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如山苏笛( 重返七零,大佬娇妻宠入骨)_( 重返七零,大佬娇妻宠入骨)全本在线阅读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 重返七零,大佬娇妻宠入骨》,是以赵如山苏笛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苏笛”,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已经完结的言情小说,《 重返七零,大佬娇妻宠入骨》推荐给各位书友,这本书的作者是

小说: 重返七零,大佬娇妻宠入骨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苏笛

角色:赵如山苏笛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 重返七零,大佬娇妻宠入骨》,作者是“苏笛”。作品无广告版精彩片段:苏笛在一阵嘈杂的声音中清醒过来,看着破败的茅草屋顶,还有泥巴糊的墙壁,整个人都僵住了!这什么鬼地方?昨晚她把闺蜜和男友堵在了床上,一气之下拿打火机点燃了窗帘,看着熊熊大火本以为自己会跟那俩人同归于尽,结果醒来却发现自己躺在快要坍塌的茅草屋里。难不成自己被卖到穷山沟沟里去了?苏笛惊的立马从床上跳起来,这时脑子里突然传来一阵剧痛,紧接着,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就跟放电影似的在脑海中闪现。苏笛,架空时代的县城下乡女学生,和初恋情人王涛一起被下放到牛家沟,两人说好要同甘共苦,结果下乡的第三个月,王涛却答应了县执法局副老总的女儿马璐,做他们家的上门女婿。王涛一走,苏笛受不了刺激跳了河,却被刚好经过河边的赵如山给救了。七十年代,男女关系极其敏`感,很多人都瞧见苏笛浑身湿透的被赵如山抱在怀里,于是,村里的支书一拍桌子就把俩人的婚事给定下来了

评论专区

魔神刻印:烂尾了

陪着女友当巨星:辣鸡

韩娱之秘密讯息:韩娱。极简对话流风格,电波文,个人仙草

 重返七零,大佬娇妻宠入骨

第1章

苏笛在一阵嘈杂的声音中清醒过来,看着破败的茅草屋顶,还有泥巴糊的墙壁,整个人都僵住了!
这什么鬼地方?
昨晚她把闺蜜和男友堵在了床上,一气之下拿打火机点燃了窗帘,看着熊熊大火本以为自己会跟那俩人同归于尽,结果醒来却发现自己躺在快要坍塌的茅草屋里。
难不成自己被卖到穷山沟沟里去了?
苏笛惊的立马从床上跳起来,这时脑子里突然传来一阵剧痛,紧接着,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就跟放电影似的在脑海中闪现。
苏笛,架空时代的县城下乡女学生,和初恋情人王涛一起被下放到牛家沟,两人说好要同甘共苦,结果下乡的第三个月,王涛却答应了县执法局副老总的女儿马璐,做他们家的上门女婿。
王涛一走,苏笛受不了刺激跳了河,却被刚好经过河边的赵如山给救了。
七十年代,男女关系极其敏`感,很多人都瞧见苏笛浑身湿透的被赵如山抱在怀里,于是,村里的支书一拍桌子就把俩人的婚事给定下来了。
苏笛虽然不喜欢赵如山,但对这门婚事也没反对,因为她觉得赵如山当兵在外,不需要整天面对,也挺好的。
俩人结婚第三天,赵如山就被紧急电报叫了回去,一个月后苏笛查出了怀孕。
第二年,苏笛生下了一对三胞胎,双胞胎都够稀罕得了,苏笛却生下了三胞胎,那时候简直是轰动了整个牛家沟。
在乡下举目无亲的苏笛把三个孩子当成宝,可为了这三个孩子,她也是受尽了苦。
赵如山的亲娘早就没了,现在赵家这个是赵如山的继母,继母本就厌恶赵如山这个继子,苏笛嫁过去后也没给过好脸色。
苏笛现在生了三胞胎,那可不就是多了三张嘴要养活了?
全大队都觉得稀奇时,赵老婆子却发了好大一通火,扬言要把苏笛给三个孩子赶出去,最后是队长出面调解才让苏笛和她的孩子留在了赵家。
这年代外头是很不太平的,赵如山除了苏笛生孩子那会儿回来了一趟,后来就再也没回过家。
以前他还给家里头汇钱,这几个月连钱也不寄了。
有人说赵如山在外头有女人了,也有人说赵如山在打仗中牺牲了。
苏笛虽然不爱赵如山,可身为他的妻子也是很担忧的,可她的继婆婆非但不关心这大儿子死活,反而在没了赵如山的津贴后,狠心将她和三个孩子扫地出门。
被赵老婆子赶出家门的那日,天下着磅礴大雨,走投无路的苏笛带着三个孩子想回县城找她爸妈,却半路上被一辆军用汽车给撞了。
就这样,原主死了,现代同名同姓的苏笛穿了过来。
苏笛刚把脑海中的信息消化掉,外头就响起赵老婆子的声音:“天杀的懒婆娘,不就是被车撞了一下嘛,如今要死不活的躺在床上装给谁看呢!”
“我们赵家也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摊上你这么个破烂玩意儿!
成日的不上工就想着逃回城里去!
数遍全大队也找不出比你还懒的婆娘了!”
赵老婆子巴不得苏笛娘几个死在外面别回来,这次依旧是有人出面调解,不然,娘几个根本回不了赵家。
赵老婆子一想到又添了四张嘴巴吃饭,心里头的火气便蹭蹭往上涨,刚好苏笛的三儿子赵小虎捧着个药碗经过她身边,老婆子二话不说就朝赵小虎的屁股狠踹了一脚。
搪瓷的小碗滚的老远,里头黑乎乎的药汁也撒了一地,赵老婆子嫌恶道:“呸,下三滥的玩意儿还吃什么药?
干脆死了算了,死了我们赵家也就清净了!”
赵小虎早就习惯了赵老婆子的打骂,低着头闷声不响的从地上爬起来,刚要弯腰将小碗捡起来,却被老太婆一脚踩住了手。
赵老太太见他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心中的怒气倒是少了一半,用手指头戳着赵小虎的额头骂道:“放着家里的活不干,就知道给你那懒骨头的娘熬药,讨债鬼、丧门星,那车咋没把你们这几个废物都撞死,你说你们活着有什么用!”
说完,右脚又狠狠碾压了下赵小虎的手背。
“啊!”
赵小虎疼的叫了一声。
赵老太一听立马骂道:“喊什么喊?
吃我那么多粮食,踩你一脚咋了……啊!
!”
老太太话没说完,一根扫帚棍子便重重的打在了她的膝盖骨上,疼的她抱着膝盖上蹿下跳,就跟个马戏团猴子似的。
“小虎,没事吧?”
苏笛忙将赵小虎扶了起来,见孩子的手被踩的又红又肿,气的抓起扫帚就往赵老太的身上打。
“老妖婆,你还是不是人!
这么小的孩子你也下的去手,心肠咋这么恶毒啊!”
苏笛前世是个孤儿,在福利院时经常被人打,后来长大了,最见不得的就是打小孩。
“干什么、干什么!
自己没能耐,连个碗都端不住,还有脸来怪我!”
赵老婆子见苏笛打人,立马叫唤起来。
“啊啊啊!
苏笛,你个懒货疯了不成?
竟敢真动手啊,住手,快住手!”
赵老太被扫帚抽的又疼又麻,扯着嗓门想喊人来帮自己,却想起来家里头的人都去上工了,无奈之下只能落荒而逃。
“老妖婆,再让我看到你打我儿子,我就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苏笛双手叉腰,一副泼辣的姿态。
一旁的赵小虎满脸惊讶的看着苏笛,娘这是怎么了?
竟然敢打老妖婆了!
苏笛扔了扫把转头就见赵小虎一声不吭的发着呆,以为他是被赵老太婆吓到了,立马跑过去,刚想伸手去抓赵小虎的的手查看伤势。
赵小虎虽然只有六岁,但成天被赵老婆子使唤的干这干那,原主又是个面儿人,连自己都被赵老婆子折腾的半死,哪里护得住这三孩子。
只见小家伙红肿的小手上满是结了痂的伤疤,苏笛前头没注意,如今看清楚后更加生气,早知道她刚就该往死里抽那老太婆。
赵小虎怕他娘伤心,忙吸了吸鼻子,十分乖巧道:“娘,小虎不疼!”
不过六岁的孩子却已经这么懂事了,还会知道安慰自己,苏笛鼻头一酸,瞬间就想到了自己以前在孤儿院的场景。
无人撑腰的孩子,除了乖巧懂事,还能怎么办呢?
苏笛捧起赵小虎的手放到嘴边吹了吹,细声细语道:“小虎乖,娘吹吹就不疼了!”
“娘,你今天打了老妖婆,她肯定不会放你的!”
一想到那个老妖婆拿藤条抽他娘的画面,赵小虎立马张开双手抱住了苏笛:“娘,小虎会保护你的!”
苏笛一听,一颗心都要被暖化了,一把将赵小虎抱了起来,亲了亲赵小虎的鼻子道:“嗯,小虎保护娘,娘也会保护小虎的,以后,娘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们!”
原主软弱护不了这仨孩子,那以后就由她来给孩子们撑起一片天吧!
被搂在怀里的赵小虎也是开心的不行,这时,小孩子的肚子发出了“咕咕”声,苏笛一听,笑着问道:“饿了吗?”
赵小虎小脸一红,不好意思的应了一声。
苏笛朝外头看了看,自言自语道:“瞧这日头也该吃午饭了!”
说完,抱着赵小虎就往赵家堂屋去。

                       

小说: 重返七零,大佬娇妻宠入骨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苏笛

角色:赵如山苏笛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 重返七零,大佬娇妻宠入骨》,作者是“苏笛”。作品无广告版精彩片段:苏笛在一阵嘈杂的声音中清醒过来,看着破败的茅草屋顶,还有泥巴糊的墙壁,整个人都僵住了!这什么鬼地方?昨晚她把闺蜜和男友堵在了床上,一气之下拿打火机点燃了窗帘,看着熊熊大火本以为自己会跟那俩人同归于尽,结果醒来却发现自己躺在快要坍塌的茅草屋里。难不成自己被卖到穷山沟沟里去了?苏笛惊的立马从床上跳起来,这时脑子里突然传来一阵剧痛,紧接着,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就跟放电影似的在脑海中闪现。苏笛,架空时代的县城下乡女学生,和初恋情人王涛一起被下放到牛家沟,两人说好要同甘共苦,结果下乡的第三个月,王涛却答应了县执法局副老总的女儿马璐,做他们家的上门女婿。王涛一走,苏笛受不了刺激跳了河,却被刚好经过河边的赵如山给救了。七十年代,男女关系极其敏`感,很多人都瞧见苏笛浑身湿透的被赵如山抱在怀里,于是,村里的支书一拍桌子就把俩人的婚事给定下来了

评论专区

魔神刻印:烂尾了

陪着女友当巨星:辣鸡

韩娱之秘密讯息:韩娱。极简对话流风格,电波文,个人仙草

 重返七零,大佬娇妻宠入骨

第1章

苏笛在一阵嘈杂的声音中清醒过来,看着破败的茅草屋顶,还有泥巴糊的墙壁,整个人都僵住了!
这什么鬼地方?
昨晚她把闺蜜和男友堵在了床上,一气之下拿打火机点燃了窗帘,看着熊熊大火本以为自己会跟那俩人同归于尽,结果醒来却发现自己躺在快要坍塌的茅草屋里。
难不成自己被卖到穷山沟沟里去了?
苏笛惊的立马从床上跳起来,这时脑子里突然传来一阵剧痛,紧接着,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就跟放电影似的在脑海中闪现。
苏笛,架空时代的县城下乡女学生,和初恋情人王涛一起被下放到牛家沟,两人说好要同甘共苦,结果下乡的第三个月,王涛却答应了县执法局副老总的女儿马璐,做他们家的上门女婿。
王涛一走,苏笛受不了刺激跳了河,却被刚好经过河边的赵如山给救了。
七十年代,男女关系极其敏`感,很多人都瞧见苏笛浑身湿透的被赵如山抱在怀里,于是,村里的支书一拍桌子就把俩人的婚事给定下来了。
苏笛虽然不喜欢赵如山,但对这门婚事也没反对,因为她觉得赵如山当兵在外,不需要整天面对,也挺好的。
俩人结婚第三天,赵如山就被紧急电报叫了回去,一个月后苏笛查出了怀孕。
第二年,苏笛生下了一对三胞胎,双胞胎都够稀罕得了,苏笛却生下了三胞胎,那时候简直是轰动了整个牛家沟。
在乡下举目无亲的苏笛把三个孩子当成宝,可为了这三个孩子,她也是受尽了苦。
赵如山的亲娘早就没了,现在赵家这个是赵如山的继母,继母本就厌恶赵如山这个继子,苏笛嫁过去后也没给过好脸色。
苏笛现在生了三胞胎,那可不就是多了三张嘴要养活了?
全大队都觉得稀奇时,赵老婆子却发了好大一通火,扬言要把苏笛给三个孩子赶出去,最后是队长出面调解才让苏笛和她的孩子留在了赵家。
这年代外头是很不太平的,赵如山除了苏笛生孩子那会儿回来了一趟,后来就再也没回过家。
以前他还给家里头汇钱,这几个月连钱也不寄了。
有人说赵如山在外头有女人了,也有人说赵如山在打仗中牺牲了。
苏笛虽然不爱赵如山,可身为他的妻子也是很担忧的,可她的继婆婆非但不关心这大儿子死活,反而在没了赵如山的津贴后,狠心将她和三个孩子扫地出门。
被赵老婆子赶出家门的那日,天下着磅礴大雨,走投无路的苏笛带着三个孩子想回县城找她爸妈,却半路上被一辆军用汽车给撞了。
就这样,原主死了,现代同名同姓的苏笛穿了过来。
苏笛刚把脑海中的信息消化掉,外头就响起赵老婆子的声音:“天杀的懒婆娘,不就是被车撞了一下嘛,如今要死不活的躺在床上装给谁看呢!”
“我们赵家也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摊上你这么个破烂玩意儿!
成日的不上工就想着逃回城里去!
数遍全大队也找不出比你还懒的婆娘了!”
赵老婆子巴不得苏笛娘几个死在外面别回来,这次依旧是有人出面调解,不然,娘几个根本回不了赵家。
赵老婆子一想到又添了四张嘴巴吃饭,心里头的火气便蹭蹭往上涨,刚好苏笛的三儿子赵小虎捧着个药碗经过她身边,老婆子二话不说就朝赵小虎的屁股狠踹了一脚。
搪瓷的小碗滚的老远,里头黑乎乎的药汁也撒了一地,赵老婆子嫌恶道:“呸,下三滥的玩意儿还吃什么药?
干脆死了算了,死了我们赵家也就清净了!”
赵小虎早就习惯了赵老婆子的打骂,低着头闷声不响的从地上爬起来,刚要弯腰将小碗捡起来,却被老太婆一脚踩住了手。
赵老太太见他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心中的怒气倒是少了一半,用手指头戳着赵小虎的额头骂道:“放着家里的活不干,就知道给你那懒骨头的娘熬药,讨债鬼、丧门星,那车咋没把你们这几个废物都撞死,你说你们活着有什么用!”
说完,右脚又狠狠碾压了下赵小虎的手背。
“啊!”
赵小虎疼的叫了一声。
赵老太一听立马骂道:“喊什么喊?
吃我那么多粮食,踩你一脚咋了……啊!
!”
老太太话没说完,一根扫帚棍子便重重的打在了她的膝盖骨上,疼的她抱着膝盖上蹿下跳,就跟个马戏团猴子似的。
“小虎,没事吧?”
苏笛忙将赵小虎扶了起来,见孩子的手被踩的又红又肿,气的抓起扫帚就往赵老太的身上打。
“老妖婆,你还是不是人!
这么小的孩子你也下的去手,心肠咋这么恶毒啊!”
苏笛前世是个孤儿,在福利院时经常被人打,后来长大了,最见不得的就是打小孩。
“干什么、干什么!
自己没能耐,连个碗都端不住,还有脸来怪我!”
赵老婆子见苏笛打人,立马叫唤起来。
“啊啊啊!
苏笛,你个懒货疯了不成?
竟敢真动手啊,住手,快住手!”
赵老太被扫帚抽的又疼又麻,扯着嗓门想喊人来帮自己,却想起来家里头的人都去上工了,无奈之下只能落荒而逃。
“老妖婆,再让我看到你打我儿子,我就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苏笛双手叉腰,一副泼辣的姿态。
一旁的赵小虎满脸惊讶的看着苏笛,娘这是怎么了?
竟然敢打老妖婆了!
苏笛扔了扫把转头就见赵小虎一声不吭的发着呆,以为他是被赵老太婆吓到了,立马跑过去,刚想伸手去抓赵小虎的的手查看伤势。
赵小虎虽然只有六岁,但成天被赵老婆子使唤的干这干那,原主又是个面儿人,连自己都被赵老婆子折腾的半死,哪里护得住这三孩子。
只见小家伙红肿的小手上满是结了痂的伤疤,苏笛前头没注意,如今看清楚后更加生气,早知道她刚就该往死里抽那老太婆。
赵小虎怕他娘伤心,忙吸了吸鼻子,十分乖巧道:“娘,小虎不疼!”
不过六岁的孩子却已经这么懂事了,还会知道安慰自己,苏笛鼻头一酸,瞬间就想到了自己以前在孤儿院的场景。
无人撑腰的孩子,除了乖巧懂事,还能怎么办呢?
苏笛捧起赵小虎的手放到嘴边吹了吹,细声细语道:“小虎乖,娘吹吹就不疼了!”
“娘,你今天打了老妖婆,她肯定不会放你的!”
一想到那个老妖婆拿藤条抽他娘的画面,赵小虎立马张开双手抱住了苏笛:“娘,小虎会保护你的!”
苏笛一听,一颗心都要被暖化了,一把将赵小虎抱了起来,亲了亲赵小虎的鼻子道:“嗯,小虎保护娘,娘也会保护小虎的,以后,娘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们!”
原主软弱护不了这仨孩子,那以后就由她来给孩子们撑起一片天吧!
被搂在怀里的赵小虎也是开心的不行,这时,小孩子的肚子发出了“咕咕”声,苏笛一听,笑着问道:“饿了吗?”
赵小虎小脸一红,不好意思的应了一声。
苏笛朝外头看了看,自言自语道:“瞧这日头也该吃午饭了!”
说完,抱着赵小虎就往赵家堂屋去。