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带着三个崽的宦官妻(楚晚晚宁弈修)全本在线阅读_穿成带着三个崽的宦官妻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穿成带着三个崽的宦官妻》是网络作者“雪玲”创作的穿越重生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楚晚晚宁弈修,详情概述:一觉醒来,突然有了三个孩子,还有个当朝红人——宦官丈夫原主名声糟糕也就算了,怎

第2章 小丫头,够野

“来迟?”
阴仄的声音好似从地狱传来一般,座下的人皆是浑身颤抖。
空气仿佛凝结一般,可就在这时,怀中的女人却发出了小猫一样的嘤咛声。
所有人皆是一惧。
女人?
宁弈修微微颦眉,垂睫,却还是抬起修长的手指,撩拨起怀中女人的青丝,声音沉冷:“收拾干净,自己领罚!”
“是!”
齐刷刷的声音传来,惹的楚晚晚眉心皱的更深,她小脸儿已经绯红,难耐的摩挲着男人的脖颈。
“小丫头,这么想要?”
“嗯……” 已经神志不清的女人根本不清楚自己在做些什么,小手胡乱的摸索着,朱唇哼哼唧唧:“抱抱……” 娇嗔的哼唧让宁弈修眼神颜色更深,他喉结滚动一下,声线已然喑哑:“小丫头,够野,爷——喜欢!”
话落,薄唇吻上……!
身影纠缠倒下,纱幔摇摆轻舞。
一夜荒唐。
楚晚晚是疼醒的。
药效很快褪去,但她实在被折腾的浑身瘫软,直到天光大亮才悄咪咪的爬起来。
而此刻,房中阒然安静,除了那一抹暧昧的猩红,根本不见那个男人的踪影。
好一个提起裤子不认人!
楚晚晚竟然还有些庆幸,幸亏这人只是逢场作戏,不然她还要跟他虚以委蛇!
胡乱的穿上已经撕破了的衣衫,她慌不择路的打开窗,背后是昨夜熟悉的小巷,她左顾右盼,直接一跃而下。
“砰——哎呦!”
落地崴脚,疼的楚晚晚惨叫一声。
这是什么奶奶的的小身板!
暗骂一声,楚晚晚来不及处理伤了的脚踝,直接一瘸一拐的顺着原路返回。
这里是古代,若是被别人发现她这样狼狈不堪的从一个春苑里出来,怕是要被抓去浸猪笼的!
慌慌张张用头上的簪子换了一身黑衣配上帷帽,阴雨连绵的四月天儿,楚晚晚就这么拖着酸软的身子在雨里淋了个透心凉,才找到了回宁国府的路。
一脚踹上大门,便立刻有管家冒出头来。
“你是——夫人?”
“不然呢?”
楚晚晚掀开帷帽,露出一张苍白的小脸儿,“快……让我进去,冻死了!”
震惊的管家后知后觉,连忙把人请了进来,招呼了七八个小丫鬟过来,为首的一见到楚晚晚就冲了上来。
“晚晚,晚晚你昨晚去哪儿了?
他们说你落水了?” 她一袭翠绿色的衣衫,姣好的小脸上满是焦急,但眼神之中明显带了几分蛮横:“是不是那几个小兔崽子干的?
我就知道,这几个小杂种一看就没安好心!”
楚晚晚皱眉看向面前的女人,她这一身云纹连枝的云锦明显不是丫环该穿的衣衫,这人是—— 巧玉。
原主在这府中唯一的“好友”。
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在原主被选入宁国府做妻的时候,巧玉死缠烂打,嚷嚷着一定要一起来。
并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表示,她只要一个丫鬟的位置。
原主秉承着有福同享的理念,同意了。
可进了府没多久,巧玉就仗着自己和原主的关系作威作福,经常拿自己和原主比肩不说,甚至还教唆原主虐待宁弈修的三个孩子。
楚晚晚眉峰一挑,眼底掠过一层锋寒。
原主蠢,她可没那么好糊弄。
“你是怎么知道的。”
冰冷的话语才出口,就让巧玉一愣。
“晚晚……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都不知道的事情,你是怎么知道,是三位小少爷推我入水的?”
楚晚晚只记得原主之前被推到了水里,但却根本就不知道是谁推的,被救上来以后,便有人以一个丫环落水淹死为由,将她送了出去。
而再张开眼,就是在人伢子那了。
堂堂宁国君夫人,居然被当成小丫鬟贩卖。
这未免也太巧合了些。
“我、我跟你同在乡下长大,难不成还会害你吗?”
巧玉闻言立刻摆出一副委屈恼怒的样子,还不忘给楚晚晚洗脑:“这府中除了那三个贱皮子,还有谁敢害你?
再说了,我这不也是着急吗?”
与宁国君夫人交谈,口口声声自称“我”,还理直气壮。
楚晚晚笑了,朱唇嘴角满是讥冷。
“是么?
你着急,所以连尊称都不用,口口声声直呼主母夫人的闺名,巧玉,尊卑有别,你进门的时候,嬷嬷没有教你么?”
这话一出口,巧玉的脸色登时一变,立刻争辩起来: “晚晚,我们之前都是在乡下,你运气好,这就成了宁国君夫人,我呢,就只能做你的丫鬟。”
她说话间幽怨的看了一眼楚晚晚,别有用心的阴阳:“我可没有你命那么好——” 楚晚晚眼神一寒:“命不好就要安分守己一些,这么不情不愿,怎么,要不要我把宁国君夫人的位置让给你?”
这话一出口,巧玉也愣住了,她满脸不可置信,诧异出声:“楚晚晚,你什么意思?
我可是你最好的姐妹……” 姐妹?
楚晚晚挑眉,千娇百媚的小脸儿上却掠过一层嘲讽:“楚家就生了我一个,除了我,全家人都死光了,什么时候多了你这么个姐妹?
攀附权贵,巧玉,你该当何罪?”
一句话,登时让巧玉浑身一颤。
这么大一顶帽子下来,最少二十大板!
一想到之前被打的皮开肉绽的人,巧玉就浑身发冷,怎么好端端的蠢货这会儿聪明起来了?
可碍于管家和其他人在场,巧玉也只能咬牙忍下。
她敷衍的行了个礼,装模作样的求饶:“奴婢知罪,请夫人息怒。”
楚晚晚瞥向她的眼神犀利无比:“既然知罪,便自己去领罚,若是再有下次,直接拉出去找个人伢子卖了!”
她故意咬重“人伢子”三个字,果不其然,话音刚落,巧玉就浑身一抖,连忙俯身应承:“是。”
果然有猫腻。
楚晚晚冷冷一笑,转身离开。
被人服侍着洗了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楚晚晚冷透了的小身板儿终于缓过来几分,才换了衣服准备吃点东西,门口就传来了叽叽喳喳的声音。
三个身着净色长衫的孩童,刚进门见到楚晚晚,就僵愣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