她,“我觉得贺时礼应该很喜欢你这款。”
闻柚白没吭声。
“有一次,你跟陆缜一起参加聚会,穿了条很性感很短的裙子,他的视线不动声色的从你腿一直打量到了脸。”
张喻揶揄道,“这么看兄弟的女朋友,是不是很失礼?”
这平平无奇一句话,却让闻柚白脑子瞬间炸了。
张喻的话乍一听,是贺时礼一开始就没把她当表嫂。
可这问题归根结底,是陆缜不重视她,所以身边的人都没有把她当回事。
闻柚白心跳很快,突然有种念头窜出来:分手虽然是她提的,但是她被渣了。
本来她应该回去休息的,可她忍不住,折回了贺时礼的办公室。
她大概是打扰到他了,他脸上有几分明显的不悦,碍于教养,倒是没有说什么责备的话。
闻柚白说:“贺医生,我就问你一个问题,陆缜是不是外头还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