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手下留情》齐砚父皇_(齐砚父皇)热门小说

现代言情小说《皇上手下留情》是作者“佚名”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齐砚父皇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我来之前就听闻,大齐这位皇帝勤俭执政,治国有方,一举开启齐国盛世,只是他怪癖颇多,尤其好杀美人,无论谁送进去的美女,最终都会玉殒香消,一命归西因而不少人都猜测,这皇帝是否会断子绝孙,而将来的大齐又将何去何从?我一路听着这些八卦,外加舟车劳顿,昏昏欲睡,还被来接我的嬷嬷提醒了一句:「公主,等会就要见陛下了,您先清醒一点……」…

小说:皇上手下留情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佚名

角色:齐砚父皇

节生动充实,故事情节曲折动人,推荐各位读者大大阅读!下面是这本小说的简介:殷国将不良兵不足,别说进攻了,防守都吃力。于是我聪明绝顶的父皇一拍脑瓜,说试试三十六计的美人计,转手把我送到了齐砚床上,并给了我一个任务:祸国殃民就不指望了,能劝住齐砚不把殷国吞了就成。…我是大殷有名的废物公主,文武双不全,空有好皮囊。因而我英明的父皇大手一挥,把我送给了大齐皇帝。听闻齐国这位圣上阴晴不定,怪癖众多,尤其好杀美人,杀得后宫空荡荡,空无一人

评论专区

次元论坛:不知道有多少人是被简介骗了的,都是一笔带过强行路人化,完全是单机无限流。和论坛什么的一点关系都没有,只不过是披着论坛皮而已。 PS:看不下去了,感觉越写越差

光灵行传:100多个评价,快7分的高分值,评论连一页都不到,推书板块更是一个讨论帖都没有,你说这分不是刷的我都不信。

新格物致道:开头就很毒,每次想看坚持不住啊

皇上手下留情

《皇上手下留情》精彩片段

皇上手下留情第1章  

主角是的小说叫做《皇上手下留情》的小说是作家佚名的作品,讲述一个值得阅读的精彩故事,小说内容章节生动充实,故事情节曲折动人,推荐各位读者大大阅读!
下面是这本小说的简介:殷国将不良兵不足,别说进攻了,防守都吃力。
于是我聪明绝顶的父皇一拍脑瓜,说试试三十六计的美人计,转手把我送到了齐砚床上,并给了我一个任务:祸国殃民就不指望了,能劝住齐砚不把殷国吞了就成。
…我是大殷有名的废物公主,文武双不全,空有好皮囊。
因而我英明的父皇大手一挥,把我送给了大齐皇帝。
听闻齐国这位圣上阴晴不定,怪癖众多,尤其好杀美人,杀得后宫空荡荡,空无一人。
齐砚给我展示他用美人骨做的扇,一手轻揉我发顶,似笑非笑,「害怕了吗?
怕的话,现在跑回你们殷国还来得及。
」我拽着他衣袖的手微微发抖,闻言却还是摇了摇头,「不,不回去。
」齐砚放在我头顶的手向下压了压,「哦?
为何?
」我对上他微眯的眼眸,吐字道:「懒得跑……」齐砚:「……」开玩笑,从齐国跑回殷国,很累的好吗……我叫殷娆,是殷国,啊不,用我父皇的话来说,是「大殷」有名的草包公主。
其实殷国是个弹丸小国,挨着大齐边上,纯粹是个附庸。
但父皇说国家已经这么小了,名头就要喊得响亮一点,要叫「大殷」,仿佛这样就能和大齐对标一样。
笑死,大齐根本懒得理。
倒是父皇成日担忧,怕日益壮大的齐国哪日心情不好,就把咱们这儿吞了。
毕竟在这之前,已经有三个比咱们大的小国成了人家的一个县了。
殷国将不良兵不足,别说进攻了,防守都吃力。
于是我聪明绝顶的父皇一拍脑瓜,说试试三十六计的美人计,转手把我送到了齐砚床上,并给了我一个任务:祸国殃民就不指望了,能劝住齐砚不把殷国吞了就成。
我来之前就听闻,大齐这位皇帝勤俭执政,治国有方,一举开启齐国盛世,只是他怪癖颇多,尤其好杀美人,无论谁送进去的美女,最终都会玉殒香消,一命归西。
因而不少人都猜测,这皇帝是否会断子绝孙,而将来的大齐又将何去何从?
我一路听着这些八卦,外加舟车劳顿,昏昏欲睡,还被来接我的嬷嬷提醒了一句:「公主,等会就要见陛下了,您先清醒一点……」我非常敷衍地点点头,坐在床榻上半梦半醒。
叫我彻底清醒的是齐砚的手,冰冰凉凉,正慢条斯理地抚摸着我的脸。
我对上他幽黑的眸子,连行礼都忘了,愣神地眨眨眼,「陛下。
」「很困吗?
」他的声音清冽,像他的人一样,清清冷冷,绣着金龙的玄衣穿在他身上,都流露出一股仙气,难怪不近女色,看着就不像食人间烟火的。
「现在也不是很困了。
」毕竟这手吧,真的挺凉的。
他的指尖慢悠悠下移,向后绕,停在我的后颈处。
我感觉,他随时能掐死我。
但看他神情,又不像是想掐死我。
于是我就呆呆地看着他,任由他不轻不重地揉捏我的后颈。
时间一长,你别说,还挺舒服。
半晌,他仍神色淡淡地问我:「不怕朕?
」我被他揉得舒服,半眯着眼哼唧两声,「不怕。
」他勾唇笑了,「那若朕说要杀了你呢?
」「那陛下就动手吧。
」我吧,没别的优点,就是心大,就算有糟心事,自己闷头想一会儿也能想通,然后就过去了。
况且被送来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多半是活不了多久的,所以听他这么说,也不是很意外。
齐砚盯了我一会儿,笑道:「你倒还不值得朕亲自动手。
」我努力思考了下,伸出双手,眨巴眼,「那陛下要叫人把我拷走吗?
」齐砚:「……」「罢了,」他松开我的后颈,转而去解我的腰带,「殷国如此美意,朕也不好辜负。
」他的手实在太凉,我不由得起了一阵鸡皮疙瘩,被他看到,又笑我,「怕了?
」我不太理解他为什么这么执着让人怕他,而且对于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我虽然还是黄花大闺女,但也是看过彩绘的。
对我来说,重要的只有一件事,「陛下。
」「嗯?
」「臣妾懒得动……」齐砚:「……」

                       

小说:皇上手下留情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佚名

角色:齐砚父皇

节生动充实,故事情节曲折动人,推荐各位读者大大阅读!下面是这本小说的简介:殷国将不良兵不足,别说进攻了,防守都吃力。于是我聪明绝顶的父皇一拍脑瓜,说试试三十六计的美人计,转手把我送到了齐砚床上,并给了我一个任务:祸国殃民就不指望了,能劝住齐砚不把殷国吞了就成。…我是大殷有名的废物公主,文武双不全,空有好皮囊。因而我英明的父皇大手一挥,把我送给了大齐皇帝。听闻齐国这位圣上阴晴不定,怪癖众多,尤其好杀美人,杀得后宫空荡荡,空无一人

评论专区

次元论坛:不知道有多少人是被简介骗了的,都是一笔带过强行路人化,完全是单机无限流。和论坛什么的一点关系都没有,只不过是披着论坛皮而已。 PS:看不下去了,感觉越写越差

光灵行传:100多个评价,快7分的高分值,评论连一页都不到,推书板块更是一个讨论帖都没有,你说这分不是刷的我都不信。

新格物致道:开头就很毒,每次想看坚持不住啊

皇上手下留情

《皇上手下留情》精彩片段

皇上手下留情第1章  

主角是的小说叫做《皇上手下留情》的小说是作家佚名的作品,讲述一个值得阅读的精彩故事,小说内容章节生动充实,故事情节曲折动人,推荐各位读者大大阅读!
下面是这本小说的简介:殷国将不良兵不足,别说进攻了,防守都吃力。
于是我聪明绝顶的父皇一拍脑瓜,说试试三十六计的美人计,转手把我送到了齐砚床上,并给了我一个任务:祸国殃民就不指望了,能劝住齐砚不把殷国吞了就成。
…我是大殷有名的废物公主,文武双不全,空有好皮囊。
因而我英明的父皇大手一挥,把我送给了大齐皇帝。
听闻齐国这位圣上阴晴不定,怪癖众多,尤其好杀美人,杀得后宫空荡荡,空无一人。
齐砚给我展示他用美人骨做的扇,一手轻揉我发顶,似笑非笑,「害怕了吗?
怕的话,现在跑回你们殷国还来得及。
」我拽着他衣袖的手微微发抖,闻言却还是摇了摇头,「不,不回去。
」齐砚放在我头顶的手向下压了压,「哦?
为何?
」我对上他微眯的眼眸,吐字道:「懒得跑……」齐砚:「……」开玩笑,从齐国跑回殷国,很累的好吗……我叫殷娆,是殷国,啊不,用我父皇的话来说,是「大殷」有名的草包公主。
其实殷国是个弹丸小国,挨着大齐边上,纯粹是个附庸。
但父皇说国家已经这么小了,名头就要喊得响亮一点,要叫「大殷」,仿佛这样就能和大齐对标一样。
笑死,大齐根本懒得理。
倒是父皇成日担忧,怕日益壮大的齐国哪日心情不好,就把咱们这儿吞了。
毕竟在这之前,已经有三个比咱们大的小国成了人家的一个县了。
殷国将不良兵不足,别说进攻了,防守都吃力。
于是我聪明绝顶的父皇一拍脑瓜,说试试三十六计的美人计,转手把我送到了齐砚床上,并给了我一个任务:祸国殃民就不指望了,能劝住齐砚不把殷国吞了就成。
我来之前就听闻,大齐这位皇帝勤俭执政,治国有方,一举开启齐国盛世,只是他怪癖颇多,尤其好杀美人,无论谁送进去的美女,最终都会玉殒香消,一命归西。
因而不少人都猜测,这皇帝是否会断子绝孙,而将来的大齐又将何去何从?
我一路听着这些八卦,外加舟车劳顿,昏昏欲睡,还被来接我的嬷嬷提醒了一句:「公主,等会就要见陛下了,您先清醒一点……」我非常敷衍地点点头,坐在床榻上半梦半醒。
叫我彻底清醒的是齐砚的手,冰冰凉凉,正慢条斯理地抚摸着我的脸。
我对上他幽黑的眸子,连行礼都忘了,愣神地眨眨眼,「陛下。
」「很困吗?
」他的声音清冽,像他的人一样,清清冷冷,绣着金龙的玄衣穿在他身上,都流露出一股仙气,难怪不近女色,看着就不像食人间烟火的。
「现在也不是很困了。
」毕竟这手吧,真的挺凉的。
他的指尖慢悠悠下移,向后绕,停在我的后颈处。
我感觉,他随时能掐死我。
但看他神情,又不像是想掐死我。
于是我就呆呆地看着他,任由他不轻不重地揉捏我的后颈。
时间一长,你别说,还挺舒服。
半晌,他仍神色淡淡地问我:「不怕朕?
」我被他揉得舒服,半眯着眼哼唧两声,「不怕。
」他勾唇笑了,「那若朕说要杀了你呢?
」「那陛下就动手吧。
」我吧,没别的优点,就是心大,就算有糟心事,自己闷头想一会儿也能想通,然后就过去了。
况且被送来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多半是活不了多久的,所以听他这么说,也不是很意外。
齐砚盯了我一会儿,笑道:「你倒还不值得朕亲自动手。
」我努力思考了下,伸出双手,眨巴眼,「那陛下要叫人把我拷走吗?
」齐砚:「……」「罢了,」他松开我的后颈,转而去解我的腰带,「殷国如此美意,朕也不好辜负。
」他的手实在太凉,我不由得起了一阵鸡皮疙瘩,被他看到,又笑我,「怕了?
」我不太理解他为什么这么执着让人怕他,而且对于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我虽然还是黄花大闺女,但也是看过彩绘的。
对我来说,重要的只有一件事,「陛下。
」「嗯?
」「臣妾懒得动……」齐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