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福女》顾知安顾青峰_《天命福女》全文免费阅读

最具潜力佳作《天命福女》,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顾知安顾青峰,也是实力作者“小小牧童”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顾知安穿越后发现,那个夺她命格福运,毁她清白名声的恶毒妹妹,竟然是重生的!
顾知安还发现,只要和那个男人见过面,她的福运就能回来一点点
今日一点点,明日一点点,福运有没有全部吸回来不知道,她只知道那个男人看她的眼神好像有点子危险呢,她得离他远一点
*
重生归来的顾知念以为,只要夺了顾知安的命格福运,这辈子定能踩在顾知安头上,扶摇直上九万里
可为什么剧情和想象的不太一样?上辈子早早就死了的…

小说:天命福女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小小牧童

角色:顾知安顾青峰

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书《天命福女》,它的作者是“小小牧童”。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陆子期看了主子一眼,叹道:“阮小姐说她身不由己,望主子您莫要怪她。”楚元炎轻笑,满目嘲讽,“希望她能记住自己做过的选择。”说完撇向陆子期,“通州那边可有来信?”陆子期摇头,“尚无,宋越和成梧应是到了,信或许已经在路上。”楚元炎将手中的边防图合上,递给陆子期,“派可靠之人将此图送往北境,一定要亲自送到卫岚手中,他看到此图自会明白我的用意。”想夺黑甲军,想控制北境,呵——也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

评论专区

重生之寒门贵族:主角对自己的心里描写毒点不少,比如主角和女友爱爱时候,各种心理描写令人反感,什么主角口头保证不脚踏两条船,心里确说踏三条、四条船!——————真想对作者说:踏你妈了逼!

天唐锦绣:10年前的套路以及附带降智打击的人物剧情,大大提升了《**初唐》在我心中的地位啊。

超级战士系统:笑到我肚子疼,女主公主的愿望在战神的恶意下会被主角以扭曲的方式实现

天命福女

第22章 伤风败俗

  陆子期看了主子一眼,叹道:“阮小姐说她身不由己,望主子您莫要怪她。”

  楚元炎轻笑,满目嘲讽,“希望她能记住自己做过的选择。”说完撇向陆子期,“通州那边可有来信?”

  陆子期摇头,“尚无,宋越和成梧应是到了,信或许已经在路上。”

  楚元炎将手中的边防图合上,递给陆子期,“派可靠之人将此图送往北境,一定要亲自送到卫岚手中,他看到此图自会明白我的用意。”

  想夺黑甲军,想控制北境,呵——也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

  *

  勇毅侯府

  楚茂德将书房里能砸的都砸了一遍,碎瓷遍地,满目狼藉,几个负伤的黑衣人跪在一边瑟瑟发抖。

  “混账东西,要你们何用?连个废人都看不住。”

  楚茂德看似在发泄着怒火,实则内心不安至极,他那长子向来与他不甚亲近,性子又狠辣,一旦脱困,必然要寻仇报复。

  这时一位黑衣人开口道:“侯爷不必忧心,世子身中剧毒,连正常行走都需要人扶,就算被人救出去,怕也撑不了几日。”

  楚茂德冷哼,“最好是这样!”

  他现在无比后悔,当时就不该用那化骨散,该用鹤顶红的。

  当时他怕虎符调不动通州的五万黑甲军,这才不敢一下弄死他,留他多活几日,以全变故。

  现在可倒好,变故是变故了,却不是他想要的变故。

  “传令下去,府中加强守卫,一旦发现可疑人,一律格杀。”

  “是!”

  楚茂德发了一通脾气,口也渴了,想喝水发现茶盏早已被他摔成了碎渣,便打算叫人来收拾,这时又有人匆忙跑进书房。

  “侯爷,通州急报。”

  楚茂德面色一喜,顾不得满地碎瓷,大步上前接过来人手中的竹筒,取出信卷展开。

  只是原本泛着喜悦的脸在看到纸卷上的字时,瞬间凝固。

  楚茂德将纸卷上的字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好本事,我这儿子当真是好本事。”

  “侯爷?”前来送信的亲信见楚茂德这模样,心道不妙,急问:“可是通州那边不顺利?”

  楚茂德将纸卷揉成一团摔在地上,怒道:“通州黑甲军竟敢不认虎符,他们是想造反吗?真当自己是楚元炎的私兵了吗?”

  楚茂德用愤怒来掩饰自己的惊骇,一双缩于广袖中的手不断发颤。若楚元炎死了倒也罢,亦或楚元炎的命尚在他手上拿捏着,黑甲军哪怕收不到自己手里,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可如今,楚元炎不知所踪,那化骨散的毒虽然厉害,却并非无解,一旦楚元炎活下来,他能放过自己吗?

  来不及多想,楚茂德迅速下令,“速回信,让元江立刻回京。”

  通州驻着黑甲军,虽是临时驻扎,但楚元炎在那里拥有绝对的话语权,元江继续留在通州很危险。

  *

  尽管折腾了大半夜,统共没睡多久,顾知安依然在天色将将破晓之时醒来,这是多年部队生活的习惯,早已刻进骨子里,哪怕换了具身体,也依然拥有的生物钟。

  红缨和琅乔还在睡,两丫头显然也累坏了,加上她刻意放轻脚步,倒也没吵醒她们。

  盛夏的早晨依然闷热,院里没有别人,她只穿了薄薄的中衣出来,将袖子和裤腿挽高,开始基础体能锻炼。

  而她的一举一动,都落入临窗而坐的某人眼中。

  楚元炎瞧着那白得晃眼的胳膊和小腿,以及那些怪异甚至有伤风化的动作,很快关上窗户,并嘀咕了一句:“伤风败俗!”

  顾知安似有所感,扭头朝某个方向看过去,什么也没看见,“奇怪,怎么感觉有人在偷窥?”她又想到昨夜那妖道说过的话,心中一阵恶寒,“不会是被什么邪祟给盯上了吧?”

  想到妖道,自然又想到了那张纸,趁着四下无人,她从袖袋里摸出那张纸,只见纸上写了一句话。

                       

小说:天命福女

类型:小说推荐

作者:小小牧童

角色:顾知安顾青峰

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书《天命福女》,它的作者是“小小牧童”。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陆子期看了主子一眼,叹道:“阮小姐说她身不由己,望主子您莫要怪她。”楚元炎轻笑,满目嘲讽,“希望她能记住自己做过的选择。”说完撇向陆子期,“通州那边可有来信?”陆子期摇头,“尚无,宋越和成梧应是到了,信或许已经在路上。”楚元炎将手中的边防图合上,递给陆子期,“派可靠之人将此图送往北境,一定要亲自送到卫岚手中,他看到此图自会明白我的用意。”想夺黑甲军,想控制北境,呵——也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

评论专区

重生之寒门贵族:主角对自己的心里描写毒点不少,比如主角和女友爱爱时候,各种心理描写令人反感,什么主角口头保证不脚踏两条船,心里确说踏三条、四条船!——————真想对作者说:踏你妈了逼!

天唐锦绣:10年前的套路以及附带降智打击的人物剧情,大大提升了《**初唐》在我心中的地位啊。

超级战士系统:笑到我肚子疼,女主公主的愿望在战神的恶意下会被主角以扭曲的方式实现

天命福女

第22章 伤风败俗

  陆子期看了主子一眼,叹道:“阮小姐说她身不由己,望主子您莫要怪她。”

  楚元炎轻笑,满目嘲讽,“希望她能记住自己做过的选择。”说完撇向陆子期,“通州那边可有来信?”

  陆子期摇头,“尚无,宋越和成梧应是到了,信或许已经在路上。”

  楚元炎将手中的边防图合上,递给陆子期,“派可靠之人将此图送往北境,一定要亲自送到卫岚手中,他看到此图自会明白我的用意。”

  想夺黑甲军,想控制北境,呵——也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

  *

  勇毅侯府

  楚茂德将书房里能砸的都砸了一遍,碎瓷遍地,满目狼藉,几个负伤的黑衣人跪在一边瑟瑟发抖。

  “混账东西,要你们何用?连个废人都看不住。”

  楚茂德看似在发泄着怒火,实则内心不安至极,他那长子向来与他不甚亲近,性子又狠辣,一旦脱困,必然要寻仇报复。

  这时一位黑衣人开口道:“侯爷不必忧心,世子身中剧毒,连正常行走都需要人扶,就算被人救出去,怕也撑不了几日。”

  楚茂德冷哼,“最好是这样!”

  他现在无比后悔,当时就不该用那化骨散,该用鹤顶红的。

  当时他怕虎符调不动通州的五万黑甲军,这才不敢一下弄死他,留他多活几日,以全变故。

  现在可倒好,变故是变故了,却不是他想要的变故。

  “传令下去,府中加强守卫,一旦发现可疑人,一律格杀。”

  “是!”

  楚茂德发了一通脾气,口也渴了,想喝水发现茶盏早已被他摔成了碎渣,便打算叫人来收拾,这时又有人匆忙跑进书房。

  “侯爷,通州急报。”

  楚茂德面色一喜,顾不得满地碎瓷,大步上前接过来人手中的竹筒,取出信卷展开。

  只是原本泛着喜悦的脸在看到纸卷上的字时,瞬间凝固。

  楚茂德将纸卷上的字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好本事,我这儿子当真是好本事。”

  “侯爷?”前来送信的亲信见楚茂德这模样,心道不妙,急问:“可是通州那边不顺利?”

  楚茂德将纸卷揉成一团摔在地上,怒道:“通州黑甲军竟敢不认虎符,他们是想造反吗?真当自己是楚元炎的私兵了吗?”

  楚茂德用愤怒来掩饰自己的惊骇,一双缩于广袖中的手不断发颤。若楚元炎死了倒也罢,亦或楚元炎的命尚在他手上拿捏着,黑甲军哪怕收不到自己手里,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可如今,楚元炎不知所踪,那化骨散的毒虽然厉害,却并非无解,一旦楚元炎活下来,他能放过自己吗?

  来不及多想,楚茂德迅速下令,“速回信,让元江立刻回京。”

  通州驻着黑甲军,虽是临时驻扎,但楚元炎在那里拥有绝对的话语权,元江继续留在通州很危险。

  *

  尽管折腾了大半夜,统共没睡多久,顾知安依然在天色将将破晓之时醒来,这是多年部队生活的习惯,早已刻进骨子里,哪怕换了具身体,也依然拥有的生物钟。

  红缨和琅乔还在睡,两丫头显然也累坏了,加上她刻意放轻脚步,倒也没吵醒她们。

  盛夏的早晨依然闷热,院里没有别人,她只穿了薄薄的中衣出来,将袖子和裤腿挽高,开始基础体能锻炼。

  而她的一举一动,都落入临窗而坐的某人眼中。

  楚元炎瞧着那白得晃眼的胳膊和小腿,以及那些怪异甚至有伤风化的动作,很快关上窗户,并嘀咕了一句:“伤风败俗!”

  顾知安似有所感,扭头朝某个方向看过去,什么也没看见,“奇怪,怎么感觉有人在偷窥?”她又想到昨夜那妖道说过的话,心中一阵恶寒,“不会是被什么邪祟给盯上了吧?”

  想到妖道,自然又想到了那张纸,趁着四下无人,她从袖袋里摸出那张纸,只见纸上写了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