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南枝苏乘羽(苏乘羽和许南枝小说免费读)完结版免费阅读_许南枝苏乘羽全章节免费阅读

《苏乘羽和许南枝小说免费读》主角许南枝苏乘羽,是小说写手“苏乘羽”所写。精彩内容:「苏乘羽,刚才只是玩游戏」许南枝打断我的话语气一如既往的冷静,表情里透露出的不耐烦毫不掩饰我愣住了脚踝的灼烧感抵达大脑,渐渐弥漫到每根神经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感觉到姗姗来迟的疼痛和难堪再也待不下去,我拿起手机,就往洗手间跑…

小说:苏乘羽和许南枝小说免费读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苏乘羽

角色:许南枝苏乘羽

一星期前,陈佳给他发了一张布偶猫的图片:我们的儿子现在越长越可爱了hhh。他回了一个嗯。然后,把屏保换成了他们之前养的布偶猫。大脑一片空白,连有人靠近我都没能察觉,直到手机被用力夺走。许南枝沉着脸看我,声音也冷了几分,故意拿错手机?我看着这双熟悉又陌生的眼睛,一直紧绷的神经,彻底断裂

评论专区

请叫我威廉三世:本书时代少见。既不后宫,也不种马。作者是个德国控,埋头一本接一本的写德国背景的文,自娱自乐的精神甚好。

元始玉箓:几章看下来,就一个感觉——没头没尾,事件开始的很突兀,结束的也很突兀,转场更加突兀,乱成一团线头线尾根本找不到,莫名其妙

不朽凡人:可怜的配角,就因为是主角这边的,就被作者打上了弱智buff,怎么惨怎么来.被反派们各种吊打,唯一的作用就是等着主角来装逼.

苏乘羽和许南枝小说免费读

苏乘羽和许南枝小说免费读第2章  

一星期前,陈佳给他发了一张 布偶猫的图片:我们的儿子现在越长越可爱了 hhh。
他回了一个嗯。
然后,把屏保换成了他们之前养的布偶猫。
大脑一片空白,连有人靠近我都没能察觉,直到手机被用力夺走。
许南枝沉着脸看我,声音也冷了几分,故意拿错手机?
我看着这双熟悉又陌生的眼睛,一直紧绷的神经,彻底断裂。
你呢,不解释吗?
刚才你们接吻,你说只是游戏,那这些聊天记录呢?
还有这个屏保,本来是滚滚的照片,你为什么换成她发给你的图片?
我颤抖地指着他的手机,声音近乎嘶哑。
明明事实摆在面前,还是想听他解释。
可他没说话,掐灭屏幕,面无表情地看着我。
他向来擅长沉默。
当初许南枝追了我很久,正式答应他,就是因为滚滚。
我很小的时候爸妈就离婚了,是奶奶把我拉扯带大。
前几年奶奶去世,给我留下滚滚,说它会代替她一直陪在我身边。
那天晚上我出去遛狗,一个不留神的功夫,滚滚就走丢了。
我几乎把整个公园翻了遍,最后体力不支瘫坐在地上,绝望地抱着膝盖哭。
最后帮我找到滚滚的,是许南枝。
当时他抱着小狗,上气不接下气,跟我说的却很轻描淡写,刚才跑步的时候,看到滚滚被一个男人抱着,走得很急,应该是个狗贩子。
我又庆幸又后怕,眼泪一直往下掉。
别哭了。
许南枝平时挺爱干净的,竟也不挑剔,在我旁边的水泥地坐下。
他沉默了好一会儿,很轻地叹息一声,你一哭,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月光照在他侧脸,他就这样看着我,眼神温柔又真诚。
滚滚会一直陪在你身边,我也是。
那天过后,我们就在一起了。
谈了三年,许南枝对我很好,情侣该做的事,我们也都做了。
直到两个月前,我答应了许南枝的求婚,他大学时的初恋女友,陈佳却突然出现了。
一开始,并不是没有过担忧。

                       

小说:苏乘羽和许南枝小说免费读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苏乘羽

角色:许南枝苏乘羽

一星期前,陈佳给他发了一张布偶猫的图片:我们的儿子现在越长越可爱了hhh。他回了一个嗯。然后,把屏保换成了他们之前养的布偶猫。大脑一片空白,连有人靠近我都没能察觉,直到手机被用力夺走。许南枝沉着脸看我,声音也冷了几分,故意拿错手机?我看着这双熟悉又陌生的眼睛,一直紧绷的神经,彻底断裂

评论专区

请叫我威廉三世:本书时代少见。既不后宫,也不种马。作者是个德国控,埋头一本接一本的写德国背景的文,自娱自乐的精神甚好。

元始玉箓:几章看下来,就一个感觉——没头没尾,事件开始的很突兀,结束的也很突兀,转场更加突兀,乱成一团线头线尾根本找不到,莫名其妙

不朽凡人:可怜的配角,就因为是主角这边的,就被作者打上了弱智buff,怎么惨怎么来.被反派们各种吊打,唯一的作用就是等着主角来装逼.

苏乘羽和许南枝小说免费读

苏乘羽和许南枝小说免费读第2章  

一星期前,陈佳给他发了一张 布偶猫的图片:我们的儿子现在越长越可爱了 hhh。
他回了一个嗯。
然后,把屏保换成了他们之前养的布偶猫。
大脑一片空白,连有人靠近我都没能察觉,直到手机被用力夺走。
许南枝沉着脸看我,声音也冷了几分,故意拿错手机?
我看着这双熟悉又陌生的眼睛,一直紧绷的神经,彻底断裂。
你呢,不解释吗?
刚才你们接吻,你说只是游戏,那这些聊天记录呢?
还有这个屏保,本来是滚滚的照片,你为什么换成她发给你的图片?
我颤抖地指着他的手机,声音近乎嘶哑。
明明事实摆在面前,还是想听他解释。
可他没说话,掐灭屏幕,面无表情地看着我。
他向来擅长沉默。
当初许南枝追了我很久,正式答应他,就是因为滚滚。
我很小的时候爸妈就离婚了,是奶奶把我拉扯带大。
前几年奶奶去世,给我留下滚滚,说它会代替她一直陪在我身边。
那天晚上我出去遛狗,一个不留神的功夫,滚滚就走丢了。
我几乎把整个公园翻了遍,最后体力不支瘫坐在地上,绝望地抱着膝盖哭。
最后帮我找到滚滚的,是许南枝。
当时他抱着小狗,上气不接下气,跟我说的却很轻描淡写,刚才跑步的时候,看到滚滚被一个男人抱着,走得很急,应该是个狗贩子。
我又庆幸又后怕,眼泪一直往下掉。
别哭了。
许南枝平时挺爱干净的,竟也不挑剔,在我旁边的水泥地坐下。
他沉默了好一会儿,很轻地叹息一声,你一哭,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月光照在他侧脸,他就这样看着我,眼神温柔又真诚。
滚滚会一直陪在你身边,我也是。
那天过后,我们就在一起了。
谈了三年,许南枝对我很好,情侣该做的事,我们也都做了。
直到两个月前,我答应了许南枝的求婚,他大学时的初恋女友,陈佳却突然出现了。
一开始,并不是没有过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