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阳楚阳《真龙战婿小说》_楚阳楚阳全本阅读

《真龙战婿小说》是作者“ “青龙””的倾心著作,楚阳楚阳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正在火热连载中的玄幻小说《真龙战婿》的作者是“青龙”,本书的主人公叫楚阳,喜欢的

小说:真龙战婿小说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青龙

角色:楚阳楚阳

作者是“青龙”的热门新书《真龙战婿小说》火爆上线,是一本奇幻玄幻分类的小说。其中内容精彩片段:“姐夫,轻点,我怕疼……”身穿jk的女孩半躺在床边,眉目一皱花容失色。洁白的床单上落下点点梅红。“忍着点,我马上就好了!”一个头上有着汗珠,撅着屁股的男人,满脸通红的站了起来。男人看了眼女孩不慎滑倒磕破流血的膝盖,红着脸有些结巴的说:“秦韵,你……你膝盖没大碍了,给你抹上药了。”入眼处小姨子那雪白的大长腿,看得男人心里有些燥热

评论专区

革清:作者发生了什么,和麦芽糖怼上了,从元做到清。

超神大武道:东方版神秘之旅,主角出身在类似民国的世界里。科技树大约是一战左右,到了宗师能抗子弹。主角的金手指和神秘之旅差不多,吸收古董增加点数。情节属于可看,没有什么毒点。

黑铁王座:伪奇幻巨著\u003Cbr \u002F\u003E只要不太监\u003Cbr \u002F\u003E纯属个人意见

真龙战婿小说

第1章

“姐夫,轻点,我怕疼……” 身穿jk的女孩半躺在床边,眉目一皱花容失色。
洁白的床单上落下点点梅红。
“忍着点,我马上就好了!”
一个头上有着汗珠,撅着屁股的男人,满脸通红的站了起来。
男人看了眼女孩不慎滑倒磕破流血的膝盖,红着脸有些结巴的说:“秦韵,你……你膝盖没大碍了,给你抹上药了。”
入眼处小姨子那雪白的大长腿,看得男人心里有些燥热。
男人名叫楚阳,出身孤儿院,长大后在养殖场学兽医。
干得都是些给母猪接生,给母牛催奶的脏活累活儿。
连自己都不知什么原因就被秦家老爷子看中,招为上门女婿,和妻子秦瑶结婚不久,老爷子就去世了。
直到如今他入赘秦家已有三年,这三年他在秦家任劳任怨、当牛做马,而在妻子秦瑶和秦家人眼里却抵不过家里的一条狗。
忽然,小姨子秦韵一把拉住楚阳的手,并将**雪白的长颈凑到楚阳耳边。
同时一股香风扑鼻,让楚阳的心跳加速,脸变涨红,一股热血更是直冲脑门。
秦韵也是俏脸绯红,声音很是软糯:“姐夫,我姐姐没给过你,这三年你就没想过?”
说着,一双柔嫩白皙的手缠住了楚阳的腰,紧接着给楚阳带来一种惊人的触感。
楚阳当然想过,他也是男人啊。
只是小姨子平时对他白眼相加,今天这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秦韵,别这样。”
就在这时,小姨子猛地将楚阳一拉,两人瞬间扑倒在床上。
楚阳脑子轰的一下,那种丝丝的香味,让他的呼吸瞬间就重了很多,他也不是圣人,如何能把持的住。
正在这时,咣当一声!
妻子秦瑶一脚把门踹开就冲了进来,指着楚阳鼻子狠狠骂道:“你真是个畜生,竟然打我妹妹的主意,我要和你离婚,从今以后你净身出户滚出秦家!”
楚阳懵了,连忙看向小姨子着急的说:“秦……秦韵,你赶紧给你姐解释一下,我是在帮你上药啊!”
此刻秦韵却直接对着楚阳破口大骂:“你浑身都是猪屎牛粪的臭味,我有洁癖怎么可能让你给我上药啊,明明是你憋得太久,看我穿了短裙才起了色心把我推倒,就你这只癞蛤蟆竟也敢打本姑娘的主意,你算个什么东西!”
“秦韵,你撒谎!”
楚阳头大如斗,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望着秦韵。
秦韵继续大骂:“敢做不敢认,真是个窝囊废,怪不得我姐姐瞧不上你!”
楚阳赶紧转头望向秦瑶,努力的解释:“瑶瑶,请你相信我,我们结婚三年,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
只见秦瑶的俏脸高高扬起,目光鄙夷的看向楚阳:“你是一个倒插门,一个窝囊废,一个整天跟牲口打交道的废物,就你这个臭屌丝,根本配不上我,我早就受够了你,能在同一屋檐下生活三年已经是对你最大的恩赐,现在我足以让你净身出户!”
秦瑶的脸上,写满了绝情。
轰!
楚阳如大梦初醒。
这不正是秦家姐妹故意设的局么,就是为了让他净身出户滚出秦家啊!
整整三年,一片痴心都他妈喂了狗!
想到这里,楚阳握紧了双拳,指甲刺入了掌心,他冲着秦家姐妹愤怒嘶吼:“臭婊子,你们设局陷害我!”
就在这时,从门外冲进来三人。
为首的是一名嘴里叼着软中华的青年男子,他正是秦韵的男友马剑。
马剑狠狠啐了口唾沫,指着楚阳骂道:“草,敢动老子的女朋友,连老子都他妈还没上车呢,你这只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了,等下我他妈一定把你屎给打出来!”
马剑挥了挥手,身边两人便冲过去将楚阳死死按住。
“你们放开我!
放开我!”
楚阳使劲的挣扎。
马剑面带玩味笑容:“楚阳,只要你像狗一样,从我们胯下钻过去,我可以考虑放过你!”
楚阳咬牙沉声,一字一顿道:“休想!”
“草,跟老子装逼,今天就让你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
说着,马剑将滚烫的烟头朝着楚阳的胳膊狠狠按了下去。
嗤啦—— 楚阳的手臂被烫得留下一个红点,疼得他额头青筋暴出。
他瞪大充血的眼睛,嘴唇颤抖:“我要弄死你们!”
马剑大手一挥:“哥几个给我干死这臭傻逼!”
他们一起对楚阳拳打脚踢。
楚阳用尽全力挣扎,可是根本挣脱不掉。
砰!
楚阳的头部遭受重击,鲜血从他额头流淌而下,染红了脸,流进鼻子,嘴巴。
他眼前天旋地转,身子一软,轰然倒地。
马剑看着被打得奄奄一息的楚阳,十分扫兴:“草,这臭傻逼这么不经打!”
秦韵看向秦瑶问道:“姐姐,这傻逼该怎么处置?”
秦瑶瞥了眼躺在地上像条死狗一样的楚阳,嫌弃的说:“废物果然是废物,打个120把他扔医院让他自生自灭去吧,别脏了家里地板!”
此时楚阳感到浑身冰冷,虚弱的说不出话。
他用力去睁开眼睛,却疲惫的支撑不住。
意识渐渐模糊,眼前陷入一片混沌。
混沌中有个光点逐渐变大,一眨眼却是奇诡震撼的一幕。
他看到九条金龙拉着一口黑金棺材,通体布满符文的巨大玄龟身驮巨碑,都进了一座大山。
伴随着一声声苍老的龙吟,有九位白发老者朝着山顶方向虔诚叩首。
只见山巅站着一个女人。
女人头顶凤冠,身披金色霞衣。
身下盘着数条头顶已经长出犄角的大蛇,它们乖乖拜服女人脚下,像是一条条宠物。
此刻女人那张倾世容颜上写满了怜惜和疼爱,她朝着楚阳开口:“阳阳,是娘不好,让你一出生就成了孤儿,还让你受了这么多苦,今日龙门传承由你继承吧。”
“龙门百废待兴,你为龙子,身负千秋大业,务必勤加研习传承,日后壮大我龙门。”
楚阳双目泛着泪光,这是他第一次看清母亲的脸。
咫尺却天涯。
“妈,你回来好吗……” “妈,我想你……” 楚阳朝着那座大山方向拼命狂奔,然而几秒后一切都化为点点荧光。
不知过了多久,楚阳缓缓睁开双眼,眼角还挂着泪痕。
他发现自己躺在一间病房里。
“我……我还没死,我还活着……” 刚想动,只觉丹田之处,有股热流涌动,一股庞大的记忆瞬间涌入脑海: 龙门,世界最为神秘的隐世组织,掌握全球半数财富和滔天权势,传承千年之久,由历代龙主执掌,而历代龙主,乃世间真龙,体内流淌着龙之血脉,然这一切却在二十多年前因一场浩劫销声匿迹…… 楚阳突然感到左手手腕脉搏处传来一阵灼烧感。
他赶紧一看,发现竟然出现了一块很小的红色胎记,形似游龙。
同时脑海中金光闪耀,一道道功法、秘籍,相继浮现。
有医道秘术,风水玄术,修仙秘术…… 身上的伤口都已经全部愈合,就连马剑烫得烟疤也消失不见。
四肢百骸如同脱胎换骨一般,神清气爽,浑身充满了力气。
“这就是龙门传承吗?”
楚阳想起那个奇怪的梦,又惊又喜。
“不,这不是梦,是爸妈留给我的传承!”
他握紧了双拳,眼中迸射出两道精芒,仿佛两团跳动的火焰。
整个人的气质陡然一变,全身散发着慑人的气场。

                       

小说:真龙战婿小说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青龙

角色:楚阳楚阳

作者是“青龙”的热门新书《真龙战婿小说》火爆上线,是一本奇幻玄幻分类的小说。其中内容精彩片段:“姐夫,轻点,我怕疼……”身穿jk的女孩半躺在床边,眉目一皱花容失色。洁白的床单上落下点点梅红。“忍着点,我马上就好了!”一个头上有着汗珠,撅着屁股的男人,满脸通红的站了起来。男人看了眼女孩不慎滑倒磕破流血的膝盖,红着脸有些结巴的说:“秦韵,你……你膝盖没大碍了,给你抹上药了。”入眼处小姨子那雪白的大长腿,看得男人心里有些燥热

评论专区

革清:作者发生了什么,和麦芽糖怼上了,从元做到清。

超神大武道:东方版神秘之旅,主角出身在类似民国的世界里。科技树大约是一战左右,到了宗师能抗子弹。主角的金手指和神秘之旅差不多,吸收古董增加点数。情节属于可看,没有什么毒点。

黑铁王座:伪奇幻巨著\u003Cbr \u002F\u003E只要不太监\u003Cbr \u002F\u003E纯属个人意见

真龙战婿小说

第1章

“姐夫,轻点,我怕疼……” 身穿jk的女孩半躺在床边,眉目一皱花容失色。
洁白的床单上落下点点梅红。
“忍着点,我马上就好了!”
一个头上有着汗珠,撅着屁股的男人,满脸通红的站了起来。
男人看了眼女孩不慎滑倒磕破流血的膝盖,红着脸有些结巴的说:“秦韵,你……你膝盖没大碍了,给你抹上药了。”
入眼处小姨子那雪白的大长腿,看得男人心里有些燥热。
男人名叫楚阳,出身孤儿院,长大后在养殖场学兽医。
干得都是些给母猪接生,给母牛催奶的脏活累活儿。
连自己都不知什么原因就被秦家老爷子看中,招为上门女婿,和妻子秦瑶结婚不久,老爷子就去世了。
直到如今他入赘秦家已有三年,这三年他在秦家任劳任怨、当牛做马,而在妻子秦瑶和秦家人眼里却抵不过家里的一条狗。
忽然,小姨子秦韵一把拉住楚阳的手,并将**雪白的长颈凑到楚阳耳边。
同时一股香风扑鼻,让楚阳的心跳加速,脸变涨红,一股热血更是直冲脑门。
秦韵也是俏脸绯红,声音很是软糯:“姐夫,我姐姐没给过你,这三年你就没想过?”
说着,一双柔嫩白皙的手缠住了楚阳的腰,紧接着给楚阳带来一种惊人的触感。
楚阳当然想过,他也是男人啊。
只是小姨子平时对他白眼相加,今天这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秦韵,别这样。”
就在这时,小姨子猛地将楚阳一拉,两人瞬间扑倒在床上。
楚阳脑子轰的一下,那种丝丝的香味,让他的呼吸瞬间就重了很多,他也不是圣人,如何能把持的住。
正在这时,咣当一声!
妻子秦瑶一脚把门踹开就冲了进来,指着楚阳鼻子狠狠骂道:“你真是个畜生,竟然打我妹妹的主意,我要和你离婚,从今以后你净身出户滚出秦家!”
楚阳懵了,连忙看向小姨子着急的说:“秦……秦韵,你赶紧给你姐解释一下,我是在帮你上药啊!”
此刻秦韵却直接对着楚阳破口大骂:“你浑身都是猪屎牛粪的臭味,我有洁癖怎么可能让你给我上药啊,明明是你憋得太久,看我穿了短裙才起了色心把我推倒,就你这只癞蛤蟆竟也敢打本姑娘的主意,你算个什么东西!”
“秦韵,你撒谎!”
楚阳头大如斗,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望着秦韵。
秦韵继续大骂:“敢做不敢认,真是个窝囊废,怪不得我姐姐瞧不上你!”
楚阳赶紧转头望向秦瑶,努力的解释:“瑶瑶,请你相信我,我们结婚三年,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
只见秦瑶的俏脸高高扬起,目光鄙夷的看向楚阳:“你是一个倒插门,一个窝囊废,一个整天跟牲口打交道的废物,就你这个臭屌丝,根本配不上我,我早就受够了你,能在同一屋檐下生活三年已经是对你最大的恩赐,现在我足以让你净身出户!”
秦瑶的脸上,写满了绝情。
轰!
楚阳如大梦初醒。
这不正是秦家姐妹故意设的局么,就是为了让他净身出户滚出秦家啊!
整整三年,一片痴心都他妈喂了狗!
想到这里,楚阳握紧了双拳,指甲刺入了掌心,他冲着秦家姐妹愤怒嘶吼:“臭婊子,你们设局陷害我!”
就在这时,从门外冲进来三人。
为首的是一名嘴里叼着软中华的青年男子,他正是秦韵的男友马剑。
马剑狠狠啐了口唾沫,指着楚阳骂道:“草,敢动老子的女朋友,连老子都他妈还没上车呢,你这只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了,等下我他妈一定把你屎给打出来!”
马剑挥了挥手,身边两人便冲过去将楚阳死死按住。
“你们放开我!
放开我!”
楚阳使劲的挣扎。
马剑面带玩味笑容:“楚阳,只要你像狗一样,从我们胯下钻过去,我可以考虑放过你!”
楚阳咬牙沉声,一字一顿道:“休想!”
“草,跟老子装逼,今天就让你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
说着,马剑将滚烫的烟头朝着楚阳的胳膊狠狠按了下去。
嗤啦—— 楚阳的手臂被烫得留下一个红点,疼得他额头青筋暴出。
他瞪大充血的眼睛,嘴唇颤抖:“我要弄死你们!”
马剑大手一挥:“哥几个给我干死这臭傻逼!”
他们一起对楚阳拳打脚踢。
楚阳用尽全力挣扎,可是根本挣脱不掉。
砰!
楚阳的头部遭受重击,鲜血从他额头流淌而下,染红了脸,流进鼻子,嘴巴。
他眼前天旋地转,身子一软,轰然倒地。
马剑看着被打得奄奄一息的楚阳,十分扫兴:“草,这臭傻逼这么不经打!”
秦韵看向秦瑶问道:“姐姐,这傻逼该怎么处置?”
秦瑶瞥了眼躺在地上像条死狗一样的楚阳,嫌弃的说:“废物果然是废物,打个120把他扔医院让他自生自灭去吧,别脏了家里地板!”
此时楚阳感到浑身冰冷,虚弱的说不出话。
他用力去睁开眼睛,却疲惫的支撑不住。
意识渐渐模糊,眼前陷入一片混沌。
混沌中有个光点逐渐变大,一眨眼却是奇诡震撼的一幕。
他看到九条金龙拉着一口黑金棺材,通体布满符文的巨大玄龟身驮巨碑,都进了一座大山。
伴随着一声声苍老的龙吟,有九位白发老者朝着山顶方向虔诚叩首。
只见山巅站着一个女人。
女人头顶凤冠,身披金色霞衣。
身下盘着数条头顶已经长出犄角的大蛇,它们乖乖拜服女人脚下,像是一条条宠物。
此刻女人那张倾世容颜上写满了怜惜和疼爱,她朝着楚阳开口:“阳阳,是娘不好,让你一出生就成了孤儿,还让你受了这么多苦,今日龙门传承由你继承吧。”
“龙门百废待兴,你为龙子,身负千秋大业,务必勤加研习传承,日后壮大我龙门。”
楚阳双目泛着泪光,这是他第一次看清母亲的脸。
咫尺却天涯。
“妈,你回来好吗……” “妈,我想你……” 楚阳朝着那座大山方向拼命狂奔,然而几秒后一切都化为点点荧光。
不知过了多久,楚阳缓缓睁开双眼,眼角还挂着泪痕。
他发现自己躺在一间病房里。
“我……我还没死,我还活着……” 刚想动,只觉丹田之处,有股热流涌动,一股庞大的记忆瞬间涌入脑海: 龙门,世界最为神秘的隐世组织,掌握全球半数财富和滔天权势,传承千年之久,由历代龙主执掌,而历代龙主,乃世间真龙,体内流淌着龙之血脉,然这一切却在二十多年前因一场浩劫销声匿迹…… 楚阳突然感到左手手腕脉搏处传来一阵灼烧感。
他赶紧一看,发现竟然出现了一块很小的红色胎记,形似游龙。
同时脑海中金光闪耀,一道道功法、秘籍,相继浮现。
有医道秘术,风水玄术,修仙秘术…… 身上的伤口都已经全部愈合,就连马剑烫得烟疤也消失不见。
四肢百骸如同脱胎换骨一般,神清气爽,浑身充满了力气。
“这就是龙门传承吗?”
楚阳想起那个奇怪的梦,又惊又喜。
“不,这不是梦,是爸妈留给我的传承!”
他握紧了双拳,眼中迸射出两道精芒,仿佛两团跳动的火焰。
整个人的气质陡然一变,全身散发着慑人的气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