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狂少 )叶谦叶谦_《修真狂少 》完整版免费阅读

完整版奇幻玄幻小说《修真狂少 》,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叶谦叶谦,由作者“权掌天下”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玄幻小说《修真狂少 》推荐给大家,这本书的主角名为叶谦,是“权掌天下”大大的原创

小说:修真狂少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权掌天下

角色:叶谦叶谦

小说《修真狂少 》是由网文作者“权掌天下”所著。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痛—痛—痛!”叶谦躺在病床上,浑身上下撕裂般疼痛。不过比起身体的痛楚,头疼更甚,脑袋好像要炸开一般。脸色苍白如纸,额头冷汗直流。脑袋左右转动着,一股股莫名的信息如电流,在脑海中澎湃。“青璇,妈妈,不要走……”猛的,叶谦一个挺身,坐了起来,眼神浑噩,迷茫看向四周

评论专区

我命超硬,百无禁忌:赵大公子在此出没,立即走人……

席卷天下:开了这么大的金手指但是写的完全不爽

蜀山剑侠传:我们再多才能的赞誉都是低估 只有百年之后的读者体会还珠楼主到底有多伟大

修真狂少

第1章 豪门弃子

“痛—痛—痛!”
叶谦躺在病床上,浑身上下撕裂般疼痛。
不过比起身体的痛楚,头疼更甚,脑袋好像要炸开一般。
脸色苍白如纸,额头冷汗直流。
脑袋左右转动着,一股股莫名的信息如电流,在脑海中澎湃。
“青璇,妈妈,不要走……” 猛的,叶谦一个挺身,坐了起来,眼神浑噩,迷茫看向四周。
“这是哪里?
我是谁,我是叶浮沉,不,我是叶谦!”
极目眺望,叶谦发现自己周身的一切都变得不熟悉起来。
没有仙灵,没有仙府,没有百花仙子,没有一丝灵气,他看到的是四周白墙,嗅到是一股浓郁的消毒水的味道。
“这里是灵气好稀薄,难道,这里是传说中的人间界?”
叶谦反问自己。
缓缓闭上双目,按住渐缓疼痛的脑门。
十几个纪元的记忆加上人间重生的浑噩十八年,一张张片段被慢慢的连贯起来。
叶谦,字浮沉。
地仙界修真者,在地仙界有九界第一仙的美誉。
一身修为更是到了半步混元的恐怖境界。
可惜,半步混元始终不是混元大道,不死不灭。
“该死的血魔,居然敢在仙魔大战的时候偷袭我,我要是回去了,定不你干休!”
叶谦的记忆中,自己本在地仙界,经历量劫的仙魔大战。
自己领着仙界精英一路高歌奏凯,没曾想,一个大意,却落入了血魔的圈套。
仙界大军死伤惨重,也逼得自己兵解重生。
下意识的内视着自己现在的身体,叶谦猛的咳嗽了一阵。
“没想到凡人的肉身居然如此脆弱。
还好,还保留了一小部分神念。
看来,今生今世又需重新来过!”
感受着这具脆弱的身体,叶谦多少有些无奈。
细读着脑海中这十八年不清晰的记忆和片段,叶谦苍白的脸蛋微微泛起冷色。
“没想到我这未苏醒的十八年是这么度过的?”
叶谦万没想到自己在人间界的十八年居然过得如此凄惨。
重生的叶谦居然是一名豪门私生子,私生子也就算了,还是个天生智商不高,性格软弱的弃子。
更是被周边的同学称为叶傻子,受尽了白眼和欺负。
不过还好这一世有母亲和妹妹这两个对自己无微不至照顾的女人。
可是好景不长,就在两天前,该死的燕京叶家,那个恐怖的豪门世族来人,强行将自己生命中最亲近的两个女人夺走了,还将叶谦百般羞辱,打成重伤,送进了医院。
“哎—” 长叹了一声,叶谦道:“看来,真是应了老头子的那句话,我命中注定有此一劫。”
想想自己在人间界的悲惨遭遇,叶谦只能苦笑:“还真是浮生若梦,梦若浮生啊!”
踢踏、踢踏、踢踏 就在叶谦沉静在自己的记忆世界中的时候,病房外响起了一阵高跟鞋脚步声。
一个曼妙的身影走了进来。
来人是一名二十多岁的妙龄女子,穿着一身黑色的制服,带着黑色边框眼镜,长卷发飘在腰间,十分美貌。
女子走进病房,看到靠在病床上的叶谦先是一愣。
叶谦迷离的眼眸并未睁开,乌黑修长的睫毛耷拉在眼眶上。
女子心中叹息了一声:要不是那双痴呆的眼神,谦少爷长得还是挺好看的,可惜了。
“谦少爷,你醒啦?”
女子走到病床前,轻唤了一声。
叶谦猛的睁开双眸,一双本来浑噩的眸子绽放出一道耀眼的光芒。
女子大为惊异,盯着叶谦深邃的眸子,半响没说出话来。
“你是什么人?”
叶谦缓缓,语气不怒自威。
当惯了仙人的叶谦,就连说话都如此古井不波,没有半点涟漪。
不过叶谦的开口却深深的震撼到了一边的楚慕珊。
楚慕珊虽然和叶谦是第一次接触,但是整个叶家没有人不知道叶谦这个废物私生子的存在。
叶家以往的临海的线报楚慕珊也有看过,其中有对叶谦的描述。
多为智力低下,语言功能障碍,性格软弱,被人欺凌之类的话语。
可是叶谦刚一开口,配上那不怒自威的眼神,让楚慕珊感觉线报上描写的和眼前看到的完全不是一个人。
“你到底是什么人?”
见楚慕珊不开口,叶谦又一次发问。
楚慕珊忙回神,道:“谦少爷,我叫楚慕珊,我是叶家叶梦凡叶三爷的管家,这次专程前来临海,照顾谦少爷日后的生活起居,顺便处理叶家在临海的一切事物!”
叶谦嘴角忽然微微扬起。
叶梦凡这个名字他当然清楚,正是自己在人间界的便宜老爹。
不过在叶谦的印象中,他从小到大并没有见过叶梦凡几面。
唯一一次叶谦和叶梦凡见面还是叶谦六岁的时候。
叶谦的母亲应燕京叶家的命令带着自己和刚刚牙牙学语的妹妹北上叶家。
本以为是一次认祖归宗的大事,不过在叶家呆了三天,母子三人就被叶家扫地出门了。
因为那时候的叶谦被叶家强行做了一个智商测试,叶谦当年的智力水平算不得出类拔萃,甚至可以说是十分低下。
IQ测试的结果很明显,叶谦的智力只有40-50,远低于同龄人。
叶家在叶谦的印象当中是十分现实的家族,不是出类拔萃的叶家人,尤其还是个私生子,被扫地出门也不足为奇。
有这样的童年遭遇,叶谦一世觉醒,对于叶家并没有什么好感。
盯着楚慕珊,半响,叶谦开口道:“照顾我的生活起居?
不用了!”
楚慕珊惊愕的看着叶谦,她没想到叶谦居然会拒绝自己。
一向懦弱的谦少爷在楚慕珊的眼中应该是一个逆来顺受的人,怎么可能会拒绝自己?
这让楚慕珊想不通。
“谦少爷,您现在还在求学阶段,又没有什么经济能力。
老爷子说了,您的身上毕竟流淌着叶家的血脉,所以……” 叶谦眼眸一冷,无形之中神念展开,压得楚慕珊有些缓不过气,后面的话也不敢接上。
“叶家的血脉?”
叶谦嘲弄冷笑:“他何曾当我是叶家的血脉?
我不过就是一个被流放的弱智而已。”
顿声,叶谦继续道:“照顾我的生活?
楚小姐,你应该把话说的再明白一点。
你们叶家强行带走我的母亲和妹妹,把你留下来,应该不过是一场交易而已!
别说的那么大义凌然!”
楚慕珊不可思议的看着叶谦,她万没想到叶谦的分析和洞察能力居然如此厉害。
楚慕珊的脸色微微尴尬。
叶谦说的一点都不错,这就是一场交易。
一场叶家和叶谦母亲之间的交易。
叶谦之所以躺在病床上,也是因此而起。
就在昨日,叶家从燕京派人来到临海,打破了叶谦一家的平静生活。
叶家的目标其实不是叶谦的母亲,而是叶谦的妹妹叶青璇。
叶青璇天生貌美,可以说长大之后绝对是倾城倾国的美人,而且她的智商绝对的高。
当年叶家就有心将叶青璇留在叶家,只可惜,被三岁的叶青璇拒绝了。
叶青璇的理由很简单,哥哥在哪,我就在哪。
叶家无奈,只能将叶青璇一同流放临海。
时过境迁,十几年过去了,叶青璇越发出落成了一个大美人,叶家的心思再次活泛了起来。
想要用叶青璇这个家族私生女做一场家族联姻。
按理说,叶青璇此刻也才十五岁的年纪,还不到结婚的年龄。
不过豪门世家大抵如此,家族联姻这种事情,都会提前做好准备。
所以,昨日,叶家派人来到临海,强行掳走了叶青璇母女。
叶谦是拼命的反抗,却最终却双拳难敌四手,被叶家人打得遍体鳞伤,送进了医院。
之后的事情,叶谦不用想也猜得到。
自己的母亲定然不放心自己一个人在临海生活,所以和叶家做了这样一笔交易,让楚慕珊来照顾自己的生活起居。
被叶谦一语揭穿,楚慕珊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心道:看来传闻都是假的,这个谦少爷聪明得紧,哪里是什么弱智啊!
“既然谦少爷都已经了解了整个事情,那我再说什么也是多余。”
说完,楚慕珊从身上掏出一份文件,放在叶谦的病床案头。
然后又掏出一张金卡,摆在上面。
“这里是一张五百万的银行卡,还有一份法律文件,老爷子吩咐了,只要谦少爷签下这份文件,这张银行卡就是您的了。
这里面的钱可以够谦少爷在临海娶妻生子,逍遥快活的活一辈子!”
“法律文件?”
叶谦动也没动,眼神眯起。
“是的,说是一份法律文件,其实也是一份公证书。
上面的内容很简单,只要谦少爷自愿承认和你的母亲以及妹妹断绝母子关系以及兄妹关系即可!”
叶谦听到这里,眼神一变,灵眸中泛起杀意。
如果这里是地仙界,叶谦还是当年那个九界第一仙人的话,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将眼前这个女人轰成碎片的。
“滚!”
叶谦只是低沉的从口中吐出一个字来,苍白的脸色很吓人。
楚慕珊一惊,她没想到叶谦居然会让自己滚,一时间楚慕珊有些愕然。
眼前的这个谦少爷不但会拒绝,而且小小年纪,气势绝非常人可比拟。
“谦少爷,这里可是五百万的巨款,您当真不再考虑一下!”
叶谦眯起眼睛,道:“我说滚,你没听到吗?”
“谦少爷…” 本来还想说什么的楚慕珊却被叶谦下一个举动给吓到了。
就见叶谦大手高举,带着输液针头的手掌猛的落在病床床头的文件上。
轰隆 一声巨大的响声过后,楚慕珊就看到那张银行金卡被拍成了粉碎,同样粉碎的,还有那份断绝母子兄妹关系的文件。
白纸黑字一下子变成了浮云。
同样叶谦的手臂青筋直冒,输液针头被拔出,鲜血直流,染红了碎落的文件。
“谦少爷,您……” 叶谦面无表情,但那气势和震撼的一巴掌却好像吃人的老虎一样在楚慕珊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楚小姐,回去告诉叶流云,今日之辱,他日我叶谦定当亲临叶家讨回。”
顿了顿声,叶谦继续道:“还有叶凡和叶磊两个混账,我知道,昨天就是他们带人来的我家,你告诉他们,他们的一条手臂我要了!”
楚慕珊不可置信的看着叶谦,似乎感觉自己出现幻觉了。
天啦,刚刚谦少爷说什么,他居然敢直呼老爷子的名讳,还,还威胁凡少爷和磊少爷,我听错了,一定是我听错了。
坐在病床上,叶谦紧紧握拳,鲜血一滴一滴从叶谦的手上流淌,染红一片,一想起自己的母亲和妹妹,心中不由一丝愤怒。
“青璇今年才十五岁,就算是联姻恐怕这件事情三年之内也不能成行。
三年,哼,根本就无需三年。
燕京叶家,你们给本座等着,等本座神功大成,一定亲临燕京,找你们讨回这笔账!”

                       

小说:修真狂少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权掌天下

角色:叶谦叶谦

小说《修真狂少 》是由网文作者“权掌天下”所著。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痛—痛—痛!”叶谦躺在病床上,浑身上下撕裂般疼痛。不过比起身体的痛楚,头疼更甚,脑袋好像要炸开一般。脸色苍白如纸,额头冷汗直流。脑袋左右转动着,一股股莫名的信息如电流,在脑海中澎湃。“青璇,妈妈,不要走……”猛的,叶谦一个挺身,坐了起来,眼神浑噩,迷茫看向四周

评论专区

我命超硬,百无禁忌:赵大公子在此出没,立即走人……

席卷天下:开了这么大的金手指但是写的完全不爽

蜀山剑侠传:我们再多才能的赞誉都是低估 只有百年之后的读者体会还珠楼主到底有多伟大

修真狂少

第1章 豪门弃子

“痛—痛—痛!”
叶谦躺在病床上,浑身上下撕裂般疼痛。
不过比起身体的痛楚,头疼更甚,脑袋好像要炸开一般。
脸色苍白如纸,额头冷汗直流。
脑袋左右转动着,一股股莫名的信息如电流,在脑海中澎湃。
“青璇,妈妈,不要走……” 猛的,叶谦一个挺身,坐了起来,眼神浑噩,迷茫看向四周。
“这是哪里?
我是谁,我是叶浮沉,不,我是叶谦!”
极目眺望,叶谦发现自己周身的一切都变得不熟悉起来。
没有仙灵,没有仙府,没有百花仙子,没有一丝灵气,他看到的是四周白墙,嗅到是一股浓郁的消毒水的味道。
“这里是灵气好稀薄,难道,这里是传说中的人间界?”
叶谦反问自己。
缓缓闭上双目,按住渐缓疼痛的脑门。
十几个纪元的记忆加上人间重生的浑噩十八年,一张张片段被慢慢的连贯起来。
叶谦,字浮沉。
地仙界修真者,在地仙界有九界第一仙的美誉。
一身修为更是到了半步混元的恐怖境界。
可惜,半步混元始终不是混元大道,不死不灭。
“该死的血魔,居然敢在仙魔大战的时候偷袭我,我要是回去了,定不你干休!”
叶谦的记忆中,自己本在地仙界,经历量劫的仙魔大战。
自己领着仙界精英一路高歌奏凯,没曾想,一个大意,却落入了血魔的圈套。
仙界大军死伤惨重,也逼得自己兵解重生。
下意识的内视着自己现在的身体,叶谦猛的咳嗽了一阵。
“没想到凡人的肉身居然如此脆弱。
还好,还保留了一小部分神念。
看来,今生今世又需重新来过!”
感受着这具脆弱的身体,叶谦多少有些无奈。
细读着脑海中这十八年不清晰的记忆和片段,叶谦苍白的脸蛋微微泛起冷色。
“没想到我这未苏醒的十八年是这么度过的?”
叶谦万没想到自己在人间界的十八年居然过得如此凄惨。
重生的叶谦居然是一名豪门私生子,私生子也就算了,还是个天生智商不高,性格软弱的弃子。
更是被周边的同学称为叶傻子,受尽了白眼和欺负。
不过还好这一世有母亲和妹妹这两个对自己无微不至照顾的女人。
可是好景不长,就在两天前,该死的燕京叶家,那个恐怖的豪门世族来人,强行将自己生命中最亲近的两个女人夺走了,还将叶谦百般羞辱,打成重伤,送进了医院。
“哎—” 长叹了一声,叶谦道:“看来,真是应了老头子的那句话,我命中注定有此一劫。”
想想自己在人间界的悲惨遭遇,叶谦只能苦笑:“还真是浮生若梦,梦若浮生啊!”
踢踏、踢踏、踢踏 就在叶谦沉静在自己的记忆世界中的时候,病房外响起了一阵高跟鞋脚步声。
一个曼妙的身影走了进来。
来人是一名二十多岁的妙龄女子,穿着一身黑色的制服,带着黑色边框眼镜,长卷发飘在腰间,十分美貌。
女子走进病房,看到靠在病床上的叶谦先是一愣。
叶谦迷离的眼眸并未睁开,乌黑修长的睫毛耷拉在眼眶上。
女子心中叹息了一声:要不是那双痴呆的眼神,谦少爷长得还是挺好看的,可惜了。
“谦少爷,你醒啦?”
女子走到病床前,轻唤了一声。
叶谦猛的睁开双眸,一双本来浑噩的眸子绽放出一道耀眼的光芒。
女子大为惊异,盯着叶谦深邃的眸子,半响没说出话来。
“你是什么人?”
叶谦缓缓,语气不怒自威。
当惯了仙人的叶谦,就连说话都如此古井不波,没有半点涟漪。
不过叶谦的开口却深深的震撼到了一边的楚慕珊。
楚慕珊虽然和叶谦是第一次接触,但是整个叶家没有人不知道叶谦这个废物私生子的存在。
叶家以往的临海的线报楚慕珊也有看过,其中有对叶谦的描述。
多为智力低下,语言功能障碍,性格软弱,被人欺凌之类的话语。
可是叶谦刚一开口,配上那不怒自威的眼神,让楚慕珊感觉线报上描写的和眼前看到的完全不是一个人。
“你到底是什么人?”
见楚慕珊不开口,叶谦又一次发问。
楚慕珊忙回神,道:“谦少爷,我叫楚慕珊,我是叶家叶梦凡叶三爷的管家,这次专程前来临海,照顾谦少爷日后的生活起居,顺便处理叶家在临海的一切事物!”
叶谦嘴角忽然微微扬起。
叶梦凡这个名字他当然清楚,正是自己在人间界的便宜老爹。
不过在叶谦的印象中,他从小到大并没有见过叶梦凡几面。
唯一一次叶谦和叶梦凡见面还是叶谦六岁的时候。
叶谦的母亲应燕京叶家的命令带着自己和刚刚牙牙学语的妹妹北上叶家。
本以为是一次认祖归宗的大事,不过在叶家呆了三天,母子三人就被叶家扫地出门了。
因为那时候的叶谦被叶家强行做了一个智商测试,叶谦当年的智力水平算不得出类拔萃,甚至可以说是十分低下。
IQ测试的结果很明显,叶谦的智力只有40-50,远低于同龄人。
叶家在叶谦的印象当中是十分现实的家族,不是出类拔萃的叶家人,尤其还是个私生子,被扫地出门也不足为奇。
有这样的童年遭遇,叶谦一世觉醒,对于叶家并没有什么好感。
盯着楚慕珊,半响,叶谦开口道:“照顾我的生活起居?
不用了!”
楚慕珊惊愕的看着叶谦,她没想到叶谦居然会拒绝自己。
一向懦弱的谦少爷在楚慕珊的眼中应该是一个逆来顺受的人,怎么可能会拒绝自己?
这让楚慕珊想不通。
“谦少爷,您现在还在求学阶段,又没有什么经济能力。
老爷子说了,您的身上毕竟流淌着叶家的血脉,所以……” 叶谦眼眸一冷,无形之中神念展开,压得楚慕珊有些缓不过气,后面的话也不敢接上。
“叶家的血脉?”
叶谦嘲弄冷笑:“他何曾当我是叶家的血脉?
我不过就是一个被流放的弱智而已。”
顿声,叶谦继续道:“照顾我的生活?
楚小姐,你应该把话说的再明白一点。
你们叶家强行带走我的母亲和妹妹,把你留下来,应该不过是一场交易而已!
别说的那么大义凌然!”
楚慕珊不可思议的看着叶谦,她万没想到叶谦的分析和洞察能力居然如此厉害。
楚慕珊的脸色微微尴尬。
叶谦说的一点都不错,这就是一场交易。
一场叶家和叶谦母亲之间的交易。
叶谦之所以躺在病床上,也是因此而起。
就在昨日,叶家从燕京派人来到临海,打破了叶谦一家的平静生活。
叶家的目标其实不是叶谦的母亲,而是叶谦的妹妹叶青璇。
叶青璇天生貌美,可以说长大之后绝对是倾城倾国的美人,而且她的智商绝对的高。
当年叶家就有心将叶青璇留在叶家,只可惜,被三岁的叶青璇拒绝了。
叶青璇的理由很简单,哥哥在哪,我就在哪。
叶家无奈,只能将叶青璇一同流放临海。
时过境迁,十几年过去了,叶青璇越发出落成了一个大美人,叶家的心思再次活泛了起来。
想要用叶青璇这个家族私生女做一场家族联姻。
按理说,叶青璇此刻也才十五岁的年纪,还不到结婚的年龄。
不过豪门世家大抵如此,家族联姻这种事情,都会提前做好准备。
所以,昨日,叶家派人来到临海,强行掳走了叶青璇母女。
叶谦是拼命的反抗,却最终却双拳难敌四手,被叶家人打得遍体鳞伤,送进了医院。
之后的事情,叶谦不用想也猜得到。
自己的母亲定然不放心自己一个人在临海生活,所以和叶家做了这样一笔交易,让楚慕珊来照顾自己的生活起居。
被叶谦一语揭穿,楚慕珊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心道:看来传闻都是假的,这个谦少爷聪明得紧,哪里是什么弱智啊!
“既然谦少爷都已经了解了整个事情,那我再说什么也是多余。”
说完,楚慕珊从身上掏出一份文件,放在叶谦的病床案头。
然后又掏出一张金卡,摆在上面。
“这里是一张五百万的银行卡,还有一份法律文件,老爷子吩咐了,只要谦少爷签下这份文件,这张银行卡就是您的了。
这里面的钱可以够谦少爷在临海娶妻生子,逍遥快活的活一辈子!”
“法律文件?”
叶谦动也没动,眼神眯起。
“是的,说是一份法律文件,其实也是一份公证书。
上面的内容很简单,只要谦少爷自愿承认和你的母亲以及妹妹断绝母子关系以及兄妹关系即可!”
叶谦听到这里,眼神一变,灵眸中泛起杀意。
如果这里是地仙界,叶谦还是当年那个九界第一仙人的话,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将眼前这个女人轰成碎片的。
“滚!”
叶谦只是低沉的从口中吐出一个字来,苍白的脸色很吓人。
楚慕珊一惊,她没想到叶谦居然会让自己滚,一时间楚慕珊有些愕然。
眼前的这个谦少爷不但会拒绝,而且小小年纪,气势绝非常人可比拟。
“谦少爷,这里可是五百万的巨款,您当真不再考虑一下!”
叶谦眯起眼睛,道:“我说滚,你没听到吗?”
“谦少爷…” 本来还想说什么的楚慕珊却被叶谦下一个举动给吓到了。
就见叶谦大手高举,带着输液针头的手掌猛的落在病床床头的文件上。
轰隆 一声巨大的响声过后,楚慕珊就看到那张银行金卡被拍成了粉碎,同样粉碎的,还有那份断绝母子兄妹关系的文件。
白纸黑字一下子变成了浮云。
同样叶谦的手臂青筋直冒,输液针头被拔出,鲜血直流,染红了碎落的文件。
“谦少爷,您……” 叶谦面无表情,但那气势和震撼的一巴掌却好像吃人的老虎一样在楚慕珊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楚小姐,回去告诉叶流云,今日之辱,他日我叶谦定当亲临叶家讨回。”
顿了顿声,叶谦继续道:“还有叶凡和叶磊两个混账,我知道,昨天就是他们带人来的我家,你告诉他们,他们的一条手臂我要了!”
楚慕珊不可置信的看着叶谦,似乎感觉自己出现幻觉了。
天啦,刚刚谦少爷说什么,他居然敢直呼老爷子的名讳,还,还威胁凡少爷和磊少爷,我听错了,一定是我听错了。
坐在病床上,叶谦紧紧握拳,鲜血一滴一滴从叶谦的手上流淌,染红一片,一想起自己的母亲和妹妹,心中不由一丝愤怒。
“青璇今年才十五岁,就算是联姻恐怕这件事情三年之内也不能成行。
三年,哼,根本就无需三年。
燕京叶家,你们给本座等着,等本座神功大成,一定亲临燕京,找你们讨回这笔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