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亲十六余载》陆昭懿谢重楼_陆昭懿谢重楼完整版在线阅读

完整版穿越重生小说《定亲十六余载》,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陆昭懿谢重楼,由作者“谢重楼”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我与谢重楼定亲十六载,他忽然前来退婚后来我告到太后面前,强令他娶了我成亲后他对我极尽羞辱冷落,甚至带回一个女子,宣布要休妻再娶那时我陆家已然式微,连太后也不肯再替我做主可我一身烈骨,哪里受得住这样的委屈,在他们新婚之夜,一把火烧了将军府…

小说:定亲十六余载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谢重楼

角色:陆昭懿谢重楼

我与谢重楼定亲十六载,他忽然前来退婚。后来我告到太后面前,强令他娶了我。成亲后他对我极尽羞辱冷落,甚至带回一个女子,宣布要休妻再娶。那时我陆家已然式微,连太后也不肯再替我做主。可我一身烈骨,哪里受得住这样的委屈,在他们新婚之夜,一把火烧了将军府

评论专区

神话版三国:其实很想对作者说:既然中原力量得到最大保全了,你出国开点无双没关系的 别增强对面了而且增强阿三真的一点也不正确啊 各种意义上。

我家的妖怪就是这么可爱:同人佳作,赞一个。

参天:先来个剧毒助兴,不成敬意。

定亲十六余载

定亲十六余载第1章  

我与谢重楼定亲十六载,他忽然前来退婚。
后来我告到太后面前,强令他娶了我。
成亲后他对我极尽羞辱冷落,甚至带回一个女子,宣布要休妻再娶。
那时我陆家已然式微,连太后也不肯再替我做主。
可我一身烈骨,哪里受得住这样的委屈,在他们新婚之夜,一把火烧了将军府。
再睁眼时,我竟重生回退亲的一个月前。
这一次,不等他开口,我便主动入宫,向太后求了一道旨意:臣女与谢将军有缘无分,不如就此解除婚约,各觅良人。
婚约解除,谢重楼原本该高兴才对,可他接了旨,却日日来陆家求见我。
我不堪其扰,让丫鬟小织带了句话给他:你既不想娶我,我此番行径,难道不是正合你的意?
又来纠缠做什么?
那天深夜,我推开窗棂,瞧见月光下,一袭玄衣的少年谢重楼翻过墙头。
他停在我窗前,咬牙切齿地问我:陆昭懿,谁说小爷不想娶你?
我与谢重楼的婚约,打娘胎里就定下了。
陆家是簪缨世家,谢家的殊荣,却是谢重楼的父亲提剑从战场上杀回来的。
我爹娘敬他骁勇又忠君,便在我还未出生时,为谢家许下了一门婚事。
正因如此,我与谢重楼自小就玩在一处。
他性子顽劣又桀骜,被谢伯父逮住抽鞭子是常有的事。
有一回新学了剑法,在我面前卖弄,却脱了力,剑尖从我脸颊划过,鲜血直流。
谢伯父罚他在冰天雪地里跪了半日,我前去求情,却被跪在地上的谢重楼扯住裙摆:你的伤,要不要紧?
我垂眸望着他,一贯肆意不羁的少年眼中满是悔意。
他抿了抿唇,抬手擦过我伤口,低声同我道歉:对不起,昭昭,是我学艺不精,却偏要卖弄。
你等着,我日后要上战场,立战功,给你挣个诰命夫人回来赔罪。
那一日大雪纷扬,他跪在雪里,墨发玄衣,和身后的茫茫白雪共同映出一张俊俏到极致的脸。
瞳仁漆黑,面色玉白,唇色极淡,眼尾却有一点殷红的泪痣,仿佛跳出画面、天地间最浓烈的一抹色彩。
那个画面,我记了很久。
他的承诺,一字一句,言犹在耳,可转眼,我又想起上一世,他来退婚时,站在我面前,那副神情厌弃的模样:我与你从无半分情谊,死缠烂打有意思吗?
我倒不知道,你陆家的姑娘怎么就厚颜至此,莫非陆家世代书香,看的都是《厚黑学》?
我不知道《厚黑学》是什么,却清楚地从他眼睛里知道——谢重楼,他不再喜欢我了。
跪在雪地里同我道歉、策马跑遍京郊为我寻第一枝春海棠的少年,就此停在了那场大雪里,停在了我仿若幻梦的回忆里。
可我如今,连回忆也不想要了。
回过神,记忆里谢重楼那张神情厌恶的脸,与眼前傲然的少年渐渐重合。
我忽然心灰意冷,抬手就要关窗:那又如何?
谢重楼,我不想嫁了。
他却横臂过来挡了我,目光灼灼:为何?
你移情旁人了吗?
率先移情他人的罪魁祸首,竟先一步来质问我?
我气得想笑,可话到了嘴边,又倦倦的,懒得再去分辩:你就当我是吧。
他却仍不肯离开,甚至撑着窗沿跳了进来。
月色融在他冷冽的眼睛里,像是山涧泉水上的雾气。
明明同岁,谢重楼却高我整整一头,此刻居高临下地望过来,有种分外凌厉的气势:你倒说说是谁,嗯?
小爷要去看看,这满京城,除了我谢重楼,还有谁配得上你?
是了,这就是谢重楼,他永远骄傲、热烈、直来直去。
爱我时如此。
不爱我时就更加决绝。
我用力掐着手心,用那股剧痛掩盖心底骤然汹涌的情绪,一字一句地说:除了你,谁都配得上我。
因为我不喜欢你了,谢重楼。
少年一下子僵住了,月光照过来,他咬着牙说:我不信。
十二岁那年你就说要嫁给我,你收了我的簪子,我的玉佩,我的琴,我不信你会变心,陆昭懿,我不会信的。
这话倒是提醒了我,我回身去首饰匣子里,找出他送我的发簪和玉佩,递回去:还给你。
至于那张琴,我明天会命人送到将军府中。
谢重楼不肯接:昭陆,你同我说过你的心意。
我叹了口气:可是,人的心意,总是会变的。
世事真是奇妙,前世我与他之间也发生了这样的对话,只是位置要颠倒过来。
我强撑着挺直脊背,同谢重楼说起过往,说起那些礼物和其中承载的厚重心意。
可他当着我的面砸了琴,扔了玉佩和发簪,嘲弄地看着我:陆大小姐,人的心意总是会变的。
可怎么就能变得那么彻底?

点此继续阅读《定亲十六余载》

                       

小说:定亲十六余载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谢重楼

角色:陆昭懿谢重楼

我与谢重楼定亲十六载,他忽然前来退婚。后来我告到太后面前,强令他娶了我。成亲后他对我极尽羞辱冷落,甚至带回一个女子,宣布要休妻再娶。那时我陆家已然式微,连太后也不肯再替我做主。可我一身烈骨,哪里受得住这样的委屈,在他们新婚之夜,一把火烧了将军府

评论专区

神话版三国:其实很想对作者说:既然中原力量得到最大保全了,你出国开点无双没关系的 别增强对面了而且增强阿三真的一点也不正确啊 各种意义上。

我家的妖怪就是这么可爱:同人佳作,赞一个。

参天:先来个剧毒助兴,不成敬意。

定亲十六余载

定亲十六余载第1章  

我与谢重楼定亲十六载,他忽然前来退婚。
后来我告到太后面前,强令他娶了我。
成亲后他对我极尽羞辱冷落,甚至带回一个女子,宣布要休妻再娶。
那时我陆家已然式微,连太后也不肯再替我做主。
可我一身烈骨,哪里受得住这样的委屈,在他们新婚之夜,一把火烧了将军府。
再睁眼时,我竟重生回退亲的一个月前。
这一次,不等他开口,我便主动入宫,向太后求了一道旨意:臣女与谢将军有缘无分,不如就此解除婚约,各觅良人。
婚约解除,谢重楼原本该高兴才对,可他接了旨,却日日来陆家求见我。
我不堪其扰,让丫鬟小织带了句话给他:你既不想娶我,我此番行径,难道不是正合你的意?
又来纠缠做什么?
那天深夜,我推开窗棂,瞧见月光下,一袭玄衣的少年谢重楼翻过墙头。
他停在我窗前,咬牙切齿地问我:陆昭懿,谁说小爷不想娶你?
我与谢重楼的婚约,打娘胎里就定下了。
陆家是簪缨世家,谢家的殊荣,却是谢重楼的父亲提剑从战场上杀回来的。
我爹娘敬他骁勇又忠君,便在我还未出生时,为谢家许下了一门婚事。
正因如此,我与谢重楼自小就玩在一处。
他性子顽劣又桀骜,被谢伯父逮住抽鞭子是常有的事。
有一回新学了剑法,在我面前卖弄,却脱了力,剑尖从我脸颊划过,鲜血直流。
谢伯父罚他在冰天雪地里跪了半日,我前去求情,却被跪在地上的谢重楼扯住裙摆:你的伤,要不要紧?
我垂眸望着他,一贯肆意不羁的少年眼中满是悔意。
他抿了抿唇,抬手擦过我伤口,低声同我道歉:对不起,昭昭,是我学艺不精,却偏要卖弄。
你等着,我日后要上战场,立战功,给你挣个诰命夫人回来赔罪。
那一日大雪纷扬,他跪在雪里,墨发玄衣,和身后的茫茫白雪共同映出一张俊俏到极致的脸。
瞳仁漆黑,面色玉白,唇色极淡,眼尾却有一点殷红的泪痣,仿佛跳出画面、天地间最浓烈的一抹色彩。
那个画面,我记了很久。
他的承诺,一字一句,言犹在耳,可转眼,我又想起上一世,他来退婚时,站在我面前,那副神情厌弃的模样:我与你从无半分情谊,死缠烂打有意思吗?
我倒不知道,你陆家的姑娘怎么就厚颜至此,莫非陆家世代书香,看的都是《厚黑学》?
我不知道《厚黑学》是什么,却清楚地从他眼睛里知道——谢重楼,他不再喜欢我了。
跪在雪地里同我道歉、策马跑遍京郊为我寻第一枝春海棠的少年,就此停在了那场大雪里,停在了我仿若幻梦的回忆里。
可我如今,连回忆也不想要了。
回过神,记忆里谢重楼那张神情厌恶的脸,与眼前傲然的少年渐渐重合。
我忽然心灰意冷,抬手就要关窗:那又如何?
谢重楼,我不想嫁了。
他却横臂过来挡了我,目光灼灼:为何?
你移情旁人了吗?
率先移情他人的罪魁祸首,竟先一步来质问我?
我气得想笑,可话到了嘴边,又倦倦的,懒得再去分辩:你就当我是吧。
他却仍不肯离开,甚至撑着窗沿跳了进来。
月色融在他冷冽的眼睛里,像是山涧泉水上的雾气。
明明同岁,谢重楼却高我整整一头,此刻居高临下地望过来,有种分外凌厉的气势:你倒说说是谁,嗯?
小爷要去看看,这满京城,除了我谢重楼,还有谁配得上你?
是了,这就是谢重楼,他永远骄傲、热烈、直来直去。
爱我时如此。
不爱我时就更加决绝。
我用力掐着手心,用那股剧痛掩盖心底骤然汹涌的情绪,一字一句地说:除了你,谁都配得上我。
因为我不喜欢你了,谢重楼。
少年一下子僵住了,月光照过来,他咬着牙说:我不信。
十二岁那年你就说要嫁给我,你收了我的簪子,我的玉佩,我的琴,我不信你会变心,陆昭懿,我不会信的。
这话倒是提醒了我,我回身去首饰匣子里,找出他送我的发簪和玉佩,递回去:还给你。
至于那张琴,我明天会命人送到将军府中。
谢重楼不肯接:昭陆,你同我说过你的心意。
我叹了口气:可是,人的心意,总是会变的。
世事真是奇妙,前世我与他之间也发生了这样的对话,只是位置要颠倒过来。
我强撑着挺直脊背,同谢重楼说起过往,说起那些礼物和其中承载的厚重心意。
可他当着我的面砸了琴,扔了玉佩和发簪,嘲弄地看着我:陆大小姐,人的心意总是会变的。
可怎么就能变得那么彻底?

点此继续阅读《定亲十六余载》

小说:定亲十六余载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谢重楼

角色:陆昭懿谢重楼

我与谢重楼定亲十六载,他忽然前来退婚。后来我告到太后面前,强令他娶了我。成亲后他对我极尽羞辱冷落,甚至带回一个女子,宣布要休妻再娶。那时我陆家已然式微,连太后也不肯再替我做主。可我一身烈骨,哪里受得住这样的委屈,在他们新婚之夜,一把火烧了将军府

评论专区

神话版三国:其实很想对作者说:既然中原力量得到最大保全了,你出国开点无双没关系的 别增强对面了而且增强阿三真的一点也不正确啊 各种意义上。

我家的妖怪就是这么可爱:同人佳作,赞一个。

参天:先来个剧毒助兴,不成敬意。

定亲十六余载

定亲十六余载第1章  

我与谢重楼定亲十六载,他忽然前来退婚。
后来我告到太后面前,强令他娶了我。
成亲后他对我极尽羞辱冷落,甚至带回一个女子,宣布要休妻再娶。
那时我陆家已然式微,连太后也不肯再替我做主。
可我一身烈骨,哪里受得住这样的委屈,在他们新婚之夜,一把火烧了将军府。
再睁眼时,我竟重生回退亲的一个月前。
这一次,不等他开口,我便主动入宫,向太后求了一道旨意:臣女与谢将军有缘无分,不如就此解除婚约,各觅良人。
婚约解除,谢重楼原本该高兴才对,可他接了旨,却日日来陆家求见我。
我不堪其扰,让丫鬟小织带了句话给他:你既不想娶我,我此番行径,难道不是正合你的意?
又来纠缠做什么?
那天深夜,我推开窗棂,瞧见月光下,一袭玄衣的少年谢重楼翻过墙头。
他停在我窗前,咬牙切齿地问我:陆昭懿,谁说小爷不想娶你?
我与谢重楼的婚约,打娘胎里就定下了。
陆家是簪缨世家,谢家的殊荣,却是谢重楼的父亲提剑从战场上杀回来的。
我爹娘敬他骁勇又忠君,便在我还未出生时,为谢家许下了一门婚事。
正因如此,我与谢重楼自小就玩在一处。
他性子顽劣又桀骜,被谢伯父逮住抽鞭子是常有的事。
有一回新学了剑法,在我面前卖弄,却脱了力,剑尖从我脸颊划过,鲜血直流。
谢伯父罚他在冰天雪地里跪了半日,我前去求情,却被跪在地上的谢重楼扯住裙摆:你的伤,要不要紧?
我垂眸望着他,一贯肆意不羁的少年眼中满是悔意。
他抿了抿唇,抬手擦过我伤口,低声同我道歉:对不起,昭昭,是我学艺不精,却偏要卖弄。
你等着,我日后要上战场,立战功,给你挣个诰命夫人回来赔罪。
那一日大雪纷扬,他跪在雪里,墨发玄衣,和身后的茫茫白雪共同映出一张俊俏到极致的脸。
瞳仁漆黑,面色玉白,唇色极淡,眼尾却有一点殷红的泪痣,仿佛跳出画面、天地间最浓烈的一抹色彩。
那个画面,我记了很久。
他的承诺,一字一句,言犹在耳,可转眼,我又想起上一世,他来退婚时,站在我面前,那副神情厌弃的模样:我与你从无半分情谊,死缠烂打有意思吗?
我倒不知道,你陆家的姑娘怎么就厚颜至此,莫非陆家世代书香,看的都是《厚黑学》?
我不知道《厚黑学》是什么,却清楚地从他眼睛里知道——谢重楼,他不再喜欢我了。
跪在雪地里同我道歉、策马跑遍京郊为我寻第一枝春海棠的少年,就此停在了那场大雪里,停在了我仿若幻梦的回忆里。
可我如今,连回忆也不想要了。
回过神,记忆里谢重楼那张神情厌恶的脸,与眼前傲然的少年渐渐重合。
我忽然心灰意冷,抬手就要关窗:那又如何?
谢重楼,我不想嫁了。
他却横臂过来挡了我,目光灼灼:为何?
你移情旁人了吗?
率先移情他人的罪魁祸首,竟先一步来质问我?
我气得想笑,可话到了嘴边,又倦倦的,懒得再去分辩:你就当我是吧。
他却仍不肯离开,甚至撑着窗沿跳了进来。
月色融在他冷冽的眼睛里,像是山涧泉水上的雾气。
明明同岁,谢重楼却高我整整一头,此刻居高临下地望过来,有种分外凌厉的气势:你倒说说是谁,嗯?
小爷要去看看,这满京城,除了我谢重楼,还有谁配得上你?
是了,这就是谢重楼,他永远骄傲、热烈、直来直去。
爱我时如此。
不爱我时就更加决绝。
我用力掐着手心,用那股剧痛掩盖心底骤然汹涌的情绪,一字一句地说:除了你,谁都配得上我。
因为我不喜欢你了,谢重楼。
少年一下子僵住了,月光照过来,他咬着牙说:我不信。
十二岁那年你就说要嫁给我,你收了我的簪子,我的玉佩,我的琴,我不信你会变心,陆昭懿,我不会信的。
这话倒是提醒了我,我回身去首饰匣子里,找出他送我的发簪和玉佩,递回去:还给你。
至于那张琴,我明天会命人送到将军府中。
谢重楼不肯接:昭陆,你同我说过你的心意。
我叹了口气:可是,人的心意,总是会变的。
世事真是奇妙,前世我与他之间也发生了这样的对话,只是位置要颠倒过来。
我强撑着挺直脊背,同谢重楼说起过往,说起那些礼物和其中承载的厚重心意。
可他当着我的面砸了琴,扔了玉佩和发簪,嘲弄地看着我:陆大小姐,人的心意总是会变的。
可怎么就能变得那么彻底?

点此继续阅读《定亲十六余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