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情人自不会分离(夏星李贺)完整版在线阅读_《有情人自不会分离》最新热门小说

网文大咖“夏星”大大的完结小说《有情人自不会分离》,是很多网友加入书单的一部现代言情,反转不断的剧情,以及主角夏星李贺讨喜的人设是本文成功的关键,详情:我叫夏星,一个小酒馆的老板娘,就在刚刚,收到怨种闺蜜的求救消息,让我去警局保她没错!我的前男友李贺抓了她前男友抓了前女友的闺蜜,这很难不让人多想啊!但也不怪李贺,他的确该恨我,毕竟我是渣女,是骗子,是阻挡他大好前途的水泥板…

小说:有情人自不会分离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夏星

角色:夏星李贺

我叫夏星,一个小酒馆的老板娘,就在刚刚,收到怨种闺蜜的求救消息,让我去警局保她。没错!我的前男友李贺抓了她。前男友抓了前女友的闺蜜,这很难不让人多想啊!但也不怪李贺,他的确该恨我,毕竟我是渣女,是骗子,是阻挡他大好前途的水泥板。车在市公安局停下,我付钱下车,像回家一样自然地跟来往民警打招呼。都认识,老熟人,我和李贺订婚宴上,都见过

评论专区

盛唐风华:主角是土著?我想光凭这点就能劝退不少读者了,要是夜天子那样在偏远地区小打小闹倒也罢了,而本书是隋末啊,除非作者写的不是争霸,不然怎么看都觉得主角违和。

无限之蛇:超棒的好不好,三观不正,脑洞大开,人物、剧情、背景、文笔等等都很好,从一条蠢蛇到黑心主神,主角天赋弱鸡但并不真的菜。 老娘拿你当兄弟,你他妈的却想上我。。。。哈哈哈

生存世界的富一代:一些凶悍女主

有情人自不会分离

有情人自不会分离第1章  

我叫夏星,一个小酒馆的老板娘,就在刚刚,收到怨种闺蜜的求救消息,让我去警局保她。
没错!
我的前男友李贺抓了她。
前男友抓了前女友的闺蜜,这很难不让人多想啊!
但也不怪李贺,他的确该恨我,毕竟我是渣女,是骗子,是阻挡他大好前途的水泥板。
车在市公安局停下,我付钱下车,像回家一样自然地跟来往民警打招呼。
都认识,老熟人,我和李贺订婚宴上,都见过。
我不理会他们见鬼似的表情,笑着推开大厅的玻璃门,对着靠在前台写出警记录的男民警打招呼:张哥,好久不见。
他是老张,李贺实习期的带教老师,也是我们订婚时的证婚人。
tui!
很明显,他厌恶我,毫不留情面地吐了一口,又白了我一眼,那表情像是说:你还有脸踏进市公安局?
还好意思跟我打招呼?
要脸吗?
不要脸!
这个声音出现得很及时,是我闺蜜喊的。
化着浓妆穿着性感的她正跟一个男人在调解时对着叫嚣。
不出意外的话,估计是在酒吧被逮了。
张哥,调解室那个是我闺蜜,她犯什么事了?
我觍着脸凑上去问。
老张看都不看我,冷冰冰吐出一句:案件调查中无可奉告。
夏星。
他总算正眼瞧我,只不过语气不太好,带点阴阳怪气,你可真是中国好前任啊,都分手这么久了,还能厚着脸来求前任办事,你还嫌把李贺害得不够?
非要把李贺最后一点价值都压榨干?
这些话深深将我刺痛,跟以前一样,他们都认为我配不上李贺,是他的累赘,是阻挡他大好前途的水泥板。
李贺也用事实证明了,跟我分手,他会活得更好,现在都高升队长了。
我咽了口唾沫,继续笑脸相迎,我闺蜜明天还得去考科目三,你就帮我……李队。
门口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斜对面躬着腰,盯着电脑屏幕的那个脑袋抬了起来。
正好跟站在门口的我对视上。
是李贺!
他晒黑了,还是留着短寸头,还是那么板正,那么根正苗红的帅。
看到他的瞬间,我的心还是颤了下。
别问,问就是深爱过。
我强装镇定,抬手挥了挥,大方笑着跟他打招呼。
但他却视而不见,继续弯身看着电脑。
这么多年了,对他,我也习惯热脸贴冷屁股了,不理会身后张哥的阻拦,走过去凑上前跟他搭话:hi,李队,好久不见。
他眉头紧皱,身子往边上躲了躲。
是在嫌弃我吗……抱歉,酒味有点大。
我难堪地咬紧嘴唇,离他远了点,中间隔开了一个人的距离,我闺蜜被你们抓了,能不能问怎么回事,要是没大事的话……这个家属怎么回事!
他不等我说完,就不耐烦地打断,大声朝门口一排唠嗑的实习**喊去,你们几个干吗呢!
那群实习**吓得秒站直闭嘴。
一个会看眼色的齐耳短发女警秒懂什么意思,小心翼翼过来劝我去那边椅子坐着等待。
被人注视的我一阵脸红,尴尬跟着女民警去了等候区。
和一群家属坐一起,然后垂头抠着指甲。
很丢脸。
李贺那一声喊,打的是我的脸。
我瞬间就后悔了。
我就不该来,就该躲得远远的,明知道人家讨厌我,还出现,还来找他,怎么这么不识趣。
正想着,眼前被一片阴影笼罩住。
还没抬头,就听见李贺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他说:跟我出来。
和李贺面对面站在警局大院,他盯着我一阵沉默,让我好不自在。
我觉得求人办事不该等他开口,就先开口:又要麻烦你……五十万还不够吗?
他看着我的眼神是那样厌恶。
这让我鼻头一酸,喉咙哽住,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只能攥紧了垂在两侧的手。
五十万,我的确拿了,李贺他妈转给我的,打到我的银行卡里。
这是事实,没办法解释。
他冷哼一声,脸从始至终都是阴沉的,夏星,拿了钱就该安静点。
我不欠你了,别总来我面前晃荡。
说这话时,他一直盯着我,之前满是爱意的眸子里此刻全是冰碴。
很好地印证了那句话,从前有多爱,现在就有多恨。
我深吸了口气,努力不让自己眼眶湿润,强撑着笑说:是我唐突了。
李贺没接话,转身就走了。
走得那么决绝,头也不回,只留给我一个冷漠的背影。
要是以前,在上学那会儿,我可能会厚着脸皮扑过去抱住他,不依不饶地让他承认还爱我,可现在不行了,年纪大了,暖冰山这种事我干不动了。
心底一阵烦躁,从包里拿出打火机点燃了一根烟,还没抽上一口,就被夺走了。
不是说好不吸烟了吗?
我抬眼看了下站在面前的人,一时间就像是有人撑腰的小孩,不需要再装坚强,哽咽着喊了声:耗子。
见到前男友就这么伤心吗。
杜依灏张开臂膀揽住我,让我靠在他的肩膀上。

                       

小说:有情人自不会分离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夏星

角色:夏星李贺

我叫夏星,一个小酒馆的老板娘,就在刚刚,收到怨种闺蜜的求救消息,让我去警局保她。没错!我的前男友李贺抓了她。前男友抓了前女友的闺蜜,这很难不让人多想啊!但也不怪李贺,他的确该恨我,毕竟我是渣女,是骗子,是阻挡他大好前途的水泥板。车在市公安局停下,我付钱下车,像回家一样自然地跟来往民警打招呼。都认识,老熟人,我和李贺订婚宴上,都见过

评论专区

盛唐风华:主角是土著?我想光凭这点就能劝退不少读者了,要是夜天子那样在偏远地区小打小闹倒也罢了,而本书是隋末啊,除非作者写的不是争霸,不然怎么看都觉得主角违和。

无限之蛇:超棒的好不好,三观不正,脑洞大开,人物、剧情、背景、文笔等等都很好,从一条蠢蛇到黑心主神,主角天赋弱鸡但并不真的菜。 老娘拿你当兄弟,你他妈的却想上我。。。。哈哈哈

生存世界的富一代:一些凶悍女主

有情人自不会分离

有情人自不会分离第1章  

我叫夏星,一个小酒馆的老板娘,就在刚刚,收到怨种闺蜜的求救消息,让我去警局保她。
没错!
我的前男友李贺抓了她。
前男友抓了前女友的闺蜜,这很难不让人多想啊!
但也不怪李贺,他的确该恨我,毕竟我是渣女,是骗子,是阻挡他大好前途的水泥板。
车在市公安局停下,我付钱下车,像回家一样自然地跟来往民警打招呼。
都认识,老熟人,我和李贺订婚宴上,都见过。
我不理会他们见鬼似的表情,笑着推开大厅的玻璃门,对着靠在前台写出警记录的男民警打招呼:张哥,好久不见。
他是老张,李贺实习期的带教老师,也是我们订婚时的证婚人。
tui!
很明显,他厌恶我,毫不留情面地吐了一口,又白了我一眼,那表情像是说:你还有脸踏进市公安局?
还好意思跟我打招呼?
要脸吗?
不要脸!
这个声音出现得很及时,是我闺蜜喊的。
化着浓妆穿着性感的她正跟一个男人在调解时对着叫嚣。
不出意外的话,估计是在酒吧被逮了。
张哥,调解室那个是我闺蜜,她犯什么事了?
我觍着脸凑上去问。
老张看都不看我,冷冰冰吐出一句:案件调查中无可奉告。
夏星。
他总算正眼瞧我,只不过语气不太好,带点阴阳怪气,你可真是中国好前任啊,都分手这么久了,还能厚着脸来求前任办事,你还嫌把李贺害得不够?
非要把李贺最后一点价值都压榨干?
这些话深深将我刺痛,跟以前一样,他们都认为我配不上李贺,是他的累赘,是阻挡他大好前途的水泥板。
李贺也用事实证明了,跟我分手,他会活得更好,现在都高升队长了。
我咽了口唾沫,继续笑脸相迎,我闺蜜明天还得去考科目三,你就帮我……李队。
门口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斜对面躬着腰,盯着电脑屏幕的那个脑袋抬了起来。
正好跟站在门口的我对视上。
是李贺!
他晒黑了,还是留着短寸头,还是那么板正,那么根正苗红的帅。
看到他的瞬间,我的心还是颤了下。
别问,问就是深爱过。
我强装镇定,抬手挥了挥,大方笑着跟他打招呼。
但他却视而不见,继续弯身看着电脑。
这么多年了,对他,我也习惯热脸贴冷屁股了,不理会身后张哥的阻拦,走过去凑上前跟他搭话:hi,李队,好久不见。
他眉头紧皱,身子往边上躲了躲。
是在嫌弃我吗……抱歉,酒味有点大。
我难堪地咬紧嘴唇,离他远了点,中间隔开了一个人的距离,我闺蜜被你们抓了,能不能问怎么回事,要是没大事的话……这个家属怎么回事!
他不等我说完,就不耐烦地打断,大声朝门口一排唠嗑的实习**喊去,你们几个干吗呢!
那群实习**吓得秒站直闭嘴。
一个会看眼色的齐耳短发女警秒懂什么意思,小心翼翼过来劝我去那边椅子坐着等待。
被人注视的我一阵脸红,尴尬跟着女民警去了等候区。
和一群家属坐一起,然后垂头抠着指甲。
很丢脸。
李贺那一声喊,打的是我的脸。
我瞬间就后悔了。
我就不该来,就该躲得远远的,明知道人家讨厌我,还出现,还来找他,怎么这么不识趣。
正想着,眼前被一片阴影笼罩住。
还没抬头,就听见李贺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他说:跟我出来。
和李贺面对面站在警局大院,他盯着我一阵沉默,让我好不自在。
我觉得求人办事不该等他开口,就先开口:又要麻烦你……五十万还不够吗?
他看着我的眼神是那样厌恶。
这让我鼻头一酸,喉咙哽住,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只能攥紧了垂在两侧的手。
五十万,我的确拿了,李贺他妈转给我的,打到我的银行卡里。
这是事实,没办法解释。
他冷哼一声,脸从始至终都是阴沉的,夏星,拿了钱就该安静点。
我不欠你了,别总来我面前晃荡。
说这话时,他一直盯着我,之前满是爱意的眸子里此刻全是冰碴。
很好地印证了那句话,从前有多爱,现在就有多恨。
我深吸了口气,努力不让自己眼眶湿润,强撑着笑说:是我唐突了。
李贺没接话,转身就走了。
走得那么决绝,头也不回,只留给我一个冷漠的背影。
要是以前,在上学那会儿,我可能会厚着脸皮扑过去抱住他,不依不饶地让他承认还爱我,可现在不行了,年纪大了,暖冰山这种事我干不动了。
心底一阵烦躁,从包里拿出打火机点燃了一根烟,还没抽上一口,就被夺走了。
不是说好不吸烟了吗?
我抬眼看了下站在面前的人,一时间就像是有人撑腰的小孩,不需要再装坚强,哽咽着喊了声:耗子。
见到前男友就这么伤心吗。
杜依灏张开臂膀揽住我,让我靠在他的肩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