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的教室小说(羽建哥小由陆)热门小说_(羽建哥小由陆)完整版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类型《雨夜的教室小说》,现已上架,主角是羽建哥小由陆,作者“建哥”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同学会上,有人提议玩一个海龟汤:有一个女孩,被人活活砸死可这个女孩无法转生凶手就在今天到场的人中听完后,我们都傻了因为,多年前,我们都很喜欢的一个女孩子就是这么死的她是我见过最奇怪的女生遇见她时,她在自杀2004 年,大一的暑假,我拎着一把扳手,去了以前的房子,去找我爸讨债…

小说:雨夜的教室小说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建哥

角色:羽建哥小由陆

同学会上,有人提议玩一个海龟汤:有一个女孩,被人活活砸死。可这个女孩无法转生。凶手就在今天到场的人中。听完后,我们都傻了。因为,多年前,我们都很喜欢的一个女孩子

评论专区

无限之穿越异类生命:骷髅岛上的怪兽名字太尴尬了吧。。先不说这属于西方怪兽电影,岛上那些动物撑死了算变异,起的都什么名字,完全名不副实啊,而且一边伊卡洛斯,一边又牛魔的,你自己读着不别扭么???

寸芒:修真文。最早接触小说之一。(-08)

美食从和面开始:开面馆的说话跟开洗脚城的一个德行

雨夜的教室小说

雨夜的教室小说第1章  

同学会上,有人提议玩一个海龟汤:有一个女孩,被人活活砸死。
可这个女孩无法转生。
凶手就在今天到场的人中。
听完后,我们都傻了。
因为,多年前,我们都很喜欢的一个女孩子。
就是这么死的。
她是我见过最奇怪的女生。
遇见她时,她在自杀。
2004 年,大一的暑假,我拎着一把扳手,去了以前的房子,去找我爸讨债。
他拖欠我几个月的抚养费。
那时我父母早都离婚了。
每次管他要钱,他不是哭穷,就是假装信号不好。
学费还等着交,不是逼急了,我也不会带着家伙去威胁他。
上楼梯的时候,我看见了她。
坐在楼道里。
是那个女人改嫁给我爸时,带着的女儿。
我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
楼上的一间房子,大人们的说笑吵闹。
我爸和她妈,正在里面请客做东,庆祝我爸的升迁。
她抬起头,脸上是失血的苍白。
黑眼圈很重,长发没有精神地耸拉在肩上。
在她手腕上,一个很深的刀口,血就从里面涌出来。
其实听过她的传闻,她妈妈对她不好,从小打她。
以至于她以前就在家里轻生过。
没想到亲眼目睹,会是这么血腥的场面。
我傻眼了,刚要喊人,却被她制止了。
敢多管闲事,给你也来一刀。
她有气无力地举起手里的小刀,警告我。
我傻了,下意识举起扳手。
竟,这么对峙上了。
别让大人知道……见我亮了家伙,她语气软了下来。
会挨打的……都这样了,还怕挨打,小女生的思维我永远也搞不懂。
我僵硬地下楼,终究是壮起胆子,转身跑回了去,硬着头皮扶起她。
她没有捅我。
只是无力地反抗着,一只手,扯了下我的头发。
楼上的大人还在推杯换盏,精力没有一次施舍给其他地方。
那天我整个人都要疯了,钱还没要到,怎么先摊上一条人命了我?

好死不死,那天的出租车和三轮,看我们这个样子,说什么都不肯载。
后来我什么都不管了,上衣一脱,粗糙地在她手腕上包扎了下,光膀背起她就在大街上跑。
等我终于背着她到医院,肺好像被抽干了,呼吸都是火辣辣的痛。
很幸运,来得还算及时。
处理伤口的时候她醒了,我就蹲在边上,整个人差不多虚脱。
装什么好人。
她很虚弱,但早就猜到我是去干什么的了。
房子也有我一份,你死在那还能不能卖了?
我也来了脾气。
恶心。
我救了你诶,能不能讲点礼貌?
我嘀咕着。
你见过死人讲礼貌的?
她反问我。
我愣了愣。

                       

小说:雨夜的教室小说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建哥

角色:羽建哥小由陆

同学会上,有人提议玩一个海龟汤:有一个女孩,被人活活砸死。可这个女孩无法转生。凶手就在今天到场的人中。听完后,我们都傻了。因为,多年前,我们都很喜欢的一个女孩子

评论专区

无限之穿越异类生命:骷髅岛上的怪兽名字太尴尬了吧。。先不说这属于西方怪兽电影,岛上那些动物撑死了算变异,起的都什么名字,完全名不副实啊,而且一边伊卡洛斯,一边又牛魔的,你自己读着不别扭么???

寸芒:修真文。最早接触小说之一。(-08)

美食从和面开始:开面馆的说话跟开洗脚城的一个德行

雨夜的教室小说

雨夜的教室小说第1章  

同学会上,有人提议玩一个海龟汤:有一个女孩,被人活活砸死。
可这个女孩无法转生。
凶手就在今天到场的人中。
听完后,我们都傻了。
因为,多年前,我们都很喜欢的一个女孩子。
就是这么死的。
她是我见过最奇怪的女生。
遇见她时,她在自杀。
2004 年,大一的暑假,我拎着一把扳手,去了以前的房子,去找我爸讨债。
他拖欠我几个月的抚养费。
那时我父母早都离婚了。
每次管他要钱,他不是哭穷,就是假装信号不好。
学费还等着交,不是逼急了,我也不会带着家伙去威胁他。
上楼梯的时候,我看见了她。
坐在楼道里。
是那个女人改嫁给我爸时,带着的女儿。
我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
楼上的一间房子,大人们的说笑吵闹。
我爸和她妈,正在里面请客做东,庆祝我爸的升迁。
她抬起头,脸上是失血的苍白。
黑眼圈很重,长发没有精神地耸拉在肩上。
在她手腕上,一个很深的刀口,血就从里面涌出来。
其实听过她的传闻,她妈妈对她不好,从小打她。
以至于她以前就在家里轻生过。
没想到亲眼目睹,会是这么血腥的场面。
我傻眼了,刚要喊人,却被她制止了。
敢多管闲事,给你也来一刀。
她有气无力地举起手里的小刀,警告我。
我傻了,下意识举起扳手。
竟,这么对峙上了。
别让大人知道……见我亮了家伙,她语气软了下来。
会挨打的……都这样了,还怕挨打,小女生的思维我永远也搞不懂。
我僵硬地下楼,终究是壮起胆子,转身跑回了去,硬着头皮扶起她。
她没有捅我。
只是无力地反抗着,一只手,扯了下我的头发。
楼上的大人还在推杯换盏,精力没有一次施舍给其他地方。
那天我整个人都要疯了,钱还没要到,怎么先摊上一条人命了我?

好死不死,那天的出租车和三轮,看我们这个样子,说什么都不肯载。
后来我什么都不管了,上衣一脱,粗糙地在她手腕上包扎了下,光膀背起她就在大街上跑。
等我终于背着她到医院,肺好像被抽干了,呼吸都是火辣辣的痛。
很幸运,来得还算及时。
处理伤口的时候她醒了,我就蹲在边上,整个人差不多虚脱。
装什么好人。
她很虚弱,但早就猜到我是去干什么的了。
房子也有我一份,你死在那还能不能卖了?
我也来了脾气。
恶心。
我救了你诶,能不能讲点礼貌?
我嘀咕着。
你见过死人讲礼貌的?
她反问我。
我愣了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