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锦鹤罗玉敷(罗玉敷萧锦鹤)_罗玉敷萧锦鹤全章节在线阅读

《萧锦鹤罗玉敷》主角罗玉敷萧锦鹤,是小说写手“萧锦鹤”所写。精彩内容:有人扯着我的胳膊将我拽起来「怎么不知道躲开!」萧锦鹤话里带着薄怒我低着头不敢看他,一肚子话卡在喉咙里,可我不敢开口,我怕自己忍不住要哭,我不想丢脸有人驾马疾驰而来,萧锦鹤怒斥:「完颜术,你越来越没有规矩!」「我便是没规矩,太子殿下又奈我何」…

小说:萧锦鹤罗玉敷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萧锦鹤

角色:罗玉敷萧锦鹤

说什么胡话,不嫌手疼?他笑嗔她,语气里宝贝得紧。我都听阿娘说了,她说,你跟罗玉敷、你们俩……皇后娘娘要将她许给你……她抽抽搭搭地瘪着嘴,平日里明媚的人,哭起来更显可怜可爱。萧锦鹤竖起食指摁在自己的唇上,示意阿姐不要声张。他的眼风捎带过我,一字一句,掷地有声:二小姐救过孤一命,大恩不言谢,孤会好好报答她,但再多的,是没有的。再多的,是没有的

评论专区

开局聊斋打铁十五年:目前为止很不错,就喜欢看戏谑文

帅倒众生的那一世:小白,不過,哈哈哈哈,這就是老子的真實寫照,作者大才,哈哈哈哈!

长生,开局挖矿八年:你写的是故事,别整得跟写散文一样,半青不青是文狗,看的难受到头了

萧锦鹤罗玉敷

萧锦鹤罗玉敷第5章  

说什么胡话,不嫌手疼?
他笑嗔她,语气里宝贝得紧。
我都听阿娘说了,她说,你跟罗玉敷、你们俩……皇后娘娘要将她许给你……她抽抽搭搭地瘪着嘴,平日里明媚的人,哭起来更显可怜可爱。
萧锦鹤竖起食指摁在自己的唇上,示意阿姐不要声张。
他的眼风捎带过我,一字一句,掷地有声:二小姐救过孤一命,大恩不言谢,孤会好好报答她,但再多的,是没有的。
再多的,是没有的。
我的清白在萧锦鹤的眼里,不值一提。
他的话像一盆冷水,将我浇了个透心凉。
我与萧锦鹤相识六年。
那些他曾给予我的偏爱,那些他曾让我心动的瞬间,在这一刻,统统变成我自作多情的笑话。
休养几日后,皇后娘娘请我进宫一叙。
她在御花园设宴款待,备好我最爱的梅露和点心,言谈间尽是对我的喜欢。
早听说罗御史家的二小姐落落寡合矫矫不群,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本宫若是有你这样一个妙人做儿媳,可要烧香拜佛感谢菩萨保佑了。
听锦鹤说你生辰将近,可有什么想要的东西?
气氛实在很好,我多喝了两杯,只觉得脸颊绯红。
真想借着酒劲,为我和萧锦鹤求一个未来。
娘娘,臣女斗胆,想求一段姻缘。
萧锦鹤就坐在我对面,他捏着酒杯,眉眼间添了几分冷意。
我若强要嫁给他,他真忍心让我落得万箭穿心的下场吗?
梦中我与他成婚后,阿姐寻死觅活闹得满城风雨,皇后降罪,罚她削发为尼。
却没料到萧锦鹤不顾纲常王法,硬是杀入庵内将她接回太子府。
他爱她,即便冒天下之大不韪也要爱她。
他的人生顺风顺水,他要的东西,从来没有得不到的。
可旁人递到他手边的,又不比他亲手争来的有意义。
他对阿姐的爱情,在反复打磨中变得熠熠生辉。
那已经不仅是一段爱情,而是他孤军奋战、以一人之力敌雷霆怒火的高光时刻。
她是他的明珠,记载着他的无畏,他又怎能让明珠蒙尘?
所以我,必须得死。
我死了,才好腾出华美的托架,来摆放他冲冠一怒为红颜的佳话。
皇后笑眯眯地问我喜欢哪家的公子。
萧锦鹤的名字就在嘴边,可我死活说不出口。
梦中种种,每一刻都真实得像是亲身经历,其实我对他的喜欢,在那几年里也消磨得差不多了。
留下的,只是不甘心吧。
娘娘,臣女……我话音未落,人群中忽然一阵骚乱,奴才们一窝蜂地护在皇后与萧锦鹤身前。
一支箭矢直直地冲向我,箭尖带着凌厉的寒光,恍惚间我看见无数箭影扑面而来,万箭穿心……死亡的恐惧席卷全身。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萧锦鹤!
求求你我不想死!
那箭砰地扎进面前的案几,我蓦地回神,才发觉自己喊了一句多荒唐的话。
幸好现场一片骚乱,大抵没人注意到我的失态。
有人扯着我的胳膊将我拽起来。
怎么不知道躲开!
萧锦鹤话里带着薄怒。
我低着头不敢看他,一肚子话卡在喉咙里,可我不敢开口,我怕自己忍不住要哭,我不想丢脸。
有人驾马疾驰而来,萧锦鹤怒斥:完颜术,你越来越没有规矩!
我便是没规矩,太子殿下又奈我何。
那人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厚重的、不以为意的,不羁且无礼。
我只看见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拔走案上的箭矢,浑身便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马背上的人轻轻一笑,他在嘲笑我,嘲笑我胆小如鼠。
完颜术,他是完颜术……就是他,率铁蹄践踏我朝江山。
就是他,要我以命祭战,赐我万箭穿心。
因为在梦中,我曾弄瞎他一只眼睛。
北边荻国近年来势大,三番五次与我军交锋,双方皆伤元气。
为保太平,两国交换质子,约定互不犯境。
完颜术就是那个倒霉的质子,可说他倒霉,他来京都三月有余,日子倒是越活越滋润。
他阴险至极,来时带着三个婢女,一个赛一个妖娆多姿,当天便塞进后宫,明摆着要惑乱君心。
圣上虽不昏庸,但美色当前,还是痛痛快快地给了完颜术最大的便利。
我从未见过谁家质子如此嚣张。
宫中乘马便不说了,若非面圣,还可佩带弓箭,简直比身为太子爷的萧锦鹤还要风光。
但其实,举朝上下对他这种玩世不恭的性子,明着批判,暗地里却道:都说完颜一族沉静多智,可真见着了,却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废物,不足为患。
连我都不信,完颜术这种人,会在几年后杀兄弑父,成为我朝心腹之患。
可我见过那种可能,我真的怕他。
他就是个在兽群里长大的怪物。
他就是个好色残暴的战争贩子。
我几乎是从宴席上逃走的。
不管梦境是真是假,我都要杜绝一切跟完颜术扯上关系的机会。
我顾不得仪态,提着裙摆在宫中小跑。
萧锦鹤不知为何追上来,我甩开他的手,像只惊弓之鸟,尖叫道:别碰我!
他微怔后,拧眉问我:你从来得体,如今失态,是因为完颜术?
他果然敏锐。
我不愿多说,只问他:殿下找我可是有事?
大概是我语中的不耐太过明显,萧锦鹤冷了脸。
只是想问问二小姐,方才所求姻缘,是与谁的姻缘。
原来是来敲打我的。
不管与谁,都与殿下无关,我知殿下的心不在我身上,也没打算挟恩图报。

                       

小说:萧锦鹤罗玉敷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萧锦鹤

角色:罗玉敷萧锦鹤

说什么胡话,不嫌手疼?他笑嗔她,语气里宝贝得紧。我都听阿娘说了,她说,你跟罗玉敷、你们俩……皇后娘娘要将她许给你……她抽抽搭搭地瘪着嘴,平日里明媚的人,哭起来更显可怜可爱。萧锦鹤竖起食指摁在自己的唇上,示意阿姐不要声张。他的眼风捎带过我,一字一句,掷地有声:二小姐救过孤一命,大恩不言谢,孤会好好报答她,但再多的,是没有的。再多的,是没有的

评论专区

开局聊斋打铁十五年:目前为止很不错,就喜欢看戏谑文

帅倒众生的那一世:小白,不過,哈哈哈哈,這就是老子的真實寫照,作者大才,哈哈哈哈!

长生,开局挖矿八年:你写的是故事,别整得跟写散文一样,半青不青是文狗,看的难受到头了

萧锦鹤罗玉敷

萧锦鹤罗玉敷第5章  

说什么胡话,不嫌手疼?
他笑嗔她,语气里宝贝得紧。
我都听阿娘说了,她说,你跟罗玉敷、你们俩……皇后娘娘要将她许给你……她抽抽搭搭地瘪着嘴,平日里明媚的人,哭起来更显可怜可爱。
萧锦鹤竖起食指摁在自己的唇上,示意阿姐不要声张。
他的眼风捎带过我,一字一句,掷地有声:二小姐救过孤一命,大恩不言谢,孤会好好报答她,但再多的,是没有的。
再多的,是没有的。
我的清白在萧锦鹤的眼里,不值一提。
他的话像一盆冷水,将我浇了个透心凉。
我与萧锦鹤相识六年。
那些他曾给予我的偏爱,那些他曾让我心动的瞬间,在这一刻,统统变成我自作多情的笑话。
休养几日后,皇后娘娘请我进宫一叙。
她在御花园设宴款待,备好我最爱的梅露和点心,言谈间尽是对我的喜欢。
早听说罗御史家的二小姐落落寡合矫矫不群,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本宫若是有你这样一个妙人做儿媳,可要烧香拜佛感谢菩萨保佑了。
听锦鹤说你生辰将近,可有什么想要的东西?
气氛实在很好,我多喝了两杯,只觉得脸颊绯红。
真想借着酒劲,为我和萧锦鹤求一个未来。
娘娘,臣女斗胆,想求一段姻缘。
萧锦鹤就坐在我对面,他捏着酒杯,眉眼间添了几分冷意。
我若强要嫁给他,他真忍心让我落得万箭穿心的下场吗?
梦中我与他成婚后,阿姐寻死觅活闹得满城风雨,皇后降罪,罚她削发为尼。
却没料到萧锦鹤不顾纲常王法,硬是杀入庵内将她接回太子府。
他爱她,即便冒天下之大不韪也要爱她。
他的人生顺风顺水,他要的东西,从来没有得不到的。
可旁人递到他手边的,又不比他亲手争来的有意义。
他对阿姐的爱情,在反复打磨中变得熠熠生辉。
那已经不仅是一段爱情,而是他孤军奋战、以一人之力敌雷霆怒火的高光时刻。
她是他的明珠,记载着他的无畏,他又怎能让明珠蒙尘?
所以我,必须得死。
我死了,才好腾出华美的托架,来摆放他冲冠一怒为红颜的佳话。
皇后笑眯眯地问我喜欢哪家的公子。
萧锦鹤的名字就在嘴边,可我死活说不出口。
梦中种种,每一刻都真实得像是亲身经历,其实我对他的喜欢,在那几年里也消磨得差不多了。
留下的,只是不甘心吧。
娘娘,臣女……我话音未落,人群中忽然一阵骚乱,奴才们一窝蜂地护在皇后与萧锦鹤身前。
一支箭矢直直地冲向我,箭尖带着凌厉的寒光,恍惚间我看见无数箭影扑面而来,万箭穿心……死亡的恐惧席卷全身。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萧锦鹤!
求求你我不想死!
那箭砰地扎进面前的案几,我蓦地回神,才发觉自己喊了一句多荒唐的话。
幸好现场一片骚乱,大抵没人注意到我的失态。
有人扯着我的胳膊将我拽起来。
怎么不知道躲开!
萧锦鹤话里带着薄怒。
我低着头不敢看他,一肚子话卡在喉咙里,可我不敢开口,我怕自己忍不住要哭,我不想丢脸。
有人驾马疾驰而来,萧锦鹤怒斥:完颜术,你越来越没有规矩!
我便是没规矩,太子殿下又奈我何。
那人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厚重的、不以为意的,不羁且无礼。
我只看见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拔走案上的箭矢,浑身便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马背上的人轻轻一笑,他在嘲笑我,嘲笑我胆小如鼠。
完颜术,他是完颜术……就是他,率铁蹄践踏我朝江山。
就是他,要我以命祭战,赐我万箭穿心。
因为在梦中,我曾弄瞎他一只眼睛。
北边荻国近年来势大,三番五次与我军交锋,双方皆伤元气。
为保太平,两国交换质子,约定互不犯境。
完颜术就是那个倒霉的质子,可说他倒霉,他来京都三月有余,日子倒是越活越滋润。
他阴险至极,来时带着三个婢女,一个赛一个妖娆多姿,当天便塞进后宫,明摆着要惑乱君心。
圣上虽不昏庸,但美色当前,还是痛痛快快地给了完颜术最大的便利。
我从未见过谁家质子如此嚣张。
宫中乘马便不说了,若非面圣,还可佩带弓箭,简直比身为太子爷的萧锦鹤还要风光。
但其实,举朝上下对他这种玩世不恭的性子,明着批判,暗地里却道:都说完颜一族沉静多智,可真见着了,却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废物,不足为患。
连我都不信,完颜术这种人,会在几年后杀兄弑父,成为我朝心腹之患。
可我见过那种可能,我真的怕他。
他就是个在兽群里长大的怪物。
他就是个好色残暴的战争贩子。
我几乎是从宴席上逃走的。
不管梦境是真是假,我都要杜绝一切跟完颜术扯上关系的机会。
我顾不得仪态,提着裙摆在宫中小跑。
萧锦鹤不知为何追上来,我甩开他的手,像只惊弓之鸟,尖叫道:别碰我!
他微怔后,拧眉问我:你从来得体,如今失态,是因为完颜术?
他果然敏锐。
我不愿多说,只问他:殿下找我可是有事?
大概是我语中的不耐太过明显,萧锦鹤冷了脸。
只是想问问二小姐,方才所求姻缘,是与谁的姻缘。
原来是来敲打我的。
不管与谁,都与殿下无关,我知殿下的心不在我身上,也没打算挟恩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