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稚语韩征明小说(韩征明沈稚语)_《沈稚语韩征明小说》全本阅读

主角是韩征明沈稚语的精选现代言情小说《沈稚语韩征明小说》,小说作者是“沈稚语”,书中精彩内容是:“不好了,稚语小姐拖行李离家出走了!管家急急忙忙跑来汇报“没事,她过两天就会回来了”没几天她真的回来了…多次之后,“稚语小姐,又拖行李走了!”管家略显淡定地说“走便走,她就喜欢玩这样的游戏’ 最后:“稚语小姐她,…… 管家欲言而止…

小说:沈稚语韩征明小说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沈稚语

角色:韩征明沈稚语

“不好了,稚语小姐拖行李离家出走了!管家急急忙忙跑来汇报。“没事,她过两天就会回来了”没几天她真的回来了…多次之后,“稚语小姐,又拖行李走了!”管家略显淡定地说。“走便走,她就喜欢玩这样的游戏。’最后:“稚语小姐她,……管家欲言而止。这次好像真的不回来了….“给我全城搜寻!”韩少爷压抑着怒气,心里犹如丢了心尖肉般痛苦……沈稚语拖着行李箱,从韩家别墅搬出来的那天,半个圈子里的纨绔们都来看她笑话

评论专区

泰坦穹苍下:有点年代的书,当时还不错。现在的话,就有不少瑕疵。开篇用了过多的倒叙,等同于剧透大结局,然后你就会产生一种错觉,看了开头就知道结局,一点悬念都没有,然后就找不到看下去的动力……

这个女剑圣也是我老婆:多线结局,真的挺不错

伊利达雷魔影:对年代的不熟和不问世事,然后开开心心的体验田园生活,接着被杀的跟狗一样又想起游戏的剧情背景了?看评论后面还有更矫情的,这设定写法真是文青的可怕

沈稚语韩征明小说

沈稚语韩征明小说第1章  

“不好了,稚语小姐拖行李离家出走了!管家急急忙忙跑来汇报。
“没事,她过两天就会回来了”没几天她真的回来了…多次之后,“稚语小姐,又拖行李走了!”管家略显淡定地说。
“走便走,她就喜欢玩这样的游戏。
’ 最后:“稚语小姐她,…… 管家欲言而止。
这次好像真的不回来了….“给我全城搜寻!”韩少爷压抑着怒气,心里犹如丢了心尖肉般痛苦…… 沈稚语拖着行李箱,从韩家别墅搬出来的那天,半个圈子里的纨绔们都来看她笑话。
——这么多年,她一心一意痴迷着韩征明,早已成为这个圈子里笑柄。
她磕磕绊绊地拎着箱子,站在别墅门口三层高的大理石台阶上,冷冷地看着刚停进院的几台跑车。
跑车前,许明朗正倚在车头处,抱着手臂,满脸幸灾乐祸。
从沈稚语追韩征明,搬进韩家的第一天起,许明朗以及整个“二代”圈的人都看她不顺眼。
这不,这帮纨绔们一从管家那里得知,沈稚语收拾东西准备搬出去住时——他们就立刻放下手里的活儿,专程来看她是怎么灰头土脸的滚出韩家的。
不过,沈稚语也不算灰头土脸,她的长相在这儿。
就算现在是情场落魄,那她也是个落魄的美人。
沈稚语叫的专车还没来,她穿着一件米白色的风衣立在门口。
腰身纤细,气质出众。
她站着的位置,正好跟许明朗站成面对面。
他扫了眼她的行李箱,出口便是讽刺,似乎对沈稚语的这招见惯不惯。
许明朗懒洋洋地对着沈稚语,漫不经心:“又玩这招?”
他讥笑的话,丝毫不差地落入沈稚语的耳朵里。
在所有人眼里,沈稚语是那种好不容易攀上韩家高枝,怎么会轻易放弃?
沈稚语不想失恋了还叫人看笑话,深吸了一口气。
确实!
她以前经常用离家出走来威胁韩征明,威胁他给她地位,给她名分,给她爱。
“狼来了”的故事演多了,自然没人相信她这次真铁了心要走。
懒得多费口舌解释,兀自垂眉看院子里自己养的那几盆名贵花。
不知道她走之后,韩征明会不会好好照顾她的花。
想必他也不会多关注这些,这些年她对于韩征明而言,一直是可有可无。
想着想着,觉得心酸。
饶是她考虑了三个多月,可真到离开的这天,还是很不舍。
不过,不舍里已经不再参杂过多的爱。
她是真的累了。
手机显示专车还有三公里才到达,于是沈稚语目不斜视地靠在行李箱上继续等着。
她一直不说话,许明朗觉得不大对劲,却又觉得沈稚语本就窝囊,一向好欺负的很。
在外人眼里,沈稚语喜欢韩征明,为了留在韩家,没皮没脸,八年如一日的忍着。
许明朗眼神盯着她,说话更加难听。
见她身后空落落,只有一个箱子,讽刺道:“你好歹也是韩家的未婚妻,怎么离家出走,管家也不派车送送你。”
沈稚语皱了皱眉头。
她很想知道自己以前是有多倒贴韩征明,惹得这群富二代们这般烦她,所以才在今天她都打算离开了,可许明朗的嘴也一点都不饶过她。
她皱眉的样子,许明朗看在眼里。
装作一副稀奇的样子,惊讶道:“韩家不会连叫辆车的面子,都不给你吧!”
众人一阵哄笑!
他是故意这么说的,韩征明最近一年常驻国外,偶尔回来,家里的一应事务都是由韩母负责。
而韩母素来不喜欢沈稚语,以前韩老爷子在时,她还有所收敛。
自从年稚语,韩老爷子搬去南山市疗养院后,韩母待沈稚语变得十分刻薄。
沈稚语没有被他的话刺激到半分半毫,精致出众的脸上满是淡然。
她望着许明朗那张得意的脸,嘴角噙着冷笑:“许明月身体不好。”
“你说话的时候积点口德,小心报应错人。”
许明月是许明朗的妹妹,是他的掌心宝贝。
这话是许明朗的死穴,谁戳他就灭谁的那种,沈稚语以前想融入这个圈子,跟他们搞好关系,所以从来不说重话。
别人对她明嘲暗讽,她大概只会咬着牙忍,一句话不说,倔强地假装什么都不放在心里。
从未像今天这般,出言犀利,话里藏刀。
现在都要离开韩家了,她还怕谁呢?
那些因为常年隐忍而变得激烈的内心想法,在这一瞬间全部释放出来。
沈稚语笑的清淡:“就算你们想把许明月往韩征明的床上送——”“她也有这个命才行。”
许明月自幼身体不好,常年需要静养。
许明朗大概是想不到沈稚语居然敢说这种话,表情愣了一下,随后阴沉的脸上凝聚可怕的怒火。
他三两步的跨到台阶上,攥着沈稚语的风衣,将单薄的人拉近。
他们这群人素来自命不凡,大概从来就没有尊重过沈稚语——所以当许明朗气势汹汹上来准备打她的时候,才会没有人拦着他,包括在一旁站着的管家。
沈稚语很快偏头,但没能躲过去那巴掌。
“沈稚语,你可真把自己当根葱,要不是你死皮赖脸赖在韩家,明哥会有家不回?”
确实,韩征明已经快半年没有回国了。
如果追究更深层次的原因,或许是因为她,他才不愿意回来。
许明朗个子高,气势足。
那一巴掌打的狠,沈稚语很疼,心里却在想哪怕韩征明多给她一丝尊重,今天他都不会敢打她。
沈稚语没有哭,她偏过头对着许明朗一字一句道:“这巴掌——我会记住。”
许明朗的眉眼眯了眯,语气更加不屑:“离开韩家,你什么都不是。”
“你记住又能怎样?”
说罢,继续挑衅道:“有本事你搬出去,就别再搬回来!”
沈稚语的手心攥的紧紧,平滑的指甲深深地陷进掌心的皮肉里,刺激的她越发清醒。
她知道,她现在动不了任何人。
就像她清楚明白的知道,韩征明不爱她一样。
韩征明不爱她,所以离开了韩家,她就等于一无所有。
他们这群人认定她是条狗,哪怕赖在韩家摇乞摆尾,她也舍不得走。
许明朗的这巴掌像是打醒了她,也将她心底里那点不舍,一挥而散。
专车司机来的及时,沈稚语接了电话后,指引他把车往里面开。
走时,她没有回头望一眼这个她住了八年的地方,走的很决绝。
管家见她离开后,立刻进屋跟韩母报告:“稚语小姐走了。”
韩母悠悠地翻着时尚杂志道:“走便走了。”
管家有点愁虑:“可是少爷最近要回国,到时候他见不着沈稚语……”韩母并不是很在乎这件事,打断他:“放心,她会回来的。”
语气颇为厌恶:“她已经忍了八年,岂会说走就走。”
——上了专车,司机问她地址准不准确。
问了两声却没人回应,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只见后排的乘客满脸泪痕。
车开得平稳,很快到了她租住的公寓。
离开韩征明,不是沈稚语一时兴起的决定,她考虑了三个月,最后决定结束这段长达八年的爱恋。
她的前小半辈子,眼睛心里里除了韩征明,再也没装过谁。
做出这个决定,像是给她的前半辈子画上一个句号。
公寓是事先打扫好的,一室一厅,45平。
家电齐全,很干净。
她放下行李,先去给自己弄了口吃的。
一碗清水面,她一边吃面,一边拆装电话卡。
她办了一个新的手机号,打算跟过往断的彻底些。
电话卡一装上,她先打了个电话给稚语昌明。
“爸。”
稚语昌明接到女儿来电,声音愉悦:“稚语。”
这声稚语差点把沈稚语听得哭出声,她清了清喉咙。
“稚语,这是谁的手机呀?”
见不是女儿的手机号,稚语昌明忍不住关心。
沈稚语随便找了个理由:“之前那个手机被偷了,正好我朋友有个不用的号码,我就拿来先用着。”
稚语昌明放心,开始询问沈稚语的近况:“最近过得怎么样?
身体好不好?”
“都很好。”
问完近况,稚语父开始操心起她的终身大事:“跟征明关系怎么样?
你们两什么时候结婚呀?”
结婚?
结婚?
是呀,她都陪了韩征明八年,是该结婚。
可韩征明从未跟她提过结婚的事情。
稚语昌明见她不说话,语气不太好:“他们家是不是想反悔?”
想起旧事来,稚语父颇有些气愤:“你是他家老爷子亲定的韩征明未婚妻。”
这些年,稚语父一直对韩征明不太满意,时常说要来N市找韩征明谈谈。
可韩征明是个大忙人,不要说稚语父,就连沈稚语也时常见不到他。
沈稚语怕两人谈出事儿,也怕自己在韩家不受人待见的处境让稚语父心疼,于是每次都说韩征明对她很好,韩家对她很好。
在这头忍了忍,还是没把她离开韩家的事情说出来。
八年前她决意住进韩家时,已经让稚语父很忧心,加上这些年韩征明从来没有对他俩的感情做出回应,稚语父多次要来看看,都被沈稚语阻止。
如果沈稚语要是这个时候说她离开韩家了,恐怕稚语父会连夜坐飞机赶过来。
“韩征明对我很好,我们感情也很好,结婚应该快了,等他回国我就找他问问。”
沈稚语心里绞着痛说出这些话。
稚语昌明这才平息不满:“这才对嘛,两家人早就该谈谈!”
沈稚语在这边应声,稚语昌明大概是听到说要谈结婚的事情高兴,忍不住道:“等韩征明回国,你把他带回家,家里许多亲戚还没见过他。”
沈稚语家境普通,稚语父是当地农副产品经销商会的会长,往上一代数,稚语家也是个普普通通的农民。
要说稚语家和韩家的缘分,更是奇特。
韩家老爷子年轻时是个户外探险爱好者,有次去西部某深山探险时受伤,被困在山里。
稚语家老爷子进山时发现这群被困的探险队,他先是把伤势严重的韩老爷子救出来,背到县城的医院,后来又喊当地人去救探险队出去。
幸亏稚语老爷子年轻时体力好,二十多公里的山路,背着比他还要重的韩老爷子,一口气跑到了县城。
腿伤得到及时医治,韩老爷子保住了腿,自然对自己的救命恩人万般感谢。
本来两家商定,在儿子辈定下亲,只不过那一辈两家都得了一个男丁,于是就把亲事儿定在孙子辈。
这便是沈稚语和韩征明。
沈稚语从小就知道这个娃娃亲,十八岁那年,沈稚语从西部边陲小镇来到沿海的省城读书,韩老爷子高兴的很,于是让她住进韩家,和韩征明培养感情。
沈稚语记得第一次见韩征明时,他正在楼上弹琴,悦耳的琴音传到楼下,敲在沈稚语的的心里,女孩脸红遍了,但心里很甜。
之后韩征明从楼上下来,沈稚语坐在楼下的沙发上。
那是成年之后,两人第一次见面。
只一眼,沈稚语就陷进去了。
长大后,沈稚语回想。
这么多年韩征明的眼眸里,始终保持着冷静,感情也如同第一眼见她时,那般平淡。
跟稚语父打完电话后,她正准备把不用的旧手机卡拔掉,却在这时进来一个电话。
她扫了一眼,心头一滞,眼神就再也移不开——是韩征明的。
沈稚语盯着电话,心里扑通扑通地跳。
一年前,韩征明去欧洲开拓海外市场,期间只回来过两三次。
距离上一次接到他的电话,已经过去一个多星期。
韩征明工作繁忙,常年坐飞机,手机经常由助理保管,沈稚语打电话时也经常找不到他。
时间长了,韩征明的助理们对她颇有微词,时常故意不接她的电话。
以前沈稚语被他的助理们戏弄时,还会生气,隔着电话质问。
后来渐渐习惯了,但外面还有不少传闻说,沈稚语平时缠人紧,脾气又大,韩征明这才不愿意回国。
沈稚语由着电话响着,吃光了碗里最后一口面。

                       

小说:沈稚语韩征明小说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沈稚语

角色:韩征明沈稚语

“不好了,稚语小姐拖行李离家出走了!管家急急忙忙跑来汇报。“没事,她过两天就会回来了”没几天她真的回来了…多次之后,“稚语小姐,又拖行李走了!”管家略显淡定地说。“走便走,她就喜欢玩这样的游戏。’最后:“稚语小姐她,……管家欲言而止。这次好像真的不回来了….“给我全城搜寻!”韩少爷压抑着怒气,心里犹如丢了心尖肉般痛苦……沈稚语拖着行李箱,从韩家别墅搬出来的那天,半个圈子里的纨绔们都来看她笑话

评论专区

泰坦穹苍下:有点年代的书,当时还不错。现在的话,就有不少瑕疵。开篇用了过多的倒叙,等同于剧透大结局,然后你就会产生一种错觉,看了开头就知道结局,一点悬念都没有,然后就找不到看下去的动力……

这个女剑圣也是我老婆:多线结局,真的挺不错

伊利达雷魔影:对年代的不熟和不问世事,然后开开心心的体验田园生活,接着被杀的跟狗一样又想起游戏的剧情背景了?看评论后面还有更矫情的,这设定写法真是文青的可怕

沈稚语韩征明小说

沈稚语韩征明小说第1章  

“不好了,稚语小姐拖行李离家出走了!管家急急忙忙跑来汇报。
“没事,她过两天就会回来了”没几天她真的回来了…多次之后,“稚语小姐,又拖行李走了!”管家略显淡定地说。
“走便走,她就喜欢玩这样的游戏。
’ 最后:“稚语小姐她,…… 管家欲言而止。
这次好像真的不回来了….“给我全城搜寻!”韩少爷压抑着怒气,心里犹如丢了心尖肉般痛苦…… 沈稚语拖着行李箱,从韩家别墅搬出来的那天,半个圈子里的纨绔们都来看她笑话。
——这么多年,她一心一意痴迷着韩征明,早已成为这个圈子里笑柄。
她磕磕绊绊地拎着箱子,站在别墅门口三层高的大理石台阶上,冷冷地看着刚停进院的几台跑车。
跑车前,许明朗正倚在车头处,抱着手臂,满脸幸灾乐祸。
从沈稚语追韩征明,搬进韩家的第一天起,许明朗以及整个“二代”圈的人都看她不顺眼。
这不,这帮纨绔们一从管家那里得知,沈稚语收拾东西准备搬出去住时——他们就立刻放下手里的活儿,专程来看她是怎么灰头土脸的滚出韩家的。
不过,沈稚语也不算灰头土脸,她的长相在这儿。
就算现在是情场落魄,那她也是个落魄的美人。
沈稚语叫的专车还没来,她穿着一件米白色的风衣立在门口。
腰身纤细,气质出众。
她站着的位置,正好跟许明朗站成面对面。
他扫了眼她的行李箱,出口便是讽刺,似乎对沈稚语的这招见惯不惯。
许明朗懒洋洋地对着沈稚语,漫不经心:“又玩这招?”
他讥笑的话,丝毫不差地落入沈稚语的耳朵里。
在所有人眼里,沈稚语是那种好不容易攀上韩家高枝,怎么会轻易放弃?
沈稚语不想失恋了还叫人看笑话,深吸了一口气。
确实!
她以前经常用离家出走来威胁韩征明,威胁他给她地位,给她名分,给她爱。
“狼来了”的故事演多了,自然没人相信她这次真铁了心要走。
懒得多费口舌解释,兀自垂眉看院子里自己养的那几盆名贵花。
不知道她走之后,韩征明会不会好好照顾她的花。
想必他也不会多关注这些,这些年她对于韩征明而言,一直是可有可无。
想着想着,觉得心酸。
饶是她考虑了三个多月,可真到离开的这天,还是很不舍。
不过,不舍里已经不再参杂过多的爱。
她是真的累了。
手机显示专车还有三公里才到达,于是沈稚语目不斜视地靠在行李箱上继续等着。
她一直不说话,许明朗觉得不大对劲,却又觉得沈稚语本就窝囊,一向好欺负的很。
在外人眼里,沈稚语喜欢韩征明,为了留在韩家,没皮没脸,八年如一日的忍着。
许明朗眼神盯着她,说话更加难听。
见她身后空落落,只有一个箱子,讽刺道:“你好歹也是韩家的未婚妻,怎么离家出走,管家也不派车送送你。”
沈稚语皱了皱眉头。
她很想知道自己以前是有多倒贴韩征明,惹得这群富二代们这般烦她,所以才在今天她都打算离开了,可许明朗的嘴也一点都不饶过她。
她皱眉的样子,许明朗看在眼里。
装作一副稀奇的样子,惊讶道:“韩家不会连叫辆车的面子,都不给你吧!”
众人一阵哄笑!
他是故意这么说的,韩征明最近一年常驻国外,偶尔回来,家里的一应事务都是由韩母负责。
而韩母素来不喜欢沈稚语,以前韩老爷子在时,她还有所收敛。
自从年稚语,韩老爷子搬去南山市疗养院后,韩母待沈稚语变得十分刻薄。
沈稚语没有被他的话刺激到半分半毫,精致出众的脸上满是淡然。
她望着许明朗那张得意的脸,嘴角噙着冷笑:“许明月身体不好。”
“你说话的时候积点口德,小心报应错人。”
许明月是许明朗的妹妹,是他的掌心宝贝。
这话是许明朗的死穴,谁戳他就灭谁的那种,沈稚语以前想融入这个圈子,跟他们搞好关系,所以从来不说重话。
别人对她明嘲暗讽,她大概只会咬着牙忍,一句话不说,倔强地假装什么都不放在心里。
从未像今天这般,出言犀利,话里藏刀。
现在都要离开韩家了,她还怕谁呢?
那些因为常年隐忍而变得激烈的内心想法,在这一瞬间全部释放出来。
沈稚语笑的清淡:“就算你们想把许明月往韩征明的床上送——”“她也有这个命才行。”
许明月自幼身体不好,常年需要静养。
许明朗大概是想不到沈稚语居然敢说这种话,表情愣了一下,随后阴沉的脸上凝聚可怕的怒火。
他三两步的跨到台阶上,攥着沈稚语的风衣,将单薄的人拉近。
他们这群人素来自命不凡,大概从来就没有尊重过沈稚语——所以当许明朗气势汹汹上来准备打她的时候,才会没有人拦着他,包括在一旁站着的管家。
沈稚语很快偏头,但没能躲过去那巴掌。
“沈稚语,你可真把自己当根葱,要不是你死皮赖脸赖在韩家,明哥会有家不回?”
确实,韩征明已经快半年没有回国了。
如果追究更深层次的原因,或许是因为她,他才不愿意回来。
许明朗个子高,气势足。
那一巴掌打的狠,沈稚语很疼,心里却在想哪怕韩征明多给她一丝尊重,今天他都不会敢打她。
沈稚语没有哭,她偏过头对着许明朗一字一句道:“这巴掌——我会记住。”
许明朗的眉眼眯了眯,语气更加不屑:“离开韩家,你什么都不是。”
“你记住又能怎样?”
说罢,继续挑衅道:“有本事你搬出去,就别再搬回来!”
沈稚语的手心攥的紧紧,平滑的指甲深深地陷进掌心的皮肉里,刺激的她越发清醒。
她知道,她现在动不了任何人。
就像她清楚明白的知道,韩征明不爱她一样。
韩征明不爱她,所以离开了韩家,她就等于一无所有。
他们这群人认定她是条狗,哪怕赖在韩家摇乞摆尾,她也舍不得走。
许明朗的这巴掌像是打醒了她,也将她心底里那点不舍,一挥而散。
专车司机来的及时,沈稚语接了电话后,指引他把车往里面开。
走时,她没有回头望一眼这个她住了八年的地方,走的很决绝。
管家见她离开后,立刻进屋跟韩母报告:“稚语小姐走了。”
韩母悠悠地翻着时尚杂志道:“走便走了。”
管家有点愁虑:“可是少爷最近要回国,到时候他见不着沈稚语……”韩母并不是很在乎这件事,打断他:“放心,她会回来的。”
语气颇为厌恶:“她已经忍了八年,岂会说走就走。”
——上了专车,司机问她地址准不准确。
问了两声却没人回应,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只见后排的乘客满脸泪痕。
车开得平稳,很快到了她租住的公寓。
离开韩征明,不是沈稚语一时兴起的决定,她考虑了三个月,最后决定结束这段长达八年的爱恋。
她的前小半辈子,眼睛心里里除了韩征明,再也没装过谁。
做出这个决定,像是给她的前半辈子画上一个句号。
公寓是事先打扫好的,一室一厅,45平。
家电齐全,很干净。
她放下行李,先去给自己弄了口吃的。
一碗清水面,她一边吃面,一边拆装电话卡。
她办了一个新的手机号,打算跟过往断的彻底些。
电话卡一装上,她先打了个电话给稚语昌明。
“爸。”
稚语昌明接到女儿来电,声音愉悦:“稚语。”
这声稚语差点把沈稚语听得哭出声,她清了清喉咙。
“稚语,这是谁的手机呀?”
见不是女儿的手机号,稚语昌明忍不住关心。
沈稚语随便找了个理由:“之前那个手机被偷了,正好我朋友有个不用的号码,我就拿来先用着。”
稚语昌明放心,开始询问沈稚语的近况:“最近过得怎么样?
身体好不好?”
“都很好。”
问完近况,稚语父开始操心起她的终身大事:“跟征明关系怎么样?
你们两什么时候结婚呀?”
结婚?
结婚?
是呀,她都陪了韩征明八年,是该结婚。
可韩征明从未跟她提过结婚的事情。
稚语昌明见她不说话,语气不太好:“他们家是不是想反悔?”
想起旧事来,稚语父颇有些气愤:“你是他家老爷子亲定的韩征明未婚妻。”
这些年,稚语父一直对韩征明不太满意,时常说要来N市找韩征明谈谈。
可韩征明是个大忙人,不要说稚语父,就连沈稚语也时常见不到他。
沈稚语怕两人谈出事儿,也怕自己在韩家不受人待见的处境让稚语父心疼,于是每次都说韩征明对她很好,韩家对她很好。
在这头忍了忍,还是没把她离开韩家的事情说出来。
八年前她决意住进韩家时,已经让稚语父很忧心,加上这些年韩征明从来没有对他俩的感情做出回应,稚语父多次要来看看,都被沈稚语阻止。
如果沈稚语要是这个时候说她离开韩家了,恐怕稚语父会连夜坐飞机赶过来。
“韩征明对我很好,我们感情也很好,结婚应该快了,等他回国我就找他问问。”
沈稚语心里绞着痛说出这些话。
稚语昌明这才平息不满:“这才对嘛,两家人早就该谈谈!”
沈稚语在这边应声,稚语昌明大概是听到说要谈结婚的事情高兴,忍不住道:“等韩征明回国,你把他带回家,家里许多亲戚还没见过他。”
沈稚语家境普通,稚语父是当地农副产品经销商会的会长,往上一代数,稚语家也是个普普通通的农民。
要说稚语家和韩家的缘分,更是奇特。
韩家老爷子年轻时是个户外探险爱好者,有次去西部某深山探险时受伤,被困在山里。
稚语家老爷子进山时发现这群被困的探险队,他先是把伤势严重的韩老爷子救出来,背到县城的医院,后来又喊当地人去救探险队出去。
幸亏稚语老爷子年轻时体力好,二十多公里的山路,背着比他还要重的韩老爷子,一口气跑到了县城。
腿伤得到及时医治,韩老爷子保住了腿,自然对自己的救命恩人万般感谢。
本来两家商定,在儿子辈定下亲,只不过那一辈两家都得了一个男丁,于是就把亲事儿定在孙子辈。
这便是沈稚语和韩征明。
沈稚语从小就知道这个娃娃亲,十八岁那年,沈稚语从西部边陲小镇来到沿海的省城读书,韩老爷子高兴的很,于是让她住进韩家,和韩征明培养感情。
沈稚语记得第一次见韩征明时,他正在楼上弹琴,悦耳的琴音传到楼下,敲在沈稚语的的心里,女孩脸红遍了,但心里很甜。
之后韩征明从楼上下来,沈稚语坐在楼下的沙发上。
那是成年之后,两人第一次见面。
只一眼,沈稚语就陷进去了。
长大后,沈稚语回想。
这么多年韩征明的眼眸里,始终保持着冷静,感情也如同第一眼见她时,那般平淡。
跟稚语父打完电话后,她正准备把不用的旧手机卡拔掉,却在这时进来一个电话。
她扫了一眼,心头一滞,眼神就再也移不开——是韩征明的。
沈稚语盯着电话,心里扑通扑通地跳。
一年前,韩征明去欧洲开拓海外市场,期间只回来过两三次。
距离上一次接到他的电话,已经过去一个多星期。
韩征明工作繁忙,常年坐飞机,手机经常由助理保管,沈稚语打电话时也经常找不到他。
时间长了,韩征明的助理们对她颇有微词,时常故意不接她的电话。
以前沈稚语被他的助理们戏弄时,还会生气,隔着电话质问。
后来渐渐习惯了,但外面还有不少传闻说,沈稚语平时缠人紧,脾气又大,韩征明这才不愿意回国。
沈稚语由着电话响着,吃光了碗里最后一口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