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又宁苏景迁免费阅读)苏景迁安又宁_安又宁苏景迁免费阅读全文阅读

《安又宁苏景迁免费阅读》是作者“安又宁苏景迁”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苏景迁安又宁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安又宁苏景迁》是一部十分受读者欢迎的小说,最近更是异常火热《安又宁苏景迁》主要讲述了安又宁苏景迁的故事,同时,安又宁苏景迁也就是这部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和女主角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一直亲密,而是有跌跌宕宕的起伏,甚至一度陷入冷战之中不过一起经过许多的故事,最终还是得到了甜蜜的结局…

小说:安又宁苏景迁免费阅读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安又宁苏景迁

角色:苏景迁安又宁

今晚是《月暮》芭蕾舞团全国巡演最后一站谢幕演出。安又宁提前一个月就告诉苏景迁来看,为此,还将最好的位置留了下来。可直到落幕,那个位置依旧空着。他失约了。剧院门外,黑色的迈巴赫停在路边,旁边还站着一个身长如玉的男人

评论专区

公子别秀:荣小荣的书讲究就是一个轻松,永远不会把主角团置于险地再绝地翻盘,所以剧情会比较平,比较浅白,只是套路用旧之后就会突出白的部分,可看,但不宜抱太高期待

萝莉的异世热血物语:真的很想让作者螺旋升天

穿梭在电视剧:类似快穿文…写的东西大多是囫囵吞枣浅尝辄止,不深挖自然也没有什么剧情推衍,文笔略差

安又宁苏景迁免费阅读

安又宁苏景迁免费阅读第20章  

今晚是《月暮》芭蕾舞团全国巡演最后一站谢幕演出。
安又宁提前一个月就告诉苏景迁来看,为此,还将最好的位置留了下来。
可直到落幕,那个位置依旧空着。
他失约了。
剧院门外,黑色的迈巴赫停在路边,旁边还站着一个身长如玉的男人。
夕阳的光晕落下,勾勒出男人轮廓分明的俊逸五官。
眼前的男人,是兰城最有名的金牌律师,也是她结婚三年的丈夫。
——苏景迁!
四目交错,苏景迁将手里的百合递过来:“恭喜你演出成功。”
安又宁看着他送来的百合,喉间一涩:“为什么不进去?”
“我从来不在不感兴趣的事情上浪费时间。”
苏景迁的声音十分冰冷,犹如一把利刃。
他不感兴趣的怎么会是舞蹈?
他不感兴趣的是她。
三年前,苏景迁前女友出国,安又宁跟着苏景迁追去了拉斯**。
在那个国度,他们做了一个赌下一生的承诺。
苏景迁说:“安又宁,我需要一个太太,你很合适。”
冲着这句,她赌上所有,为爱结婚。
但她忘了,他说的太太,并不是爱人。
是以如今连他送自己的花,都是他念念不忘的前女友最喜欢的百合。
也理所应当的忘记,她对花粉过敏……安又宁咽下翻涌的涩意,开门坐上了副驾驶。
回到别墅。
苏景迁端着红酒杯,坐在沙发上。
安又宁刚洗完澡从浴室走出来时,就看到这一副场景。
许是被呼吸惊扰,苏景迁抬头看来,瞧见安又宁,他放下酒杯,起身走来。
男人眼神微醺的停留在她身上,随后抬手抚上她面颊,嗓音低沉又诱惑:“安又宁,我需要一个孩子。”
“我希望你能辞职,专心在家带孩子,直到他成年。”
他公事公办的语气,好像在处理一场谈判。
安又宁僵在原地,带着商量的问:“景迁,现在舞团在选拔主舞,我为了这个机会已经等了五年,孩子的事能不能延一延?”
现在要孩子,就是断送她的职业生涯。
苏景迁漠然的视线像冰刃般射来,清冷而绝情:“生孩子是你的职责,我不希望因为你的个人原因,耽误我的人生进度。”
寒意瞬间侵蚀她的四肢百骸,冻的她浑身发颤。
人人都说苏大律师铁面无私,可对她,他从来没有公平过。
卧室的气氛将至冰点。
十几秒后,苏景迁有些不耐烦的撤回手:“你要是不愿意,我可以找别人。”
说完,他转身就走。
在苏景迁要开门时,安又宁眼圈一红,终还是败给自己的爱情,跑上前抓住了他。
“别走,我答应你。”
话落,她伸手圈上男人的脖颈,掂起脚尖吻了上去!
苏景迁有一瞬的错愕,但很快就反客为主。
但他忽略掉了安又宁眼角滑落的那抹泪。
苏景迁不知道,她之所以改变主意,是因为爱。
所以她无条件为他献祭出自己的爱情,自己的婚姻,自己的一生,乃至梦想!

                       

小说:安又宁苏景迁免费阅读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安又宁苏景迁

角色:苏景迁安又宁

今晚是《月暮》芭蕾舞团全国巡演最后一站谢幕演出。安又宁提前一个月就告诉苏景迁来看,为此,还将最好的位置留了下来。可直到落幕,那个位置依旧空着。他失约了。剧院门外,黑色的迈巴赫停在路边,旁边还站着一个身长如玉的男人

评论专区

公子别秀:荣小荣的书讲究就是一个轻松,永远不会把主角团置于险地再绝地翻盘,所以剧情会比较平,比较浅白,只是套路用旧之后就会突出白的部分,可看,但不宜抱太高期待

萝莉的异世热血物语:真的很想让作者螺旋升天

穿梭在电视剧:类似快穿文…写的东西大多是囫囵吞枣浅尝辄止,不深挖自然也没有什么剧情推衍,文笔略差

安又宁苏景迁免费阅读

安又宁苏景迁免费阅读第20章  

今晚是《月暮》芭蕾舞团全国巡演最后一站谢幕演出。
安又宁提前一个月就告诉苏景迁来看,为此,还将最好的位置留了下来。
可直到落幕,那个位置依旧空着。
他失约了。
剧院门外,黑色的迈巴赫停在路边,旁边还站着一个身长如玉的男人。
夕阳的光晕落下,勾勒出男人轮廓分明的俊逸五官。
眼前的男人,是兰城最有名的金牌律师,也是她结婚三年的丈夫。
——苏景迁!
四目交错,苏景迁将手里的百合递过来:“恭喜你演出成功。”
安又宁看着他送来的百合,喉间一涩:“为什么不进去?”
“我从来不在不感兴趣的事情上浪费时间。”
苏景迁的声音十分冰冷,犹如一把利刃。
他不感兴趣的怎么会是舞蹈?
他不感兴趣的是她。
三年前,苏景迁前女友出国,安又宁跟着苏景迁追去了拉斯**。
在那个国度,他们做了一个赌下一生的承诺。
苏景迁说:“安又宁,我需要一个太太,你很合适。”
冲着这句,她赌上所有,为爱结婚。
但她忘了,他说的太太,并不是爱人。
是以如今连他送自己的花,都是他念念不忘的前女友最喜欢的百合。
也理所应当的忘记,她对花粉过敏……安又宁咽下翻涌的涩意,开门坐上了副驾驶。
回到别墅。
苏景迁端着红酒杯,坐在沙发上。
安又宁刚洗完澡从浴室走出来时,就看到这一副场景。
许是被呼吸惊扰,苏景迁抬头看来,瞧见安又宁,他放下酒杯,起身走来。
男人眼神微醺的停留在她身上,随后抬手抚上她面颊,嗓音低沉又诱惑:“安又宁,我需要一个孩子。”
“我希望你能辞职,专心在家带孩子,直到他成年。”
他公事公办的语气,好像在处理一场谈判。
安又宁僵在原地,带着商量的问:“景迁,现在舞团在选拔主舞,我为了这个机会已经等了五年,孩子的事能不能延一延?”
现在要孩子,就是断送她的职业生涯。
苏景迁漠然的视线像冰刃般射来,清冷而绝情:“生孩子是你的职责,我不希望因为你的个人原因,耽误我的人生进度。”
寒意瞬间侵蚀她的四肢百骸,冻的她浑身发颤。
人人都说苏大律师铁面无私,可对她,他从来没有公平过。
卧室的气氛将至冰点。
十几秒后,苏景迁有些不耐烦的撤回手:“你要是不愿意,我可以找别人。”
说完,他转身就走。
在苏景迁要开门时,安又宁眼圈一红,终还是败给自己的爱情,跑上前抓住了他。
“别走,我答应你。”
话落,她伸手圈上男人的脖颈,掂起脚尖吻了上去!
苏景迁有一瞬的错愕,但很快就反客为主。
但他忽略掉了安又宁眼角滑落的那抹泪。
苏景迁不知道,她之所以改变主意,是因为爱。
所以她无条件为他献祭出自己的爱情,自己的婚姻,自己的一生,乃至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