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诗宋淮)不曾忘怀的人_周诗宋淮全集阅读

《不曾忘怀的人》主角周诗宋淮,是小说写手“宋淮”所写。精彩内容:今天,是我和 宋淮结婚的前一晚 他前任 陈佳执意跟着一群老同学,来祝贺我们 推开门的一瞬间,我看到陈佳踮起脚尖,吻上了宋淮的唇 宋淮没有推开她 甚至,在她差点站不稳的时候,伸手扶住了她的腰 很温柔的动作,跟这些天对我的冷淡截然不同…

小说:不曾忘怀的人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宋淮

角色:周诗宋淮

错拿男朋友手机,结果看到他前任刚发的信息:那晚我没吃药。短短几个字,却让我整个人浑身发凉。 前天晚上我突发急性肠胃炎,他在公司加班,我给他打了十几个电话,一直没打通。强忍着钻心的疼痛,凌晨三点,我一个人打车去的医院。原来,他关机失联,一晚上没回来,是去找他前女友了

评论专区

回到民国当小编:小子投机客搞援g不搞笑么,用某前kgb的话,这些左派小资是最贱最不用care的,g命成功后他们沾沾自喜自以为有功,结果发现自己就是接下来被g的对象。

回到原始部落当村长:第一人称,是不是某些人的毒点,反正是某的毒点,差评

血夜凤凰:同样知名老书,也是经典好书,也算仙侠中的优秀类型,个人心中仙草。匆用的书有点实体风格,感觉书的差别有限,很多作者的通病,几本书在同一水平重复,看一本即可。

不曾忘怀的人

不曾忘怀的人第6章  

错拿男朋友手机,结果看到他前任刚发的信息:那晚我没吃药。
短短几个字,却让我整个人浑身发凉。
 前天晚上我突发急性肠胃炎,他在公司加班,我给他打了十几个电话,一直没打通。
强忍着钻心的疼痛,凌晨三点,我一个人打车去的医院。
原来,他关机失联,一晚上没回来,是去找他前女友了。
今天,是我和 宋淮结婚的前一晚。
他前任 陈佳执意跟着一群老同学,来祝贺我们。
推开门的一瞬间,我看到陈佳踮起脚尖,吻上了宋淮的唇。
宋淮没有推开她。
甚至,在她差点站不稳的时候,伸手扶住了她的腰。
很温柔的动作,跟这些天对我的冷淡截然不同。
周围他的老同学在起哄,好像早就见惯了这样的场景,熟练又自然。
声音很刺耳,像一只手扼住我的喉咙,让我几乎要窒息,喘过气来。
周诗?
看我走进来,有人喊了一声。
很突兀的一句话。
不仅成功分开两人,也让屋里一群人齐刷刷朝我看过来。
啊。
陈佳夸张地惊叫出声。
她连忙走到我面前,脸上甚至还挂着红晕,刚才我们在玩大冒险,我和宋淮输了。
你别误会。
我不敢置信地看着她。
刚才我有事离开,回来的路上,突然收到一个微信好友申请,备注是陈佳。
通过后,她立马发来一张她和宋淮的亲密照,猜猜现在我和他在做什么?
秒撤后,又若无其事地发了句: 新婚快乐。
现在,她倒是解释得坦坦荡荡,好像那个给我发挑衅消息的不是她。
反而大惊小怪、无理取闹的人是我。
好像是怕我不信,陈佳突然抓住我的手腕,还想说些什么,被我用力甩开。
她踉跄地后退了几步,就这么巧,倒在了伸出手的宋淮怀里。
外面下了雨,我也因为沾了雨水,脚底打滑,撞在旁边的桌子上。
手机摔在地上,滑出去好几米远。
不轻不重的一声,却让整个房间顿时安静了下来。
有人捡起我的手机,默默放在了桌上。
宋淮这才像是终于反应过来,急忙走过来扶我。
我觉得有些可笑,强撑着站起来,避开他的碰触。
深吸了口气,盯着他问,宋淮,如果我说,刚才她发短信挑衅我,说——周诗,刚才只是玩游戏。
宋淮打断我的话。
语气一如既往的冷静,表情里透露出的不耐烦毫不掩饰。
我愣住了。
脚踝的灼烧感抵达大脑,渐渐弥漫到每根神经。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感觉到姗姗来迟的疼痛和难堪。
再也待不下去,我拿起手机,就往洗手间跑。

                       

小说:不曾忘怀的人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宋淮

角色:周诗宋淮

错拿男朋友手机,结果看到他前任刚发的信息:那晚我没吃药。短短几个字,却让我整个人浑身发凉。 前天晚上我突发急性肠胃炎,他在公司加班,我给他打了十几个电话,一直没打通。强忍着钻心的疼痛,凌晨三点,我一个人打车去的医院。原来,他关机失联,一晚上没回来,是去找他前女友了

评论专区

回到民国当小编:小子投机客搞援g不搞笑么,用某前kgb的话,这些左派小资是最贱最不用care的,g命成功后他们沾沾自喜自以为有功,结果发现自己就是接下来被g的对象。

回到原始部落当村长:第一人称,是不是某些人的毒点,反正是某的毒点,差评

血夜凤凰:同样知名老书,也是经典好书,也算仙侠中的优秀类型,个人心中仙草。匆用的书有点实体风格,感觉书的差别有限,很多作者的通病,几本书在同一水平重复,看一本即可。

不曾忘怀的人

不曾忘怀的人第6章  

错拿男朋友手机,结果看到他前任刚发的信息:那晚我没吃药。
短短几个字,却让我整个人浑身发凉。
 前天晚上我突发急性肠胃炎,他在公司加班,我给他打了十几个电话,一直没打通。
强忍着钻心的疼痛,凌晨三点,我一个人打车去的医院。
原来,他关机失联,一晚上没回来,是去找他前女友了。
今天,是我和 宋淮结婚的前一晚。
他前任 陈佳执意跟着一群老同学,来祝贺我们。
推开门的一瞬间,我看到陈佳踮起脚尖,吻上了宋淮的唇。
宋淮没有推开她。
甚至,在她差点站不稳的时候,伸手扶住了她的腰。
很温柔的动作,跟这些天对我的冷淡截然不同。
周围他的老同学在起哄,好像早就见惯了这样的场景,熟练又自然。
声音很刺耳,像一只手扼住我的喉咙,让我几乎要窒息,喘过气来。
周诗?
看我走进来,有人喊了一声。
很突兀的一句话。
不仅成功分开两人,也让屋里一群人齐刷刷朝我看过来。
啊。
陈佳夸张地惊叫出声。
她连忙走到我面前,脸上甚至还挂着红晕,刚才我们在玩大冒险,我和宋淮输了。
你别误会。
我不敢置信地看着她。
刚才我有事离开,回来的路上,突然收到一个微信好友申请,备注是陈佳。
通过后,她立马发来一张她和宋淮的亲密照,猜猜现在我和他在做什么?
秒撤后,又若无其事地发了句: 新婚快乐。
现在,她倒是解释得坦坦荡荡,好像那个给我发挑衅消息的不是她。
反而大惊小怪、无理取闹的人是我。
好像是怕我不信,陈佳突然抓住我的手腕,还想说些什么,被我用力甩开。
她踉跄地后退了几步,就这么巧,倒在了伸出手的宋淮怀里。
外面下了雨,我也因为沾了雨水,脚底打滑,撞在旁边的桌子上。
手机摔在地上,滑出去好几米远。
不轻不重的一声,却让整个房间顿时安静了下来。
有人捡起我的手机,默默放在了桌上。
宋淮这才像是终于反应过来,急忙走过来扶我。
我觉得有些可笑,强撑着站起来,避开他的碰触。
深吸了口气,盯着他问,宋淮,如果我说,刚才她发短信挑衅我,说——周诗,刚才只是玩游戏。
宋淮打断我的话。
语气一如既往的冷静,表情里透露出的不耐烦毫不掩饰。
我愣住了。
脚踝的灼烧感抵达大脑,渐渐弥漫到每根神经。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感觉到姗姗来迟的疼痛和难堪。
再也待不下去,我拿起手机,就往洗手间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