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戟郎(陈宁大司木)全章节在线阅读_执戟郎热门小说

热门小说《执戟郎》是作者“大司木”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陈宁大司木,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出身贫寒的少年,恰逢乱世,艰难拼搏求生,从为家人活,到为家国活,一路经历友情、爱情、背叛、利用,一生跌宕,做过将军,当过乞丐, 居高而不自恃,位下而不自弃,不管经历过什么,一生初心不改,至死还是从前那个少年!

小说:执戟郎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大司木

角色:陈宁大司木

热门网文大神“大司木”的新书《执戟郎》墙裂推荐给大家阅读。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众人跟着几个什长,沿着护城河向南前行,走到城墙的角楼下,又转向西,前后走了两刻多钟,终于走到了清河县的南门。南门不像东门那么繁华,往来的多是进城卖菜卖柴的农人,这都申时了,多是由城内向外走的,门口有守门的兵丁,对往来的行人也不盘问,随便进出。南门叫阜财门,取“厚积财物,财物丰厚”之意,穿过由多根粗大立木支撑的门洞,是一条青石板铺的宽阔大道,在大道西侧,贴着城墙根不远,有一片用木栅栏围起来的房屋,就是清河乡营的南大营。南大营门口树了一杆旗,跟校场上的差不多大小,也写了一个“南”字,营门口还站着几个守门的乡勇,抱着长枪正在说笑,看到众人回来了,就大声搭话,询问今天来了招了多少人,王山是个自来熟,跟这帮乡勇很是熟络的说笑。进了营门之后,是一片房屋,有新有旧,有大有小,有带院子的,还有临街的,看来以前这里是民居,临时改成了兵营……

评论专区

恐怖网文:这作者的书最恶心的是明明都是一群自私自利的人渣,却莫名其妙的成为生死于共的兄弟。这转变太突兀了,搞的每次看到他的兄弟系就想吐。

剑卒过河:动不动给大家唱个肥喏,你是北宋人吗,一肚子不合时宜还自以为高明。。。。

被遗忘国度之旅游团:马儿、索斯、绯炎三个好基友一起在DND网游的冒险游历故事。此书的看点就是各种吐槽和恶搞啊,特色是中间还夹杂着对坑王的怨念,不错!主角的这个团队全是BT,人不猥琐枉少年啊,啧啧

执戟郎

《执戟郎》精彩片段

第6章 乡勇私兵

众人跟着几个什长,沿着护城河向南前行,走到城墙的角楼下,又转向西,前后走了两刻多钟,终于走到了清河县的南门。

南门不像东门那么繁华,往来的多是进城卖菜卖柴的农人,这都申时了,多是由城内向外走的,门口有守门的兵丁,对往来的行人也不盘问,随便进出。

南门叫阜财门,取“厚积财物,财物丰厚”之意,穿过由多根粗大立木支撑的门洞,是一条青石板铺的宽阔大道,在大道西侧,贴着城墙根不远,有一片用木栅栏围起来的房屋,就是清河乡营的南大营。

南大营门口树了一杆旗,跟校场上的差不多大小,也写了一个“南”字,营门口还站着几个守门的乡勇,抱着长枪正在说笑,看到众人回来了,就大声搭话,询问今天来了招了多少人,王山是个自来熟,跟这帮乡勇很是熟络的说笑。

进了营门之后,是一片房屋,有新有旧,有大有小,有带院子的,还有临街的,看来以前这里是民居,临时改成了兵营。

王山带陈宁三人七转八扭的来到一座房前,光看这雕花的门楼和门前的抱鼓石,就知道以前应该是富户住的。

这个门口也立了旗,比营门口的大旗,小了不少,有半丈来高,旗上面写了一个“甲”。铁蛋看了这摆设,咂舌说道:“这住处,比财主家还阔气!”

王山得意的说:“也就咱们甲字队,有这好往处,前后十几间瓦房,原是本县一户员外的房产,现借与咱们住的,大家住的时侯在意些,莫碰坏了人家的门窗。”

众人进了大门,迎面是一道花门,再向里走才是正院,正院有正房五间,两边还有东西厢房和倒坐南屋,过了正院,还有一个后院,后院也有正房间和厢房,不但宽敞,前院有自己的水井,取水也方便。

院子里有不少早来的乡勇,也都是甲字队的,正在收拾院子,见到众人回来,各自己上前招呼,见有与自己是同什的,就热情的帮拿行李。

唯独陈宁这一什没人前来相迎,陈宁心里正觉得奇怪,王山已经带他们来了东厢,进门一看,贴着东墙是一排新支的火炕,炕上铺了厚茅草,茅草上面还铺了竹席。

陈宁一看,炕上就放着一副铺盖,不用说肯定是王山的,到这大家才明白过来,敢情他们伍什,就一个什长,怪不得王山见着大伙着,满脸的高兴,还真不是客套,不用做光杆什长了,换谁都高兴。

王山有点尴尬的笑笑,说道:“咱们甲队招人严格,非要自带了兵器或甲胄的,现在年景不好,家里能凑把腰刀来的的都不多,更不用说甲胄了,遇上那些甲胄兵器齐全的,又先让中营挑了去,招了七八天,咱们这百人队,才凑了五十来人,不过大家也别急,咱们什现在都四人了,再过三五天,定能满员。”

王山一边说,一边招呼大家放下自己的行李,动手帮大家铺好铺盖,又带着大家熟悉住处。

院里子不少人正忙着洒扫,陈宁三人不能只看着,也上去跟着干,还有去伙房帮着熬粥的,大家都是穷苦人家的孩子,年纪又相仿,说说笑笑很快就混的熟络了。

等到天色渐暗,张百长也回来了,又带回三个人,这回没分给伍什。

张百长把大家聚拢到一起,开始讲这里的军规,主要是不得私斗,不得偷盗,不得私自外出,每日要到城外出操受训,还要轮流守城、值夜,违反了军规轻则吃军棍,重了打死都有。

讲了军规,可能怕吓到大家,又讲好处,在这里当乡勇,只要是北海郡人,都算服徭役,过些天就发安家钱,每月还有一斗米的粮食,平时上午能吃面饼,晚上有稠粥。

听到犯了军规会被打死,大家还是有点害怕,听到能拿到米钱,又能吃饱,大家就不觉得害怕了,现在不少人为了吃饱,都跑去当土匪,在这里只要别犯了军规就行,出操、守城什么的,比起在家天不亮就下地劳作,也难不到那里去。

张百长训完了话,时间也不早了,开始安排大家吃饭,灶是在安在南屋,几口大锅早就煮好了粥,还备了碗筷,每人上前分得一大碗粥,各自己回房去吃。

陈宁从早上起,就没吃什么东西,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捧了碗,回到东厢的炕上,猛吃了半碗粥才缓过来,又想起商队给的面饼,从包裹里取出来,分给几人。

铁蛋和刀子,应该是很长时间没见过面饼了,看到后两眼都发光,接过饼子连声道谢,王山没接饼子,只催大家快些吃,吃完赶紧再去盛粥。

王山喝粥很有技巧,顺着碗沿,边喝边转,一口气就下去半碗,陈宁刚喝了半碗,他早就端着空碗向伙房跑去,等陈宁喝完一碗,他第三碗都盛回来了,陈宁三人也想再去盛一碗,可惜晚了,锅里空了。

大家吃了饭,去井台边打水把碗筷洗了,才能送还厨房。

陈这很久没吃过这么饱了,这两天又睡在野外,今天终于能睡炕上,一躺下来,觉得浑身舒服,王山等人也是一天忙碌,大家都累的不轻,也没精力吵闹了,一会就相在继睡着了。

陈宁离家三天了,第一次体验到想家的滋味,也不知道家里今天吃了什么,若是今天的粥,能给家里人喝碗就好了。

陈宁一边想家,一边迷迷糊糊的就睡了,朦胧之中,好像自己并没有离家,还躺在家里的土炕上。

次日卯时,一阵鼓响,把大家从梦中吵醒,陈宁还懵懵懂懂的没醒过来,睁眼一看,王山早就穿好了衣服正坐在炕沿上等着了。

王山看大家有点惊慌,出口说:“大家别慌,赶紧穿戴,这是每日的出操鼓,这是第一通鼓,三通鼓就要到校场,迟了要受罚!”

陈宁胡乱套了衣服,赶紧打开皮甲,他这皮甲是一整套,甲裙档膊齐全,穿起来也费事。

王山看到陈宁摸摸索索去穿甲,急忙说:“又不是要出去见人,不用装门面,穿什么甲,一会还要操练,身上挂了这么重的甲,跑不动。”

陈宁这才发现,王山今天没穿他的甲,看来他的甲,平日都是装门面用的。

各什的人都从自己的房里跑了出来,在各自什长得带领下,排成队列,张百长也从后院走了出来,带着众人,一路小跑出了县城南门。

南门外开辟了一处校场,没东门的校场大,有七八亩地大小,地面用打场的轱辘压瓷实,校场的一侧还立了箭靶。

陈宁的甲队人少,来的快,又等了一会,南营各队相继到齐。

人是到齐了,可都空着手,也没有操练用的木刀、木枪,只能各百长带了队伍操练队形。

练了一早上,直到天色大亮,估摸着有辰时了,从城里来了一队人马,打头的是一个穿了九品官服的中年男子,长了一张方脸,留着清须,骑着匹枣色的大马,后边跟着十几名家丁,家丁都穿了甲,背着刀弓,派头十足。

王山低声说:“咱们的旅帅大人来了,大家打起精神来!”

陈宁对旅帅没什么兴趣,但他的马却真是不错,耳如撇竹,眼如鸟目,鼻衡柱侧,高低额欲伏,精神体气高爽,立蹄攒聚,行止循良,走骤轻躁,毛鬣轻润,喘息均细,一看就是千里挑一的良驹。

看到旅帅亲临,各百长急忙上前行礼,旅帅也不下马,先是环视了众乡勇,满意的点点头,又对百长门勉励了一番。

校场也实在没什么风景,旅帅大人也懒得逗留,只是装模作样的巡视了一翻,带家丁回城去了。

看到旅帅走了,乡勇们也操练的差不多了,百长们就收拢队伍,打道归营。

回到营中,早有做饭的伙夫,蒸了糙米饼,一人分了两个,锅里还有烧开的水,自己拿碗去舀。

陈宁五什的几个人,各自端了碗,坐在东厢房的房檐下,边吃边聊,都道这里好伙食,多年没吃到这么香的米饼了。

“什长,一会还去东门选人吗?”陈宁问王山。

王山说:“今日不去了,还有其他差事,一会吃了饭,要去西市的米店干活。”

“咱们不是乡勇吗,怎么还要还要去米店?”有人不解。

王山三两口吃完一个米饼,又喝了口热水,才缓缓的说:“看你这没见识的样,咱们这五千乡勇,是城中各大户出钱招募的,咱们南营的的旅帅是张主薄,张家是清河县的大户之一,专做粮食生意,不光咱们北海郡,连莱郡那边都有张家的粮铺,咱们吃了旅帅家的粮,平日去给旅帅家帮忙,也是人之常情。”

王山说的隐晦,陈宁还是能听得明白,明面是乡勇,私底下却是大户们的私兵。

陈宁心里觉得闷气,天下没有白吃的筵席,真是不假,本以为来清河县做乡勇,虽然比不上朝廷的府军,但至少也是朝廷敕令组建的,没想到跑了一百多里路来,当了大户人家的短工,真是越想越觉得丧气。

王山看陈宁神情颓废,急忙宽慰说:“兄弟想开些,反正是吃粮,干什么活区别不大,一会你们跟着我,别下死力气干,混着干一天,中午他们管饭,大家混个肚儿圆,等晚上,我带你们在西市好好逛逛,让你们开开眼。”

                       

小说:执戟郎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大司木

角色:陈宁大司木

热门网文大神“大司木”的新书《执戟郎》墙裂推荐给大家阅读。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众人跟着几个什长,沿着护城河向南前行,走到城墙的角楼下,又转向西,前后走了两刻多钟,终于走到了清河县的南门。南门不像东门那么繁华,往来的多是进城卖菜卖柴的农人,这都申时了,多是由城内向外走的,门口有守门的兵丁,对往来的行人也不盘问,随便进出。南门叫阜财门,取“厚积财物,财物丰厚”之意,穿过由多根粗大立木支撑的门洞,是一条青石板铺的宽阔大道,在大道西侧,贴着城墙根不远,有一片用木栅栏围起来的房屋,就是清河乡营的南大营。南大营门口树了一杆旗,跟校场上的差不多大小,也写了一个“南”字,营门口还站着几个守门的乡勇,抱着长枪正在说笑,看到众人回来了,就大声搭话,询问今天来了招了多少人,王山是个自来熟,跟这帮乡勇很是熟络的说笑。进了营门之后,是一片房屋,有新有旧,有大有小,有带院子的,还有临街的,看来以前这里是民居,临时改成了兵营……

评论专区

恐怖网文:这作者的书最恶心的是明明都是一群自私自利的人渣,却莫名其妙的成为生死于共的兄弟。这转变太突兀了,搞的每次看到他的兄弟系就想吐。

剑卒过河:动不动给大家唱个肥喏,你是北宋人吗,一肚子不合时宜还自以为高明。。。。

被遗忘国度之旅游团:马儿、索斯、绯炎三个好基友一起在DND网游的冒险游历故事。此书的看点就是各种吐槽和恶搞啊,特色是中间还夹杂着对坑王的怨念,不错!主角的这个团队全是BT,人不猥琐枉少年啊,啧啧

执戟郎

《执戟郎》精彩片段

第6章 乡勇私兵

众人跟着几个什长,沿着护城河向南前行,走到城墙的角楼下,又转向西,前后走了两刻多钟,终于走到了清河县的南门。

南门不像东门那么繁华,往来的多是进城卖菜卖柴的农人,这都申时了,多是由城内向外走的,门口有守门的兵丁,对往来的行人也不盘问,随便进出。

南门叫阜财门,取“厚积财物,财物丰厚”之意,穿过由多根粗大立木支撑的门洞,是一条青石板铺的宽阔大道,在大道西侧,贴着城墙根不远,有一片用木栅栏围起来的房屋,就是清河乡营的南大营。

南大营门口树了一杆旗,跟校场上的差不多大小,也写了一个“南”字,营门口还站着几个守门的乡勇,抱着长枪正在说笑,看到众人回来了,就大声搭话,询问今天来了招了多少人,王山是个自来熟,跟这帮乡勇很是熟络的说笑。

进了营门之后,是一片房屋,有新有旧,有大有小,有带院子的,还有临街的,看来以前这里是民居,临时改成了兵营。

王山带陈宁三人七转八扭的来到一座房前,光看这雕花的门楼和门前的抱鼓石,就知道以前应该是富户住的。

这个门口也立了旗,比营门口的大旗,小了不少,有半丈来高,旗上面写了一个“甲”。铁蛋看了这摆设,咂舌说道:“这住处,比财主家还阔气!”

王山得意的说:“也就咱们甲字队,有这好往处,前后十几间瓦房,原是本县一户员外的房产,现借与咱们住的,大家住的时侯在意些,莫碰坏了人家的门窗。”

众人进了大门,迎面是一道花门,再向里走才是正院,正院有正房五间,两边还有东西厢房和倒坐南屋,过了正院,还有一个后院,后院也有正房间和厢房,不但宽敞,前院有自己的水井,取水也方便。

院子里有不少早来的乡勇,也都是甲字队的,正在收拾院子,见到众人回来,各自己上前招呼,见有与自己是同什的,就热情的帮拿行李。

唯独陈宁这一什没人前来相迎,陈宁心里正觉得奇怪,王山已经带他们来了东厢,进门一看,贴着东墙是一排新支的火炕,炕上铺了厚茅草,茅草上面还铺了竹席。

陈宁一看,炕上就放着一副铺盖,不用说肯定是王山的,到这大家才明白过来,敢情他们伍什,就一个什长,怪不得王山见着大伙着,满脸的高兴,还真不是客套,不用做光杆什长了,换谁都高兴。

王山有点尴尬的笑笑,说道:“咱们甲队招人严格,非要自带了兵器或甲胄的,现在年景不好,家里能凑把腰刀来的的都不多,更不用说甲胄了,遇上那些甲胄兵器齐全的,又先让中营挑了去,招了七八天,咱们这百人队,才凑了五十来人,不过大家也别急,咱们什现在都四人了,再过三五天,定能满员。”

王山一边说,一边招呼大家放下自己的行李,动手帮大家铺好铺盖,又带着大家熟悉住处。

院里子不少人正忙着洒扫,陈宁三人不能只看着,也上去跟着干,还有去伙房帮着熬粥的,大家都是穷苦人家的孩子,年纪又相仿,说说笑笑很快就混的熟络了。

等到天色渐暗,张百长也回来了,又带回三个人,这回没分给伍什。

张百长把大家聚拢到一起,开始讲这里的军规,主要是不得私斗,不得偷盗,不得私自外出,每日要到城外出操受训,还要轮流守城、值夜,违反了军规轻则吃军棍,重了打死都有。

讲了军规,可能怕吓到大家,又讲好处,在这里当乡勇,只要是北海郡人,都算服徭役,过些天就发安家钱,每月还有一斗米的粮食,平时上午能吃面饼,晚上有稠粥。

听到犯了军规会被打死,大家还是有点害怕,听到能拿到米钱,又能吃饱,大家就不觉得害怕了,现在不少人为了吃饱,都跑去当土匪,在这里只要别犯了军规就行,出操、守城什么的,比起在家天不亮就下地劳作,也难不到那里去。

张百长训完了话,时间也不早了,开始安排大家吃饭,灶是在安在南屋,几口大锅早就煮好了粥,还备了碗筷,每人上前分得一大碗粥,各自己回房去吃。

陈宁从早上起,就没吃什么东西,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捧了碗,回到东厢的炕上,猛吃了半碗粥才缓过来,又想起商队给的面饼,从包裹里取出来,分给几人。

铁蛋和刀子,应该是很长时间没见过面饼了,看到后两眼都发光,接过饼子连声道谢,王山没接饼子,只催大家快些吃,吃完赶紧再去盛粥。

王山喝粥很有技巧,顺着碗沿,边喝边转,一口气就下去半碗,陈宁刚喝了半碗,他早就端着空碗向伙房跑去,等陈宁喝完一碗,他第三碗都盛回来了,陈宁三人也想再去盛一碗,可惜晚了,锅里空了。

大家吃了饭,去井台边打水把碗筷洗了,才能送还厨房。

陈这很久没吃过这么饱了,这两天又睡在野外,今天终于能睡炕上,一躺下来,觉得浑身舒服,王山等人也是一天忙碌,大家都累的不轻,也没精力吵闹了,一会就相在继睡着了。

陈宁离家三天了,第一次体验到想家的滋味,也不知道家里今天吃了什么,若是今天的粥,能给家里人喝碗就好了。

陈宁一边想家,一边迷迷糊糊的就睡了,朦胧之中,好像自己并没有离家,还躺在家里的土炕上。

次日卯时,一阵鼓响,把大家从梦中吵醒,陈宁还懵懵懂懂的没醒过来,睁眼一看,王山早就穿好了衣服正坐在炕沿上等着了。

王山看大家有点惊慌,出口说:“大家别慌,赶紧穿戴,这是每日的出操鼓,这是第一通鼓,三通鼓就要到校场,迟了要受罚!”

陈宁胡乱套了衣服,赶紧打开皮甲,他这皮甲是一整套,甲裙档膊齐全,穿起来也费事。

王山看到陈宁摸摸索索去穿甲,急忙说:“又不是要出去见人,不用装门面,穿什么甲,一会还要操练,身上挂了这么重的甲,跑不动。”

陈宁这才发现,王山今天没穿他的甲,看来他的甲,平日都是装门面用的。

各什的人都从自己的房里跑了出来,在各自什长得带领下,排成队列,张百长也从后院走了出来,带着众人,一路小跑出了县城南门。

南门外开辟了一处校场,没东门的校场大,有七八亩地大小,地面用打场的轱辘压瓷实,校场的一侧还立了箭靶。

陈宁的甲队人少,来的快,又等了一会,南营各队相继到齐。

人是到齐了,可都空着手,也没有操练用的木刀、木枪,只能各百长带了队伍操练队形。

练了一早上,直到天色大亮,估摸着有辰时了,从城里来了一队人马,打头的是一个穿了九品官服的中年男子,长了一张方脸,留着清须,骑着匹枣色的大马,后边跟着十几名家丁,家丁都穿了甲,背着刀弓,派头十足。

王山低声说:“咱们的旅帅大人来了,大家打起精神来!”

陈宁对旅帅没什么兴趣,但他的马却真是不错,耳如撇竹,眼如鸟目,鼻衡柱侧,高低额欲伏,精神体气高爽,立蹄攒聚,行止循良,走骤轻躁,毛鬣轻润,喘息均细,一看就是千里挑一的良驹。

看到旅帅亲临,各百长急忙上前行礼,旅帅也不下马,先是环视了众乡勇,满意的点点头,又对百长门勉励了一番。

校场也实在没什么风景,旅帅大人也懒得逗留,只是装模作样的巡视了一翻,带家丁回城去了。

看到旅帅走了,乡勇们也操练的差不多了,百长们就收拢队伍,打道归营。

回到营中,早有做饭的伙夫,蒸了糙米饼,一人分了两个,锅里还有烧开的水,自己拿碗去舀。

陈宁五什的几个人,各自端了碗,坐在东厢房的房檐下,边吃边聊,都道这里好伙食,多年没吃到这么香的米饼了。

“什长,一会还去东门选人吗?”陈宁问王山。

王山说:“今日不去了,还有其他差事,一会吃了饭,要去西市的米店干活。”

“咱们不是乡勇吗,怎么还要还要去米店?”有人不解。

王山三两口吃完一个米饼,又喝了口热水,才缓缓的说:“看你这没见识的样,咱们这五千乡勇,是城中各大户出钱招募的,咱们南营的的旅帅是张主薄,张家是清河县的大户之一,专做粮食生意,不光咱们北海郡,连莱郡那边都有张家的粮铺,咱们吃了旅帅家的粮,平日去给旅帅家帮忙,也是人之常情。”

王山说的隐晦,陈宁还是能听得明白,明面是乡勇,私底下却是大户们的私兵。

陈宁心里觉得闷气,天下没有白吃的筵席,真是不假,本以为来清河县做乡勇,虽然比不上朝廷的府军,但至少也是朝廷敕令组建的,没想到跑了一百多里路来,当了大户人家的短工,真是越想越觉得丧气。

王山看陈宁神情颓废,急忙宽慰说:“兄弟想开些,反正是吃粮,干什么活区别不大,一会你们跟着我,别下死力气干,混着干一天,中午他们管饭,大家混个肚儿圆,等晚上,我带你们在西市好好逛逛,让你们开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