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她幻术师去宫斗)萧云棠燕淮_(让她幻术师去宫斗)热门小说

萧云棠燕淮是穿越重生《让她幻术师去宫斗》中的主要人物,梗概:她是一名天才幻术师,意外穿越成了亡国公主,父皇暴毙,国破家亡,从前恩爱互许终生的

小说:让她幻术师去宫斗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云墨语

角色:萧云棠燕淮

穿越重生小说《让她幻术师去宫斗》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云墨语”十分给力。讲述了:“啪——!”异样的灼热炙烤着身体,剜心一样的疼痛让萧云棠骤然清醒过来。她被捆绑着双手吊在半空,一个衣着华丽的少女,正一脸兴奋地挥舞着长鞭,抽打着她的身体。“叫啊,怎么不叫了?你叫得越惨,我越高兴!”“还敢瞪我?萧云棠,你不会还以为自己是金尊玉贵的大晏公主吧?”“醒醒吧,你的父皇已经死了,大晏最尊贵的公主只有一个,那就是我表姐!”徐箐儿叽叽歪歪地说了一大堆,萧云棠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她还没来得及诧异,自己不是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被人背叛死在海里了吗?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脑海里就如万千根针刺似的,涌入一大堆的记忆。她,穿越了!穿越到了大晏前公主萧云棠的身上!半年前,原主的好二叔用计抢了原主父皇的皇位,害的原主父皇离奇死亡,弟弟也被软禁

评论专区

空想舰娘:看了有段时间了,有骗人眼泪的情节。。。。

炼道长生:这是一本很有仙气的作品

好莱坞的秘密花园:浓郁的好莱坞风,萌萌的安吉拉,出色的笔墨,即使你不懂好莱坞也不影响阅读。好像看看有安吉的世界啊~

让她幻术师去宫斗

第1章 大晏前公主,萧云棠

“啪——!”
异样的灼热炙烤着身体,剜心一样的疼痛让萧云棠骤然清醒过来。
她被捆绑着双手吊在半空,一个衣着华丽的少女,正一脸兴奋地挥舞着长鞭,抽打着她的身体。
“叫啊,怎么不叫了?
你叫得越惨,我越高兴!”
“还敢瞪我?
萧云棠,你不会还以为自己是金尊玉贵的大晏公主吧?”
“醒醒吧,你的父皇已经死了,大晏最尊贵的公主只有一个,那就是我表姐!”
徐箐儿叽叽歪歪地说了一大堆,萧云棠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她还没来得及诧异,自己不是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被人背叛死在海里了吗?
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脑海里就如万千根针刺似的,涌入一大堆的记忆。
她,穿越了!
穿越到了大晏前公主萧云棠的身上!
半年前,原主的好二叔用计抢了原主父皇的皇位,害的原主父皇离奇死亡,弟弟也被软禁。
而原主从高高在上的嫡公主,变成了人人可以欺辱的对象,是人是狗都能来踩上一脚!
痛苦的回忆在心口搅动,萧云棠生生吐出一口血。
徐箐儿似鞭打累了,将鞭子一收,满脸恶劣笑意,“明日就是表姐跟武定侯世子成亲的日子,身为表妹,怎么能不给表姐送份大礼,庆贺一番呢?”
萧云棠听到这话,心脏不受控制地狠狠一抽。
武定侯世子封晟,本该是“她”的未婚夫!
“打开!”
伴随着徐箐儿的一声令下,底下的围栏被打开,一头头膘肥体壮、恶臭难闻的大肥猪冲了进来。
它们异常的亢奋,“哼哧哼哧”地横冲直撞,尤其是看到吊在半空的萧云棠,更是一个个争先恐后地聚拢过来。
徐箐儿的笑声越发猖狂,“看到了吗?
这些喂了兽药的公猪,可都是为了你特意准备的。
我要让所有人都看到,曾经高高在上的云棠公主,最低贱的模样!”
“小姐,客人们都到门外了。”
听到下人的回报,徐箐儿一摆手,“放绳!”
吊着萧云棠的绳索一松,眼看就要落入猪堆之中。
可她的脸上没有一丝慌乱害怕,黑瞋瞋的眼眸灼灼发亮,正对上拉绳的那两个壮汉。
“摄魂!”
壮汉立刻双眼发直,变得神情木讷起来。
摄魂术类似催眠,是她从前的拿手绝招之一,越是精神薄弱的人越容易被控制。
她大喝道,“拉我上去,解开绳子!”
两个壮汉立刻拉动绳索,将萧云棠拽了上去,解开束缚。
正准备看好戏的徐箐儿眼眸一瞪,不敢置信,“你们疯了?
把她放下来做什么?
快,把她丢进猪圈里!”
无数下人又朝萧云棠涌了上去,她忽地歪了歪头,咧唇一笑。
一双美眸如同淬过火一般,坚毅又明亮,“助纣为虐者,都该死!”
一群人瞬间变成呆滞无神的木偶,开始自相残杀起来。
眼前的变故着实诡异,徐箐儿脸色一变,浑身颤抖地往后退。
可萧云棠怎么可能放过她,漂亮的脸上笑容越发妖异,“现在,该你了。”
“你……你敢!”
徐箐儿声音都变了调,连忙地大叫一声,“贱狗,还不快出来护主!”
黑暗里,缓缓走出一道蓬头垢面浑身染血的身影。
他手脚上套着的枷锁,比婴儿手臂还粗,拖拽在地上,声音尖锐,刺人耳膜。
萧云棠看着来人,眼眶不受控制地一下就红了。
她与原主的身体跟记忆融为一体,不自觉地脱口而出,“哥哥!”
记忆里那双永远温和望着她的眼睛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双冰冷刺骨的眼眸。
徐箐儿冷笑,“不过是条听话的狗罢了,你还真拿他当你哥哥了?
那好,今日就让你的好哥哥,亲自送你一程!”
萧绝朝着萧云棠疾奔而来,即便手脚都被枷锁束缚,他的速度依旧快得惊人。
十八岁时,他便已经是大内公认的第一高手。
萧云棠刚准备用摄魂术,就对上一双布满猩红蛛丝的眼。
他早已被人控制了心智,摄魂术对他无用!
眼看那巨大的锁链就要砸到头顶,萧云棠正要躲,体内的药性却忽地一阵一阵涌了上来,激烈地冲撞着她的身体。
她瞬间没了力气!
“完犊子……” 那么粗的链条,脑袋非得砸个大坑不可。
然而预料的疼痛迟迟没有到来,却听到了徐箐儿气急败坏的声音,“贱狗,你还愣着做什么?
赶快把她打晕了丢进猪圈里!”
她摇晃着手腕上的铃铛,萧绝体内的蛊虫顿时兴奋起来。
萧云棠一抬头,就对上萧绝那张痛苦挣扎的脸,乌黑的血从他的眼眶鼻孔甚至嘴角处流淌下来。
他努力地压抑着体内的痛苦,保持着最后一丝清醒。
“走……快走……去救……太子殿下……” 萧云棠五指蓦地攥紧,胸口沉沉。
萧绝只是萧家的养子,所有人都觉得,他的存在,玷污了皇室血脉。
可那些血脉至亲,恨不得将她赶尽杀绝。
偏偏这个养子,即便受人控制,也不愿伤害她分毫!
“走……走啊……” 他似乎压制不住了,眼睛再一次被蛛丝布满。
药效再次涌上来,萧云棠一咬牙,拔出头上玉簪,狠狠地朝腿上扎下去,甚至还拧了一把。
只有疼痛才能让人清醒。
她挣扎着爬起来,以一种十分诡异的步调,直奔到徐箐儿面前。
“啪——啪——” 左右开弓的两巴掌,直把徐箐儿牙齿都打落两颗。
她还没反应过来,萧云棠就猛地拽下她手腕上的铃铛,直接丢进了猪圈里。
徐箐儿扑到围栏旁,气得哇哇乱叫,“萧云棠,你个贱人,你敢!
你以为丢了铃铛就没事了吗?
只要蛊虫在他体内一日,他就得像条狗一样听我命令!”
萧云棠眸光一寒,凉凉如冰雪刺骨,“既然如此,杀了你不就行了?”
她直接伸手往前一推,徐箐儿便摔进了猪圈里。
臭烘烘的肥猪见到她似见到了猎物,亢奋地一拥而上。
“啊!”
痛苦的尖叫声响彻云霄,外面等候的众人兴奋地搓手。
“好戏是不是开始了?
快,进去看看!”
无数人,蜂拥入内。
萧云棠趁乱眼疾手快地爬上了窗台。
她回头看着犹如行尸走肉一般的萧绝,暗暗攥拳。
正常下,那些乌合之众哪会是她的对手,解决他们不过是分分钟的事。
将萧绝带走,更是轻而易举。
但现在,媚.药的药效一阵阵刺激着她的身体,她不能刚来就再把自己扎死一次。
“等着,我一定会回来救你的!”
轻盈身影,一跃而下。
解除摄魂术的一众下人清醒过来,一些去救徐箐儿,一些去追萧云棠。
“快,别让她跑了!”
萧云棠望着身后追兵,嘟囔着,“这是逼我放大招啊!”
她极力克制住身体里乱窜的药效,随后从地上抓起一把小石子,朝后面一抛。
“撒豆成兵!”
一颗颗小石子瞬间变成威猛的士兵,挡在了追兵面前。
“天呐,这是什么妖术?”
“我看这不是妖术,而是法术!”
“不可能,这世上除了那位大人,没有人会法术!”

                       

小说:让她幻术师去宫斗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云墨语

角色:萧云棠燕淮

穿越重生小说《让她幻术师去宫斗》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云墨语”十分给力。讲述了:“啪——!”异样的灼热炙烤着身体,剜心一样的疼痛让萧云棠骤然清醒过来。她被捆绑着双手吊在半空,一个衣着华丽的少女,正一脸兴奋地挥舞着长鞭,抽打着她的身体。“叫啊,怎么不叫了?你叫得越惨,我越高兴!”“还敢瞪我?萧云棠,你不会还以为自己是金尊玉贵的大晏公主吧?”“醒醒吧,你的父皇已经死了,大晏最尊贵的公主只有一个,那就是我表姐!”徐箐儿叽叽歪歪地说了一大堆,萧云棠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她还没来得及诧异,自己不是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被人背叛死在海里了吗?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脑海里就如万千根针刺似的,涌入一大堆的记忆。她,穿越了!穿越到了大晏前公主萧云棠的身上!半年前,原主的好二叔用计抢了原主父皇的皇位,害的原主父皇离奇死亡,弟弟也被软禁

评论专区

空想舰娘:看了有段时间了,有骗人眼泪的情节。。。。

炼道长生:这是一本很有仙气的作品

好莱坞的秘密花园:浓郁的好莱坞风,萌萌的安吉拉,出色的笔墨,即使你不懂好莱坞也不影响阅读。好像看看有安吉的世界啊~

让她幻术师去宫斗

第1章 大晏前公主,萧云棠

“啪——!”
异样的灼热炙烤着身体,剜心一样的疼痛让萧云棠骤然清醒过来。
她被捆绑着双手吊在半空,一个衣着华丽的少女,正一脸兴奋地挥舞着长鞭,抽打着她的身体。
“叫啊,怎么不叫了?
你叫得越惨,我越高兴!”
“还敢瞪我?
萧云棠,你不会还以为自己是金尊玉贵的大晏公主吧?”
“醒醒吧,你的父皇已经死了,大晏最尊贵的公主只有一个,那就是我表姐!”
徐箐儿叽叽歪歪地说了一大堆,萧云棠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她还没来得及诧异,自己不是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被人背叛死在海里了吗?
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脑海里就如万千根针刺似的,涌入一大堆的记忆。
她,穿越了!
穿越到了大晏前公主萧云棠的身上!
半年前,原主的好二叔用计抢了原主父皇的皇位,害的原主父皇离奇死亡,弟弟也被软禁。
而原主从高高在上的嫡公主,变成了人人可以欺辱的对象,是人是狗都能来踩上一脚!
痛苦的回忆在心口搅动,萧云棠生生吐出一口血。
徐箐儿似鞭打累了,将鞭子一收,满脸恶劣笑意,“明日就是表姐跟武定侯世子成亲的日子,身为表妹,怎么能不给表姐送份大礼,庆贺一番呢?”
萧云棠听到这话,心脏不受控制地狠狠一抽。
武定侯世子封晟,本该是“她”的未婚夫!
“打开!”
伴随着徐箐儿的一声令下,底下的围栏被打开,一头头膘肥体壮、恶臭难闻的大肥猪冲了进来。
它们异常的亢奋,“哼哧哼哧”地横冲直撞,尤其是看到吊在半空的萧云棠,更是一个个争先恐后地聚拢过来。
徐箐儿的笑声越发猖狂,“看到了吗?
这些喂了兽药的公猪,可都是为了你特意准备的。
我要让所有人都看到,曾经高高在上的云棠公主,最低贱的模样!”
“小姐,客人们都到门外了。”
听到下人的回报,徐箐儿一摆手,“放绳!”
吊着萧云棠的绳索一松,眼看就要落入猪堆之中。
可她的脸上没有一丝慌乱害怕,黑瞋瞋的眼眸灼灼发亮,正对上拉绳的那两个壮汉。
“摄魂!”
壮汉立刻双眼发直,变得神情木讷起来。
摄魂术类似催眠,是她从前的拿手绝招之一,越是精神薄弱的人越容易被控制。
她大喝道,“拉我上去,解开绳子!”
两个壮汉立刻拉动绳索,将萧云棠拽了上去,解开束缚。
正准备看好戏的徐箐儿眼眸一瞪,不敢置信,“你们疯了?
把她放下来做什么?
快,把她丢进猪圈里!”
无数下人又朝萧云棠涌了上去,她忽地歪了歪头,咧唇一笑。
一双美眸如同淬过火一般,坚毅又明亮,“助纣为虐者,都该死!”
一群人瞬间变成呆滞无神的木偶,开始自相残杀起来。
眼前的变故着实诡异,徐箐儿脸色一变,浑身颤抖地往后退。
可萧云棠怎么可能放过她,漂亮的脸上笑容越发妖异,“现在,该你了。”
“你……你敢!”
徐箐儿声音都变了调,连忙地大叫一声,“贱狗,还不快出来护主!”
黑暗里,缓缓走出一道蓬头垢面浑身染血的身影。
他手脚上套着的枷锁,比婴儿手臂还粗,拖拽在地上,声音尖锐,刺人耳膜。
萧云棠看着来人,眼眶不受控制地一下就红了。
她与原主的身体跟记忆融为一体,不自觉地脱口而出,“哥哥!”
记忆里那双永远温和望着她的眼睛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双冰冷刺骨的眼眸。
徐箐儿冷笑,“不过是条听话的狗罢了,你还真拿他当你哥哥了?
那好,今日就让你的好哥哥,亲自送你一程!”
萧绝朝着萧云棠疾奔而来,即便手脚都被枷锁束缚,他的速度依旧快得惊人。
十八岁时,他便已经是大内公认的第一高手。
萧云棠刚准备用摄魂术,就对上一双布满猩红蛛丝的眼。
他早已被人控制了心智,摄魂术对他无用!
眼看那巨大的锁链就要砸到头顶,萧云棠正要躲,体内的药性却忽地一阵一阵涌了上来,激烈地冲撞着她的身体。
她瞬间没了力气!
“完犊子……” 那么粗的链条,脑袋非得砸个大坑不可。
然而预料的疼痛迟迟没有到来,却听到了徐箐儿气急败坏的声音,“贱狗,你还愣着做什么?
赶快把她打晕了丢进猪圈里!”
她摇晃着手腕上的铃铛,萧绝体内的蛊虫顿时兴奋起来。
萧云棠一抬头,就对上萧绝那张痛苦挣扎的脸,乌黑的血从他的眼眶鼻孔甚至嘴角处流淌下来。
他努力地压抑着体内的痛苦,保持着最后一丝清醒。
“走……快走……去救……太子殿下……” 萧云棠五指蓦地攥紧,胸口沉沉。
萧绝只是萧家的养子,所有人都觉得,他的存在,玷污了皇室血脉。
可那些血脉至亲,恨不得将她赶尽杀绝。
偏偏这个养子,即便受人控制,也不愿伤害她分毫!
“走……走啊……” 他似乎压制不住了,眼睛再一次被蛛丝布满。
药效再次涌上来,萧云棠一咬牙,拔出头上玉簪,狠狠地朝腿上扎下去,甚至还拧了一把。
只有疼痛才能让人清醒。
她挣扎着爬起来,以一种十分诡异的步调,直奔到徐箐儿面前。
“啪——啪——” 左右开弓的两巴掌,直把徐箐儿牙齿都打落两颗。
她还没反应过来,萧云棠就猛地拽下她手腕上的铃铛,直接丢进了猪圈里。
徐箐儿扑到围栏旁,气得哇哇乱叫,“萧云棠,你个贱人,你敢!
你以为丢了铃铛就没事了吗?
只要蛊虫在他体内一日,他就得像条狗一样听我命令!”
萧云棠眸光一寒,凉凉如冰雪刺骨,“既然如此,杀了你不就行了?”
她直接伸手往前一推,徐箐儿便摔进了猪圈里。
臭烘烘的肥猪见到她似见到了猎物,亢奋地一拥而上。
“啊!”
痛苦的尖叫声响彻云霄,外面等候的众人兴奋地搓手。
“好戏是不是开始了?
快,进去看看!”
无数人,蜂拥入内。
萧云棠趁乱眼疾手快地爬上了窗台。
她回头看着犹如行尸走肉一般的萧绝,暗暗攥拳。
正常下,那些乌合之众哪会是她的对手,解决他们不过是分分钟的事。
将萧绝带走,更是轻而易举。
但现在,媚.药的药效一阵阵刺激着她的身体,她不能刚来就再把自己扎死一次。
“等着,我一定会回来救你的!”
轻盈身影,一跃而下。
解除摄魂术的一众下人清醒过来,一些去救徐箐儿,一些去追萧云棠。
“快,别让她跑了!”
萧云棠望着身后追兵,嘟囔着,“这是逼我放大招啊!”
她极力克制住身体里乱窜的药效,随后从地上抓起一把小石子,朝后面一抛。
“撒豆成兵!”
一颗颗小石子瞬间变成威猛的士兵,挡在了追兵面前。
“天呐,这是什么妖术?”
“我看这不是妖术,而是法术!”
“不可能,这世上除了那位大人,没有人会法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