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拉赵纨《清绝公主》_清绝公主完整版免费阅读

书名叫做《清绝公主》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古代言情,作者“韩清绝”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赫拉赵纨,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和亲一年后,她被发现是个假公主那一晚,她差点被王爷打死王爷一巴掌将南妃扇倒在地,怒骂道:「本王买来的平朝公主,竟是个赝品?!」在我印象里,这是王爷第一次打南妃…

小说:清绝公主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韩清绝

角色:赫拉赵纨

和亲一年后,她被发现是个假公主。那一晚,她差点被王爷打死。王爷一巴掌将南妃扇倒在地,怒骂道:本王买来的平朝公主,竟是个赝品?!在我印象里,这是王爷第一次打南妃。毕竟她是那么美丽娇弱,惹人心疼。南妃擦擦嘴角的血,爬起来,端端正正跪好,恭顺又委屈,我见犹怜

评论专区

星尘佣兵:可惜了,唉,无论多少次都只有叹息

[泰坦尼克]真爱永恒:很喜欢卡尔这里 有种之前看的揪心感

天灾:数据类末日,主角一夜重生灾难前,利用先知先识收小弟,刷副本,总的来说,当成一个重生类网游来看,妥妥的。

清绝公主

清绝公主第1章  

和亲一年后,她被发现是个假公主。
那一晚,她差点被王爷打死。
王爷一巴掌将南妃扇倒在地,怒骂道:本王买来的平朝公主,竟是个赝品?

在我印象里,这是王爷第一次打南妃。
毕竟她是那么美丽娇弱,惹人心疼。
南妃擦擦嘴角的血,爬起来,端端正正跪好,恭顺又委屈,我见犹怜。
这是她的撒手锏。
每次王爷不高兴的时候,她就这样卖乖弄巧,总能把王爷哄好。
可今天的情况不同。
她被人揭穿是假公主。
揭穿她的,是一个新来的平朝降臣。
在今晚的酒宴上,他看到了王爷身边的南妃,认出她并不是一年前平朝送来和亲的华阳公主。
为了向新主子表忠心,他向王爷告发。
王爷本来不信,却还是叫来几个从战场俘获的平朝皇族,让他们辨认。
几人都说,这不是华阳公主赵纨,而是赵纨身边的宫女。
王爷转头问南妃:他们说的,是真的吗?
南妃无法抵赖,低头默认。
王爷先是错愕,接着暴怒。
他开始解身上的牛皮镶玉腰带。
南妃忽闪着大眼睛,仿佛不懂他要对她做什么。
而我懂。
王爷性情峻厉,治下颇严,曾有将士忤逆他,被他用马鞭活活抽死。
这一年,只因他对南妃温柔以待,她才不知他的冷酷一面。
他把腰带对折,捏在手里,又问了她一遍:你到底是不是平朝公主?
她螓首低垂,小声答道:对不起。
嗖——王爷手中的腰带狠狠抽下来,伴随着破空之声。
本来是正对着南妃的脸打下来,不知怎么的打偏了,腰带挂了一下她的发髻,从她的耳朵上划过去。
牛皮材质,非常硬实,上面又镶着鸽子蛋大小的玉石,伤害可想而知。
南妃蒙了一下,伸手摸了摸耳侧,满手殷红的血。
还没等她说什么,王爷手中的腰带便抽了第二下。
接着第三下、第四下、第五下……他是打给在场所有人看的。
让那些平朝的降臣亲眼看着,胆敢欺骗他赫拉王元修,会是怎样的下场。
南妃缩在地上,护着头。
腰带砸在她身上,发出钝钝的声响。
她一声不吭,不喊痛,也不求饶,倒令人觉得惊奇。
她一向八面玲珑的,最会趋利避害,这个时候怎么变成木头了。
直到她的衣服渗出红色,王爷才停手。
把这奴才,关进马厩。
他叫她奴才。
在我们赫拉人眼里,奴才就等同于牲口。
平朝人把奴才当公主送给我们,是莫大的羞辱。
几个侍卫上前来,把南妃拖下去。
王爷用腰带指向其中一个平朝皇族,把那人吓得直往后退。
你,回卞京去,告诉你们皇帝,四十万两白银,二十天内送到赫拉来。
不然,赫拉的铁骑,将踏平卞京!
等所有人退下,王爷叫住了我。
琪齐,她刚才怎么不求饶呢?
我也不明白。
如果她喊声疼,求饶一下,王爷肯定下不去手了。
他疲惫地捏捏眉心:你去马厩,看着她。
是,王爷。
跟着王爷那么多年,我最懂他的心思。
他让我看着她,便是让我确保人不能死了。
我叫了大夫,去马厩里为南妃上药。
南妃面无血色,虚弱至极,忍着剧痛,还乖巧地对我说:谢谢姐姐。

                       

小说:清绝公主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韩清绝

角色:赫拉赵纨

和亲一年后,她被发现是个假公主。那一晚,她差点被王爷打死。王爷一巴掌将南妃扇倒在地,怒骂道:本王买来的平朝公主,竟是个赝品?!在我印象里,这是王爷第一次打南妃。毕竟她是那么美丽娇弱,惹人心疼。南妃擦擦嘴角的血,爬起来,端端正正跪好,恭顺又委屈,我见犹怜

评论专区

星尘佣兵:可惜了,唉,无论多少次都只有叹息

[泰坦尼克]真爱永恒:很喜欢卡尔这里 有种之前看的揪心感

天灾:数据类末日,主角一夜重生灾难前,利用先知先识收小弟,刷副本,总的来说,当成一个重生类网游来看,妥妥的。

清绝公主

清绝公主第1章  

和亲一年后,她被发现是个假公主。
那一晚,她差点被王爷打死。
王爷一巴掌将南妃扇倒在地,怒骂道:本王买来的平朝公主,竟是个赝品?

在我印象里,这是王爷第一次打南妃。
毕竟她是那么美丽娇弱,惹人心疼。
南妃擦擦嘴角的血,爬起来,端端正正跪好,恭顺又委屈,我见犹怜。
这是她的撒手锏。
每次王爷不高兴的时候,她就这样卖乖弄巧,总能把王爷哄好。
可今天的情况不同。
她被人揭穿是假公主。
揭穿她的,是一个新来的平朝降臣。
在今晚的酒宴上,他看到了王爷身边的南妃,认出她并不是一年前平朝送来和亲的华阳公主。
为了向新主子表忠心,他向王爷告发。
王爷本来不信,却还是叫来几个从战场俘获的平朝皇族,让他们辨认。
几人都说,这不是华阳公主赵纨,而是赵纨身边的宫女。
王爷转头问南妃:他们说的,是真的吗?
南妃无法抵赖,低头默认。
王爷先是错愕,接着暴怒。
他开始解身上的牛皮镶玉腰带。
南妃忽闪着大眼睛,仿佛不懂他要对她做什么。
而我懂。
王爷性情峻厉,治下颇严,曾有将士忤逆他,被他用马鞭活活抽死。
这一年,只因他对南妃温柔以待,她才不知他的冷酷一面。
他把腰带对折,捏在手里,又问了她一遍:你到底是不是平朝公主?
她螓首低垂,小声答道:对不起。
嗖——王爷手中的腰带狠狠抽下来,伴随着破空之声。
本来是正对着南妃的脸打下来,不知怎么的打偏了,腰带挂了一下她的发髻,从她的耳朵上划过去。
牛皮材质,非常硬实,上面又镶着鸽子蛋大小的玉石,伤害可想而知。
南妃蒙了一下,伸手摸了摸耳侧,满手殷红的血。
还没等她说什么,王爷手中的腰带便抽了第二下。
接着第三下、第四下、第五下……他是打给在场所有人看的。
让那些平朝的降臣亲眼看着,胆敢欺骗他赫拉王元修,会是怎样的下场。
南妃缩在地上,护着头。
腰带砸在她身上,发出钝钝的声响。
她一声不吭,不喊痛,也不求饶,倒令人觉得惊奇。
她一向八面玲珑的,最会趋利避害,这个时候怎么变成木头了。
直到她的衣服渗出红色,王爷才停手。
把这奴才,关进马厩。
他叫她奴才。
在我们赫拉人眼里,奴才就等同于牲口。
平朝人把奴才当公主送给我们,是莫大的羞辱。
几个侍卫上前来,把南妃拖下去。
王爷用腰带指向其中一个平朝皇族,把那人吓得直往后退。
你,回卞京去,告诉你们皇帝,四十万两白银,二十天内送到赫拉来。
不然,赫拉的铁骑,将踏平卞京!
等所有人退下,王爷叫住了我。
琪齐,她刚才怎么不求饶呢?
我也不明白。
如果她喊声疼,求饶一下,王爷肯定下不去手了。
他疲惫地捏捏眉心:你去马厩,看着她。
是,王爷。
跟着王爷那么多年,我最懂他的心思。
他让我看着她,便是让我确保人不能死了。
我叫了大夫,去马厩里为南妃上药。
南妃面无血色,虚弱至极,忍着剧痛,还乖巧地对我说:谢谢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